#第四章 有时候,背锅也不一定是坏事
陈小皮2021-03-10 22:532,542

  曾导是观言的后期制片,在观言已经呆了5年了,1米8的大高个,180的体重,黢黑的皮肤加上一顶光头,站在也就1米多点的小皮的面前,确实形成了三维空间性的压迫感。

  “你叫陈尧啊?”(陈尧是小皮的本名)

  “嗯嗯啊……”

  “你那个废物老大呢?”

  “拍…拍片去了…”

  “废物!”曾导皱着眉,好像用尽了全力一样从鼻腔里发出了一声咒骂。

  说完便离开了后期公司,只留下小皮在原地一脸懵逼。

  又不是她丢下了项目不管就跑了,这个人为什么要对着他吼??

  懵逼归懵逼,该做的事还是要做啊。毕竟距离下一次看片已经时日不多了。

  拿起电脑,小皮又一头钻进了剪辑房。

  叮咚,小皮收到了客户的一条消息:

  「亲,可以把昨天的B Copy发给我一下吗,我要汇报给我们老板」

  现在的小皮,只要一听到微信的消息提示声,整个人头皮都会麻一下。

  B Copy是后期中接近完成式影片的叫法。剪辑完成的阶段叫A Copy,完成音乐制作/配音/混音/修图/三维等阶段的就是叫B Copy。

  「哦哦好的,稍等啊。」

  小皮看着后期人员倒的倒,抽烟的抽烟,也没有多想就把目前的版本压了一个公司的水印发给了客户。此时她还不知道,她这个小小的动作却成了她短短一个多月工作生涯里犯的‘最大的错误’。

  隔天早上9点不到,又熬到凌晨三点的小皮还躺在床上迷糊,微信的工作群里就炸开了,

  「是谁把B Copy发给客户的?经过我同意了吗?」群里是暴怒的王健。

  还睡意朦胧的小皮看到这一条消息,整个脑袋嗡的一样炸开了,小皮仿佛可以感受到屏幕那端暴跳如雷的王健是如何咬牙切齿地打下这行字的。

  「是我。。昨天客户说要发给他们大老板看,我就发给她了,我有压水印给她的……」小皮颤颤巍巍的发出了这样的一条消息。群里一下沉默了一阵,但是这样的沉默像一块巨石一样压在小皮的心头,她从床上跳了下来,慌忙地开始穿衣服洗漱,来不及化妆就打车往赶后期。

  到了后期,整个办公室的氛围都相当压抑。小皮看到许久不见的王健站在窗边打着电话,而曾导则坐在电脑前不知道在改些什么。

  远处王健挂了电话,走到了小皮边上,

  “你经过我同意了吗就发B copy给客户?”

  果然该逃不掉的还是逃不掉。

  “我…我…”小皮一时语塞,虽然在还没有得到客户确认的情况下给客户发B Copy会有一点客户不收片的风险,但是小皮在影片上压了水印,她到现在也没有搞明白其实本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为什么会这么严重。

  小皮愣在一边不知道再说些什么,

  “不是压了水印才发的吗?没什么太大问题吧?”一旁刷手机的Juju实在看不下去,插了一嘴。

  “压水印有用吗?这个本来就是他们内部竞标的片子,压不压水印有什么关系?”

  这下小皮和Juju都不敢再争辩些什么了。

  “你别在嚷嚷了,你的报价客户确认了吗?就在那嚷。废物!”曾导不知道什么时候取下了耳机,回头朝着王健吼了回去。

  本来暴跳如雷的王健听到这句话仿佛被塞进了一个吃不下的大馒头,也语塞在原地。踌躇半天,气鼓鼓的出了会议室。曾导嘴里念叨了一句“什么东西”,也甩甩袖子离开了剪辑室。

  这已经是第二次小皮被叫废物了。虽然她又感觉曾导不是在说她。

  原来如此。

  本来把压水印的画面发给客户也不是一件多严重的事情,就算客户反悔,但是合同和报价在那里,就算他们拖欠款项,至少没有拿不到钱的风险。但是王健因为前面一直在跑别的案子,报价和合同一直迟迟没有和客户确认,这才导致了这件事的严重性。

  听到这句话,小皮心里松了一大口气。

  其实这一行就有很多这种莫名会背锅的情况。但是这一次也说不上好坏,小皮看清了王健的本质。心里暗暗下定决定, 做完这个项目要好好和老板聊聊,不能再跟着这样的人了。

  “你不要难过,曾导不是在骂你,他在说你那个老大。他好不容易搞定保密A组那里的烂摊子,转眼就被拉到B里,肯定心里不舒服。况且现在又出了这样的问题。”

  “我没难过啊,又不是我的问题…”小皮头一侧眉一皱倔强的回道。

  Juju看着落魄的小皮的背影,不免心生恻隐的安慰。

  一个小时后,客户最后的反馈发了过来,又是一堆看起来毫无道理但是又没办法反驳的意见。正当小皮对着剪辑师的电脑屏幕愁眉苦脸时,曾导又回来了,身后又跟着一个小皮不认识的男生。

  “来见见我的乖徒儿。”曾导一进门就招呼小皮过去。小皮心里还存有芥蒂,面上不情不愿身体倒是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

  “你们剪辑师后面时间也不行了,我让我的乖徒儿来拯救一下你们。”

  曾导身后的男生探出了脑袋,红扑扑的脸也不知道是害羞也不知道是喝多的样子。

  “你好,我叫姚庆一。”

  “你好你好。”小皮连忙打招呼。

  鉴于后期老王这里剪辑师的档期不确定,再加上Juju一直暗地里抱怨某剪辑师剪的很零碎,这两天赶着交片,大家压力都很大,曾导便叫了庆一来帮忙。姚庆一是公司的in-house剪辑师,性格闷闷不爱说话,但听说剪辑功底非常好,所以才是曾导十分偏爱的徒弟。哦对了,曾导以前也是做剪辑的。

  打完招呼,小皮也没有正眼瞧过曾导一眼,她还生着闷气呢!

  庆一上手后,一下子便把之前没有节奏的影片调整的有头有尾,当然这又是到早上7点后的成果了。小皮捏着自己的脸一声不吭的坐在庆一的旁边,心里的石头好歹落了一些。身后是曾导此起彼伏的打呼声。看在他昨天夜里自己上手重操旧业开始帮忙剪另外一条片子的份上,此时小皮已经没有任何心情去责怪曾导了。

  小皮早早叫了一些早饭到剪辑室里。除了对接好客户和后期之间的工作,帮忙照顾好项目及后期人员的餐饮,也是小皮的工作之一。

  直到小皮嘬完了第二杯咖啡,曾导才从后期的沙发上摇摇晃晃的起了身。

  “我饿了,早饭呢。”

  “早吃完啦,谁叫你睡这么久。”小皮蹦跶到曾导旁边,仰着脸一脸挑衅的说道,顺便嘬了杯子里的最后一口咖啡,发出xiliu一声。

  曾导看着一脸坏像的小皮,心里倒也生不起气来,撇撇嘴正准备下楼自己买点,就看到小皮从后期的微波炉里掏出了一袋包子,

  “Na,给你。刚刚逗你的。”小皮一脸傲娇的把放在一边微波炉里保温的早饭递给了曾导,脸上写着’你能拿我咋样’的表情。

  “哎呦,你还挺皮的。”说罢绷不住脸上的笑意继续调侃道:“你不应该叫陈瑶,你应该叫小皮,调皮的很。”

  一直以来的芥蒂倒是在两人一言一语的调侃中慢慢消失了。

  后面的几日,交片的过程异常顺利。在后期黑漆漆的小黑屋子里呆了1个月后,小皮终于又回到了鸟语花香的窗边。夏天的足迹沿着窗外越来越葱绿的树木悄悄地来临了。

  在办公室里又蹉跎了一个月的小皮也终于在愈渐燥热的夏天,收到了被调到五楼国际制作部的通知。一切似乎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呀。

  #第四章 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陈小皮和她的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陈小皮和她的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