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冷海2021-03-13 16:312,723

  包不同和小芳弄得火热,邱二丝毫不知情况。每天早早起床,给小芳和儿子买菜,同时也给狼狗买肉买鱼,再送儿子到幼儿园。只是夜晚和小芳弄的时候,多数时候弄不成,小芳总有各个理由不让他弄。偶尔给他弄一回,也是邱二刚刚跃马提枪,她就叫嚷着要鸣锣收兵了。邱二只能匆匆行事,迅速撤退。

  秋天的时候,邱家宝已经四岁了,长得白白胖胖,聪明可爱。邱二忙碌一天回来,总看到小芳搂着儿子,开心地玩耍。娇妻幼子热炕头,赚点钱,喝点小酒。最美好的生活,也莫过于如此!邱二夫复何求?

  一天下午,工地的水泥没有运来,活早早就做完了,工头喊大家早点下班休息。邱二在回家的路边,看见围着一群人,走近一看,是两个打鱼的人,推着一船鱼在卖。沿海一带有些铁壳渔船,在船的中间部位,焊了两个轱辘。这船在水中就是船,到了岸上,就成了可以推动的车。两个船舱之中,装得满满的水,水中一条条胖头鱼,活蹦乱跳。

  一个渔工蹲在地上,面前放一块砧板,正挥舞一把菜刀,一把剪刀杀鱼,内脏堆了一地,另外一个渔工正招呼过路的人买胖头鱼:“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呀!活的胖头鱼,三块钱一斤!三块钱一斤!”

  邱二一听就动了心,他知道市场上的价格,活的四块八,死的也要四块一斤。这里才卖三块钱一斤,还是活的,这么好的事情,怎么能错过呢?

  邱二:“老板,我要一条。”

  渔工从水中捞起又肥又大的一条,用称一提,称杆子高高翘起,大声吆喝:“一共是五斤二两,十五块六毛,六毛就算了,整数十五块。要不要杀?”

  邱二:“杀,老板,把那些鱼内脏给我吧,我拿回家喂狗!”

  杀鱼的人应了一声:“好呢,内脏拿回去喂狗!”

  邱二美滋滋地盘算着:等一下到小卖部买一包酸菜,晚上做酸菜鱼吃!三个人肯定吃不完这么肥大的胖头鱼,不过有什么要紧呢?反正狼狗也要买鱼买肉吃的!吃不完的全部给狼狗吃,又可以省十来块钱!只是好了那狗,让它占了便宜。

  邱二回到仓库门口,远远就喊:“小芳,我回来了?看我买了什么回来吗?”

  没有人应答,里面传来狼狗的咆哮声,这个畜生和邱二不对付,总向邱二示威。

  邱二:“小芳……”

  还是没有应答。

  邱二有些奇怪,忙一推仓库的小铁门,走了进去。发现自己住的房屋门是虚掩着的。邱二想可能小芳去接家宝去了,可她如果去接儿子,应该把门锁起来呀!

  邱二推开门,屋里和往常一样,他自言自语了句:“去接人怎么不把门锁起来,万一进了贼,丢了东西就不好了。”他把鱼放在炉子边,一抬头,看到桌子上,用碗压着一张纸,纸上写有字。

  邱二把纸条拿起来,是写给自己的:邱二,我走了,我们在一起不合适,别找我!忘记我吧!你的钱在枕头下面,记得去接家宝!

  邱二连读了几遍,啊地叫了一声,才猛然醒悟:小芳跑了!她为什么要跑?是一个人跑还是跟别的男人跑?跟谁跑了?邱二已经无法去想。他忙掀起枕头,枕头下面果然有一叠钞票。邱二忙把钞票抓起来,放进口袋里,又往学校跑。

  幼儿园门口,孩子们排成一排,家长开着摩托车,小轿车来接。唯有邱二,头上戴着安全帽子,衣服裤子满是泥巴,铁锈,灰头土脸。邱二心急,往人群里挤,别人怕脏了自己衣服,都让他。邱家宝在队伍之中直跳,一边挥手,一边喊:“那是我爸爸!那是我爸爸!”

  幼儿园老师把邱家宝领出来,交给邱二,邱二心思重重,牵着孩子的手就走。

  邱家宝问:“爸爸,妈妈为什么没有来接我?”

  邱二心如乱麻,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邱家宝说:“爸爸,今天老师奖励我小红花了,我要把小红花献给妈妈。”

  邱二心头一酸,眼泪就快要滚落出来了!自己和小芳结婚了几年,从没有争吵过,他是全心全意地对小芳好,可是小芳,无声无息就离开了他。他多想这不是现实,而是做梦。自己和儿子回家,小芳已经煮好饭,炒好菜,等着他们。

  邱家宝抬起头,问邱二:“爸爸,你为什么不回答我?”

  邱二强忍着泪水,笑了笑:“家宝,妈妈在家煮鱼呢?我们今天晚上吃酸菜鱼。”

  邱家宝高兴地喊:“我们晚上吃酸菜鱼了!”

  两人回到仓库,邱家宝往前跑,一边大声喊:“妈妈,我回来了!妈妈,我回来了。”

  仓库里没有回应。

  邱二的心凉透了:她是真的走了,可能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了!

  邱家宝进屋找不到小芳,出来问邱二:“爸爸,妈妈呢?”

  邱二强忍着悲痛,露出笑容:“妈妈可能出去了,你做作业,爸爸给你煮鱼吃。”

  邱家宝哭了起来:“我不做作业,我要妈妈!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邱二一把抱起儿子,眼泪簌簌就滚落下来。

  这个时候,邱二的老板包不同开着车来到仓库门口,他下了车,看到邱二父子都在哭,问了句:“哭个啥?”

  明知故问呀!

  邱二如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他忙对包不同道:“包老板,我婆娘不见了!”

  包不同假装一愣:“啥?”

  邱二重复了一遍:“我婆娘不见了!”

  包不同哈哈一笑:“鸟过还要留个影子,一个大活人,怎么会说不见就不见了?”

  邱二很是无奈,愁眉苦脸:“她跑了!”

  包不同:“跑了?为什么跑了?”

  邱二从口袋里拿出那张纸条,递给包不同看,然后说:“她留了这张纸条,人不见了,肯定是故意走了。”

  包不同认真看了几遍,脸色一变:“这个事情就严重了,说明她的心早就不在你身上了,你就没有发现,她和别的男人有一腿么?”

  邱二一脸茫然地摇头:“你如此一说,问题就来了。她一天都没遇见过几个男人,怎么可能会和别的男人有一腿呢?那种事情,也不是说做就做的吧?总需要一个前奏,一个过程。”

  包不同心中好笑,笑邱二的愚蠢和无知。自己是一眼看中了小芳,一回就把小芳弄成功了。这个事情,也许不要天长地久,只需彼此心领神会。包不同没有笑出声来,又问:“一点点的蛛丝蚁迹也没发现?”

  邱二努力想了想,摇头:“没有。”

  包不同叹息了一声:“正如你说的,这个事情需要个前奏,一个过程。你居然什么都没有发现,太粗心大意了!哎!真没看出来,一个老老实实的女人,心机如此之深,做事如此谨慎,滴水不漏。她是下定决心要离开你了,一个变了心的女人,做事情才会这么绝!”

  邱二迟疑了一下:“她没把事情做绝,她给我留了钱!”

  包不同:“她是可怜你儿子,给儿子留条生路!”

  邱二六神无主,木然地点了点头。

  包不同:“这个事情你想咋办呢?”

  邱二摊了摊手,反问:“咋办?”

  包不同:“你老婆不明不白地跑了,你得去找呀!”

  邱二茫然:“天下这么大,我去哪里找呀?”

  包不同苦笑:“不管怎么样,不管去哪里,总要找一下!反正我的工地也要完工了,明天我让财务把你的工资结算一下,你去找找你老婆,如何?”

  邱二点了点头。

  包不同拍了拍他的肩膀,劝慰他:“我觉得吧!你太老实了,你老婆又太漂亮了!老实的男人尽吃亏,漂亮的女人会偷人。你们在一起根本不合适,这个事情从一开始就不对,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你想开点。凡事只要懂得放下,就不会太痛苦。”

  邱二叹息了一声,自己稀里糊涂娶了小芳为妻,又稀里糊涂失去了她!这个事情的确是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