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龙魂之争
淰旧的铁公鸡2021-08-08 12:1110,256

  梦环州看着眼前的牌子一点兴趣都没有,如若可以他宁愿拿最后一名或是不要有这个什么夺旗大会。他只是瞅了一眼金牌后便看向辰瑾问到:“师尊,我们何时起身回剑阁,我想回去看看小小怎么样了”?

  “你的伤没事吧?”辰瑾问到。

  “我没事师尊”梦环州说完便努力坐了起来以证明自己没有说谎。

  “好,那咱们就收拾收拾回剑阁吧,知书你在这好生照顾小梦,执事你去通知秦宇浩他们收拾收拾”。

   

  “长老,我想喝水”等辰瑾几人走后梦环州对知书长老说到。

  知书看着一脸苍白的梦环州又躺了下去说到:“你别乱动,我这就给你去倒水”。

  知书长老走到桌子前拿起水壶往杯子里倒,倒了一半知书将手指贴近茶杯发现这水早已冰冷,感情还是昨夜剩下来的,知书瞄了一眼床上的梦环州后便提起茶壶往门外走去。

  很快知书就从楼下换了一壶热水提了上来,他小声地推开门向里望去,见那床上空空如也哪还有什么人影。知书急得连茶壶都扔了向房间里奔去,可房间就这么大点儿,哪里有梦环州的身影,他看着那打开着的窗户在心里暗道:“坏事了”。

  辰瑾和执事长老也闻声赶了过来,出了这事辰瑾气实在不行了,对着知书长老喝到:“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找啊”,两位长老听后赶紧闪出了房间。

  哎!好不容易将这小子安抚下来,怎想又出了乱子。现在整个帝都明里暗里盯着梦环州的人又何其多。他如今又是有伤在身哪有自保能力,要是落到人家手里那还不是只能任人宰割吗?辰瑾不断自责本来这次就已经折了个巫小小,要是梦环州再有什么不测自己回剑阁该如何交代?辰瑾也不再多想身子从那窗户一跃而出。

   

  繁华的帝都被朝阳照得一片金黄,热闹的集市人来人往。此时一个全身黑衣的人走在人群中,他头戴斗笠,斗笠四周黑纱垂下完全挡住了他的面部。他步伐踌躇全身察觉不到一丝气息,看着身边的行人都在议论着什么,然后大部分人朝那护国寺方向快速走去。

  “听说是一只狐妖”。

  “嗯,我听说是那狐妖原本是剑阁来参加夺旗大会的一名女弟子”。

  “别墨迹了,去晚了就看不到那妖孽被处决了”。

  黑衣人听得路人的话语后,看了看前方也是跟了过去。

   

  不多时那黑衣人便跟着来到了护国寺,他慢慢混进人群低头看着下方。见得下方是一处漏斗形的凹形地,周围的石台阶向下延伸而去。那洼地中间有一大圆台,圆台上面满目疮痍,像是不久前经历过打斗般,圆台中间有一妙龄女子四肢被黑色铁链锁着。黑衣人对面一处台阶上坐着五人,此刻不知在商量着什么。

  黑衣人目光一直盯着石台上的女子,良久后他慢慢将右手盖在了左手手指之上。突然人群中一只手抓了过来,将那黑衣人的右手拽住了,黑衣人回头一看只见一名少女一双大眼睛正盯着自己。黑衣人不由得低声道:“是你,你来干什么”?

  “我是来搭救你的”。

  “若我们之间还有情谊就不要拦着我”。

  “我不拦着你,难道让你去送死吗?你看看,对面那五人,哪一个没有实力将你生擒,你再感觉一下这四周有多少强大的气息掩藏在其中”。

  黑衣人还是慢慢又将右手放在了左手之上,只见他食指和拇指反复搓着左手手指上一个古朴的黑色戒指。黑衣人看向了那五人,护国寺相空、兰婳仙子、青衫婆婆、一昆仑老道、以及剑阁的执法长老。那黑衣人见得执法长老后两只手狠狠地捏着拳头。你们,你们为什么要欺骗我?

  这时那台上相空对身边几人小声说到:“这女子虽为狐妖,但念在她心地善良从未有过杀生之举,更是帮助烟都城百姓除了蛇妖并将赏金分给了穷苦百姓。不如就将此狐妖送往东海深处的极乐之岛,永世不得出岛,不知各位有何意见”。

  “百花谷赞同”。

  “北海冰宫赞同”。

  “剑阁赞同”。

  而一向与剑阁唱反调的昆仑派天卿老道这次却也说到:“我昆仑也赞同”。

  “好,我这就对外宣布了,到时候咱们五大势力各派一人同去将这妖狐送往东海”。相空说完便走到了石台前准备宣布最后的处理结果,对面的黑衣人也缓缓将灵气注入了指环内。就在此时一个人影从远处御剑而来,径直飞到那五大势力几人前落了下来。

  来人正是剑阁的辰瑾,他对五人说到:“梦环州不见了”。

  此事可比巫小小的事大多了,相空大声对护国寺弟子说到:“先将那狐妖关到锁妖塔内去”。

  很快梦环州失踪的消息就不胫而走,帝都颇有点修为之人都出动了,开始帮剑阁寻人。梦环州他们所住之地是离护国寺还有几里路的南城边缘,这帝都有些修为之人此时都赶往了南城。而护国寺几名“藏”字辈的弟子则拉着巫小小往北城锁妖塔赶去,一名黑衣人毫无气息地远远跟在了后面。

  没过多久护国寺几名弟子就带着巫小小来到了锁妖塔附近,而此时一名黑衣人却挡住了几人的去路:“放下她,不要逼我出手伤人”。

  这几名“藏”字辈弟子乃是和地藏为同辈的师兄弟,可能是那地藏几人昨日受伤留在了护国寺疗养,则派出了另外几名弟子带巫小小来锁妖塔。眼下巫小小不过是一只受了重伤的狐妖而已,这几名弟子对付她已是绰绰有余。何况这是在帝都,帝都护卫、护国寺以及其余势力都在,谁敢在这帝都明目张胆地劫妖。

  护国寺其中一名弟子说到:“施主是何人?可知此妖乃是五大势力要关到锁妖塔内的”?

  黑衣人没有回话而是直接向几人攻了过去,护国寺几名弟子见状都掏出了自己的炼器,而此时那黑衣人也掏出了一根短棍迎了上去。几个回合下来黑衣人虽是占尽了上风,可那几名弟子金刚不坏之身也有点火候,自己想快速解决几人一下成了问题。黑衣人不敢再浪费时间了,不然等下就有高手赶过来了。

  护国寺几名弟子见黑衣人将手里的铁棍扔掉,而后凭空出现一把小巧的金黄佩剑握在手中,黑衣人连续挥舞了几剑瞬间舞出一道道剑气冲向了那几人。

  护国寺弟子见得黑衣人手中的神剑,那分明就是巫小小的玲珑神剑啊,现巫小小重伤还被他们控制着,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其中一名弟子喊到:“梦环州”!

  黑衣人直接将功力催发到极致向几人攻了过去,几下就将那几名弟子击倒在地。只见他快速地冲到巫小小身边用玲珑剑斩断了锁在她四肢上的铁链,而后抱起巫小小飞速地向远处奔去。锁妖塔附近发生的事情很快就传了开来,南城的一众强者又纷纷赶往北城锁妖塔方向而去。

  一声无奈,真叫是造化弄人,冲动的梦环州又一次将自己逼上了绝路。他就算救走了巫小小最好的结局就是让她到那极乐之岛度过余生,可这本就已是五大势力给巫小小定好的归宿。要是刚刚辰瑾能出现的稍微晚一些,或是先前五大势力商量的快一些,又或是梦环州跑出来的时间稍微迟一些……让他听到相空最后的宣告,那梦环州今后会不会又是不一样的旅途?

  可惜他最终还是没能听到那相空的宣告,只听到相空叫人将巫小小关至锁妖塔。他是去过锁妖塔的,也亲眼所见里面被封印妖兽的惨状。他记得小小曾跟他说过:“要是我被关到这锁妖塔内,每天面对的只有无尽的黑暗,我宁愿去死”。

  五大势力几位领头人速度最快,奔过帝都中枢区域后,几人干脆御器飞行起来,而后跟着的是知书长老及一些能御器飞行之人。不久就有人发现了黑衣人的踪迹,众人便加速往那方向追了过去。

  黑衣人此时用尽所有功力以身法向前急速奔去,可这样消耗自然大了,何况他怀里还抱着一名女子。很快黑衣人就感觉有强者已经到了自己头顶上方,但黑衣人还是拼了命地向前跑去,直到虚空住持和昆仑天卿道人在前面堵住了他的去路。黑衣人见去路被阻连忙向右手拐去,辗转就钻进了一家药铺。众人一下就围了上去,将那药铺四面八方守得死死的。

  待虚空几人到药铺内才发现这药铺哪有什么梦环州,众人只见那黑衣人撩起了面纱问到:“几位长辈发生什么事了”?

  “青鸾”?

  “怎么会是你”?

  而众人再看那黑衣人怀中之人哪是巫小小,分明就是百花谷的花小朵。

  “你为何要穿成这样”?

  “前辈,我们百花谷到世间经常这样穿啊”

  “那你抱着此女子来这所为何事”?

  “我师妹参加夺旗大会受伤了,我带她来找个药店寻药”。

  “寻药为何一路狂奔”?

  “这我还想问你们呢?为何这么多人追我,我还以为有人想加害我们呢”。

  此时的梦环州早已掉头又返回了南城,寻得一处无人的城墙唤出白色龙魂载着他和小小越了出去,出了帝都后他抱着巫小小往南方一路狂奔。此时他并不敢驾驭龙魂飞行,怕暴露行踪。只得抱着巫小小往草木茂盛之地行进,不久便钻进了山林穿梭于树木之间。

  也许是因为心虚,梦环州总感觉后面有人在跟着自己。此时他抱着巫小小虽然影响了前行的速度,但他现在有风属性的龙魂加持,行进速度也跟自己巅峰状态时独自前行的速度差不多。梦环州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了,也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来了。此时的他一身疲惫,喉咙早就像是冒烟了,身上的汗水早就湿透了衣服,脸上的汗珠也滴答了下来。

  梦环州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巫小小,只见她此刻气若游丝,双眼已不知何时闭着。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自己也跑不了多久了,那些人迟早能寻着气息追来,最关键此时的巫小小不能再颠簸了。

  这时敏锐的梦环州嗅到一股怪味,像是某种腐臭味。他寻着味道找了过去,见得一旁有一个两丈多深的天坑。天坑底部有一只山猪腐烂着,四周飞虫嗡嗡作响。梦环州唤出龙魂带着巫小小下到那天坑底部,果然在那底部往一个方位找到了一个不是很深的石道。他心里大喜,快速奔进石道内。

  梦环州将自己携带的被褥等从彝环取出来铺在石板上,再将巫小小放了上去,又取出一被褥盖在她身上。他觉得还是不够又把自己这几天盖的被褥取出加在了上面,做完这一切后他一下子瘫在了地上,嘴里喘着粗气。

  梦环州还没停下多久就突然想到了什么,他一下站了起来,从彝环取出了一个药瓶,从里面倒出了一粒丹药塞进了巫小小嘴里。梦环州低声说到:“小小,在这里等我,我会回来带你走的”。

  梦环州说完将药瓶放在巫小小的耳边,又从彝环取出来一大堆食物和水放在被褥内。做完这一切他好像还是不放心,又拿出了一瓶药粉洒在了巫小小四周的石板上,直到将巫小小周围都洒了一圈。梦环州将两把玲珑剑放进了巫小小怀中低头凑到她耳边说:“如果我找不到你,玲珑剑会指引我的”。此时巫小小穿着梦环州的素衣如安然沉睡般,她仿佛听到了梦环州的说话,两手手指微微动了动好像是要将玲珑剑死死抓在手里一样。

  梦环州将一些衣物裹好后塞进了巫小小的长袍里,然后将巫小小那件鹅黄长袍抱在怀中,唤出白色龙魂载着自己来到了上面。梦环州仔细地记着周围的一切,与众不同的山石,粗壮的参天大树都被一一记下了。他看向了远处,看看四周的山都长什么样,他怕自己再也找不到这里了。

  突然梦环州看向刚刚过来的方位,几个黑点正从空中往自己方向飞来,他最后看了一下那天坑后转头抱着巫小小的长袍向前奔去。梦环州又开始狂奔起来,边跑边想着怎么办?要是小白龙还在就好了,每次自己遇到困难时它总能帮我解决的。可不管梦环州怎么在心里呼喊小白龙都无济于事,因为以前的小白龙再也没有了。有的只是一条呼之即出,收之必回的龙魂,可这龙魂却再也没有了自己的意识。

  他想起不由得又是一阵心酸,小白龙怎么都算自己的良师益友,若是没有它的帮助,自己的修为不可能进步得这么快。从客观地讲以前小白龙只不过是寄居在自己身上的,而现在梦环州与白色龙魂融合后,这风属性龙魂也就算彻底是他的了。

  梦环州这次不过是抱了几件衣物在怀中,比起巫小小却是要轻了太多。他本来身法就快,再加上有风属性的龙魂加持,那远处的几个黑点一时也追不上他,只是一点点地缩短了与梦环州之间的距离。

  连续行进了许久,全力奔跑的梦环州此时又累得不行,而身后追过来的几人也离自己不足半里之近。就在此时他的前面出现了一道悬崖,那悬崖极高,比起烟都城外的百丈涧都要高。他看着悬崖对面的景色,那远处的对面也是一座座大山,那些大山不像自己脚下这座乃是悬崖峭壁,而是很缓和地斜向山脚。山底一条河流经过,河流两边断断续续的房屋沿着河流而建,那些房屋到这悬崖之下是一片被分割成一块块的水田。此番景象一下就触动到了梦环州藏在心底已久的记忆,他逐渐放慢了脚步,痴痴地望着山下的“七星谷”。

  梦环州停下来站在悬崖边上,两手将手里抱着的衣物向下面扔了出去,然后看向了远处的半山腰。那半山腰居然也零零星星住了一些人家,有几家房顶的炊烟飘起。梦环州仿佛看到了三个孩童在那屋后嬉戏,一个白发老人从屋内叫着孩童回家吃饭。

  “小梦,你爷爷在叫我们吃饭”

  “金葵,小胖咱们回去吧”……

   

  “梦环州,你跑不了了吧”突然后面的声音响起,昆仑天卿道人这一嗓子声音颇大。可梦环州好像还沉醉于儿时的情景中没有醒来,还是痴痴地望着远处半山的房子。

  “梦环州,你竟敢打伤我护国寺弟子将妖孽劫走,速将那妖狐交出来,念你尚且年少可饶了你”。

  梦环州慢慢转过身来说到:“妖孽?在哪儿”?

  “在哪?是我们问你那狐妖在哪”?

  “不在这里啊,不信你们可以找”。

  几人眼神互相交流后便是分头寻去,昆仑的天卿道人更是直接御起拂尘向那悬崖之下落去,辰瑾也御剑向悬崖之下飞去。

  “梦环州你真是愚昧至极,我跟你师尊想方设法地去保全你们,你竟是如此鲁莽行事,哎!”虚空住持叹气到。

   

   

   

  不久五大势力的其余人也都陆续追来,知书长老也是御剑而来。梦环州不敢看向知书长老,自己竟然欺骗他,趁他去给自己倒水的间隙悄悄从窗户跑走。众人在那断崖附近搜寻了许久都没能找到巫小小的踪迹,无奈只得带梦环州先回到了帝都。

  是夜,身处护国寺的梦环州独自在房间走来走去,五大势力将他安顿在这儿说是要保障他的安全,四大高僧将他围着实则是将他监督起来了。梦环州无声地走到窗边,悄悄推开了一丝窗户从小缝看下去。他见得下面一位高僧像是感应到了一样向他所在的位置点头笑了笑,梦环州见后将窗户一关又在房间走来走去。

  不久后突然一道黑影划过黑夜向一位高僧袭去,那人一身黑衣头戴面巾只露出了一双眼睛,手持一把小巧之剑就近攻向了一位高僧。梦环州也被这突来的变化惊到,黑衣人手里拿的短剑不就是自己留在巫小小身边的玲珑剑吗?

  玲珑剑此时不是应该在那天坑之下了吗,为何会这么快就出现在此黑衣人手中?玲珑剑既已被寻得,那天坑中的小小岂不是?这黑衣人手持玲珑剑前来意思就是巫小小在他手中,可他若是对风龙魂有所图谋的话,为何又要掩藏自己的身份让人无所寻迹。此时梦环州满脑子都在想着小小的安危,全然没有察觉到那黑衣人眼神几次递给他的熟悉之意。

  很快四大高僧全都向黑衣人攻了过去,也不见那黑衣人使用什么功法,全凭着自己的一身修为应付着四大高僧。梦环州再也呆不住了,本来他就一直想去找巫小小,怎奈被这四大高僧围住脱不开身。现玲珑剑居然出现在别人手中,梦环州怎么能淡定下来,又从窗户跃出往外跑去。

  那黑衣人完全凭着自己的一身修为没用任何功法就将四大高僧压制住了,突然黑衣人向远处房屋看了一眼后便从四大高僧的围攻中脱身往北而去。很快护国寺虚空、相空等一众高手也是来到了此处。看着远去的黑衣人,虚空阻止了相空追击的势头说到:“此人修为在你我之上,不要枉费工夫了”。

  等几人赶到梦环州房间之时哪还有个人影,其早就不知跑到哪去了。

  “刚刚那黑衣人难不成又是梦环州?”人群中一个声音说到。

  虚空当即回到:“怎么可能,那黑衣人连功法都不用就将他们四人压制下去,此等修为连我都自愧不如,梦环州这黄毛小子怎么可能有如此的修为”。

  “锁妖塔的黑衣人也是手执玲珑剑,莫非劫走狐妖的不是梦环州而是刚刚那黑衣人”一边的相空说。

  “极有可能,眼下先赶紧找到梦环州,就怕此黑衣人劫走那狐妖是另有所图”。

  “住持所说莫不是梦环州身上的龙魂”?

  “不错,你们赶紧去通知其他人,务必尽快找到梦环州”。

   

  梦环州一路向南奔着,借着月光仔细回想着白天所跑过的路线,他没有一丝停顿,一路向白天发现的那天坑处寻去。不久后他终于找到了安放巫小小的天坑附近,还是那股熟悉的恶臭,梦环州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仔细地感受着那股臭味,此刻的他仿佛沐浴在阵阵花香中。可一想到玲珑剑莫名出现在那黑衣人手中,他心里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赶紧往那腐臭散发处跃去。

  梦环州赶紧找到了那天坑,没有多想唤出龙魂将自己送了下去。一落到地下,那股强烈的腐臭味变得更是强烈了,他找到先前那石道走了过去。梦环州跨过自己洒下的一圈药粉,看向那石板被褥之上,哪还有巫小小的身影。他急忙掀开被褥见到自己放的药瓶、食物和水都还在,唯独不见了巫小小和玲珑剑。他一下子坐到了石板上,脑袋突然一片空白。

  他又猛地站了起来,在那天坑底部仔细寻找起来,然而还是一无所获。他越来越急,不由得呼喊着巫小小的名字。底部没有找到又驾驭龙魂回到地面,他一边四下寻找着,一边呼喊着:“小小,小小……”

  突然梦环州感觉到了一丝危险从黑暗中袭来,他赶紧闪到了一边去,只见一道黑影攻到了自己刚刚站立之处。那黑衣人一击落空后又向梦环州攻去,梦环州见这黑衣人既不使用炼器,又不使用功法竟还是让自己没有招架之力。没几下他就被黑衣人一掌击中,梦环州身子倒飞出去撞断了一棵小树,那黑衣人击飞梦环州后身影也跟了过去想将他擒住。

  哪知此时一把飞剑划过那黑衣人面前阻止了他的前进,躺在地上的梦环州看得分明,那是辰瑾师尊的佩剑。

  “阁下是何人?为何对我剑阁小辈出手”辰瑾问到。

  那黑衣人见辰瑾的出现后便欲离去,却被辰瑾持剑给挡住了。辰瑾手持佩剑就向那黑衣人发起了猛烈的攻击。那黑衣人还是不敢拿出炼器和使用功法,在被辰瑾以利剑配合天机剑法很快就将让黑衣人露出破绽。

  “原来是昆仑功法,不知阁下是天卿、阳辄、还是世风”?

  黑衣人见得自己身份暴露便将脸上的面巾拉了下来。

  “原来是阳辄道长,夜深人静,道长这一身穿着是要做什么见不得人之事吗”?

  “梦环州私通妖孽,罪不可赦,身为五大势力之人,我自当要将他擒获问罪。只是剑阁和昆仑同为五大势力,我蒙面只是怕梦环州日后会怪罪于我”。

  辰瑾回到:“这就无需劳烦道长了,梦环州私通妖孽之事还有待查证。他现在还是剑阁弟子,就算他真的私通妖孽,一切处罚也是我们剑阁来执行”。

  阳辄老道笑着说:“辰瑾兄所言极是,只是到时你们剑阁不要庇护才是”。

  辰瑾正欲回话却突然感觉到了三道强大的气势围了过来,这气息!怎么会如此凶邪?

  阳辄道人也是察觉到了危险,遂将自己的宝贝葫芦唤了出来握在手中,戒备地感应着四周。

  “哈哈哈哈,十几年了,终于让老夫找到你了”,一名暗红长袍的老者踩在一把血色大剑之上看着地上的梦环州笑到。而两名中年男子则从另外两个方向出现,三人呈三角形将梦环州他们围在中间。

  梦环州看了看后面出现的两人,一个赤发赤须的中年人,手持一根白色的骷髅骨杖。另一个中年壮汉则手持一根黑色铁链,那铁链一头是五爪一头是尖刃。他又慢慢看向了那说话的老者,只见他此时脚下踩着一把血色的大剑。梦环州见得这三件炼器后身体忍不住开始颤抖起来,尤其是见到那血色大剑之后更是像见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两手紧握拳头,牙关紧咬浑身开始颤抖着。

  “血魔剑”辰瑾惊到。

  “许久没在龙腾国现身,想不到阁下竟还识得此剑”血剑长老说到。

  “血剑长老,古巫神殿所处西域之地,你为何要不远千里闯入龙腾国”?

  “老夫此次前来也别无他意,只是来拿回我古巫神殿的东西”,血剑长老边说边看向了梦环州。

  辰瑾回到:“梦环州乃是我剑阁弟子,自小就在剑阁修炼,怎会和你古巫神殿扯上关系”?

  “哈哈”!血剑长老大笑后道:“阁下就不要再自欺欺人了,想当初我们古巫神殿四大长老以及十大护法从那十万大山深处夺得这风龙魂,有幸逃出来的只剩下了三大长老和五大护法。后来出了一些变故,我殿千瞳长老叛变带走了风龙魂,待我们在青丘国击败千瞳之后才得知那龙魂早就被她封在一个小孩身上顺着河流漂走了”。

  阳辄道人讥笑到:“什么变故,当年分明就是你们一群人起了内讧,都欲将那龙魂据为己有,而后互相残杀,这就是你们邪教的作为”。

  血剑长老听后并没有生气只是回到:“如此说来,你们是承认这风龙魂乃是我古巫神殿所有了”。

  阳辄道人回到:“这龙魂本就是有缘人得之,若真要论起来也是十万大山里那只老怪物的”。

  梦环州此刻犹如见到了地狱中的魔鬼一样,害怕地全身不觉颤抖起来,这三人手里的凶器当年残害了不少七星谷无辜之人。虽然此事已经过去了多年,也一直是他埋藏在心里不敢去触碰的记忆,如今这三人的出现又让梦环州想起了那血腥的一幕。

  “长老,休要跟他们废话”,那一旁的铁雄边说边挥舞着铁链向梦环州攻了过去。梦环州对危险浑然不知,幸好辰瑾及时闪到梦环州身前挡下了这一击。同时那骨灵和血剑长老也向辰瑾攻了过去,阳辄道人见状也加入了战斗。几个回合下来辰瑾发现这血剑长老的修为十分了得,自己与昆仑的阳辄道人合力都很难与之匹敌,而另外两个的修为也只是略逊自己。

  辰瑾闪过了一根骨杖后来到梦环州身边一把将他抓起扔向了一边,同时一根黑色铁链击到了梦环州刚刚所在之地。这一摔梦环州也逐渐清醒过来,看着辰瑾二人正吃力地抵御着三人的攻击。此时辰瑾对付血剑长老只能一味闪躲着防守,而那阳辄以一敌二也落得下风。只见那阳辄道人手持一个紫玉葫芦,时而用来抵挡攻来的炼器,时而从里那葫芦嘴射出几道能量攻向骨灵和铁雄。

  “小梦,你先走”!辰瑾对梦环州吼到。

  “你在这儿只是我们的负担,先走!我跟你师尊能脱身的”阳辄道人说到。

  梦环州听后连忙起身欲往帝都方向跑,哪知一边的骨灵一下子向他突进而来。阳辄道人见状赶紧跟了过来,可那铁雄此时却使出浑身修为像发了疯的野狗一样扑向了阳辄道人。

  短短时间内辰瑾跟血剑长老已是交锋了几十回合,辰瑾不由得感慨到:“血魔剑的邪气凌人,其威力比起十大神器也丝毫不逊色,此邪器更已有了摄人心魂的诡异。而这血剑长老本人的修为也是不弱,若用上血魔剑怕是连辰尘都要避其锋芒,放眼整个剑阁,恐怕也只有辰逸能够与之一战”。

  阳辄道人被那铁雄拖着,只能眼看着骨灵一骨杖击向了梦环州。刚刚跑路的梦环州感应到了身后的危险,干脆拿出一把铁剑使出天机剑法迎向了那骨杖。“砰”地一声,骨杖将梦环州击退了好几步才稳住。

  “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能接我一招”骨灵惊讶到。

  梦环州被这一击逼退虽是没有受伤,却发现那骨灵的白色骨杖有一种力量让自己觉得心里很不舒服,就像是反胃一样,犹如万千怨念刺激着他一般。

  骨灵很快就闪到了梦环州身边举起骨杖攻了过去,梦环州哪敢有一丝保留直接催发龙魂以天机剑法迎击而去。虽说梦环州修为不凡又有龙魂加持,在夺旗大会上所向披靡,可那也只能是在同辈人之中。骨灵毕竟是修炼了几十年的人了,绝对的实力压制很快就显现了。只听得梦环州沉闷一声被骨灵一杖击飞了出去,骨灵乘胜追击一爪向前面的梦环州抓去。

  梦环州被击飞约两丈多远,狠狠摔在了远处的地上,而骨灵也快速向其抓去。眼看骨灵就要一爪抓到他的咽喉之处,却不想此时林中响起了一阵“噗噗声”,只见得一群飞鸟从那骨灵身前一飞而过。这群飞鸟数量少说也有几百只,像一阵飓风一样将骨灵的头发吹起。等那群飞鸟过后,骨灵看向了梦环州刚刚所躺之地哪还有什么人影。

  血剑长老三人见梦环州不见了踪迹一下便没了战意,转身朝那群飞鸟过的方向追去。而辰瑾和阳辄道人又是纠缠了上来合力向铁雄攻去,不想被血魔剑给挡了下来。血剑长老喝到:“你两去追,我拖住他们”。骨灵和铁雄二人听后连忙御起炼器高过树林,朝着那群飞鸟的方向追去,血剑长老则以一敌二毫不费力地应对着辰瑾二人。

  梦环州刚倒地那骨灵一爪就抓来了,他本就有伤在身还被阳辄道人击伤,刚刚又被骨灵来了一杖,倒地的瞬间便已使不上力道了,见到骨灵一爪抓向自己也是无力闪避。梦环州不甘心地看着越来越近的骨灵,仿佛扑向自己的是索命死神一样。这突然出现的群鸟也是让梦环州感到意外,他感到自己被一只体型巨大的鸟儿衔在嘴中向远处急速飞去。

  由于是黑夜,梦环州只能借着微弱的月光看到自己被一个巨大的鸟喙衔着。又飞行了许久后那巨禽一下将梦环州向上甩了出去,然后用背接住了他。此时的梦环州虽是受伤极重,好在他服下了一粒丹药后也恢复了些许力气。虽不能运功,但趴在鸟背上抱着鸟脖子的力气还是有的。

  梦环州这才看清了巨禽的形态,巨禽头部有几根长长的羽毛竖立着,一对比身子还要巨大的翅膀上下煽动着。羽翼自背部连接处向外延伸越来越大,翅膀末端分别拖着几根细细长长的不知是何物。而梦环州双脚之处则是两排羽毛呈八字形向外分散,后面更是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尾巴末梢犹如半开屏的孔雀尾一样羽毛分散着。

  又向前飞行了些许时间,梦环州突然发现载着自己的巨禽竟是偏离鸟群向左前方而去,而先前那鸟群也离自己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在黑夜中。一直快速地飞行了一个多时辰,梦环州明显感觉到了巨禽的速度开始慢了下来,他说到:“鸟儿,咱们找个地方歇一下吧”。

  巨禽仿佛听懂了梦环州的话身子开始俯冲而下,继续滑行了一段距离后那巨禽突然向右方山崖飞去,直接带着他冲进了一天然崖洞内。巨禽一进到山洞就将里面一些不知名的小雀鸟吓走了,梦环州从鸟背上下来后本欲把心中的诸多疑问说出来,却不想被那巨禽一翅膀拨倒后将他按在了地上不能动弹。

  过了好一会儿梦环州发现巨禽像是累极了竟是站立着睡着了,梦环州见后也不好弄出什么动静来。现时值初春,半夜的山风凉飕飕的让他全身发冷,他将神识进入到彝环内想取出被褥,却发现彝环内早已没有被褥和衣物了。他才想起自己带的被褥全都在那天坑底下,而衣物也给扔到了山下,就连食物也全都留在了天坑之中。梦环州此时又饿又冷又困又痛,他闭上双眼忍受着一切,只要睡着了就好了……

  一缕光线照进了山洞内,梦环州慢慢睁开双眼,感觉自己正处于一片温暖之中,他一看才发现自己正躺在那巨禽的翅膀之上,而另外的翅膀此时正盖在自己身上。难怪自己会睡的这么香,原来是这巨禽用羽翼护了自己一晚上。

  梦环州纳闷了这巨鸟究竟什么来路,竟然如此护着自己,自己可从来不认识这巨禽啊!这些异兽巨禽就连见都很少见到,记忆中也只是上次南海之行遇到的金翅大鹏,以及后来在海面遇到的不知名群鸟,可自己跟那群鸟也没什么交情啊。梦环州回想起了跟青鸾在那海面共同经历的一切,想起他两在一个木箱上面求生,想起了他两同坐一只飞鸟离开……,他不由得嘀咕了一声:“青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