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百花争艳
淰旧的铁公鸡2021-07-29 10:3710,074

  梦环州看着身边的巫小小在听见自己名字后明显一颤,转头看了看自己。梦环州看出巫小小内心的紧张便对她说到:“没事,就当是平时在剑阁切磋一样输赢不重要,记住师尊的话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巫小小微笑着点了点头后便走出去向下方的比试台奔去,与此同时梦环州看见护国寺的一位弟子也飞速向下方奔去,那护国寺弟子竟然就是昨日用膳时与自己对视的那个。他心里清楚这名弟子修为绝对不下于自己,就昨天两人对视梦环州明显感觉到了力不从心幸好辰瑾敲桌他才借机收回目光。这下可遭了,梦环州在心里急得,希望小小不要受伤才好。

  相空见两名弟子都已就位便说到:“你们都准备好了没”?

  那地藏当即回到:“好了”。

  巫小小也说到:“准备好了”。

  相空又对两人说:“记住一定要点到为止,切不可妄下狠招”,相空边说边将头转过去看着地藏,说完就离开比试场。

  “女施主,你是远道而来的贵客又是女儿身,你先请吧!”地藏双手合十对着巫小小说到。

  “那就得罪了”!

  巫小小唤出背后的两把玲珑剑握于手中,那地藏见后说到:“玲珑神剑配仙女,我本欲空手跟施主切磋的,不过看来我是自大了。”地藏说完从彝环取出了一根短棍,那短棍就是一根普通的玄铁棍子,约莫有一臂之长。

  梦环州在上面看的清楚,他在心里琢磨起来地藏手里的黑棍难道就是那传说中的降魔杵?此时人群中也有人叫出了降魔杵。可梦环州又觉得那神器排名第三的降魔杵不可能就这点威力,可能就是地藏平日修炼所用的玄铁短棍。

  “施主,请吧!”地藏对着巫小小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后便盘坐于比试场中间,缓缓地闭上了双眼,两手合十放于身前,那根玄铁棍则在他身前地面上躺着。

  巫小小举剑就向那地藏攻去,她并不知晓对方修为如何,故未尽全力一剑刺向地藏。也不见地藏有所动作,就在玲珑剑快要刺到自己时他如神速般右手举起地上的玄铁棍挡住了巫小小的玲珑剑。巫小小见自己这一剑被挡,左手举起另外一把玲珑剑划向地藏。

  在剑阁练习双剑之人少之又少,剑阁双剑之功法和剑法也几乎都是玲珑仙子传下来的孤本。练习双剑比单剑难度上要大许多,不但要一心二用,还要努力将不常用的那只手练得熟练到跟另一只手一样,但这双剑功法一旦练得精通后面对实力相仿之人肯定是占了很大优势。

  地藏见另外一把玲珑剑从自己右侧划向自己,而此时自己正用右手举着玄铁棍挡着先前刺来的那一剑。所有人都替地藏紧张了起来,此时的地藏若想用左手来抵挡这一剑是很困难的,何况他左手还是手无寸铁。

  就在大家都为地藏捏一把汗的时候,地藏右手直接舍弃了玄铁棍,一掌迎向划来的玲珑剑。而再看地藏左手竟然不知何时握住了玄铁棍继续抵挡着巫小小先前那一剑,可血肉之躯如何能挡下那利器呢?何况那利器还是削铁如泥的神器。

  梦环州心想绝没有那么简单,一下就想到了护国寺的成名绝技:“金刚不坏之身”。这金刚不坏之身乃是护国寺弟子必修功法,护国寺新入门弟子必先强身健骨,在身体强硬达到一定程度后才开始修炼此功法,而此时的弟子都已达到凡人眼中“刀枪不入”境界。

  更可怕的是这金刚不坏之身在修炼功力后会随着功力的提升而提升防御强度,金刚不坏之身入门则凡人刀剑很难伤得其身,练至小成则功力外放在身体外形成一个类似能量罩的防御层,练至大成后只要一运功就会全身出现一个类似能量铠甲将全身密不透风地包裹着。

  更是有传闻大成之上还有一层就是金身,达到这个层次并不再有能量外放了,仅凭肉身就能比那能量铠甲还要强硬。达到这个阶段才真正算得上金刚不坏,不寂不灭,就算圆寂后其金身也不会毁坏,就像梦环州在那舍利塔见到的老僧一样。

  果然如梦环州所料,地藏右手成掌后被一层金黄的能量包裹着,小小的玲珑剑划在地藏手上难再进半分,再看地藏的右手毫无损伤。梦环州心里大惊,就在地藏刚刚使用功力外放来抵御小小的玲珑剑时他发现他全身出现了一层淡淡金黄能量,犹如一层薄纱,又似一副铠甲。想不到这年纪轻轻的地藏修为如此了得,金刚不坏之身竟然都快修炼到了那能量铠甲境界了。

  巫小小见自己的攻击全都被地藏给挡了下来,便收回攻势施展身轻如燕身法围绕着地藏展开攻击。刚开始巫小小都是手持双剑攻击渐渐变成驭剑攻击,只见她以极快的身法在地藏周围绕来绕去,好似一个舞者般的身姿,玲珑剑时而握于手,时而飞向地藏。可那地藏还是坐于比试台上毫不慌乱地接下了巫小小的每一剑。

  是的,每一剑,不管是巫小小握神剑刺向自己,还是驭剑飞刺自己,又或是飞剑突然出现在巫小小手中刺来的一剑,还是巫小小手里刺向自己的一把飞剑突然脱手而去绕到身后刺向自己。这真真假假虚虚实实都被地藏看得清楚并有条不紊地全抵挡了下来,而他却还是盘坐于地就连位置都没有一丝挪动。

  巫小小心里明白地藏的修为远远高出了自己,他从一开始都在防守并没有主动攻击,而自己刚刚已将平日所学功法用了大半。此时地藏开口道:“听闻剑阁的天机剑法高深莫测,还望施主能早早使出让小僧开开眼界”。

  “小禅师,你若再这样一直防守下去我们可能要比试一天了”巫小小说到。

  “好,那小僧可就得罪了”,地藏说完那手中的玄铁棍便飞速旋转着击向了巫小小。巫小小早有防备提起玲珑剑就挡,那玄铁棍击到玲珑剑上发出了“叮”的一声,而巫小小身子也被这一击震得往后退了一步距离。巫小小惊到,本以为地藏防守能力极强攻击力道会相对弱些,哪知地藏这随意的一棍竟将自己向后逼退了一步,而他还并未使尽全力。

  那玄铁棍在击到玲珑剑后又飞回到地藏手中,地藏见巫小小还想一战便又是一棍子扔了出去。巫小小不敢大意用玲珑双剑来抵御这一棍,而这次她被击退了五步之远,巫小小虽两手微微颤抖还是握着玲珑剑不肯认输。

  地藏又是一棍子飞了过去,巫小小明白这一棍非同小可,这次她再也不敢硬接这一棍了。在那玄铁棍向自己飞来时巫小小整个身子往后一倒两手握着玲珑剑从耳后撑在了地上,这一瞬间她的秀发全都拖到了地上。

  看着那玄铁棍从自己眼前飞过,在身后绕了一圈又飞了回来。巫小小看准时机两脚一发力整个人成倒立状,玲珑剑微微弯曲将自己弹了上去。继而在半空一个翻转不偏不倚地踩到了玄铁棍上借势向地藏飞去,她趁机举起玲珑剑全力挥舞着,瞬间便是挥出了几道凌厉剑气斩向前方的地藏。

  地藏见这几道剑气来势汹汹也没想硬抗,只见他两手在地上一拍整个人还是以盘坐的姿势向空中跃起了一丈之高,再看地藏刚刚盘坐之地已被几道剑气斩出了几条深深的沟壑。就在地藏离开地面时被他舍弃的玄铁棍也如同断翼的鸟儿连同巫小小坠了下来,巫小小施展身法稳当地落在了台上,刚刚站稳就见那下落的地藏连续向自己打出了几掌。

  地藏这几掌来势凶猛,正是护国寺的波若掌,掌风聚成了金黄能量如同加大的手掌般一掌掌袭向巫小小。巫小小刚一落地就见得这凌厉的几掌击向自己,赶紧以灵活的身法来回穿梭逐一避开了这些手掌,而地藏并没有停下落地后一边施展波若掌一边急速向巫小小靠近。

  很快地藏就近得巫小小身边右手持玄铁棍朝她攻去,巫小小刚刚躲完波若掌就见地藏手持棍子朝自己站位攻了过来,瞬间往后退了好些距离。地藏见巫小小提前避开了自己的攻击范围便收了攻势,可怎想那退去的巫小小根本没有丝毫停留,而是去而复返又一剑刺了回来。

  这招正是天机剑法中的归凤剑,巫小小先是急速退后避开了地藏的攻击范围,在退后的阶段便已开始蓄力,等两脚着地后又借力攻了回去,这一剑一气呵成刺向了地藏。

  刚刚收回攻势的地藏就见得巫小小一剑刺向了自己,只见那玲珑剑所产生的剑气如同一只凤凰一样闪着淡红的光芒,隐约还能听到凤鸣之声。地藏里感慨到天机剑法果然名不虚传,这一剑威力非同小可,可眼下若想以身法完美避开的几率不大,还有可能在闪避期间露出破绽。

  地藏赶紧伸出玄铁棍于身前,使出浑身功力于玄铁棍在顶端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金黄能量罩,那能量罩就如同一个巨大的锅一样向后将地藏罩在中间。

  巫小小这一剑来势凶猛,玲珑剑刺在那能量罩上,瞬间将地藏向后逼退了好些距离。她哪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使出全力将被动防守的地藏往那台下逼去。

  此时地藏全身修为都化为能量罩抵挡着玲珑剑,虽说完全将这一剑抵挡住了,可他现在的处境就如同一个人在冰面上被向后推一样。地藏赶紧两脚发力踏于台上,一边被巫小小推着向后退去一边在台上留下了两条长长的印记。

  巫小小不敢有丝毫松懈使出全力将地藏向台下推去,众人眼看地藏就要被巫小小推到台下。可就在地藏两脚到那石台边缘时出现了变化,他逐渐放松了玄铁棍的能量罩,两脚蓄力在石台边缘一蹬便是弹了起来,同时巫小小只觉得玲珑剑刺空阻塞全无,身子急速向前而去。

  所有人都惊奇地看着这意外的转折,只见那地藏腾空而起,既避开了巫小小的攻势,又使自己不落到台下。最关键的是巫小小全力一击在失去阻塞后整个身子往台下的方向冲了过去,眼看就要掉到台下而去。

  梦环州暗自在心里道:“这地藏真有心机,在窥得归凤剑的奥妙后竟然也佯装后退将巫小小引到石台边缘,然后再避开让攻势未减的小小冲到台下去。就算小小能侥幸留在石台上,可此时的地藏完全可以轻松地将她击到台下,这一套路跟归凤剑有着异曲同工之效”。

  巫小小不曾想到竟出现了这般变化,看着自己就要掉到台下,赶紧身子往前一倒一剑刺进了石台中,同时身子借着玲珑剑在空中一个翻滚。巫小小松开了右手插进石台里的玲珑剑,以倒立姿势凌空将左手的玲珑剑两手相握刺进了石台中。

  玲珑剑在石台划出了一道深深的沟壑,巫小小也得以减缓了前冲的势头,就在玲珑剑划到石台边缘时终于稳住了身子,她整个身子以石台边缘的玲珑剑为圆心转了一圈后便是落到了石台边缘上。

  就在巫小小刚刚站稳之际一根玄铁棍已经到达了自己脖子处,巫小小能感觉到那冰冷的玄铁棍正贴在自己颈部,心知自己已经输了便说到:“小禅师修为真是了得,小女子真是佩服,这局我输了”。

  “施主不必过谦,施主的修为不愧能拥有玲珑神剑”,地藏边说边收回了玄铁棍两手相握对巫小小说到。

  巫小小也是两手相握对地藏回礼了一下后收回玲珑剑朝台下去了,此时那相空也来到了台上大声道:“此场比试护国寺弟子地藏险胜”。

  “小小,你没受伤吧”梦环州对巫小小问到。

  巫小小摇了摇头道:“那地藏修为好生了得,我已经尽力了”。

  梦环州回到:“嗯,地藏是一个可怕的对手,刚刚你们比试他并未使出全力,你输给他也不正常”。

  巫小小听得梦环州这么一说心里好受了些问到:“你怎么知道他未尽全力”?

  梦环州说到:“他跟你比试之时一副从容的样子,最关键他连千手佛印都没有用”。

  巫小小听后点了点头。

  很快相空又宣布了第三场比试弟子,这次叫到的是北海冰宫和百花谷弟子。梦环州听得百花谷后不由自主的看了过去,却看见了那花小朵也正好看向自己,四目相对了一下那花小朵竟然害羞地低头回避。梦环州得意地看着却不想又看见青鸾一脸怒容地瞪着自己,在见到青鸾鼓着那水灵的大眼睛后不敢与她对视尴尬地笑了笑后便收回了目光。

  “小梦,你说这场谁会赢”巫小小问到。

  梦环州想了想没有回答只是摇了摇头。

  梦环州并不能确定,据他了解百花谷功法都是一些治疗恢复辅助系的,为了自保同时修炼了一些灵活的身法和鬼魅般速度的功法,其攻击性却是一般。而北海冰宫功法大都是带有减速效果的水属性功法,对敌人的身法和速度有着一定程度压制,同时其威力也是不容小觑。

  然而这世上并没有绝对的天生压制,若是百花谷弟子修为高深其速度极快,受北海冰宫功法减速极少这反而对北海冰宫是一大威胁。这一切还得取决于两位弟子的修为以及炼器身法和一些不确定因素都会影响到整个局势。

  果然没过多久那名百花谷弟子就以鬼魅身法偷袭对方而得手,很快这场比试就有了结果——百花谷弟子获胜。

  上午很快就过去了,上午一共比试了六场,剑阁共出场两次,战绩为一胜一败,胜场是上午第五场倪音对昆仑派的星月。梦环州很幸运没有那么早就上场,这也有机会多观摩了解了一下其他门派的功法。然而梦环州感觉到的几个高手仅地藏出场了,其余门派几个修为高深的弟子都还没有上场。他心想着看向了北海冰宫的古寒冰、古寒雪二人,只见二人都是面无表情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

  梦环州又看向了昆仑的星河,见星河还是那胸有成竹的样子。

  等比试台上相空大师宣布上午的比试结果后,便着手安排人员离场回护国寺用膳,外面围着的人群也逐渐散去,也有不少停留之人。

  梦环州看向了辰瑾师尊所在之处,只见此时坐着的七人已然站起,那最中间的年轻女子率先离开座位往后离去,身后两名中年男子紧跟了上去。继两名中年男子后又是跟上去了不少人,梦环州看了看无非是一些达官贵人。

  很快下午的比试又开始了,梦环州跟花小朵的比试是下午第三场,秦宇浩则是下午最后一场,梦环州在听见相空叫到自己名字后心里还是难免有些小紧张,看着右边的花小朵已经奔向了比试台他也只得赶紧跟了上去。

   

  等相空下去后梦环州跟花小朵近距离对立着,一阵清风抚来他闻到了一股说不出的香味。倒是那花小朵先打破了尴尬,先对梦环州礼拜了一下。

  梦环州赶紧回礼对花小朵说:“哎,想不到我居然会跟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比试”。

  “怎么?听公子的口气像是瞧不起我们女子”花小朵问到。

  “姑娘误会了,像姑娘生得这么美,定是上天赐给凡间最好的礼物,我又怎么舍得将她损坏呢”梦环州回到。

  “哼,油嘴滑舌,你对多少女孩子说过这样的话了?你尽管出手不要留情,我倒是想看看你的修为有没有你这破嘴厉害”。

  梦环州见说完的花小朵两手下垂从两个袖口露出两把短刃出来,花小朵两个手臂上抬,两把短刃在手中竖着旋转了几圈后被她瞬间捏住。梦环州才看清楚那是两把短刃,短刃中间手握之处用红色绳子缠着,两端形似菱形的尖刺,手柄两端尖刺处镶嵌了如鱼眼的巨大蓝色宝石。

  梦环州在心里嘀咕到:“这短刃虽说杀伤力远不如其它大型炼器,可它小巧灵活,一旦被花小朵近了身真的是防不胜防”。

  “公子请吧”。

  梦环州拿出一把铁剑右手握着斜指下方的石台道:“姑娘先请”。

  “好!”花小朵言语间就已经冲到了梦环州面前,两把短刃朝他腹部刺去。

  “好快的身法!”梦环州感慨到,百花谷身法果然名不虚传,梦环州一剑划向那短刃同时身子往左后方移了过去躲开了花小朵这一击。哪知自己刚刚站稳花小朵就弹了起来两把短刃从头上刺了下来……,两人就这样都仗着身法在比试台上飘逸起来。

  虽说花小朵身法极快,可梦环州的身法也不可小视。打小常年的奔波为梦环州身法打下了牢固的基础,更何况他还有一条速度增益的龙魂在身。

  花小朵如同鬼魅般穿梭于比试台上攻击着他,梦环州不敢分神,就在上午他还亲眼所见百花谷弟子偷袭了北海冰宫弟子。看着花小朵那两把锋利的短刃闪着寒光,梦环州全神贯注地感知着她的每一次攻击意图。

  面对花小朵的进攻梦环州一直都是出于被动防守,只见花小朵在他身边忽左忽右,忽上忽下想贴近自己。她时而手持短刃刺过来、时而绕到梦环州侧面划向自己、时而两把短刃旋转着飞向过来。面对花小朵的轮番进攻梦环州能挡则挡,不能挡就闪。渐渐两人交锋也有不少时间,花小朵久攻不下已然没有了刚开始的从容。

  终于梦环州趁花小朵刺空后抓住了机会一脚踹在了她的臀部,将她踹了出去。花小朵痛得“啊”了一声,半躺的身躯以两把短刃在比试台上划出了两道火花。花小朵划出些许距离后身子借着短刃倒立着旋转而起。她站稳后玉手揉了揉自己臀部微怒地瞪了梦环州一眼后便是急速冲向他,在快接近梦环州时两脚借力身子前卧向他双脚攻去。

  梦环州见花小朵表情知晓这一击非同小可赶紧两脚在比试台上借力腾空向后退去。哪知花小朵这一击乃是佯攻,见梦环州离地而起花小朵将两把短刃在地上借力也腾空而起举起短刃就刺向他。梦环州想不到花小朵还有这心机,而此时身子正离地向后退去,他来不及多想占着自己铁剑长度的优势直接一剑迎向了花小朵。

  这一击花小朵若是不闪开的话肯定是先受伤,可梦环州这招完全可能会两败俱伤。好在花小朵并不敢硬拼,在梦环州的铁剑快要刺到她时,花小朵短刃拍在梦环州的剑尖,借着这力道侧到了一边同时身子旋转起来。此时的花小朵绿裳飞舞呈圆形,两手犹如画圆般轮番攻了过来。

  梦环州赶紧将铁剑横过去格挡,却被那旋转的花小朵用短刃给削成了几段。此时两人均已落地,花小朵双脚并拢于地身子还是旋转着,握着短刃的双手笔直地一下下划向梦环州。

  梦环州丢掉了手里的剑柄顺势后倒了下去躺在了地上来避开这一击,同时伸出右脚向花小朵双足踢了过去。花小朵被梦环州这一脚踢得稳不住身子往一边倒去。她右手短刃插在地上撑着倒下的身子,半卧着将左手的一把短刺旋转着飞向了地上的梦环州。

  梦环州赶紧又取出一把铁剑两脚在地上一蹬两手握着剑柄将铁剑压得微微弯曲,等花小朵的短刃飞来他已经倒立而起避开了。花小朵另外一把短刃也旋转着向空中的梦环州飞来,梦环州看准时机以铁剑击在短刃上改变了短刃的方向,他也趁机落到了比试台上。

  刚一落地先前那把短刺又是向自己飞来了,此时的花小朵已然站起控制着两把短刃攻向梦环州。梦环州丝毫不慌手持铁剑配合自己的身法挡下或是避开了每一次攻击,可他发现自己每用铁剑格挡一下,就会被花小朵短刃在自己剑刃上留下一道缺口。很快自己的铁剑又被削断了,梦环州没有多想继续从彝环取出了一把铁剑招架起来。

  那花小朵在一边道:“我看你有多少”,说完便是又发动了猛烈的攻击。

  梦环州一边防守着花小朵的飞剑一边道:“不劳姑娘费心,我这里面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今天怕是用不完了”。

  花小朵见梦环州露了露手指上的彝环气得哼了一声,一直控制着双刃的花小朵感觉精神力消耗的极快。不行,再这样消耗下去自己肯定是吃亏,花小朵想了想又唤回双刃握于手中奔向了梦环州。

  此刻比试台上又出现了刚刚两人近战的一幕,不过这次梦环州不再一味闪避防守了,就让花小朵近身与她交斗在一起。梦环州以攻为守向花小朵突进,凌厉一剑刺了过去。花小朵并不打算正面迎击,而是闪到了一旁一跃而起两把短刃向梦环州头顶刺下来,梦环州将铁剑驭出从花小朵面前一闪而过,花小朵立马收回进攻的双手身子后仰躲过了这一击。

  花小朵落地后一把短刃旋转飞向梦环州,而自己也急速冲了过去。梦环州闪过了飞来的短刃,再看花小朵已离地而起冲了过来一把短刃已经刺到自己眼前。

  梦环州只能向后倒去,两手握着铁剑从自己右手腋下穿过撑在石台上,他仰望着从自己头顶贴身飞过去的花小朵,她的裙摆都划过了自己脸上。就在花小朵飞过的一瞬间梦环州借着铁剑弹起一剑拍在了花小朵另外一边的臀部,花小朵一声尖叫被梦环州一剑拍在了比试场上。

  “无耻之徒”坐在台上的百花谷中年女子怒道。

  “我看剑阁小辈出手心慈手软,对贵谷弟子也是处处忍让,依我看这场比试早已有了结果,兰婳仙子何必动怒”。一外貌看起来约莫六七十岁的婆婆对百花谷中年女子说到。

  这位婆婆就坐在兰婳仙子旁边,身着青衫,一头银丝缠在脑后。虽是坐着也还是手拿一根法杖立于地上,此人正是北海冰宫德高望重的青衫婆婆。青衫婆婆辈分比在坐的几位都高,就拿百花谷的兰婳来说,现在大陆都尊称她为兰婳仙姑,而青衫婆婆能叫她兰婳仙子,可见这青衫婆婆辈分之高,其年龄更是不为人知了。

  就在梦环州第一次踢到花小朵臀部时兰婳并没有在意,可这梦环州又一剑拍在了花小朵另一边臀部,那就明显是在故意羞辱人家姑娘了,这才使得兰婳仙姑气的。可听到青衫婆婆说话也不好再发作只是回到:“婆婆所言极是,只是这小子专挑那里下手,实在可恶,也不知道是剑阁哪个老不正经教出来的”。

  这时坐在另一边偷听的辰瑾看了过来说到:“我们剑阁之人皆是一身浩然正气,仙姑休要胡言乱语”。

  兰婳仙姑回到:“偷听别人讲话也是你们剑阁的浩然正气吗”?

  辰瑾立马回到:“仙姑此言差矣,我等皆是修仙之人,感知早已远超凡人,你说这么大声我又怎会听不见,别说是我了,就连那边都能听见”。辰瑾说完看向了自己右方的知书长老。

  兰婳仙姑顺着辰瑾看的方向望了过去,只见一个老者正嬉皮笑脸地冲自己点头。兰婳仙姑怎会不认识他,正是自己上次陪青鸾去南海之行遇到的那位有骨气的剑阁老道。兰婳仙子冷哼一声便不再理会他们转头看向了下方的比试场。

  花小朵被梦环州这一拍将屁股拍得生疼,可现又在大庭广众之下又不好意思再揉了,气急败坏的花小朵将自己手中一把短刃向梦环州飞了过去。梦环州见到那旋转的短刃又飞来了,这次他也不再闪躲看准时机一剑挑在了那短刃中间。梦环州手腕微微抖动着竟然将让那旋转的短刃一直在自己剑尖旋转,转了几圈后他将手里的铁剑向左后方一挥,那短刃就径直飞到了后面石台处,直接进得了石台一半。

  花小朵手持另一把短刃又向梦环州冲了过来,梦环州持剑准备应对。哪知此时候台上那兰婳仙姑大声道:“小朵,你且退下”。

  花小朵虽是心有不甘还是对着兰婳仙姑道:“喏”。

  梦环州见花小朵收起了手里的短刃向自己这边走了过来,遂也收回了铁剑,在花小朵经过身边时偷偷对花小朵说到:“小朵姑娘,得罪了”。花小朵没有理梦环州只是斜了他一眼便走过去取出石台里的短刃后下到台去。

  此时那相空也上到比试台大声道:“本场比试剑阁弟子梦环州胜”。

  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整个下午的比试也结束了,此刻正是太阳西下之时,相空在台上将十二名胜出弟子名单念了一遍后便是结束了今天的比试。

  热闹的人群开始逐渐退去,辰瑾一行人依旧步行往客栈走去。这一路上梦环州跟巫小小有说有笑的,而秦宇浩则是板着个脸,因为他在下午比试中对北海冰宫的古寒冰而被其击败。虽说辰瑾刚刚安慰秦宇浩和巫小小不必在意个人比试,可一向心高气傲的秦宇浩还是一时很难接受,一股挫败感油然而生。

  黄昏之际梦环州跟巫小小两人行走在外城的人群中,巫小小说到:“小梦,我突然想回剑阁了,不想呆在这个地方”。

  梦环州知道巫小小在剑阁的时候早就按耐不住想出来走走,特别是这夺旗大会快要来临之际,她每天都掐着日子等待着走出剑阁。梦环州见巫小小满腹心事猜想可能是因为她今天比试输掉了,也可能是她在剑阁呆久了一下子不习惯外面的世界。梦环州回到:“没事的,后天夺旗大会就结束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回剑阁”。

  巫小小点头回到:“嗯”。

  两人边走边说不知不觉就走远了,梦环州看见前面的广场才发现两人竟然走到了北城的锁妖塔附近,他想巫小小应该没有去过锁妖塔便带着她向那锁妖塔走了过去。

  “快点,小小”,梦环州先跑到了锁妖塔外面的圆形围墙处催促着后面的小小。

  巫小小跟了过来后问到:“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小小你猜猜这是哪里”?

  巫小小四下扫视了一圈只见宽阔的广场什么都没有,唯有一道环形的高墙,对梦环州摇了摇头。

  梦环州说到:“帝都能与护国寺齐名的都有啥”?

  巫小小想了一下回到:“锁妖塔”?

  梦环州点了点头。

  “你说这里是锁妖塔”?

  梦环州又坚定的回到:“正是”。

  巫小小难以置信地回到:“你在骗我是不是,这怎么会是锁妖塔,塔呢”?

  梦环州凑近巫小小说:“是真的,我昨天还进去过呢”。

  巫小小突然想到了昨天在护国寺梦环州跟百花谷那青鸾悄悄离去,原来是来了这里,顿时生气到:“哦,原来你跟那位旧情人是到这里幽会来了”。

  梦环州刚想解释突然听见一个声音说到:“公子,咱们真是有缘”。

  梦环州看了过去正是昨日在这里遇见的那位“少年”,那少年依旧一身戎装,头戴金黄的头盔,手执一把璀璨宝刀,后面还是跟着两位中年男子。梦环州虽是听青鸾说今天夺旗大会坐在中间的那位女子就是她,可还是不敢确认地问到:“公子,咱们这是第几次见面了”?

  “你叫我公子的话我们就是第二次见面”。

  “如果叫你公主呢”?

  “那就是第三次”。

  梦环州在心里佩服青鸾昨天就能看出对方是女儿身,他两手相合做了个恭敬道:“剑阁弟子梦环州见过公主”。

  云琦公主莞尔一笑回到:“梦公子不但一表人才,修为更是出类拔萃,他日定是我们龙腾国强大的守护者”。

  梦环州尴尬至极回到:“公主谬赞了,龙腾国纵横数千里,人杰地灵、强者无数,我这点皮毛哪敢夸大”。

  云琦公主心想梦环州昨日已来这锁妖塔为何今日又复返重游,莫不是想进锁妖塔里面去?思量了一下道:“两位不远千里来到帝都,怎能不进锁妖塔看看,不如我带二位到塔内逛逛”?

  梦环州因昨日就进去过刚想谢绝可又想到小小还没进去看过就转头看了一下巫小小,哪知巫小小接话到:“多谢公主一番美意,只是今日比试已是劳累之躯,最重要的是小梦明日还有比试耽搁不得,还望公主见谅”。

  云琦公主笑道:“无妨,正事重要,我也很期待看到梦公子明日大显神威,将夺旗大会排名重新改写”。云琦公主说完又接着说:“我也不便打扰二位了,明日比试场见”,说完便是带着两个中年男子离去。

  目睹着云琦公主远去后,巫小小对说到:“小梦,接下来的比试不要太在意,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梦环州点了点头,自己虽是只经历了一场比试,可他明白刀剑无眼,真正比试起来没有绝对的点到为止,更没有手下留情和不下死手之说。就下午跟花小朵比试若是自己一个不留神定是要被花小朵短刃刺到,这还是个人比试,要是那集体比试真是可以用凶险来形容。

  “小梦,你当真进去过这锁妖塔”?巫小小问到。

  “当真进去过”。

  “那你讲讲里面都是什么样的”?

  “这环形墙里面也是一大片空地,空地上只露出了一点塔尖,整个锁妖塔是埋在地下的……”。梦环州将里面的大致情况跟巫小小讲了一下,里面众妖被封印在石室里面也讲了唯独没有提到那红衣女子。

  巫小小抬头看了看高墙道:“要是我被关到这锁妖塔内,每天面对的只有无尽的黑暗,我宁愿去死”。

  “怎么会呢,这里面只关妖魔”梦环州回到。

  巫小小沉默了一会儿后对梦环州说:“小梦,若是以后有人想要伤害我你会护着我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