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出窍剑法
淰旧的铁公鸡2021-07-31 13:3710,161

  梦环州想都没有想就回到:“那是肯定的啊,谁敢伤害你得先过我这一关”。

  “不管什么原因都义无反顾吗”?

  梦环州记得这话巫小小曾在广燚峰后山对自己说过,他依旧回到:“不管什么原因我都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除非我死”。

  巫小小听后满意地笑了,跟上次广燚峰后山一样偷偷在心里对自己说了声:“我也是”!

  夕阳西下,火红的阳光洒在帝都,使整个帝都都蒙上了一层朦胧的红。一对年轻男女离开锁妖塔向远处走去,他们看起来像极了一对神仙眷侣,渐渐消失在人群中。

  第二天的比试又开始了,倪音的对手是北海冰宫古寒雪,而梦环州这轮的对手居然又是百花谷一个女弟子。他仔细回想起来百花谷昨天就两人胜出,一个是青鸾另外一个就是偷袭北海冰宫弟子得手的那位了,他也是方才知晓那女子叫“花小枝”。

  梦环州看向右边百花谷石台,只见花小朵和花小枝两人在那里嘀咕着什么。他见那花小枝眉宇间跟花小朵竟是有几分相似,若是这花小枝修为跟花小朵差不多的话自己是很有把握取胜的。不管怎样他心里都算是踏实的,因为昨天自己和花小朵交手也大概了解了对方的一些功法套路,就算花小枝修为较高自己也不至于那么被动。看着那神神秘秘耳语的两人,梦环州猜测此刻她们正在商量什么鬼点子来对付自己。

  第一场是昆仑派星河对护国寺的明藏,约莫一炷香过后护国寺的明藏终于不敌被星河击到了比试台下。

  第二场比试一下子就让四周沸腾了起来,两个美若天仙的女子站于比试台上对立着。其中一名女子身着一身素白长袍,脚踏一双黑色祥云靴,一头乌黑的长发盘在头顶往下散落于背上,与白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只见女子身后一把古朴的宝剑藏在了剑鞘里,只露出了一截剑柄,此女正是剑阁的倪音。

  而倪音对面是一身淡蓝衣服的女子,女子面若冰霜,一头蓝色短发随着自己头部的移动而摇曳着。其手里握着一根通体幽蓝隐隐有寒雾弥漫于上的冰杖,冰杖顶部的突出环绕着一颗深蓝色貌似水晶的菱形宝石,识货之人都能看出这就是排名第四的神器玄冰杖。

  两人互相礼拜了一下后倪音将背后的七星剑驭出剑鞘飞到了自己右手,此刻周围的人开始骚动起来,这不仅是两位仙子之间的较量,更是两大神器的对决。

  梦环州在心里对倪音担心起来,先撇去玄冰杖排名高于七星剑不说,最重要是北海冰宫的功法对剑阁有很大的克制。昨天比试回去后秦宇浩也曾说过面对北海冰宫的古寒冰时不仅自己在内院所提升的攻击消失了,就连以前的攻击力度都有所削减。最关键的一点是那古寒冰在使用功法之际会有一股寒意袭来,使得自己的身法和功法在速度上明显不如平时。

  这点梦环州曾在苦崖洞有所了解,五大势力功法是相生相克的,辰逸也说过北海冰宫的功法确实对剑阁有很大的克制。而以防御著称的护国寺则被剑阁克制,回望历史护国寺曾多次被剑阁高手破了金身。不过最主要还得看两人的修为炼器和其他因素,若是有绝对的实力压制对方,功法克制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很快两位仙子就在比试场上较量起来,从上面看下去只见两位仙子罗带飘飘,犹如翩翩起舞般,红蓝两种颜色的能量时不时出现在台上。两人从刚开始的旗鼓相当逐渐到倪音渐落下风,直到最后倪音被古寒雪给击到了台下。

  倪音的失败让梦环州更是感到了此次夺旗大会的凶险,自己虽然从未与倪音交过手,可她的修为在剑阁绝不是浪得虚名的,至少比那秦宇浩是要高上不少。

  眼下剑阁就剩下梦环州一人了,他见得对面的花小枝在心里暗道:“尽力而为吧”,然后便举起铁剑迎向攻来的花小枝。那花小枝来势凶猛直接就是狠招上来差点让梦环州措不及防,好在他临危不乱还是挡下了花小枝的所有攻势。很快就出现了反转,久攻不下的花小枝主动认输了,就这样梦环州又轻松地赢了一场。

  上午的比试已经结束,胜出的六人将在下午抽签对决,分别是护国寺的地藏、北海冰宫的古寒冰和古寒雪、昆仑派的星河、百花谷青鸾以及剑阁梦环州。

  辰瑾一行人正前往护国寺用膳,梦环州在心里一直祈祷千万别抽到北海冰宫那两位,还有别抽到护国寺的地藏,。至于那星河他也没有多大胜算,青鸾,万一抽到青鸾怎么办?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此时一名女子的声音在梦环州身后响起:“恭喜梦公子进入前六”。

  梦环州等人回头一看正是百花谷青鸾,他尴尬地回到:“侥幸,侥幸”。

  “梦公子太谦虚了,若是下午抽到我两对决还望梦公子手下留情啊”,青鸾坏笑地看着梦环州。

  此时一旁的秦宇浩开口道:“梦师兄所言极是,两次都抽到修为平平的女流之辈,不是好狗运是什么”。

  青鸾看了一眼秦宇浩没有理他,而旁边的花小朵则是按耐不住走了上来道:“怎么,你是瞧不起我们了,我倒想向这位公子讨教一番”。

  秦宇浩本来就心情压抑被这么一激走了上来道:“好啊,那我就领教了”。

  这时知书长老走了过来大声道:“宇浩,休得无理”。

  秦宇浩只得乖乖地跟知书长老向辰瑾一行赶去,梦环州也转身跟了过。青鸾却叫到:“梦环州,明日就是集体比试了”。

  梦环州放慢了脚步回头问到:“那又如何”?

  “你不仅外有强敌,内还有隐患,你可要当心啊”。青鸾自打前两天见到梦环州几人就从她们眼神看出了狂暴戾气,尤其是刚刚这个秦宇浩更是严重,青鸾又不想挑拨他们之间的感情只得暗示到。

  梦环州听后似懂非懂地回到:“多谢姑娘关心”,说完便大步向辰瑾一行追了上去。

  下午的比试很快就来临了,梦环州这次的对手不是青鸾也不是星河,而是北海冰宫的古寒冰。护国寺地藏对古寒雪,青鸾对昆仑的星河。

  第一场比试是青鸾对星河,这次星河终于掏出了昆仑派的神器盘龙鼎。只见那盘龙鼎通体黝黑足有半人之高,四个鼎足都雕刻着一条长龙盘旋着,而鼎身也雕刻着几条神龙,龙首皆奔向鼎中间的一颗珠子。梦环州开始纳闷了这盘龙鼎如此巨大笨重,星河要如何来用它来跟灵活的青鸾比试?

  随着比试的开始两个人互相客气了一下后,青鸾便手执凤鸣舞向星河攻了过去。青鸾速度极快在空中几个翻转就到了星河正上方,举起琉璃伞刺向下方的星河。星河一跃跳到了盘龙鼎之上单脚踩在一个边角处。青鸾见这一击落空,着地后又是弹起一伞扫向星河。

  那星河这次没有闪躲而是等青鸾靠近后左手手掌向上微微一抬,只见一条暗黑色的龙形从盘龙鼎内突起直奔青鸾而去。青鸾见状赶紧撑开琉璃伞来格挡,那黑色龙形体若缥缈之烟雾又似能量结出的光芒,直接扑向了青鸾的琉璃伞上顿时将她逼回到地上。

  这一下子就将梦环州惊到了,那黑色龙形难道就是土属性的龙魂?若真是如此就就不难理解它为什么叫盘龙鼎了。如若那真是土属性龙魂的话这将是梦环州所见的第三条龙魂,只是这龙魂的体型比起自己离体后的风龙魂和阴阳鼎内那火龙魂小得太多了,连威力也不是一个级别的,就连青鸾都能接下这一击。

  梦环州心里明白这龙魂对自己的重要性,他虽是有了一条风属性的龙魂,可自己完全没有去跟它融合,其属性增益连一成都没有利用到。威力巨大的火龙乃是剑阁之物,自己不能取之,也没有足够的把握取之。这突然间出现的土龙魂竟是让梦环州心乱如麻,盘龙鼎乃是昆仑派至宝,若想取其龙魂无疑是与整个昆仑为敌。

  青鸾落地后收起了琉璃伞身子随着凤鸣舞转了两圈,那琉璃伞边缘的一些挂坠随着琉璃伞的转动霎时变得好看起来。青鸾也是首次见到盘龙鼎的攻击不由得感慨着盘龙鼎的神奇,在她犹豫间星河又是驭使一条黑色龙形攻了过来。

  青鸾见那龙形约莫六尺左右,张开大口向自己咆哮而来,她快速地闪到了一边躲过了这一击。哪知刚刚站稳另外一条龙形又飞了过来,青鸾又将琉璃伞撑开挡下了这一击,可强大的冲劲直接将她向后逼退了好几步。

  又一条龙魂?难道这些黑色龙形并不是主体,土龙魂主体被封印在盘龙鼎内,就像剑阁的阴阳鼎一样?这些龙形只是里面龙魂发出来的?梦环州又猜测到。

  青鸾一下子就处于下风被星河牵制得很被动,只能凭借极快的身法在比试台上灵活穿梭着。而星河所控制的龙形从两条变成了三条,直到现在的四条龙形追着青鸾不放。

  梦环州心思完全不在了两人的比试上,就连自己接下来要面对北海冰宫的强敌都已忘却。

  星河一边在盘龙鼎上面的四个角上不断变幻位置,一边控制黑龙攻击着青鸾,青鸾一次次想近身星河都被那龙形给阻了回来。两人就这样坚持消耗着,青鸾倒还好只是体力上的消耗,这对于修仙者来说无关紧要。可那星河不断控制着龙形攻击青鸾,其精神消耗是极大的,青鸾应该就是利用这一点故意拖延时间,等星河精神力消耗殆尽后再做反击。

  果然没过多久那星河的攻击速度和力度渐渐疲软了下来,青鸾在心里大喜自己反攻的机会终于来了,她在接下一条龙形后收了凤鸣舞执于右手指向身后急速往星河冲了过去。与此同时那星河也停下了攻势从彝环取出一粒金黄的丹药迅速塞进了嘴里,看着越来越近的青鸾他并没有一丝慌乱。

  大部分人都看得明白那星河刚刚肯定是服下了恢复精神力的丹药,虽然丹药在花亭大陆比较珍贵,可这昆仑派本来就是以炼制丹药而闻名的,对于昆仑来说一粒普通丹药根本不算什么,就好似剑阁弟子到藏剑阁取一把炼制好的普通剑而已。

  青鸾很快便近身到了星河,跳起了两丈之高举起凤鸣舞全力俯冲而下刺向星河,就在琉璃伞离星河还有三尺左右之时又是两条龙形奔出直接攻向青鸾。青鸾大骇,这星河怎么又一下子精神焕发的跟没事一样,她瞬间撑开琉璃伞来抵挡这两条龙形。

  星河以为这出其不意的一击能击败青鸾,可一股莫名的危机感袭来,原来青鸾将凤鸣舞一分为二,先前那一把琉璃伞被两条龙形击退后围绕着两人转起圈来。她手撑着另外一把琉璃伞又是向自己刺来,星河赶紧又唤出两条龙形在自己面前零乱地缠绕起来抵挡着青鸾的进攻。

  可星河没想到青鸾竟还能幻化出一把琉璃伞,只见刚刚还握在青鸾手里的琉璃伞还凌空在自己面前转悠着,可那青鸾却手持琉璃伞绕到了星河后面一击将他击到了盘龙鼎下。

  此刻台上共有三把颜色不一的琉璃伞,一把围绕着比试台转着圈,一把在星河刚刚前面的位置凌空转着,还有一把则被青鸾握于手中。青鸾单手举着撑开的琉璃伞落到比试台,双脚一落地瞬间收了琉璃伞直奔地上的星河。此刻另外两把琉璃伞也飞向了星河,青鸾将琉璃伞顶在受伤的星河胸前,另外两把琉璃伞在星河左右转着。

  “凤鸣舞果然不愧是神器,我甘拜下风”,星河嘴角渗出了一丝血迹对青鸾说到。

  第二场比试轮到了梦环州与北海冰宫古寒冰,两人立于比试台对视着,那古寒冰手持一把比自己还高的素白色长枪。那长枪不知是何材料炼制而成通体呈透白色,枪尖顶部为菱形,两边各有突出犹如两轮弯月一样。梦环州仔细看去那枪尖和两边的弯月边缘却是紫色的,隐隐的紫色光芒从其渗出,此枪还有个好听的名字叫:“追月流星枪”。

  梦环州低头瞟了一眼自己手里的铁剑,显得极其寒碜,可能这次夺旗大会上自己的炼器是最差的了。就在昨天比试之时他的炼器被花小朵斩成了几段,幸好自己还有彝环,若是没有彝环梦环州真的后怕自己昨天如何赤手空拳来应付花小朵那锋利短刃,一想到这里他又是发自内心地渴望能得到一把好的炼器。

  两人客气一通听后古寒冰先是攻了过来,只见他右手将长枪拖于身后奔向梦环州,枪尖在石台上拉出了一条长痕发出刺耳的声响。梦环州心里不由得又开始紧张了,这古寒冰昨天可是击败了秦宇浩,就连倪音也败给了古寒雪,难道功法克制真的就这么强?

  古寒冰此刻功力外放,连追月流星枪都蒙上了一层朦胧的白雾。果不其然梦环州感知到了一股寒意袭来,古寒冰离得越近那寒意就更为凌冽。待古寒冰近到身边时,梦环州只感觉到了一股刺骨的寒冷直入体内。

  古寒冰挑起长枪就刺向了梦环州胸前,梦环州现在完全还没摸清对方实力不敢硬挡,而是灵活地闪到了一边。而那古寒冰快速跟了过来将拖在身后的长枪从后面画了一个弧形从上朝下向他劈去。梦环州刚刚站定看着劈下来的一枪,身子先是往一边侧去,横起铁剑去挡那枪尖。

  枪尖劈下之时梦环州就感觉到了一股极大的力道劈在铁剑之上,他早就侧身闪过了这一劈,只是想试探一下古寒冰的功力深厚。哪知这一劈力道之大竟是直接将铁剑劈了下去,梦环州害怕铁剑断裂只得松了力道铁剑顺势下放然后收回,那追月流星枪枪尖劈在比试台上瞬间就在石面上劈出了一个小坑。

  见一击劈空古寒冰右手一挥将长枪从自己身后绕了一圈扫向梦环州,同时自己也跟着转了个身。梦环州刚刚收回铁剑没想到古寒冰一击劈空后瞬间又是一枪从身后扫了过来,想不到这古寒冰手持笨重的长枪还能有此速度。

  看到近在咫尺的枪尖梦环州赶紧竖起铁剑同时左手手掌按在剑刃之上迎向了追月流星枪,只听见“叮”地一声,长枪击在自己铁剑之上,将铁剑剑柄处和梦环州左手按住之间的剑身扫得弯曲了,而梦环州也被这巨大力道扫的向后退了好几步。

  古寒冰紧追不舍又向他袭来,梦环州后退几步后两脚在地上一弹便是到了半空,而此时古寒冰也已经攻到了自己刚刚起跳的位置。梦环州跃至半空后转守为攻倒立着一剑朝下方的古寒冰刺去,那古寒冰见梦环州攻下来也不闪开举起长枪就迎了上去。

  梦环州心里大骇这炼器一寸长一寸险,那追月流星枪比自己的铁剑不知要长了多少,若是这一剑刺下去恐怕自己被长枪刺穿了都碰不到古寒冰。这不就是昨天自己对付花小朵的套路吗?梦环州在心里暗道这古寒冰果然有点东西。看着眼前的枪尖,他只得一剑挑在了枪尖之上借力,然后一脚踢在长枪之上向一边弹开了。

  梦环州刚要落下就感觉到地面突然传来一股寒意,他迅速一剑向地上刺了过去,原来那古寒冰从远处凌空一枪刺向了自己所要降落之地。只见他降落之处突然出现了一个两尺方圆的冰堆,从冰堆伸出了几根长短、粗细、形状各不相同的冰刺指向他。只见梦环州一剑击在了一块突然出现的冰刺上借力,而后弹到了一旁的地面上。

  梦环州铁剑借力闪身的瞬间,而那古寒冰又是向这边连刺了几枪,梦环州见脚下寒意又是袭来便赶紧往后退去。只见地上连续出现了几堆冰块直逼他而来,他连连后退很快就到了比试台边缘。而那古寒冰像似没完没了样连续朝他挥舞着追月流星枪,一堆堆冰刺忽左忽右地出现在他脚下。

  梦环州再无退路,只得在比试台边缘一跃而起向那古寒冰飞奔而去,在半空将手里的铁剑驭出向古寒冰飞去。正挥舞长枪的古寒冰见飞来之铁剑遂停下了攻击,一枪敲在铁剑之上,铁剑瞬间被敲得改变了方向。

  梦环州身子落下驭剑从古寒冰侧面攻去还是被他挡了下来,他不断变换铁剑飞舞的位置和攻击路径攻向古寒冰,此刻古寒冰将手里的追月流星枪在身边挥舞的密不透风样任凭梦环州怎样攻击都给挡了下来。

  这期间梦环州也近身到了古寒冰附近,他收回了铁剑握于右手终于舞起了天机剑法向古寒冰攻去。只见梦环州一跃而起凌空瞬间背后出现了一黑白相间的太极圆图转动着,他快速地向下面挥舞了数剑,从那铁剑瞬间出现一道道火红的能量剑气向古寒冰快速射去。

  那古寒冰心知这剑气威力非同小可,赶紧展开身法躲闪起来,只见梦环州火红的剑气在地上刺出了一个个小坑。待梦环州落地后还是以天机剑法攻向古寒冰,只见他犹如一个孤独的舞者一样,在地上挥舞着铁剑,背后黑白相间的太极一直旋转着。那圆形太极直径约莫有两尺多,圆圈边缘则是犹如混沌般的不规则黑雾缭绕旋转着。

  古寒冰一边闪躲一边靠近了梦环州想与他近距离缠斗,梦环州见古寒冰突进了过来照着他的方向连续挥出了数剑。古寒冰灵活地穿梭其中,就在他穿过左右两把剑气后眼前突然同时出现了四道火红的剑气,直接将自己左右上下退路封死。古寒冰并不闪躲,直接一枪迎向了正面一道火红的剑气。

  只听见“砰”的一声剑气刺在了追月流星枪上,梦环州惊讶地发现古寒冰竟然硬生生地将这一剑给挡了下来,就连身子都未曾退后一点。梦环州知晓自己这道剑气的威力,在心里叹道果然在内院依靠火龙增加的攻击全被侵蚀了。

  梦环州这一愣之间古寒冰便是杀到了眼前,只见他脚尖在地上踏了几步后直接腾空而起,两手握着长枪正中间反手放于背后腰际,整个身子旋转着攻向了梦环州。梦环州见这一招来势凶猛一边弹起往后退去,一边举起铁剑应对着。

  梦环州见那旋转的古寒冰枪头和枪尾不断变换扫向自己便一剑挑了过去,哪知自己的铁剑被枪头和枪尾连续击打“砰”地一声断成了两段。好在两人始终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就算梦环州铁剑断裂古寒冰也无法攻击到他,直到两人同时落在比试台上。

  古寒冰落下后瞬间两脚在地上一踩,又是凌空向梦环州攻去,古寒冰还是刚刚那旋转的姿势攻了过去,只不过这次他是整个身子横着旋转攻向了梦环州。梦环州两手空空只得往后急速退去,还好他身法够快,古寒冰这次攻击那枪头和枪尾始终与他有一尺距离,直到梦环州落地后那古寒冰旋转的枪头和枪尾也快擦到地面了。

  这时古寒冰左手离开枪身,右手握着长枪借着旋转的势头一枪顶在地上将自己弹起。古寒冰这一借力竟是弹起了两丈之高,趁着旋转的余势一枪从上面劈向梦环州。

  梦环州刚站稳就见这威力巨大的一枪劈下,他此刻只能以身法闪避。可梦环州没想到古寒冰这一枪并不是直接想劈到他,而是从他站立之处约三尺左右突然出现了巨大的冰刺,那冰刺乃是一圈将自己围在了中间斜着向他刺来。梦环州赶紧俯下身子,看着头顶被四周的冰刺一根根交织在一起。

  梦环州感到发冷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此刻他被一圈冰刺困着,那古寒冰见状赶紧用上全部功力加固着冰刺,同时准备找机会最后一击。梦环州知晓此刻自己的处境非常危险,赶紧从彝环又取出一把铁剑向周围那粗实的冰刺攻去。

  此时的梦环州果然觉得自己身法受到了极大影响,这些冰刺也是坚硬无比,铁剑砍到冰柱上只在上面留下了一道白色的痕迹。梦环州又俯身施展天机剑法反手握着铁剑朝地上刺去,只见以他铁剑为圆心散出了一圈红色剑气犹如石头在手中激起的波纹一样向四周散去,这招正是天机剑法中的水纹剑。那一圈向四周扩散的剑气直接就把周围冰柱切掉了一大半,梦环州只需要再来一剑就可以摧毁周围的冰刺。

  古寒冰见自己凝聚的冰刺受损,而冰刺内的梦环州背后太极图案又是出现,心想这一剑下去这小子定是要逃出冰刺了,当下便腾空而起向梦环州发起了最后一击。

  梦环州正欲再次以水纹剑插向地面,突然感觉到了头顶的危险。此时自己若是还以水纹剑破了四周的冰柱,会直接被头顶这凌厉一击所伤。他赶紧铁剑在手里一个翻转两手握着剑柄,旋转着迎了上去。

  巫小小焦急得看着下方比试台,因为隔得较远根本看不清梦环州在冰堆中的情况。只能看着古寒冰全力一击击到了冰刺交集的顶部,瞬间就将那一根根冰刺顶部震得粉碎。

  此刻大部分人都以为剑阁这场比试已经输了,而巫小小此刻则担心地看着冰堆,只见那冰堆下方竟然红光闪烁着,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把旋转着的巨大红色剑气,这不就是天机剑法中的旋风刺吗!

  原来梦环州见古寒冰这一击非同小可,便放弃了水纹剑而是两手转出了旋风刺立地而起攻向那来势凶猛的追月流星枪。梦环州虽是挡下了这一击,可刚刚离地而起的他被古寒冰强大的气势给压了下来。梦环州身体和前端的巨剑同时旋转着,直到被压回了地面,右脚脚尖垫在地上转动着身子来支撑着旋风刺。

  那古寒冰占据了优势全力向下突进,梦环州脚尖再也难以支撑被逼得只能两脚着地,而此时那红色剑气变得暗淡了些许,也不再旋转了。他此刻焦急万分,上方古寒冰全力一击完全不给自己一丝余地,而周围的冰柱又完全封住了所有退路。此刻的自己完全是处于进退两难之地。而梦环州感觉到自己的淡红剑气很难再支撑下去了,到时候古寒冰这一击下来自己恐怕明天连集体比试参加不了。

  难道真的要被击倒在这了?梦环州心乱如麻脑海中飞速的闪过一些画面。眼下自己被逼到了绝境,又如何能够绝境求生,他将所学功法飞快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只是再也找不到可以化解危机的功法了。

  眼下只有两种选择了:一是等剑气消失,自己被古寒冰击中,若是古寒冰及时收手回去疗养一下可能明天还能继续集体比试,若古寒冰不收手那自己估计要在床上躺上数月了。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借助背上龙魂来化解,可如此一来自己死守了这么多年的秘密肯定是瞒不住台上坐着的那一排人。到时候自己怕是要每天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指不定就被谁害了夺走龙魂。

  此刻的辰瑾也是心急如焚,眼下梦环州是剑阁唯一一个未被淘汰之人,在辰瑾心中明日集体比试他也是不可缺少的主力。他自责到没有早点叫梦环州认输,才导致现在这样的局面。其实辰瑾也对梦环州心存期盼,也希望他能在个人比试中崭露头角。辰瑾无奈地叹了一声,他现在唯一的念想就是梦环州不要受伤就好。

  古寒冰看着渐渐暗淡的剑气心里冷笑着,将全部功力发于枪身向下攻去。所有人都看着那红色剑气逐渐消失殆尽,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梦环州的落败。突然那冰堆内出现了震动,一道光影瞬间就破开了冰柱一飞而起出现在众人眼前。

  梦环州也在趁着剑气消失之际从刚刚破开的缺口闪了出去,所有人都朝那道腾空而起的光辉看了过去。众人只见一黑白相间的图案在半空旋转,那不就是梦环州背后的图案吗?此刻的辰瑾激动地站了起来,握拳的两手松了松道:“好小子,竟然领悟了出窍剑”。

  一旁的知书长老也露出了笑容暗道:“这小子,总能给人意想不到的东西”。

  失去了阻力的古寒冰瞬间就一枪击向了冰堆里面,同时闪出冰堆的梦环州也弹地而起,凌空而下剑指下方的古寒冰。只见梦环州此刻黑发飘飘,从空中斜向地面的古寒冰,右手一把铁剑指着古寒冰,头顶盘旋的太极图案飞出了一道道剑气飘浮不定地射向古寒冰,而梦环州也全力结出了一把巨大的剑气,全身旋转着攻向地上的古寒冰。

  古寒冰万万没想到梦环州竟然能从自己的冰刺里脱身,他刚刚由于惯性一枪在地面击出了一个坑,而自己才刚刚站稳便看见几道剑气飘浮不定地向自己击来。古寒冰没有把握闪开,只能以全部修为集于追月流星枪一枪刺向斜上方的梦环州,霎时那追月流星枪枪尖出现了一个半圆形的蓝色能量罩。

  火红的剑气一道道击在那能量罩之上,前面两道古寒冰还能勉强挡住,可从第三道剑气开始古寒冰每挡下一道自己就被往后逼退了些许距离。古寒冰看着俯冲而下的梦环州,头发飞舞在空中,两手握着铁剑飞速旋转着。他发现此刻梦环州的气势竟如同天神下凡般,不,应该是凶煞降临,因为此刻的他眼神通红,像似眼珠被炙火焚烧着一般。

  后面的四道剑气直接将古寒冰逼退了好几步距离,而此时的梦环州早已结成了一把巨大的剑气旋转着刺到了古寒冰结下的能量罩上,只听见“轰”地一声,地面的古寒冰就被击的急速向后退去。

  此时的古寒冰全部功力都在枪尖,被梦环州推得两脚急速向后滑去,直接被一下子推到了台下。而梦环州也在比试台边缘全力一击借着能量罩的阻力向后一个空翻落在了比试台之上,而那古寒冰则被直接推到了台下。

  “本场比试,剑阁弟子梦环州胜出”。

  这突然的转变真是太大了,刚刚还在绝境边缘的梦环州竟然能转败为胜。梦环州回到剑阁所在的石台,巫小小早就迎了过去道:“小梦,你没受伤吧”?

  梦环州全身活动了一下道:“完好无损”。

  “你啥时候学会出窍剑的?居然连我都瞒着”。

  梦环州回到:“就在刚刚”。

  出窍剑乃是天机剑法中威力巨大的剑法之一,也是极其难领悟的。天机剑法中对这出窍剑只有攻击方法演示抽象的描述,并无实际的修炼之法。整个剑阁练成出窍剑的也只有五大师尊和三大长老,就连长老院一些资深长老都无一人领悟出来。不过如今又多了一位,广燚峰弟子梦环州,以驭剑修为领悟了出窍剑。

  此刻的辰瑾一脸笑意,这梦环州竟然在驭剑大成期就领悟了出窍剑,其前程真是不可估量。一旁的青衫婆婆开口道:“辰瑾老弟,你剑阁倒是出了个好弟子啊,我看这小子将来定会是剑阁第二个辰逸”。

  “婆婆过奖了,所幸我这弟子没有遇到你那宝贝女徒孙,不然这下台的可就是我们剑阁了”辰瑾回到。

  青衫婆婆哈哈一笑又是拄着法杖看向了比试台。

  梦环州不经意看到了身旁倪音一脸复杂的表情,四目对视后倪音先低头避开了,而秦宇浩则是沉着个脸很不高兴。梦环州看向了右边,只见那青鸾正笑着对自己竖了个大拇指,他见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接着相空宣布了下午最后一场比试,护国寺弟子地藏对北海冰宫古寒雪。这两人能走到这一阶段绝非泛泛之辈,两人也都是分别击败了剑阁持有神器的巫小小和倪音。眼下梦环州和青鸾已胜出,只等这最后一场比试来定夺最后一个前三弟子。

  在梦环州眼里这两人都是绝对的强者,自己若是遇到他们其中一个绝对是很难匹敌的,不过如今自己也已稳居前三,就算明天不敌也能为剑阁斩获一旗。

  很快地藏和古寒雪就在比试台上施展开来,梦环州发现这古寒雪修为明显比刚刚与自己比试的古寒冰要高了不少。只见那古寒雪一身洁白长袍,长袍像是被什么飞禽的洁白羽毛编制而成,手持玄冰杖在比试台上灵活地变换位置。梦环州见得同样的招式在古寒雪手里施展出来其威力比起古寒冰确是要强上不少。

  古寒雪一静一动之间玄冰杖都散出朦胧白雾是直渗心骨的寒气,两人在比试场上较量了许久都难分伯仲。古寒雪利用自己功法减速之功效加上灵活的身法不断变换地进攻着地藏,地藏则仰仗自己强横的防御金刚不坏之身和玄铁棍招架住了古寒雪所有攻势。

  地藏和古寒雪两人在台上缠斗已最少一炷香之久,很快梦环州终于见识到了北海冰宫和护国寺的两大绝学。古寒雪两脚在地上一弹便是到了半空,凌空之时她将玄冰杖举过头顶,整个身子开始旋转起来,白色羽衣这一转已然飞起,露出了一双黑色长靴和贴裤。

  突然站在上方石台的梦环州就感觉到了一股寒意袭来,只见下方旋转的古寒雪周围竟飘起了片片雪花,梦环州知晓这正是北海冰宫绝学千里冰封。

  瞬间古寒雪就一边旋转一边落到了地面,落地后一个旋转将手里的玄冰杖刺向地面。只见以古寒雪玄冰杖所指的地面为中心,瞬间突出密密麻麻巨大的冰刺向地藏袭去,那些冰刺比起古寒冰对付梦环州的还要壮实不少。冰刺所过之处连一点下脚之处都没有,在古寒雪面前呈一把扇子的形状向前面扩散而去。

  很快古寒雪这招千里冰封就蔓延到了台下,此时护国寺两位高僧也都取出了自己炼器施展功法阻止了台下冰刺的继续蔓延,以免伤到后方无辜之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