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内阁斗剑
淰旧的铁公鸡2021-07-19 11:1710,237

  梦环州右手还握着半截木剑,左手做了一个抓东西的动作。可那也只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剑尖慢慢飘向谷底,直到消失不见。他痴痴地看着手里的半截断剑,突然辰逸出现在身后开口道:“把他给我”。

  梦环州将断剑递给了辰逸,只见辰逸接过断剑,随手一挥断剑便飞速射向深渊下面。梦环州“啊”了一声,看着断剑刚刚消失不见的地方,随后不解地看着辰逸。

  只见辰逸笑着从身后摸出一把新削的木剑,递给了小梦。

  梦环州接过木剑,仔细打量了一番。木剑做工完美,还隐隐透着湿气,一股新木的味道扑入他鼻内,最重要是这把木剑的大小样式完全跟七星剑一模一样。梦环州右手执剑,左手抚摸着剑身,这把木制七星剑,既牵动了他对爷爷的思念,也寄予了辰逸对自己的厚望。手指依次划过剑身上的七颗木疙瘩,心里却是说不出的滋味。

  “身为一名剑客,要把剑看得比自己命还重要,记住了,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剑”,辰逸对梦环州说到。

  “只有保护好自己的剑,才能保护好你身边的人”,辰逸又沧桑地念叨了一句。

  “前辈,内阁的剑法怎么那么厉害”?

  “厉害”?辰尘吃惊地说到。

  沉默了一会儿后辰逸唤出自己的木剑。

  “你用那招刺我试试,你我都不用真气”,辰逸把木剑握在手中对梦环州道。

  梦环州试着举起木剑学井鹏一样虚招斩向辰逸,刚刚挥起来就被辰逸一剑给拨开了。

  他对着梦环州说:“我知道你的意图,不过你没我快”。

  “再来”!辰逸示意梦环州。

  这次梦环州一剑斩下,辰逸并没有回击。在木剑正准备划向辰逸胸口处时,辰逸巧妙地反手一剑,顺着梦环州划剑的轨迹一拉。梦环州只觉得自己这一剑力道、速度都成倍增长了,从辰逸面前划过,连辰逸的衣服都没有挨到,狠狠地一剑划向了辰逸右前方。

  “如果这里站着你在意的人,她现在已经被你刺到了”,辰逸指着自己右前方梦环州剑尖所刺的位置。

  听了辰逸的话,梦环州突然想到了巫小小,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

  “再来”……

  梦环州都惊呆了,在自己觉得毫无破绽的一招,居然被辰逸三番五次地给破掉了。在感慨辰逸不愧为当下剑阁第一高手的同时,也体会到了剑法的奇妙变化,使得他一下子被这剑法的万千变化所吸引。

  一眨眼这梦环州在藏剑山已呆了半月有余,这一天天的白天都是找辰逸“切磋”剑法,晚上全想着白天辰逸的一招一式。终于在这天被辰逸给赶回了修吾峰。

  回到修吾峰后,梦环州依然跟其他新弟子一样练着剑法,他熟练地练着自己已经练了四年的剑法。突然一个想法涌现在了自己心头,偷偷计划了一会儿后梦环州心里暗暗笑了笑,随即又跟着众弟子练起来。

  修吾峰练剑广场,所有弟子都盘坐在地上休息,梦环州走到一名新弟子面前,笑眯眯地问到:“师弟,练得怎么样了”?

  那名新弟子冲梦环州摇了摇头,意思是不怎样。

  “要不咱两切磋一下墨剑?你我都不能用真气,若你赢了我,我就帮你洗今天的剑服,若是我赢了你什么都不需要做,可好”?

  这“墨剑”乃是木剑上涂了一种特殊的油墨,剑阁用此作为弟子对练,切磋所用。对练时,双方都着浅衣,谁的衣服沾了黑色剑痕即为输。不过最让所有新弟子头疼的是这浅衣沾了黑墨后极其难洗,这种油墨虽然能彻底洗掉,但一般都要洗好几遍才可以。

  一般洗这衣服的活都是最新进修吾峰的一批弟子洗,一直洗到下一批新弟子来接手为止。

  那名新弟子毫不犹豫地站了起来,跟梦环州相互礼拜了一下,便开始比划起来……

  梦环州很珍惜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他已是多久没在修吾峰跟人切磋过了。本来早就可以取胜的他一直舍不得分出胜负,而是将新弟子的剑法依次化解下来,就像辰逸化解自己剑法时一样。直到钟声响起,练剑开始。双方才停下来。梦环州狡猾地对新弟子说:“等下再一决胜负”,那名新弟子也顺从地点了点头。

  就这样过了半月,梦环州在新弟子中早已找不到对手了。刚开始梦环州想尽各种办法跟新弟子切磋,到后来新弟子主动找自己挑战,再到后来一些老一点的弟子也慕名而来。梦环州都是来者不拒,爽快地应战。

  如此在修吾峰对练了两个多月左右,这期间梦环州也有几次输掉了,不过在他回去睡一晚上后,第二天又能取胜。梦环州觉得现在修吾峰的弟子已经没什么挑战性了,便把目标放到了内阁弟子上。

  修吾峰后山密林小水潭里,梦环州在洗澡之时惊奇地发现自己后背的白龙竟然改变了位置,他清楚地记得这条龙以前的位置,难道这龙是活的?要说这段时间也没出现什么反常啊!

  “是那次”!寻思了好久后梦环州在心里惊呼着,自己上次在内阁被井鹏打伤后,当时就觉得龙纹处一片火热的灼烧感。当时他以为是自己受伤的原因就没有太在意,也许自己后背这秘密也只有爷爷知道了。

  哎!想到爷爷梦环州心里叹了口气,有好几次他都差点没忍住将自己后背的秘密告诉了辰逸。自己刚刚来剑阁的时候曾发誓要好好修炼,找出加害爷爷的凶手。可自己竟然混得这般田地。一想到这里,梦环州赶紧走到岸上穿好衣服,背上木剑,朝修吾峰房区奔去。

  奔跑中梦环州突然想到了巫小小,这段时间他虽然全部心思都在钻研剑法,可还是忍不住在不经意间想起巫小小。自和小小在剑阁相识后,从刚开始的朝夕相处,到后面的隔三差五见上一面,到现在数月都没见上一面。不单是见面的频率变了,梦环州对巫小小的感情也发生了质变。

  进到修吾峰大门后,梦环州径直朝练剑广场走去,想看看那里有什么人在。刚到广场就看见零零散散一些新弟子在练剑,也有些许对练的。梦环州扫了一圈,眼见都是一些新弟子,毫无挑战性,便失望地准备离开。转身没走几步,他猛地一转身,看见广场一角盘坐着一弟子犹如在闭目养神般。

  梦环州记得这名弟子,这是一个比自己还早来几年的师哥,名叫:“青夜”。修为颇高,现留在修吾峰辅助长老对新弟子的训练。梦环州好歹在这修吾峰呆了四年多了,跟这位青夜师哥也是低头不见抬头见,这青夜对小梦也颇为照顾,两人关系也还行。

  梦环州想拿这位师哥练练手,悄悄地绕到青夜后面,踮起脚尖蹑手蹑脚地来到青夜后面想吓他一下。

  “小梦,你想干嘛”?突然一句把梦环州吓得一惊。只见那青夜还是背对着他,从始至终都没有转身或转头。梦环州心里纳闷了,他是怎么知道我的?

  梦环州直接坐在了师哥旁边问到:“师哥,你都没有看到我,是如何知道我在后面的”?

  青夜微微一笑道:“整个修吾峰,只有你真气最少,身法却很精妙”。

  “你是怎么知道的,快告诉我嘛”!

  “这叫神识,简单点就是一个人的感知,跟我们去藏剑山感应剑灵差不多。不过引剑阶段那点感知力算不得什么,这也是很多人去藏剑山引剑不成的根本原因。等修为达到驭剑阶段后,对身边万物的感知会变得逐渐了然”。

  “快教我,快教我”!梦环州迫不及待地叫到。

  “不是我不教你,你现在这引剑初期,是无法修炼神识的”。

  “那你跟我讲的这神识厉害吗”?梦环州又道。

  “厉害着呢!这神识能随着修为的提升而提高,像我们师尊现在的神识完全可以感知这修吾峰方圆一里之内的所有事物,连一滴雨水,一只蚂蚁都能悉知”。

  “啊!梦环州惊呆了,好在自己洗澡都是在那后山,要是在洗澡房岂不是被辰瑾给感知到了”?他想着就后怕。

  梦环州一下子就被这修炼神识给吸引了,完全不顾青夜的推脱,一直缠着这位师哥想学。这青夜后来实在熬不过梦环州,只得就范说到:“行,我就先提前教你,待你日后修为达到驭剑阶段后便可修炼”。

  说完便有模有样地把梦环州摆了一个跟自己刚刚一模一样的打坐姿势,嘴里念到:“双眼紧闭,断绝眼、耳、鼻、发、皮与外界所有感知,进入一种忘我的境界,再用心去感受着身边的事物……”

  过程教完后青夜对梦环州说到:“这就是神识感知的最初方法,很多东西现在给你讲了你也不明白,毕竟这也需要时间来修炼的。你师哥我练了五年了,也才能在你离我五步距离时感知到人形轮廓,在你离我三步距离才感知是你……”

  这青夜突然发现自己嘀咕了半天,小梦居然装作什么都没听见一样,心里略显不爽。正欲伸手去推小梦一下,却听得梦环州突然说到:“师哥,休要推我”。

  “好小子,竟然眯眼捉弄我”,青夜在心里暗喜了一下绕到梦环州背后伸手去抓梦环州后面头发。

  “师哥,你踩到东西了”。

  青夜低头抬脚一看,自己脚上正粘着一团狗粪,立马一脸嫌弃地在地上搓起鞋底来:“这小子,肯定在来时就发现自己脚上的狗粪,戏弄自己”。

  青夜也懒得理会小梦了,在梦环州旁边找了一处坐下便“闭目养神”起来。

  这种感觉,太奇妙了,梦环州从未有过这种感觉,练剑广场发生的一切都在自己感知之中。行走的弟子,树梢的鸟儿,都在自己的感知中,好奇的他试着将神识向东厢房慢慢移去。

  这东厢房正是修吾峰执掌辰瑾居住之所,此刻的辰瑾正观摩着一本古籍。突然眼色一凝朝正前方怒视了一眼,随即放下古籍,快步走向窗边,看着外面。

  梦环州慢慢将神识移到一个房间,见里面有一人,他无法感知那人的相貌,只能隐隐约约感觉是个人形轮廓。突然那人身上散发出一股精神力冲向他。使得梦环州犹如黑暗中突然直视烈日,睡梦中突遭惊雷般。

  “好强的精神力”,梦环州在心里嘀咕了一下,便将神识向西北方向移动,这西北方向正是梦环州住所方向。

  突然梦环州一声惊呼将一旁的青夜惊到:“又怎么了”?

  “这个小崽子,居然敢在我门上尿尿”,梦环州边说边向西北方向奔去,青夜楞了一下后还是跟了过去。

  果然在小梦宿舍门外正有一片湿,一股臭味扑鼻而来。青夜心里踌躇着:“自己虽比小梦慢了一点到这里,但看地上这一大片湿,不可能会慢一泡尿的时间吧,这肯定不是小梦自己所为”。

  “看清楚是谁了吗”?青夜问到。

  “没有,模模糊糊的不清楚,只感应到一个人形”。

  青夜也是知道靠近茅房的一间经常有人有意无意地在这里放肆,不只修吾峰这样,除了云顶玬好点外,其余三峰也是差不多的。可能小梦早就知道这里被人尿了,是想以这种方式告知自己。

  这祖传下来的破事连几位师尊都不管,自己肯定不会去趟这浑水,只得表面上对梦环州应付着:“这事我会留意的”。

  “如此多谢师哥了”,梦环州对着青夜礼拜了一下。

  ……

  从始至终青夜压根都没有想过梦环州是通过神识感应到的,只有梦环州一个人在心里窃喜。

  第二天梦环州早早地离开修吾峰,来到内阁围墙外,鬼鬼祟祟地找了个地方盘坐而起,用神识感应着里面。过了一会儿,他并没有感应到巫小小,又朝前走了好长距离后又坐下感知起来。

  梦环州用神识感知到这里面是宿舍,最近的两个房间没人。每个房间都只有一张床,相比自己在修吾峰的宿舍,这里就显得华丽别致许多。他继续将神识扩展至第三间,里面居然有人,梦环州更是专心地感知了过去,越来越近,这人居然是倪音。虽感知的不是很清楚,但离得这么近,也能大体感知得出来这人就是倪音。

  倪音此时正宽衣解带完,准备换上干净的衣服。突然耳朵嗡嗡一阵鸣响,赶紧将床上的被子裹在身上,随即闭眼感知危险的来源。倪音修为早已达到驭剑中期,神识虽说才修炼不到两年,但也比修吾峰青夜要强上不少,能感知十步左右。

  梦环州脸颊一红,只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烫。神识赶紧往第四间移去。果然是巫小小,这桌上摆着的两把玲珑剑气息,梦环州再熟悉不过了。他心里窃喜,得知巫小小的住所后,便在这围墙观摩起来,想找个地方翻过去。

  巫小小此时也盘坐在床上修炼神识,突然感觉到了什么,让巫小小眉头一皱,看着自己桌上的玲珑剑竟然微微颤动起来,就像一个离家多年的游子见到了父母一样兴奋。

  “怎么可能是他”?巫小小在心里嘀咕了一声后睁开眼走到窗边,打开窗户向外面望去。见得一个脑袋正在围墙上探头探脑地向里面张望着,果然是小梦,巫小小看到后既惊又喜,她想叫小梦又怕惊到其他人,便向左右看了一下,看见倪音也将身子探在外面盯着梦环州。

  巫小小赶紧敲了一下窗户吸引倪音,见倪音回头看着自己,巫小小手指在嘴边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梦环州好容易翻过墙头,刚刚一落地就发现左前方走来了一人。那人手拿一把纸扇摇着,嘴里哼哼唧唧地唱着小曲,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

  这一幕吓得梦环州不轻,赶紧双手将自己的脸捂住,转身面对着围墙盘坐着假装在修炼。

  这拿纸扇哼曲之人正是跟小梦有过一面之缘的虞斗文,这虞斗文不知怎么今天心情特别好,吃完饭也不修炼,哼着小曲在这住宿区散步。

  梦环州心里紧张极了,也不敢用神识,只得闭眼忐忑不安地假装修炼,眼角却偷偷地瞄着这人有没有走开。

  过了些许,他见没有了动静,便安下心来用神识感知一下。这神识刚刚外放,惊得他一身冷汗。这人竟然跟在自己身后盘坐着,离自己仅一步距离,与自己背对着背,也坐在地上修炼神识。梦环州觉得背上已经凉透了,便索性将神识扩大看看对方是谁。

  巫小小见到虞斗文走过去,也是替小梦捏了一把汗,一直在心里祈祷着不会发现小梦。直到虞斗文走到小梦身后坐下,巫小小心都急到嗓子眼了。

  “原来是他”,梦环州感觉到了虞斗文气息后在心里念叨着。

  “师兄犯了什么错,在这里面壁思过”?虞斗文开口道。

  “这里凉快,还清净,适合修炼”。

  “是啊,这里不但景色美,人更美,你说是吧”! 

  不等梦环州回答虞斗文又说:“你的伤好了?又来我们内阁讨打来了”?

  “没有没有,还没好呢!师兄你等我伤养好了再来打我”,梦环州急忙回到。

  虞斗文莞儿一笑接着道:“你胆子是真大啊,上次就警告过你内阁是不能随便闯入的,你竟还敢来。上次你还有点君子之风从大门进来,怎么今天行这鼠辈之事”?

  “我,我”,梦环州一时答不上来结巴了两下。

  “行了,你来找美人的吧”!虞斗文说到。

  “二楼,第四间,不过你待会儿最好长话短说,多耽搁一会儿,你就多一分危险”。虞斗文说完就起身,继续摇着纸扇哼着小曲悠哉悠哉地离去了。

  “多谢师兄”!梦环州向着离去的虞斗文礼拜了一下,就急忙看向二楼的巫小小,巫小小也笑着看着梦环州,两人就这样笑着看着对方。

  突然梦环州无意间发现了一边的倪音,想起刚刚在围墙外面用神识感知到的那一幕,急忙避开倪音,双颊不由自主地又红了起来。

  倪音看了梦环州的表情后也算明白刚刚怎么回事了,随即哼了一声,重重地把窗户关上了。

  “怎么了小梦”?低头间巫小小已经从窗户一跃而下,平稳落在地面,然后脚尖在地面轻点着几步便踏到了梦环州身边问到。

  “身轻如燕”?梦环州惊奇地问到。

  “嗯,才初期而已”,巫小小略显羞涩地回到。

  “你离开修吾峰的时候身法还是极影大成,这才不到三个月啊!这也太快了吧”!梦环州有点难以置信。

  “多亏了阁主和大师兄的教诲”,巫小小回到。

  “大师兄?哪个大师兄”?梦环州问到。

  “就是……就是封师兄啊”!巫小小低头脸红地说到。

  “封易函”?梦环州直接念了一句。

  “是的,封师兄天资过人,为人正直,修为极高,多亏了他的点拨才使得我这段时间的修为有了很大进步”。巫小小说着脸更红了,头更低了。

  梦环州虽未经儿女情长,但也到了懵懵懂懂的年纪,看着巫小小的脸色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跟巫小小几年的感情竟然比不过一个才认识两三个月的封易函?

  “小梦,你最近可好,修为有没有提升”?巫小小问到。

  “还是老样子,跟你离开修吾峰时一样”,梦环州淡淡地回到。

  回想第一次见到巫小小开始,自己跟她是走的那么近,一起住在厕所旁不受重视,直到现在巫小小实力的提升和自己已是越走越远了。这一切都是从自己指引和帮助巫小小取得玲珑剑后逐渐改变的。

  想起玲珑剑,梦环州心里意念一动,竟然将远在二楼桌上的两把玲珑剑给召唤过来握在了手中。他仔细抚摸观摩着玲珑剑,对着玲珑剑道:“只有你一点都没变”。

  梦环州将一把玲珑剑递给巫小小:“好久没有跟你一起练剑了,不知可行”?

  巫小小犹豫地接过玲珑剑后说:“这里怕是不太方便吧”?

  这巫小小说的也是,上次梦环州受伤的事情也是听说过。以前在修吾峰一起修炼那是同门弟子,虽说自己后面调到了静書院,还能在后山人迹罕至的地方跟小梦见面,将自己在静書院所学教给他。可这是内阁,本来梦环州都是私闯进来的,还在这大张声势地练剑,将其他弟子招来肯定少不了麻烦,刚刚虞斗文经过这里都将自己吓得这样了。

  沉默了一会儿,梦环州冲着巫小小礼拜了一下道:“修吾峰弟子梦环州,入剑阁四年半,引剑初期,还请赐教”。

  “小梦你干嘛,别在这胡闹了好不好”?巫小小赶紧说到。

  话语间梦环州已经一剑刺了过来,巫小小赶紧以剑挡之。巫小小对梦环州的剑法是最为了解的,修吾峰一起练同样的剑法,就连修吾峰的高阶剑法都是自己偷偷教他的。所以梦环州出剑后的下一招她都能想得到,她将梦环州攻向自己的剑法一一化解。巫小小清楚梦环州还是聚集不了多少真气,所以跟小梦切磋也没有动用功力,纯粹的剑法比试。

  梦环州嘴角微微一笑,继续进攻巫小小。巫小小这次发现他的剑法居然完全不按套路来,变化多端,自己手忙脚乱地防守,到后面居然已呈下风。她便不再一味地防守了,而是以攻为守施展凌厉的剑法向梦环州刺去。

  令巫小小意想不到的是自己使出的剑法居然全被梦环州给破解了,就连这段时间在内阁学的剑法竟然都不能碰到他的衣服。这样耗下去也不是办法,便催动功力,以身轻如燕身法闪到了一边对梦环州说:“谁教你的剑法”?

  “我说没人教,你信吗”?梦环州道。

  见梦环州也冷静了下来,巫小小慢慢朝小梦走了过去……

  “又是你,修吾峰的废物,你来这里干嘛”?两名弟子经过正好看到握剑的梦环州二人人后其中一名弟子问到。

  “我这,我在这,我……”梦环州急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来找我切磋剑法”,巫小小连忙答到。

  “连佩剑都没有的人,你配拿神剑吗?还不赶紧将师姐的玲珑剑放下,别弄脏了神剑”。

  “真是笑话,就凭你也配我师姐出手,过来我让你知道什么叫内阁功法”,另外一名弟子说到。

  梦环州将玲珑剑交给巫小小后嬉皮笑脸的说:“两位师兄,真不凑巧,我今天没有带剑,不信你们看。不如改天吧,改天等我带剑了再跟两位师兄讨教”,梦环州边说边转过身给两人看了看后背。

  巫小小也对两位师兄道:“怎么,你们两是不是忘记了前段时间阁主交代了我们什么”?

  “知道师姐,我自有分寸”,一名弟子对巫小小说了一声后对身边师兄道:“我去取墨剑,你在这看着这小子别让他溜了,今天我也要收拾收拾他”。

  见师兄点了点头,这名弟子施展极影身法离去。不多时他就身着白色剑服,手持两把墨剑重新回到梦环州三人面前,还引来了一些正在练剑的弟子陆陆续续跟过来看热闹。

  那名弟子将一把墨剑交给梦环州,对着梦环州礼拜了一下:“内阁弟子明远,入阁三年,驭剑初期”。

  巫小小看情况不对急忙对众人大声插话道:“我与梦环州约定比试乃是纯粹的剑法比试,不得动用一丝功力,谁若是动用真气即为输,不知师弟可敢”?

  “呵,有何不敢”,然后看着梦环州道:“谁若用半丝真气谁就是小狗”,说完便举剑奔向梦环州。

  梦环州见明远一剑刺向自己也不闪躲,就在明远剑尖快要刺到自己胸膛的时候,他举剑横在面前以狭窄的剑身精准地挡住了明远的剑尖。

  明远一脸的难以置信,没想到这梦环州居然以这样的方式接下了自己的刺剑。看着横在梦环州胸前的墨剑,明远心里一沉,随即右手使尽全力继续向前刺去。这墨剑比武以试剑服沾墨为腧,也包括自己剑身的墨。明远心里冷笑了一下,以梦环州现在的持剑姿势,手腕能发挥出来的力度完全无法跟自己全身力量爆发向前一刺的力量相抗衡。这一剑下去梦环州手中的墨剑肯定要贴到自己衣服上。

  可明远怎么也想不到,就在自己刚刚发力的瞬间,梦环州身子向右一侧,右手横着的墨剑顺势向前一推。使得自己这一剑改变了方向,向梦环州的左后方刺了过去。

  梦环州也不想跟他继续纠缠,直接趁明远这一刺剑还未结束之前将墨剑放到了明远的腰上。明远那向前一刺的冲劲使得自己根本来不及回防,只能任由墨剑在自己腰间留下一道黑色剑痕。

  “输了”?明远难以置信地看着腰间的黑色墨迹,他绝不会想到会输,更想不到输的还这么快。

  另外一名弟子赶紧走过来安慰着:“刚刚这小子运气好,师兄且让开让我来会会他”。

  明远点了点头后退到人群中,希望师兄说的没错刚刚这小子运气好,瞎猫给碰到了死耗子。如此一想心里稍微好受了一些,便将墨剑递给那师兄。低头看了看自己腰间的剑痕,用双手搓了搓,并在心里叹气道:“哎,这借来的试剑服弄脏了,等会儿可要洗好久了”。

  突然人群一阵唏嘘将明远惊醒,抬头一看,刚刚那位师兄黑着脸向自己走了过来,真的是黑着脸过来的。明远心想这师兄肯定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才使得梦环州放着那么大一身衣服不拍,非得要拍两剑在他脸上。这位师兄输了本来脸色都不好看,在加上这两道黑色剑痕,直接让明远笑喷了。

  “啊!过瘾,还有谁要上的”?梦环州从来都没有体会过这种快感,便对着人群喊了一声。这一喊还得了,人群都围了上来,以一个圆圈将梦环州包围起来。

  梦环州看了高兴至极道:“来吧来吧”!

  梦环州毫不留情,用最快的速度依次将每一个上前挑战的人一一击败,片刻后,围着的一大圈内阁地弟子几乎身上都沾上了剑痕。

  “还有人要上吗”?梦环州喊了一声,这次居然没有人向前一步了。

  “瞧把你能耐的,我们内阁的高手如云,今天跟你过招的不过都是新入内阁的弟子而已”。

  “明天我还会来的,劳烦各位师兄送我一程”,梦环州用手指了指围墙外。

  人群沉静了一下后,走出两名弟子,正是明远跟那位黑脸师兄。两人走到围墙下,托着梦环州,将他送到了围墙顶上。

  梦环州看了看下面,刚刚那些弟子有三三两两边说话边往外走的,也有还看着围墙上的自己。他看着角落的巫小小,在心里默默说到:“我还会来的”。

  第二天,梦环州果然早早就跑到了内阁,还是跟内阁弟子用墨剑切磋,不出意外,这一天他的衣服依旧没有沾到半点墨迹。

  就这样时间又过去了一个月,这一个月梦环州几乎都在往内阁跑。这一个月与内阁弟子斗剑时自己也输了七八次,每次他输掉后都会彻夜不眠地想法拆招。有的能想到破解的办法,只有两次输掉后怎么都想不出拆招,只得跑到藏剑山找辰逸切磋才悟出辰逸是怎么破解的。这两次分别是跟秦宇浩和虞斗文切磋。

  “这孩子最近有些反常啊”!议事堂内辰瑾道。

  “师兄何出此言”?辰尘问到。

  辰瑾将那晚梦环州用神识在修吾峰肆无忌惮地游来游去之事跟辰尘说了一通。

  “这我也有所察觉,他在我内阁也干了同样的事”,辰尘道。

  “现在我内阁弟子中斗剑已很难有能敌过他的,这孩子四年都没什么出息,怎么就这一下子变得这么强”?辰尘又接着道。

  “他上次在剑阁受伤后在藏剑山呆了半月,是不是辰逸师弟想的什么法子”?辰瑾问到。

  “辰逸师弟对小梦比谁都亲,若有法子早就用了,也不会等小梦最佳修炼筑基期过了才用”,辰尘道。

  “凌风师尊果然没错,这孩子果然非同凡人”,辰瑾说着。

  不多久,辰瑾回了修吾峰,只留下辰尘一个人在议事堂:“到底是什么契机让这孩子神识和剑法得以突飞猛进呢”?辰尘将梦环州这段时间的事情通通想了一遍。

  “受伤”?辰尘突然在心里默念着,思虑了一会后在心里盘算着。

  梦环州心里明白想要进步只能找剑法比自己高的人切磋,放眼整个剑阁弟子他现在除了封易函和倪音没有比试过外,斗剑在内阁弟子中已难逢敌手。连当初打伤自己的井鹏也是成了手下败将。再往上去就是长老,和几位师尊。

  这一日,梦环州依旧跑到内阁找师兄弟们斗剑,在成功击败几名弟子后,便已觉得索然无味,冲着人群叫了一声:“听说你们内阁封师兄天赋异禀,剑法超群,要是能败在他手上哪怕就一次我也心满意足了”。

  “哼,大言不惭,封师兄前不久已修到达驭剑大成,现在正加紧向那人剑合一境界冲刺,为什么要陪你在这浪费时间”?

  梦环州一看说话的正是秦宇浩,这秦宇浩跟自己也有过数面之缘,也切磋过四次,自己输了两次,其余两次没分出胜负。

  秦宇浩走到梦环州面前道:“别以为练得一身好剑法你就是天下无敌了,若不是阁主交代不能使用功力,试问以你的修为你能斗得过谁”?

  梦环州竟然无言以对,只能听着秦宇浩继续说着:“你走出剑阁后连一个普通的修仙者都打不过,只能去闹市表演你的剑舞为生”。

  秦宇浩所说虽尖酸刻薄了一点,但也都是事实。梦环州楞在那里,好不容易自己感兴趣又最擅长的东西,自己一直努力去追求的东西突然间变得一文不值了,他犹如被泼了一盆冷水一样,从未如此清醒地愣着。

  “你不是要比剑吗啊?来我陪你练练”,秦宇浩举起一把墨剑指着梦环州。

  梦环州还是站在那里发愣,完全没有听到秦宇浩最后这句话,直到秦宇浩的剑快刺到他时他才本能地提剑挡住了,随后便跟秦宇浩斗起剑来。

  梦环州心里清楚这秦宇浩的剑法比虞斗文都好,自己曾两次败于他手。虽说现在跟他比剑能立于不败之地,但自己都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稍不留意就会被秦宇浩给击败。

  跟秦宇浩过了几招后,梦环州明显觉得很吃力,原来这秦宇浩竟然偷偷使用了功力。虽说没有使出全力,但这对于引剑初期的他完全足够了,梦环州也毫不犹豫地使出了自己那少得可怜的功力来抵挡秦宇浩的攻势。又过了几招,他感觉秦宇浩使用的功力又增加了不少,现在每接一剑自己都虎口发麻。

  “让你也尝尝被打脸的感觉”,秦宇浩言语间一剑横扫至梦环州面部。梦环州飞速以剑挡之,可惜完全抵消不了秦宇浩这一拍的劲道,被一剑狠狠地拍在自己脸上。梦环州只觉得两眼冒星,不多时脸上火辣辣的疼痛钻进了心里。

  “今天不多拍你几下你还不知道天高地厚”,秦宇浩说完更是增加功力完全忽略不计梦环州的格挡,连续几剑重重地拍在他身上。直到最后一剑狠狠地拍在梦环州胸膛,将他拍出了半丈之外倒地不起。

  梦环州脸朝下趴在地上,嘴角已溢出血丝,脸上有墨迹,也有泥土,身上的剑服也是剑痕一片。他狼狈又艰难地看着众人,他们都满脸笑意地看着自己,有的交头接耳不知说的什么。这些人大部分都是自己的手下败将,现在却把自己当成笑柄。

  自己来剑阁也快五年了,就因为无法凝聚真气,修炼功力,被人一直瞧不起。但这都没有让他放弃过,反而更努力练剑,比别人付出的更多,好不容易通过斗剑找回的尊严一下子全没了,梦环州感觉就像从烈日中一下跌进了冰窟。

  梦环州右手拄着墨剑,左手抓向土里想要把自己支撑起来,稍微一用力嘴角便是鲜血溢出。此时梦环州见众人全都看向了另外一个方向,他也随之望去,只见封易函跟巫小小并排走了过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