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清河小镇
淰旧的铁公鸡2021-08-19 17:3010,106

  梦环州感觉这小孩一脸正气,双眼天真无邪已是对他心生好感。回头一想现在跟青鸾两人被困迷雾阵中,若是这里的主人想害他们只怕是轻而易举。

  “那便有劳小兄弟带路”梦环州回到。

  两人随着小童在迷雾中行走了不到一里路程便出现了一座简雅庭院,外面被全是石块垒起来的院墙围住。走进院内见得几间小木屋,木屋周围种满了奇花异草,小童将梦环州二人领到一石桌坐定后嘱咐了几句后便进到木屋去了。

  不多时那小童就端上了一壶热气腾腾的茶水,他给他二人分别倒了一杯后说:“二位贵客请用茶”。

  梦环州端起茶杯,还没张嘴就已闻到了一阵沁人心脾的香气。他将茶杯凑到嘴边,那热气只往鼻孔里窜,接着闭上双眼重重地吸了口气。他慢慢将气息呼了出来睁开双眼叹到:“这香味,真是绝了”。然后将茶盏凑到嘴唇慢慢扬起,淡绿色的茶水犹如一股细小的溪流渐渐淌进嘴里。

  梦环州仿佛身处一片竹林之中,他坐在竹亭之下,身边的一切都是竹子,桌椅茶具全都是用竹子做成的。他看着周围一片绿意,到处都是高大的翠竹。四周极其安静,仿佛连竹叶上的水滴落到地上都能听见,偶尔从那竹林深处传来几声鸟鸣。一阵微风袭来将枝叶吹得哗哗作响,清风拂面一丝凉意和阵阵香气直入人心。

  他记得小时候爷爷每天早上都要冲上一大壶茶,小时候的自己不爱喝烫茶,也不喜欢倒在茶杯里喝,口渴了才直接抱起茶壶嘴对嘴地喝,一次就要咕噜咕噜喝下最少半壶。而到了剑阁的修吾峰则是烧一大缸粗叶茶,口渴的弟子自己用碗打了喝。而藏剑山的辰逸就不一样了,藏剑山顶端就有石桌石凳,辰逸经常会带上沸水和好茶到那上面去。话又说回来,放眼整个剑阁也只有辰逸有这闲情逸致了。

  “贵客觉得这茶如何”?

  梦环州这才回过神来道:“这茶真是人间极品,不知小兄弟能否告知是何种茶叶”?

  小童笑着将壶盖掀开推到他眼前,梦环州一看竟然是:“竹叶”?

  “不错,这上面一层正是刚刚摘下的竹叶”,梦环州随着小童所指方向见得那石墙外有片紫竹林。

  “这竹叶下面盖着的是茶叶”?

  “正是,此茶生得极其苛刻,全都长在悬崖峭壁的石缝里。数量极少不说,寻常之人根本无法采摘”。

  闲聊了几句后梦环州想到了那小童说过老先生有东西要给他们便厚着脸皮问到:“小兄弟,不知那位老先生有何物要给与我们”?

  “喏”!小童站起后用手指着转了一圈后道:“你们现在能看到的都是老先生要赠与你们的”。

  梦环州听后不明其意正欲问明,一旁的青鸾调侃着:“老先生的意思是让你别到处跑了,就在这儿跟我安家”。

  小童赞到:“姑娘可真是冰雪聪明”!

  梦环州想了一下后回到:“老先生的一片好意小辈感激不尽,奈何小辈一身牵挂心愿未了,万不能躲在这里苟活于世”。

  “有时候苟活也是一种修行,这木屋内奇异微妙说不定能有另一番造化”。

  “劳烦小兄弟代我谢过那位老先生,只是小辈心意已决,怕是要辜负他老人家了”。

  “我看贵客最近是遇到了大麻烦了,何不在这里避开一切,静等花落果熟之日呢”。

  “小兄弟何以见得”?

  “小的自幼跟随老先生学习卜算之术,虽远不及先生之神通,但也略懂一点皮毛”。

  梦环州听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连忙问:“小师父,可否帮看一下,我心念着一位……一位故人,不知她现在是否平安”?

  “贵客所说到故人是男是女”?

  “女”!

  小童手指掐算了一会儿后说:“那位故人很好”。

  “她此刻在哪里?”梦环州迫不及待地问到。

  小童没有回他只是摇了摇头。

  小童摇头不语梦环州理解为两个意思,一是小童不方便说出来,二是他也推算不出来。

  梦环州正要追问不想那小童比他先说到:“果然不出先生所料”。

  小童说完拿出了两个细小的竹筒,分别递给了梦环州和青鸾:“这是老先生给二位准备的第二份礼物”。

  梦环州接过竹筒将其捏碎,从中掉落了一小片木块,拾起木块见上面刻着一个“南”字。

  梦环州不解其意便将木片推到那小童面前问:“小师父,恕我愚钝,不知老先生这是何意”?

  小童思索了好久后说到:“莫非老先生是要你往南而去”?

  那小童又补充到:“不过我刚刚帮贵客推算了一下,南和北皆为大凶、西为凶、只有东才是小吉”。小童又接着说:“也许老先生见识更远,是我远不及也”。

  小童又是琢磨了一会儿木块之后对梦环州说到:“你请看这‘南’字所刻划的笔锋,有的地方深邃宽阔,有的地方却是气若游丝地连在一起。想来老先生也暗示了你南去的凶险,你看这里,这不是命悬一线吗?至于老先生为何不指引去那小吉的东方就不得而知了”。

  梦环州听后也不再言语,不是心里在想着什么。

  “那我这个呢?劳烦小师父帮我瞧瞧”青鸾也将一片木块推了过去。

  小童接过木片看了一会儿对青鸾说:“贵客请看,这‘归’字形似鸟状,可刻画的线条却是软弱无力,再结合这字面之意老先生所表达的莫非是——倦鸟归巢”?

  青鸾听后心里猛地一惊,她及时镇静下问到:“是回帝都还是回百花谷”?

  小童又是摇了摇头,他鼻子皱了皱起身对梦环州他们说:“饭熟了,二位稍等片刻”,小童说完就向那木屋内走去。

  梦环州与青鸾两人相视一笑,此时的他们都各有所思,两人也不再言语一时陷入了沉默中。还好那小童及时走了出来,只见他端着一摞热气腾腾的食物放于石桌之上。见那托盘内堆着一摞粗如手腕的竹筒,竹筒为紫色想来就是那石墙外的紫竹。梦环州已经从那热气中闻到了淡淡的米香,饿了几天的他此刻嘴里早就是口水直流。

  “两位贵客请……”,小童的“请”字刚说完梦环州就已拿了一筒在手里,一把就捏开了竹筒露出了里面的饭菜。他也顾不上用筷子,直接就是一口咬了上去。

  真是美味,这紫竹筒内也不知是什么谷米,嚼起来不糯不糙。更是有野山菇和不知名的野菜混入其中,再加上嫩竹筒自带的香气,真是人间难得的美味,梦环州一连干掉了五六筒后才慢了下来……

  吃饱喝足后不久梦环州二人便是跟小童谢过后道别,小童取来了一大堆剩下的竹筒饭和其它干粮给与他们,梦环州也没有客气全都一股脑装进了彝环。

  “既然两位去意已决,我也不便多留,我这就带两位出去”,小童说完后便朝着外面走去,梦环州和青鸾紧跟了上去。

  那小童带着他二人走了约两三里路程便出了迷雾阵,梦环州对小童说:“这迷雾阵不大啊”?

  “哈哈!本来就不大呀,只是两位贵客先前一直在绕着圈子,怎么会走得出去”。

  “那你怎么不早点去带我们,害得我们瞎转了一个多时辰”青鸾回到。

  “老先生只是吩咐我在古井等候二位,可没有叫我去接你们,若是二位走不到古井那也说明我们无缘了”。

  梦环州二人又是对小童一阵致谢,还一再表示对那位老先生的感谢。小童只是连连点头后便走进了迷雾之中,只听得从那迷雾中传来:“两位一定要切记老先生留给你们的话”。

  梦环州二人出得迷雾阵后见眼前正身处一山谷之底部,两边都是陡峭的悬崖,他们只能沿着山谷向前走去。梦环州道:“那小童口中的老先生不知何方高人,竟有如此神通”。

  “这天地之大远超乎你的想象,你不知道的高人还多呢”青鸾回到。

  两人沿着峡谷约莫走了快一个时辰才走出来,此刻太阳早已落去天色渐渐漆黑。这两天的连续奔波使得梦环州身心憔悴,再加上有伤在身,此时他已是拖着沉重的脚步跟在青鸾后面。

  “梦环州,你快看!”青鸾惊喜地回头对他喊着。

  梦环州跟了过去,发现此时两人已是到了两座山峰之间半山腰的个垭口处,而青鸾所指方向正是这山腰的斜下方。他顺着青鸾所指看了过去,见得那远处繁星一片,正是万家灯火。

  “梦环州,咱们今晚终于不会露宿荒野了”。

  梦环州见那远处的灯火零星犹如一条长龙,猜测八成是有条河流经过,河流两边住着人家。而那“长龙”中间位置一段则是密集的灯火一大片,想来是房屋密集区域。梦环州想起上午住店的遭遇便对青鸾说到:“咱们就随便寻找一处偏远人户借宿吧,不要去凑热闹了”,见青鸾点了点头后梦环州用上最后的冲劲随她向山下奔去。

  不久两人就来到山下向前走去,前方细小的水流声渐渐传入两人耳朵,看来果然是有河流。两人就近朝一户人家走了过去,瞬息就到了那户人家外。二人径直走到门外,见这房屋竟是大门敞开,像是在恭候贵客一般,梦环州心想难道又是遇到未卜先知的高人了?

  “主人家在吗?”青鸾朝里面喊道。

  青鸾话音刚落立马从里面走出一对中年夫妇,两人见到梦环州二人后连忙恭敬地迎了出来。那男主人点头哈腰地说到:“恭迎两位尊使”。

  梦环州跟青鸾楞了一下,青鸾说:“主人家,我们二人路过贵地,眼见天色已晚想在你家借宿一晚,不知主人家是否方便”?

  那男主人惊到:“两位不是尊使”?

  梦环州回到:“大叔,我们只是路过的,并不是什么尊使”。

  “不知大叔能否行个方便让我们借宿一晚,明早我们便会离去”梦环州又接着说。

  “这……这……”那男主人犹豫不决。

  青鸾见状拿出一块碎银塞到男主人手里说:“大叔,我们不白住”。

  那男主人见着手掌里的碎银还是犹豫不决,而一旁的女主人则问到:“不知二位可是夫妻”?

  梦环州跟青鸾同时摇了摇头后那妇人又问:“姑娘还是黄花大闺女吧”?

  青鸾撇了一眼梦环州后害羞地点了点头。

  那男主人连忙将手里的碎银递给青鸾道:“你们快走吧,赶紧离开清河镇”。

  梦环州两人一头雾水,青鸾问到:“大叔,怎么回事”?

  青鸾也不明白为什么这大叔竟将他们拒之门外,是嫌银子少了吗?不应该啊,要知道刚刚那一小块碎银对于寻常人家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而那对中年夫妇转身就朝屋内走去,那妇人头也不回地再次催促到:“赶紧走吧”。

  梦环州跟青鸾对视了一眼,两人都看到对方一脸疑惑。他们见那对夫妇进到了屋内也不好意思再打扰,只得转身朝不远处的一家人户走去。

  很快两人就走到了下一家,梦环州见这户人家也是大门敞开,心里不解到怎么这个镇子都是夜不闭户么?青鸾在门外叫了两声后从屋内又是走出了一对中年夫妇,两人同样的恭恭敬敬迎了出来,口里连呼:“恭迎二位尊使”。

  “这”?梦环州心里不解到怎么又被误认为尊使了?

  跟刚刚那家一样,男主人也是不肯留宿二人,青鸾又取出一块碎银塞到那妇人手中。

  那妇人问到:“二位想必是一对夫妻吧”?

  梦环州刚要否认却被一旁的青鸾抢先回到:“大婶眼光真好,这位正是我夫君”,青鸾说完将手从梦环州腰际穿过将他的手肘环了起来。

  那妇人像是思索一番后将手里的碎银攥紧后说:“两位请进”。妇人将梦环州二人带进堂屋后,那男主人已是端了两把木椅给他二人说到:“两位贵客,请坐”,梦环州和青鸾客气了一下后便坐下了。

  那妇人说:“两位稍作休息,我这就去烧水给二位洗尘顺便热点剩饭,家常便饭还望两位贵客不要嫌弃才好”。

  梦环州刚刚坐定听得妇人的话后连忙站起来对那女主人说到:“劳烦大婶了”。

  一边的男主人回到:“不必客气,我看二位衣着不凡出手阔绰,想来定是富贵人家吧”?

  梦环州尴尬一笑,青鸾则回到:“大叔过奖了,我们也只是贫苦人家,一路南下逃到此地”。

  梦环州还是忍不住问:“大叔,你们镇子都是夜不闭户吗”?

  那男主人立马回到:“没有啊”。

  “对了大叔,你们刚刚说的“尊使”究竟是什么”青鸾好奇到。

  那男主人被青鸾这一问不知如何作答,而此时灶屋大婶的声音响起:“还不进来看火,你杵在外面是好看吗”?

  男主人貌似很惧怕女主人,听得大婶在里面发话后赶紧走到了灶屋,接着便响起了断柴、吹火之声。

  梦环州二人洗完脸和脚,每人又喝了两碗玉米糊。那大婶一边来收拾碗筷,一边叫男主人带他们到阁楼睡觉。男主人右手握着油灯,左手微屈并拢挡在那油灯被风吹得跳动的火苗旁。梦环州和青鸾跟在大叔后面进到内屋,穿过内屋后墙边有一木梯,大叔将油灯递给梦环州后说到:“两位今晚就在阁楼上委屈一晚吧,上床后记得将油灯吹灭”。

  梦环州小心翼翼地接过油灯后说:“多谢大叔”。

  那大叔顿了顿说:“赶紧上去睡吧”。

  梦环州将油灯高举示意青鸾先上去,青鸾还没爬两步木梯,那大叔又轻声说到:“待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你们只管睡觉便是,记住你们是已婚配的夫妻”。梦环州虽是不解还是点了点头,那大叔见后便走了出去。

  梦环州跟青鸾来到阁楼,见这是一个宽不到两丈高还不足一丈的空间,阁楼全是木板铺成。他扫了一圈,见整个阁楼除了放着一张木床和一个木柜外别无它物。

  “就一张床啊”梦环州说。

  “你以为这是客栈啊,咱们赶紧上床吧,夫君”,青鸾最后故意将“夫君”二字拖得老长。

  梦环州听得一脸尴尬,人家青鸾可是货真价实的黄花大闺女,自己若是跟她同床的话可是会玷污人家的清誉。便对她说到:“你先睡吧,我睡不着,想再坐一会儿”,梦环州说完便坐在了床尾。

  青鸾也坐到了身边,坐定后右手食指指向楼下并一脸复杂的表情看着梦环州。梦环州会意,他知晓青鸾所指何处,正是楼下一处被木板盖住的地窖。他一进内屋就感觉到了那地下藏有两个人的气息,经过时看了一眼原来是在地窖下。他当时也不便拆穿只得装作不知道和青鸾上到了阁楼。梦环州对青鸾伸出了两个指头意思是有两个人,青鸾见后点了点头。

  青鸾对梦环州做了个睡觉的意思,梦环州思索了一下后指了指自己再指了指床尾,又指了指青鸾再指了指床头。见青鸾点了点头后他便脱了踏云靴,躺在木床外沿将头枕于床尾凸起的木板之上。随之青鸾也笑着爬到了床上,她一上来就将木床内侧挨着墙壁的被条摊开,用脚在梦环州身前蹬了蹬给他盖好了被子,自己则睡在了木床内侧。

  梦环州今晚注定是无法安心入睡了,青鸾刚刚上床后的一些举动他并没有在意到,此刻的他陷入了沉思。也不知是冥冥中自有天意安排还是那小童的故意指引,他们自离开迷雾大阵后就是一路向南的峡谷,出了峡谷就到了这小镇上,从踏进清河镇碰到的都是一些反常之事。

  为何先前那对夫妇一再催促他们离去,他们口中的尊使究竟是何方神圣,还有这楼下藏身于地窖的两人意欲何为。那两道气息并无半点功力波动,可呼吸却是毫无收敛。梦环州不解若是两位高人想掩藏自己踪迹将功力收敛到极致的话,定会同时将气息调整到龟息状态,那样他们是很难发现这地窖里二人的。

  突然一道香气扑进了梦环州的鼻子,此时油灯早已被青鸾吹灭,整个阁楼漆黑一片,梦环州转头说:“青鸾你过来干嘛”?

  “我们是夫妻啊,夫妻不但要同床还要共枕哦”,漆黑中青鸾的轻声细语在他耳边响起,梦环州感觉到青鸾将枕头往自己头下塞去。

  “快枕上吧,你这脑袋本来就不好使”青鸾说到。

  “青鸾,我感觉下面那两人……”,梦环州还没说完青鸾就回到:“只是两个普通人”。

  “我看你困得不行,不如你先睡吧”青鸾对梦环州说。

  梦环州听青鸾也说那地窖里面只是两个普通人便放松了戒备之心,这两天带伤一直奔波早已是弄得疲惫不堪,他慢慢闭上了眼睛,竟是很快就进入了沉睡。

  梦环州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直到身边的青鸾将他推醒。他刚醒就听得青鸾将小嘴凑到耳边轻声道:“快掩藏气息”。梦环州虽是刚醒,可敏锐的他已是听到了下面的动静,赶紧将功力内敛,将气息调整到龟息状态。

  “两位尊使请坐!”梦环州听得那男主人的声音在下面堂屋响起。

  “嗯,你家中还有些什么人啊”一陌生男子的话语问。

  “回尊使,贱民老父老母早已过世,如今这家也就我跟贱内二人”男主人回到。

  “我看你夫妻二人年岁也快四十了吧”又一陌生男子问到。

  “尊使好眼光,贱民今年正好四十,贱内今年三十有七”。

  “如此算来你的子女也不小了吧”?

  “哎,尊使有所不知,我夫妻二人自成婚后便一直未能生育,至今还是膝下无子”。

  男主人眼前坐着的两位尊使乃是两位中年男子,左边的一身白色长袍,右边的则是一身黑色长袍。听得男主人的话后那一身黑袍男子站了起来,从腰际拔出一把闪亮的大刀指着男主人道:“你可知道欺瞒山神的后果”?

  夫妻两立马吓得俯跪于地道:“尊使饶命,我们断不敢欺瞒山神”。

  那名白袍男子此时也是站了起来,他看了看地上的夫妻二人后问到:“老实告诉我这房屋内除了你夫妻外还有无别人了”?

  “啊!”男主人一下愣住了,一旁的女主人眼珠一转赶紧说到:“哦,还有一对借宿的小夫妻,此刻怕是睡着了”。

  “带我们去看看”白袍男子说到。

  夫妻两对视了一眼一时也拿不定主意,那黑袍男子则走上前来大声喝到:“还不快带路”。夫妻俩吓得一个激灵,唯唯诺诺地站了起来拿起油灯往内屋走去。

  夫妻俩带着两位尊使穿过内屋走到通往阁楼的木梯之处后停了下来,男主人说:“两位尊使,请随我上楼”。

  那白袍男子没有理会男主人走到地窖前停了下来问到:“这下面是个地窖吧”?

  男主人楞了一下后连连点头:“回尊使,这下面正是贱民家中用来存放粮食的地窖”。

  “把木板打开看看这下面都放了些什么”白袍男子说到。

  夫妻两人脸色一变,男主人说:“尊使使不得啊,木板打开后……打开后里面的粮食容易腐坏”。

  黑袍男子冷哼一声后走到地窖边上,一脚将那几块木板给踢得飞了出去,然后整个人直接跳进了地窖里。伴随着两声尖叫那黑袍男子又跃出了地窖,只是此刻他两手各抓了一个人,两个样貌几乎一样的妙龄女子。

  “尊使你就放过她们吧”,那对夫妻此刻已是跪了下去连连磕头求饶着。被黑袍男子抓着的两名女子像是双胞胎姐妹,两人已是瑟瑟发抖看着地上的那对夫妻。

  “尊使,求你放过我女儿吧”男主人继续求饶到。

  “胆子够大的啊,连我们也敢欺骗”白袍男子道。

  “尊使,我们夫妇无依无靠,就指望将这双女儿养大将来给我们养老送终,求尊使发发慈悲绕了她们吧”!那妇人站了起来掏出一块碎银双手托于白袍男子面前说到:“求尊使放过她们吧”,正是青鸾先前给她的那块。

  那白袍男子瞅了瞅拿一小块碎银后并没有接,对着黑袍男子道:“带她两走”,说完便欲离去。

  梦环州再也按耐不住了准备下去帮忙,哪知一边的青鸾却将他死死按住对着他摇了摇头。梦环州虽不明其意,但青鸾一向聪明伶俐可能她有她的想法,便还是继续一动不动地躺着。

  白袍男子从一个小玉瓶中取出了两颗药丸强行塞进了那两姐妹嘴中,而后便率先向屋外走去。

  “尊使等一下”,那男主人飞速地跑到一边的木床前,趴到床底摸索了一会儿后端出一石盒说:“尊使,此石盒乃是我先祖偶然在一山中捡到的,一代代传下来也不知道有了多少年头了,我愿用这石盒换我两个女儿”。

  那白袍男子接过石盒,竟是半天都能没将其打开,只觉得这石盒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封印着。白袍男子心知石盒定是被某种古老的阵法给封印着,自己的修为根本打不开,这里面肯定有重要的东西。思量了一下后白袍男子伸出一个手指对男主人道:“只能换一个”,说完便抱着石盒走出了房门。

  黑袍男子冷冷地道:“留下哪个”?

  夫妻两此时左看看,右看看一时竟是割舍不下,两人此时是又急又慌。“文瑶、文婷……”夫妻两开始叫着她们的名字。

  “我数到三,到时候你们一个都别想要了”黑袍男子说。

  “一”

  “二”

  “文瑶……文婷”夫妻俩还在叫着女儿的名字。夫妻俩见的两个女儿此时正昏昏欲睡,可能是刚刚那白袍男子药丸的作用。

  “爹”这时候其中一个女孩微弱地叫了一声。

  “三”,黑袍男子喊到。

  “文婷”,男主人一下将那刚刚叫自己的女孩抱了过来,夫妻二人紧紧地将她搂在了怀中。

  黑袍男子则扛着文瑶大步走了出去,那文瑶双眼紧闭像是已经陷入了沉睡,只是那紧闭的双眼此刻已是悄悄淌出了泪珠。见到文瑶被带走夫妻俩都赶紧跟了出去,可走到门口后哪还见得半个人影,黑袍男子早已展开身轻如燕的身法远去了。

  “走远了”梦环州说。

  “嗯”青鸾回到。

  “你刚刚为什么阻止我下去帮忙”。

  “咱们这一路南下,此刻怕是早就到了青丘国境内,你还重伤未愈,咱们凡事得更要小心才是。先不说那两人修为如何,就算他两人斗不过我们,我们明天一走日后那二人回来寻仇岂不是害了他们一家”。

  梦环州觉得青鸾说的有理,此时楼下的哭泣声传了上来,他二人穿上鞋靴走了下去。

  “大叔,刚刚那两人是谁啊”?

  “你,你们”夫妻二人见这对本已熟睡的小夫妻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楼下着实吓了一跳。

  那对夫妻可能是伤心至极,梦环州二人多次追问后男主人才慢慢说到:“我们清河镇乃是青丘国南方一偏远小镇,本来这里曾住了三四百户人家,那时的清河镇保守都有两千余人,直到十年前这黑白双煞出现在了清河镇”。

  梦环州问:“莫非就是刚刚这二人”?

  那大叔点了点头接着道:“这两人从第一次来清河镇就是一个全身穿着黑袍,另外一个则是一身白袍。两人都是以袍遮面,根本没人见过他们的真面目。两人自称是山神派来的尊使,而民间都叫这二人黑白双煞”。

  “这么一说,你们为何都会将我们认作“尊使”呢?我们穿着与那黑白双煞不符呀”梦环州看了看青鸾。

  “哎,自那黑白双煞出现后,这附近的几个城镇都人心惶惶,有条件的早就搬离了,哪还会有外人敢来这。再加上黑白双煞都是晚上来抓人,刚好你们又是两个人,所以才会被我们误认为是‘尊使’的”。

  “他们来抓走这么多人却是为何”梦环州问。

  “二人抓的全都是未婚少女,说是给山神娶妻”大叔回到。

  “山神?”青鸾好奇到。

  “嗯,听说山神住在清河镇西南方二十里左右的天虞山里,那天虞山山形险峻地貌复杂,更是传闻有妖邪异兽居于深山中,寻常人根本不敢靠近。黑白双煞这十年来在天虞山附近的几个城镇不知替那山神娶了多少妻子了”。

  “青鸾,迟则多变,我们赶紧追上去吧”。

  “好”青鸾回到,然后对着那对夫妇说:“大叔大婶承蒙照顾,我们就先别过了”,说完就与梦环州快速离开了房间。夫妇两人欲送一下他两,等两人走出房门哪还能见到梦环州他们,只留下夫妻两在原地发呆。

  梦环州二人寻着气息一路狂奔,可能是因为那黑白双煞多了一个人的负担,没过多久他二人便借着月光远远看见那黑白双煞就在离他们不足一里之地。为了不打草惊蛇跟到天虞山他们再也不敢逼近了,只能保持着距离跟了上去。

  又是向前疾行了十来里路程,梦环州发现那黑白双煞已是走到了一悬崖处停了下来,两人东张西望了一会儿后便是突然消失不见了。想必这里就是那山神所在之地了,二人赶紧全速奔了过去。梦环州跟青鸾瞬息便来到悬崖处,两人在悬崖附近寻找了半天都是没有发现异样,就连一丝能量波动都感应不到。

  “这就奇怪了,难道这二人还有飞天遁地的神通”青鸾说。

  梦环州慢慢走到了悬崖边往山底望去,见这下面完全被对面高大的山体挡住了月光漆黑一片,完全看不见这山下面有多高。他用脚将地面的一块石头踢了下去,只听见下面黑暗中随即就传来了“砰”的一声,石块像是击到了木板之上发出的声音。梦环州听这声音不过一两丈距离,看了看青鸾后施展身法向下面木板位置跃去,梦环州刚一站稳上面的青鸾也跟了下来。

  梦环州才发现这原来是一铺了木板的玄铁桥,两人并排着向对面走去。沿途见脚下这些木板早已被风雨腐蚀的严重,有好多地方都是缺了一整块,想来这玄铁桥也是年代久远了。两人小心地走过了玄铁桥来到了对面的山体,见面前是一个好大的平台,平台后面峭壁有个一人多高黑乎乎的山洞。青鸾对他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梦环州会意地收敛起了功力,极力掩藏气息跟青鸾慢慢地向那山洞里走去。

  两人在弯弯曲曲的山洞内走了百步之后面前出现了两条分支,就在两人犹豫之时梦环州听得左边山洞里传来了声音,他侧耳聆听像是某种敲击声。两人对望一眼后决定朝左边走。又是行进了快百步距离前面豁然出现了一宽阔的空间,只见那黑白双煞此刻正用自己炼器攻击着地上的一个石盒,梦环州心想莫非这就是刚刚从那对夫妇家里弄来的石盒。

  青鸾在空间扫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刚刚那女孩,料想定是被关在了别处。她对梦环州使了个眼色后便离开了,留下梦环州继续趴在那里盯着。此刻黑白双煞也是急了眼,两人一起用上了全部功力来攻击那石盒,可石盒上的封印都没有半点松懈迹象。

  远处趴着的梦环州心里叹到:“这二人的实力绝对在自己和青鸾之上”,那黑白双煞又攻击了许久可还是枉费心机。此时的青鸾已是悄无声息地来到了梦环州身边对他点了点头,意思是已经找到人了。梦环州一阵欢喜,按照原计划接下来他两应该是带着那少女回到悬崖,然后将那玄铁桥毁掉,将那黑白双煞困在山洞中等死。

  梦环州悄悄地起身准备撤离,此刻那黑白双煞已是筋疲力尽躺在地上,那黑袍男子说到:“这封印真是了得,都这么多年头了竟还如此坚固,真不知里面是什么宝贝”。

  “不如去让老祖宗试试,刚好也快到投食时间了”白袍男子说。

  黑袍男子点了点头,两人起身往外面走来,梦环州赶紧屏住呼吸向外撤去。可他走到外面通道又停了下来,他们口中的“老祖宗”难不成就是那“山神”?那盒子里面究竟封印着什么宝贝?强烈的好奇心使得梦环州又悄悄向那右边通道走了过去。

  梦环州踮起脚尖,一步步点在石路上,又是行进了百步左右。只见前面出现一片红光,俨然是从前面地底映出来的,那黑白双煞此刻正低头恭敬地看着下面的红光。

  梦环州想那黑白双煞所看的地底究竟是什么,怎会映得这么大一片红光上来。就在梦环州沉思时,一个沙哑的声音仿佛从地狱中传来:“是海族的避水珠”。梦环州见那红光下面缓缓升起一颗珠子,径直飘到了黑白双煞面前。

  那白袍男子用手捧着珠子边瞧便问到:“老祖宗,这石盒封印如此强大,想来这避水珠定是珍贵无比吧”?

  “千年以前人族和海族互有来往,这避水珠就是海族赠予人族之物,凡人能凭这避水珠下到海底世界。直到千年前人族和海族交战后,避水珠几乎被海族尽数收回销毁了。就算还有极少遗留下来的避水珠,人族也不敢孤身前往海底找死”,那沙哑的声音说到。

  梦环州听得一清二楚,原来石盒被下面红光里应该就是那所谓的“山神”给破开了,石盒里装着一颗千年前的避水珠。那红光处的黑袍男子也将避水珠接了过去举在眼前借着红光仔细端详起来,这时一道红光突然从下面飞射而出击向了梦环州所在的位置。梦环州见这道红光恐怖至极,赶紧施展身法闪开,“轰隆”一声他刚刚所在之处被那道红光击的山石碎裂。

  “何方宵小?竟敢擅闯山神府”,黑袍男子一边叱喝一边向他攻来。此刻的梦环州哪还敢停留,将身法提升到了极致飞速向洞外逃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