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阴阳双鼎
淰旧的铁公鸡2021-07-19 11:3610,274

  梦环州心想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造成的,眼下后悔也没用了,只能希望虞斗文能快速好起来。接下来就是执事长老宣布明天切磋的安排和规则,他根本就没听,心里一直内疚自己这次闯下的祸。

  一切安排妥当后,辰尘便宣布众弟子离场,梦环州见得弟子熙熙攘攘地向住宿区走去。待人群都走的差不多后,执法长老示意梦环州过去。他走了过去,站在天门的台阶下边,看着面前这一排剑阁高手都看着自己。

  梦环州有点不自在地低下了头,辰尘又打量了一下那绿色玉瓶后,将他扔向了梦环州道:“虞斗文已服用了九转玄冰丸,再服用花寒露并不会有什么疗效,只会浪费了这瓶灵药”。

  梦环州接过辰尘扔过来到玉瓶,辰尘正欲问他这花寒露从何而来时,只见他将碧绿玉瓶收回到了左手戴着的一个古朴黑色指环里面。辰尘惊奇地看了一下指环后便是看向了辰逸,辰逸冲辰尘点了点头。

  “梦环州你如今是呆在哪座峰的”?辰尘问到。

  “回阁主,弟子现在广燚峰”,梦环州恭敬地回到。

  “哦”!辰尘哦了一下后接着说:“此次念你救人心切出于好心,拿出灵药来救我内阁弟子,就不追究你私闯内阁之罪,你还有其他事吗”?

  梦环州心里是想报名明天的切磋,一看眼前这一排人全都盯着自己,终于还是憋回去了,对着辰尘道:“回阁主,没有了”。

  “没有那你就回广燚峰去吧,以后若是再来内阁,可以叫长老带你来,不要一个人往里面闯了”。

  梦环州听后便是辞别了众位,朝那玄铁桥奔去。

  “小白龙,那九转玄冰丸是什么药”?

  “中品灵药,比这花寒露要好,想来定是剑阁先祖留下来以备那火龙的”。

  梦环州听着小白龙提到那火龙,这些天自己心里的一些疑问一直想问小白龙,刚好小白龙提到它就顺着问:“那火龙是不是……是不是也是龙魂”?

  小白龙沉思了一下后道:“不错,正是主攻击的红色火龙魂”。

  果然如梦环州猜想一样那火龙真是龙魂,想来定是剑阁哪位前辈给封印在那里面的。这样一想一切都顺理成章了,内院锻造炉的火就是取自火龙魂生的,在内院修炼明显的攻击力提升也都是因为火龙魂的因素。

  梦环州想到原来小白龙说指的广燚峰提升自己修为是这条火龙,问到小白龙:“你是想让我最终收了那火龙”?

  “不错,只有这样你的修为才能得到质的飞跃”,小白龙回到。

  “要不咱们再进去看看”?小白龙道。

  梦环州边跑边问小白龙:“那火龙如此厉害,怎是我能收服得了的”?

  小白龙道:“普通修仙者若是想收服这火龙定是必死无疑,你本身就有过龙魂猝体,又在那里面修炼了不少时日,收服这火龙定是多了一成希望”。

  “才一成,那不相当于九死一生吗”?梦环州道。

  “火龙被剑阁五位高手以阵法消耗击打,现在已经不是巅峰期,你又多了一成希望”。

  “我与那火龙本是同根,也算有着渊源,它若给我面子,你就有十成希望与之合体,若不给我面子加上我出手帮你,你又多了一成希望”。

  “那也才三成”!梦环州说。

  “四成,你彝环里面有瓶丹药也可以助你一成”,小白龙道。

  言语间梦环州已经到了内院之中,如今宽阔的内院竟无一人,连平日在里面锻造的弟子都没了,他心有余悸地往里面走去。很快便来到了石洞上方,梦环州看着小小的空间一尊大鼎几乎将整个空间撑满,小白龙在一旁道:“下去”。梦环州便跳了下去,来到青铜鼎旁边。

  “不是下这里,到鼎里面去”。小白龙说到。

  “啊”!梦环州不敢相信,那鼎里就是一片火海,虽说现在抗火能力是还不错,可要到那火海里面被烈火焚烧定是九死一生。

  他还在犹豫就被小白龙离体直接一爪将他扔了进去,然后小白龙在梦环州过那能量网之前一下钻进了他身体里面再也没了一丝气息。梦环州感觉身体急速下降,早就将全部功力发出抵御这烈火,他在心里一直呼唤着小白龙救自己却是再也感应不到它了。要是小白龙再不出手的话,自己不被烧死却马上要先被摔死了。

  好在他快要掉到那岩浆之下时被小白龙接住了,梦环州已是逐渐抵抗不了这烈火了,小白龙见状将其护在中间。

  “你又来作甚”?一个巨大的声音回荡在整个空间,梦环州听得这声音如同刺透了自己耳膜一般。

  “也才千年不见,你就不认我了”?小白龙回到。

  “哼,千年,你不提我倒是想不起来了,我被困在这已千年之久了”。梦环州觉得这声音传来地如此之近,仔细一看自己面前一个偌大的火焰龙头张牙舞爪地盯着自己,吓得他一个激灵,不由得往后退了退。

  “你带着这个人类是来救我出去的”?火龙又道。

  “也是,也不是”,小白龙说到。

  “你忘了我们当年分开时的初衷了”?小白龙又说到。

  “哼,就他”?火龙说完就对着梦环州随意哈了一口气,便是一片巨大的火浪袭来。梦环州定是接不住这一击,小白龙赶紧将他严严实实地护着然后接下了这火浪,他两却也被这火浪击退了好些距离。

  小白龙说到:“一千年了,外面的世界早已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落寞了,如今的大陆早已不及当年洪荒时期那般强盛了”。

  “趁我还没发怒尔等速速离去,否则就别怪我无情了”,火龙又道。

  “被困在这千年之久,你就不想出去?若是跟这小辈合体,以他血肉之躯便能轻松带你走出这封印”。

  “哼,谁能困得住我,当年那拿紫剑的卑鄙老头将我封印在这,妄想跟我合体,却不想还没来得及下来就消耗殆尽直接一命呜呼了。等我有一天离开这鬼地方定要一把火将那老头的基业烧得干干净净”。

  火龙说完便向空间底部游去,不多时便游了上来,嘴里含着一把赤红色的古剑,火龙将古剑吐了过去,被梦环州一把抓在了手里。

  “这就是那老头的后人,几百年前也是妄想来收服我,却被我烧得连灰尘都不剩了”,火龙像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感一样狂笑着在空间四下游弋起来。

  梦环州握着这柄古剑,一入手就是“呲”的一声,烫得他赶紧松手,一看自己手掌被这烧得高温的古剑烫得直冒烟。古剑笔直地朝下面坠去,梦环州试着以驭剑之术将它驭起来,却不想自己刚刚与那古剑感应,那古剑就像见到了亲人一般飞到了自己面前转动起来。

  梦环州见到一个中年人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在烈火中梦环州连他的样子都没来得及看清,就被那烈火给吞噬了,烈火中只传来三个字:“阴阳鼎”。那飘浮在梦环州眼前的赤红古剑也随即向外面石洞飞去。

  发生如此之事,梦环州一头雾水般,可那火龙在听到“阴阳鼎”后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暴怒地向他和小白龙攻来。

  “原来如此”!小白龙嘀咕着。

  “看来它不给你面子,小白龙”。

  “快啊,它攻过来了”,梦环州见火龙就快冲到自己了,急得大声对小白龙说到。

  小白龙也毫不含糊,带着梦环州直接飘到了一边向那鼎外飞去。小白龙嘱咐梦环州它惧怕那金色能量网,须梦环州自己扛着火浪出去。说完小白龙便是钻进了他体内,梦环州借着小白龙刚刚给自己向上的势头,使出浑身功力抵御着火浪,向外面飞去。却听得那火龙暴躁地吼到:“等等我,带我出去……”

  火龙加速冲向了梦环州,貌似也想借着他的肉体出去。火龙的速度比小白龙留给梦环州上升的余势定是快了不少,很快那火龙就追上了梦环州,张开血盆大口朝他扑去。

  就在火龙快要咬到梦环州的时候,一张巨大的金黄能量网将火龙与他隔开,梦环州借着势头一下子就滚到了青铜鼎外面,留下那火龙在鼎内受着能量网的雷击。

  梦环州狼狈地爬了起来,小白龙叫他回到上面去,他借着青铜鼎一下就到了地面。小白龙对他道:“去另外一个石洞”。

  梦环州顺从地来到了另外一个石洞边缘,见得里面同样是一个巨大的青铜鼎,跟刚刚那个一模一样。此刻他再也不敢私自将神识往这鼎里感应,只等小白龙的意思。

  “进到鼎里去”,小白龙说完将他踹了下去。梦环州见这鼎内竟然没有一点火浪,就连一点火花都找不到,只是比外面稍微炎热了一些而已,就在梦环州快要落地的时候小白龙出现将他托起

  他坐在小白龙身上仔细打量着这鼎内的空间来,这空间跟刚刚那鼎大小差不多。由于没有火浪的原因这里面就显得黑暗多了,就跟藏剑山深渊下断灵池里面差不多。他取出夜明珠托在手上试着朝四周移动,找了许久也没在这下面发现什么,便问到小白龙:“阴阳鼎是”?

  “远古时代驭兽族的东西,想不到这里还能得见,这阴阳鼎分为阴、阳二鼎,两者外形一模一样的,以前用来炼化邪戾之物的”。

  “炼化邪戾之物”?

  “远古时期一些妖魔实力高强,修仙者想要驯服而不可得,想要灭掉又舍不得,就有了这阴阳鼎。将妖魔封印至阳鼎,随着时间的炼化就可能在阴鼎生出一个同样的妖魔。”

  “啊”?梦环州吃惊地叹了一声。

  “这也看机遇,有的上百年就能生得出,有的几千年也不会出现。这阴鼎若生出妖魔,跟那阳鼎里面的外形实力全部一模一样,但随着时间久了,阴鼎会吸收阳鼎所有戾气,久而久之阳鼎那妖魔就会被炼化得至纯至善,为修仙者所用。而那阴鼎的妖魔实力只会越来越强,越来越邪恶,直到至善的那只从阳鼎取出,阴鼎那只便会随即化为鼎内凶煞戾气”。

  小白龙说完又接着道:“想来定是剑阁前面的高手,想要炼化这火龙又害怕被这火龙焚身,便想了这法子,待火龙邪戾之气全无再收服这火龙”。

  “会不会是刚刚在那边见到的中年人”?梦环州问到。

  “不是,用这阴阳鼎之人应该是剑阁开山立派那个时段的高手才能有这神通,刚刚那位中年男子是后来人,只可惜了刚刚那位中年男子,以他的修为若是到这阳鼎定是能获得火龙,只可惜用性命才换来了这里面阴阳鼎的真相”。

  梦环州想到刚刚在那阴鼎听得火龙说一个拿紫剑的老头,想来这剑阁用紫色剑的还有能耐来这封印火龙除了历代阁主还能有谁?难道是剑阁开山祖师“天机道人”?想来也只有他才有这么大的能耐了。

  刚好辰逸曾讲过天机祖师回到剑阁后处理交代了一些事情后便羽化了,难不成那火龙所说封印他而真气耗尽的那位就是天机祖师?梦环州在心里想到极有可能就是天机祖师。

  只是以天机祖师那时候的修为不可能真气耗尽啊?再说了天机祖师在那七色神剑分化后不久便撒手人寰了。若是他将火龙封印在阴阳鼎,然后短时间内又去收服火龙,那费时费力地将火龙封印在阴阳鼎便是毫无意义了。

  豢龙氏分化七色无名神剑的时候天机祖师也在,难道?对呀,那次天机祖师在那雷劫中受了重伤……

  “你觉得这空间像什么”?小白龙的问话打断了梦环州的胡乱猜想。

  梦环州听得小白龙的话后将神识外放,感觉起来这空间,发现这空间四面各有一根粗大的石柱,空间正中央也有一根,这不就是剑阁五峰的布局吗?

  梦环州来到代表天祁峰的最中间石柱,却怎么也看不出来这石柱有奇异之处,连一丝能量波动都没有。

  “五坎禁令,需要上午那五位高手才能解开”。小白龙道。

  梦环州心想,让五位师尊来帮我?那是肯定不可能的,可能还会因私闯内院被关到苦崖洞去。

  “不过你不要担心,我试着感应一下火龙”,小白龙说完便离开梦环州到中间石柱将整个石柱盘起来,然后盘旋着石柱向上而去。小白龙速度极快,在几根石柱上都盘旋了几圈,后又回到了最中间石柱。

  “怎么样”?梦环州急切问到。

  小白龙摇了摇头意思是没有感应到,梦环州心想在这多待也是无用,便想离开这鼎内。突然被头上一个声音吓到了,这声音洪亮且来得猝不及防,梦环州被吓得一惊。

  “小白,你来看我了”?

  梦环州只觉得头顶一热,抬头望去只见一条火龙盘旋在石柱上,那火龙比起阴鼎那条一模一样的,只是体型要小些,看起来也温顺一些,难道这才是真正的火龙魂?

  “是啊,上次一别眨眼已有千年之久了”。

  “这就是你找的天选之人吗”?那火龙看着梦环州道。

  “正是”,小白龙回到。

  “这一千年你是怎么过的?外面现在是什么样?它们呢?你有见到过它们吗”?火龙好像有问不完的问题一样。

  小白龙顿了顿,略带伤感地道:“一千年,太久了,这一千年我去过太多地方,见过了太多,若不是我速度快,好几次都差点被高手捕获封印了”。

  “有它们的消息吗”?

  “没有”,小白龙顿了顿又道:“怎么样,这小子还行吧”?

  “资质还行,就是修为太差了,根本抵抗不了我本体的焚烧,你看我现在跟他合体后他有几成几率存活下来”?

  小白龙道:“不足五成”。

  “小子,你要不冒险一试”?火龙问着梦环州。

  梦环州问到:“不到一半的成功率,如果失败了会怎样”?

  “如果失败,你将和刚刚见到的那位中年男子一样,连一点灰尘都不会留下”。

  “若成功了,你的修为会突飞猛进,进入那人剑合一的境界是毫无悬念的,那什么夺旗大会的第一,你也只是手到擒来”。

  梦环州想想都觉得诱人,自己现在的修为也勉强算得上驭剑大成,与那人剑合一是一道深不可见的鸿沟。一般人跨过这个阶段都是要十来年甚至数十年,天资好的人过这一关也要数年时间。到达人剑合一岂不是一下子就到了长老级别的修为了?还有那夺旗大会第一,那是剑阁多少人多少年所向往的荣誉。

  梦环州想赌一把,毕竟也有一半的机会,正欲开口答应却想到了内院。他问到:“若是我侥幸成功与火龙合体,是不是广燚峰内院从此将不复存在了”?

  小白龙道:“不错,你带走火龙后,内院的锻造炉将不再有异火而生,在这里修炼的弟子更无法获得一丝攻击加成,这里将会变得一片冰冷的石室直到被人遗忘”。

  “小子,你是不是怕了”?火龙道。

  “不是,虽说我修为还不够,与你合体成功几率还不足五成,很有可能会消亡在这的,但对于修仙者来说这点倒是不足为惧。只是我们剑阁大部分收入都是来源于从这内院锻造出来的东西,剑阁精英也都要借这内院来提升修为。现在为了提高我一个人的修为,却要牺牲整个剑阁,那是万万不可”。

  “小子,你认为设这阴阳鼎的人考虑得周全吗”?小白龙问到。

  “肯定啊!先辈用性命设下的东西自然是有他的道理”,梦环州回到。

  “你错了,设这阴阳鼎之人自认为随着时间的长久消除了火龙的凶邪戾气,却不知同时也生得一只更为凶险的火龙。随着封印的逐渐减弱,剑阁高手也是一代不如一代,那火龙破开封印而出也只是时间问题。以那戾龙的邪性,若是冲破封印,剑阁还有谁能挡得住?到时候整个剑阁怕是顷刻间将不复存在了”。

  梦环州一听小白龙所说的也颇有道理,只是觉得自己若不顾剑阁安危存亡,为了一己私利将这火龙带走的话,必定要受到一辈子良心上的不安。这次自己在内院惹的祸已经伤害了这么多同门弟子了,他不想再自私了。

  “小白龙,我做不到”,梦环州低声说到。

  “好,我们先出去,等你想好了我再带你来”,小白龙道。

  辞别了火龙,梦环州直接出了内院往广燚峰广场奔去,他一看天色,竟然已经快黑了,想不到自己在这内院呆了这么久。想起早上那惊心的一幕,他都还有些后怕。他走到广场上,想到上午这广场躺着受伤的弟子,梦环州甚至能清晰地记得他们每个人所躺的位置。此时的广场虽空无一人,唯有余下的阵阵药味一直提醒着他。

  “眼下夺旗大会在即,真是天不助我剑阁啊”!梦环州回想到辰尘早上那无奈的叹息,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他还在心里自责。

  “事已发生,你再自责也是无用,若是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你会去吗”?小白龙道。

  梦环州问到:“什么机会”?

  “夺旗大会啊”!

  “你是说让我去参加夺旗大会”?梦环州问到。

  “内阁将几名弟子放在这内院修炼所为何事?还不是想在短时间内提升他们的修为应对那夺旗大会”。

  小白龙又道:“以你如今的修为在剑阁年轻一辈中已是难有敌手”。

  梦环州听小白龙这么一说倒是不自信起来,如今整个剑阁人人皆知倪音才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

  “她的修为绝对不如你,就凭你能在火龙上端跟她在外面抗衡而立于不败就能看得出,那小女孩想要与你一战若是不使用七星剑的话绝不是你对手。

  梦环州心里明白,自己如今的修为在内院更是精进了不少,尤其是在进入内院最里面一层后提升尤为明显。只是突然从以前的废物一下子变成名列前茅,这转变是他是完全没有想到的,更没想到会这么快。

  不过这也绝非偶然,回想起来自己十二岁来到剑阁,一路走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尤其是在修吾峰那段日子,天还没亮就跑到后山修炼,晚上回到房间了还要修炼,他自己都想不通当时在一片嘲笑声中是为了什么坚持下来的?

  不知怎么他突然就想到了青鸾姑娘,那女孩曾问过自己会不会去参加夺旗大会。

  “好,我现在就去找知书长老报名”,梦环州说完便是往长老院奔去。

  他瞬息就从广场奔到了长老院,找到了知书长老:“知书长老,我来报名”。

  “报什么名”?知书长老正在长老院转悠,见得梦环州急匆匆地从外面进来。

  “我……我想参加明天内阁的切磋”。梦环州说到。

  “哦,你来晚了,名册我已经交到内阁了”,知书长老回到。

  “啊!这么快”!梦环州失望地回到。既然名册已交,那留在这里也是无用,他便辞别了知书长老往外走去。

  待他走到长老院门口时那知书长老又对梦环州喊到:“你就不听我把话说完就走了”?

  梦环州停在门口回头不解地看向知书长老。

  “名册是交了,但是上面有你的名字,第一个就是”,知书长老对他笑着。

  梦环州一听心里大喜,自然是知书长老帮自己写上去的,连忙对着知书说:“谢谢你,长老”。

  “不用谢我,这可不是我的意思”,知书回到。

  梦环州在心里猜测起来:不是知书长老,那肯定就是辰逸前辈了:“是辰逸师尊”!

  “也不是,不要胡乱猜测了,赶紧回去休息吧,明早要早点起来到广场等我,随我一起去天祁峰”,知书说到。

  梦环州只得“喏”了一声,随后告别知书长老后回去休息了。

  第二天天还未亮梦环州就爬起来了,收拾一下后就火急火燎地来到广场。他在黑暗中竟然发现广场中间有两个人影,心里踌躇着是谁比自己还早?难道也是去那内阁的?他走到广场一看果然是两名广燚峰弟子,不过他看着眼生便问到:“两位师兄早啊”!那两位见到梦环州后也回礼问候了一下。

  “两位师兄也是去那天祁峰的吗”?梦环州问到。

  “正是,师兄莫不是也要去天祁峰”?

  梦环州点了点头,随后三人便不再言语,安静地站在广场上。

  安静了一会儿后梦环州忍不住问到:“两位师兄修为到了哪个层次了,这次切磋有信心吗”?

  “惭愧啊,我们二人都才到引剑大成,哪有什么把握啊,怎么可能比得过那些内阁精英”。

  “我们广燚峰是以铸剑为主的,要是天赋好我就不会来这里了,要不是师尊一定要两名弟子,我们才不会去丢这个人呢”,另外一名弟子不满到。

  梦环州也只能附和到:“两位师兄所说在理”。

  “师兄你呢?修为达到什么层次了”?一名弟子问到。

  梦环州笑了笑:“差不多,差不多”。

  “小白龙,你看我与这二位切磋的话胜率有几成”?

  “这还用问,他两一起上都不是你的对手”,小白龙回应到。

  “现在放眼整个剑阁年轻一辈中能与你过上几招的人都被你昨天放火给烧去疗养了,今天的切磋你大可随意一点,猖狂一些”。

  “什么叫被我放火烧的?我不是故意的好吧”!梦环州回到。

  “还有个封易函呢”!梦环州在心里思量到。自己虽从未与他交手过,但上次在内阁,封易函替秦宇浩挡下了自己的巨剑斩还是让梦环州记忆犹新。他心里清楚,那时候驭剑中期的自己绝不是封易函对手。

  现在虽说自己修为也到了驭剑大成,又经过小白龙和火龙的猝体,但封易函不可能停下修炼在原地等自己。只怕这段时间那封易函修为也是精进了不少,他记得有次在内阁就听闻里面弟子说过封易函正向那人剑合一冲刺。

  在梦环州心中封易函绝对是自己最大的对手,若真要论第一的话在他心里认为封易函才是当之无愧。虽说现在倪音跟封易函切磋能占上风,梦环州猜想是因为倪音有七星神剑加持,也不排除封易函看倪音乃是女子又是后入门的师妹自然会让着点。

  不多久三位长老来到了广场,见到梦环州三人后便招呼他们过去。可能是上次跟知书长老南海之旅的缘故,他亲热地跑到了知书长老的剑上。人数刚刚好,三大长老带着三名弟子御剑而起向天祁峰飞去。

  梦环州三人到了天祁峰练剑广场后见得这里竟然还没有什么人,只见到几名弟子在那天门下方摆着桌椅,看样子是给剑阁几位师尊准备的,还有几名弟子在打扫着练剑广场。

  “你们在这候着,一会儿听到自己名字后再上场”,知书长老说完就和其他两位长老往议事堂方向走去。

  这就尴尬了,梦环州三人闲在练剑广场无所事事,看着旁边忙碌的内阁弟子想去搭把手又不好意思去。梦环州想到定是三位大长老要提前来这天祁峰准备这次切磋事宜,还得等修吾峰和云顶玬的弟子到齐后才会开始。

  就这样三人在这练剑广场呆了好久才看到有人来,梦环州远远看去,原来是内阁弟子陆陆续续地走了过来。不久便见到修吾峰的辰瑾带着弟子出现在练剑广场,随后云顶玬的那群仙女也在辰珊的带领下出现在众人眼前。这云顶玬的师妹一出现广场立马变得沸腾起来了,男弟子都兴奋地瞄了过去,有的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都按自己山头排好”!辰珊冲着这些弟子吼了一声。

  这一声果然奏效,广场立马安静下来,所有弟子都有序地跑去站好了。

  “你们三是哪个山头的,怎么还不回自己山头去”?辰珊对着梦环州三人道。

  梦环州身边一位弟子回到:“师尊,我们是广燚峰的”。

  “还不回你们自己山头去”,辰珊道。

  “回师尊,我们总共就三人”。

  辰珊看了另外两人后道:“你们三往前走,跟其他几峰对齐”。

  梦环州三人只得往那最前面走去,三人往两边瞄了一下,左边是修吾峰,约莫三十来个弟子排得老长的一队。右边是内阁,也有二三十来人。内阁过去就是云顶玬也有十几名女弟子,梦环州三人跟旁边排起的长龙比起来就显得势单力薄。

  等一切安顿下来,阁主辰尘和另外三位师尊以及三大长老走了过来,这次依旧没能看到辰逸师尊出场。看着四位师尊坐在了天门下方后,知书长老走了出来,开始宣布这次切磋的规则等。

  梦环州听了一下这次切磋的规则大概就是:每次上台八人,两两一对每次四对均以木剑对决。分别由三大长老和封易函主持,胜者下台等候下一轮,败者可先行离去。

  封易函居然去做主持了,意思就是这次还是没机会见识到他的修为了?与三大长老一同主持,说明如今封易函在剑阁的地位似乎跟长老差不多了,若他突破到那人剑合一境界必然也将成为剑阁长老。

  很快执事长老就拿出一个名册开始念了起来,很不巧第一轮就叫到了梦环州这边一名师兄。这位师兄都还没准备好就稀里糊涂地过去了,更不巧他的对手还是一名内阁弟子,没两个回合就被那内阁弟子打败了。

  广燚峰这位弟子狼狈地爬了起来朝梦环州他们走过去,一路上听得两边的嘲讽声:“还是回去打铁吧”!

  “你们只适合玩锤子,不适合拿剑”!

  那位师兄走到梦环州身边拍了拍梦环州和另外一名弟子的肩膀道:“内阁弟子果然厉害,你们等会要保护好自己,实在不行就直接认输”。这名弟子说完就在众人的眼皮底下走了出去。

  梦环州目视那名师兄越走越远最后消失在了广场,等他回头时这一轮已经结束了,败下来的弟子都朝外面走去。

  这第二轮也没有念到梦环州二人的名字,直到第三轮又把梦环州前面这位弟子叫到了。梦环州这位师兄所对的是一位云顶玬女弟子,果然不出所料,没多久这位师兄就灰头土脸地败下阵来朝梦环州走去。

  “哈哈,连女人都打不过”。

  “真是丢人,你们广燚峰铁匠来凑什么热闹”。

  这名师兄红着脸到梦环州处道:“我先回去了,你等会也早点回来吧”!梦环州对他点了点头。

  梦环州左右看了一下,两边依然还有不少人,就剩自己一个人孤寡地站在广燚峰山头的位置。他感觉每次朝两边看去,都会有人笑着看自己,也不知道是嘲笑还是别的意思。

  又过了两轮在第六轮的时候终于叫到了梦环州的名字,梦环州快步走了过去,他这次面对的是修吾峰弟子。梦环州曾经在修吾呆了数年,眼前这位弟子也算认识,虽然叫不出他的名字,但就是看着眼熟。那名修吾峰弟子先开口道:“梦师兄,还请手下留情”。

  梦环州尴尬地笑了一下,自己当初在修吾峰可是出了名的废物,也不知道这位师兄的话语是不是在讽刺自己,梦环州还是对着他回礼道:“师兄不必客气”。

  “那我就不客气了”,修吾峰弟子说完就驭剑飞速地射向梦环州。梦环州见这一剑来势凶猛,将木剑驭得在自己身边转了起来,就像一条飞龙一样围绕着自己飞舞盘旋。众人见梦环州对那飞速的一剑竟然不避不挡,眼看那木剑就要戳到梦环州脸部了,所有人都替他捏了一把汗,这要是被戳到,他定是要重伤和毁容。

  那名修吾峰弟子也没想到梦环州竟然原地不动,他就算挡不下自己这一剑也完全可以闪开的啊,真后悔刚刚这一剑直接奔梦环州面门而去。这次是为切磋,要是梦环州有个三长两短自己肯定也是要受到处罚的。心里一怕赶紧用意念想要控制木剑使其改变方向,可无论他怎样去感应都控制不了那把木剑了。

  仔细一看梦环州竟然一边驭着自己的木剑在身边旋转,右手食指和中指竟然夹住了自己的剑尖。没错!就在自己的木剑快要刺到他眼睛之时。这一幕不单惊到了自己,就连台下观看的弟子都惊呆了。

  梦环州两指死死地夹住木剑,木剑的剑尖就在离自己眼珠约三寸左右,剑尖倒影在他眼珠里,他能清晰地看到剑尖上的纹理。

  那名修吾峰弟子见状想要驭回木剑,可无论他怎样发力都无法撼动剑尖在梦环州手里的位置,只是将木剑驭得在梦环州手指间左右颤动。梦环州不想再拖延时间,眼前这位弟子好歹是修吾峰同门。他夹着木剑的右手往旁边一挥,只见那把木剑从他手中脱离而去,飞到了台下修吾峰所在位置的前面。众弟子一看那剑尖直接插进了石板里面,剑身还在不停地摆动着。

  封易函在一边也是寻思起来:“这小子的修为怎会进步如此之快,上次在内阁自己轻而易举就能挡下他的巨剑斩。可他刚刚居然敢一边驭着木剑,还两指接下了那凌厉的一剑。那一剑自己虽说也同样能接下来,可自己绝不会那样做,也不敢那样,太冒险了”。

  “封师兄,这局算我赢了吧”?梦环州看向一边沉思的封易函问到。

  封易函立马回过神来道:“这一回合,广燚峰弟子梦环州获胜”。

  梦环州听完便是头也不回地直接往台下走去,走了几步将自己身边盘旋的木剑朝那远处放木剑的地方驭了过去。只见他连头都没有回一下,竟是直接将木剑归到了原处,连其位置都放得恰到好处,跟其他木剑排得不上不下刚刚好。

  坐在天门下的几位师尊看得也是一脸惊愕,最难以置信的就数辰珊跟辰陌二人了。梦环州给他二人映像最深之时也是在他刚来剑阁的时候,自打他被分到修吾峰后便是渐渐将其淡忘了。

  最近一次也应该是梦环州跟秦宇浩那次事件,那时候秦宇浩在内阁虽说已是小有名气,可在整个剑阁来说还不足以让辰珊和辰陌认识,直到这次夺旗大会名单公开后他二人才知晓秦宇浩也是修为了得。辰瑾虽是知道梦环州的一些猫腻,但还是没想到这小子进步会如此之快,唯有那最中间的辰尘一直面不改色地看着梦环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