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石剑神威
淰旧的铁公鸡2021-08-24 17:4610,037

  梦环州回头看向宫女,见她像是畏惧般往后退了几步。他将书收回了彝环,那宫女见到他的手之后吓得一下惊叫了起来。梦环州赶紧过去将她的嘴捂住:“你疯了,把护卫引来我两就完了”。

  梦环州为了确认眼前之人就是青鸾便两手伸向了宫女的脸部,两手捧着鱼头左右摇晃起来想要把头套摘下来。那宫女身子微微发抖起来却不敢再出声,一脸害怕地看着梦环州。

  “咦?还挺紧的”他试了几下都没能把鱼头套取下来,两手便顺着鱼头滑向了宫女的颈部。随着双手的探入梦环州脸色突然骤变,自己双手触及之处全都是坚硬的鱼鳞。

  梦环州心里大骇“这还真是一条鱼精啊”!事已至此为了自保只能将这宫女打晕了,正在他准备下手之时他感应到了一股危险袭来。梦环州赶紧一把将那宫女推开,自己也是向后退了一步。只见一本书籍旋转着从眼前飞过,在前方一个回旋后又飞回去了。

  梦环州望了过去,只见一黑衣女子将飞回的书放到书架后朝他走了过来。那女子从头到脚皆是黑色的,脸上系着黑布遮住了全部面容就露出了两只眼睛。梦环州惊到:“落墨祭司?他不是早上随女王出行了吗”?

  那宫女见得落墨之后便是立马爬了起来,嘴里一边说着什么一边向落墨扑去,梦环州眼疾手快一下将宫女抓了回来。落墨走近他后仔细打量了一番后问:“人类”?梦环州没有理会她,只是两手死死地将那宫女抓着。

  落墨说:“你是想以这个宫女来要挟我”?

  梦环州见得此时的宫女不知为何全身像是呼吸困难般抖动了起来。

  落墨不等梦环州回话又说到:“海族之中像这种鱼精多不胜数,你威胁不了我的,还有你面前这鱼精要是再不回到海水中只会变成一条死鱼”。

  梦环州听后算是明白了这鱼精为何这样,这不就跟自己在水中憋久了一样吗?梦环州一把将身前的鱼精推开,任由那鱼精逃了出去。回头看向落墨:“你为何会说人类的语言”?

  “我会的语言可多了”,落墨走到梦环州旁边的书架,用手将他弄乱的书籍整理好了。梦环州见得那落墨的双手竟然跟自己一样,再一看她虽然是遮住了面部,可双眼、双耳以及头顶的黑发完全跟人类一样啊!

  梦环州问:“你也是人类”?

  落墨背对着梦环州说:“不错”!

  梦环州听后心里可算松了口气:“太好了,原来是自己人”。

  落墨收拾完书架后走到梦环州面前对他说:“我想在你临死前问你一个问题”。梦环州感觉到落墨身上散发出了一股威压,自己竟逐渐心虚了起来。

  “想这海王宫怕是有几百上千年没有人类踏足了吧!说,你私闯海族有什么目的”?

  梦环州想了一下后道:“跟你来海族目的一样”。

  落墨听了梦环州的话后又问:“你能孤身一人进到海王宫想来也有点本事,不知你在人族是属于哪个派系的”?

  梦环州怎会出卖自己的宗派,当下回到:“孤家寡人何来派系”。

  落墨笑了一下后对梦环州说到:“你嘴巴不说可不代表身体不会说”,说完便右手一掌击出能量向他击去。

  梦环州早有防备见得这强劲的掌力袭来直接闪到了一边避开了,待他闪开站定后见得落墨那能量竟在击到他刚刚的位置后便是消失了,后面书架之上的书籍也只是被掌力阵阵余风吹得微微翻起。

  想不到此女子竟能将能量修炼得如此收放自如,不过梦环州发现这女子像是有所顾虑并没有用全力,想到落墨进来就是去整理书架之上的书籍,想来她定是怕毁了那些书籍才有所顾忌。

  梦环州想到后心里便是琢磨着了什么,他顺手就从书架抓起一本书向落墨扔了过去。也不见那落墨有何动作,梦环州只见得自己扔过去的书籍在落墨前面的斜上方旋转起来。他又抓起两本扔了过去,那落墨向他走去,扔过去的两本书又是在先前那本旁边旋转起来。梦环州急了,一边往后退去一边抓起两边书架上的书朝落墨扔了过去。

  没几下落墨上方已是有十几本书凌空旋转着,落墨见梦环州没完没了地还在往这边扔,便是十几把锋利的飞镖向其飞了过去。梦环州见得那射来的十几把利刃处于同一个面分散而来,将自己所有闪避的退路全部封死了。他赶紧从彝环取出了一把铁剑,右手执着铁剑刷刷舞了几剑。只听得“叮叮”几声,伴随着几道火花梦环州将击向自己的飞镖尽数击落。

  梦环州这几剑看似平凡实则大有文章,那能击到自己的几把飞镖几乎是在同一个面以同样的速度飞来的,自己不仅要计算好飞镖离自己的距离,还要计算好出下一剑时那飞镖飞到了什么位置。他这几剑衔接的完美,将铁剑舞出了一道道残影,行家一眼就能看出这几剑非同小可,没有坚实的用剑基础是很难完成的。

  “哦,原来是剑阁之人”,落墨自然也是能看出梦环州这几剑的不凡。眼前这人类绝对算不上什么高手,但却能将剑法应用的如此炉火纯青,想来大陆之上擅长用剑的也就是剑阁了。

  梦环州见自己身法被识破也不再掩藏自己的功法了,趁落墨控制着那些书籍之时将手里的铁剑驭了过去直接飞向落墨面门。落墨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见着飞来的铁剑竟是既不躲闪也不格挡。

  就在铁剑快要刺到落墨面门之时那铁剑戛然而止,剑尖就那么静止在落墨眼前。梦环州不敢相信会是这个结果,他将精神力催发至极来驾驭铁剑向前刺去,可铁剑依旧纹丝不动。

  梦环州心里惊到了,自己这铁剑虽是无主之物有点实力的都能驾驭,他对于自己的功力虽是不敢自大,但是对自己精神力还是颇有信心的。自己自打触及到了精神力这领域后就显示出了极高的天赋,当时就远远超过了在修吾峰修炼多年的青夜。加上后面的努力修炼,梦环州一直坚信自己的精神力比起剑阁三大长老也逊色不了多少。

  梦环州见得落墨在没有用手或其它外物触及的情况下就能驾驭自己飞速而去的铁剑,说明她的精神力远在自己之上,若她精神力跟功力成正比的话此女子的修为绝不比剑阁五大师尊差。梦环州已是完全不能再驾驭那铁剑了,就像跟铁剑失去了通灵般,直到铁剑被落墨驭得转了个方向将剑尖对准了他。

  落墨对梦环州问:“不知你们剑阁现下是否有人能有此神通”?

  梦环州听得落墨这么一提醒,再看其上方还驾驭着十几本书籍,心里猜测到莫非这女子修为境界已达到了跟剑阁万剑归宗相同的神通了?梦环州以防不测又从彝环取出了一把铁剑执于右手小心戒备着。此时他是万不敢跟这女子硬拼的,他开始在心里盘算着此刻要怎么脱身。

  “小子,受死吧”,落墨将眼前的铁剑还给了他。梦环州见得那铁剑飞来的速度极快,对着自己脑袋刺来。他心知这女子修为了得不敢硬接,只能提前闪走避开了这一剑。梦环州闪避完还来不及站稳就感应到那刚刚刺过去的铁剑又去而复返向自己身后刺来。

  梦环州只得身子向后倒去,铁剑“刷”地一下直接将他的脑袋削掉了一半。他看着地上的半个虾头,用手摸了摸头顶露出来的头发后心里一阵发憷,刚刚就差丝毫自己就交代在这儿了。

  梦环州赶紧站了起来,索性将剩下的头套撤了下来扔在了一边,却见得落墨铁剑已是刺到了自己眼前。他现在是无论如何也避不开这一剑了,就算用自己手上的铁剑来格挡也只怕是九死一生。梦环州绝望了,他十指紧攥最后的求生意识让他将精神力驭使到了那眼前的铁剑之上。

  就在梦环州万念俱灰之时他发现眼前的铁剑竟然被他给控制住了,见着眼前那离自己不到三寸距离的剑尖浑身开始冒汗。说起来梦环州也算是命不该绝,就在他摘掉头套之时那驭使铁剑的落墨受到好奇心驱使,忍不住见得眼前的人类竟是如此年轻。

  看这小子的年龄应该才十八九岁,想不到他小小年纪竟有此修为,还胆大包天跑到海族来,就在落墨的这一时分心失神之时被梦环州捡回了一条命。

  落墨回过神来后又是驭使铁剑向梦环州刺去,此时梦环州已是得到了一丝喘息的机会。在感觉到那铁剑开始出现细微变化后他便身子一斜果断放弃了刚刚身前的铁剑,只听得“叮”地一声铁剑直接刺进了地面坚硬的石板里,其半截剑身快速来回地晃动着。

  此时的梦环州想要活命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赶紧逃出去。可一想前面的出口有这个女魔头挡着自己肯定是过不去,那就是只有原路返回从刚刚来的入口逃。可这书室极大,梦环州进来后只注意到两边书架之上了的书籍,全然记不起该怎样返回了。

  他没时间多想了,随手从书架上抓起了几本书籍又是向那落墨扔了过去,自己一下跃到书架之上。落墨见得梦环州的企图后也没再管那些飞过去的书籍,就连她斜上方的书籍也纷纷落到了地面,落墨见得他逃离的方位后便是追了过去。

  梦环州站在书架之上远远地见得远方的石门后便急速往那方向奔去,他穿梭于一个个书架之上几下便来到石门附近。就在他到达石门前最近的一个书架时,突然见得那落墨不知何时已是站在了石门之下。

  “这么快”?梦环州念到,他没想到这落墨身法也是如此之快,一时间竟是呆在了书架之上。落墨见梦环州没有任何动作后便主动向他发起了进攻,只见她以轻盈的身法几步便弹到了梦环州眼前。梦环州心想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放手一搏,他右手执剑先是后退了几个书架之后身后太极图案渐渐显现。

  梦环州驭使几道剑气向远处的落墨飞舞了过去,那落墨不慌不忙地也是突然身后太极图案涌现,挥手间便是十几道剑气向梦环州飞了过去。梦环州见得自己几道剑气全被落墨的剑气挡下了,剩下的十来道剑气径直朝自己飞了过来。

  “这是?天机剑法”?梦环州还来不及吃惊看着攻来的十来道剑气,他心知自己是挡不住了立马跳到了书架之下。不行,得赶紧想办法脱身。梦环州见一道道剑气从头顶飞过之后便从彝环取出了两个瓶子执于手中,又是回到了那书架之上。

  梦环州上到书架之后见得那落墨早已正站在了上面,一把淡蓝色的透明剑向他刺了过来。慌忙之中他身子一侧那蓝色剑刃从自己眼前而过,只感觉到一股寒意入体。

  落墨一剑刺空后迅速手腕一转变刺为划向梦环州划去,梦环州见得这般变化后将铁剑竖了过去挡住了落墨的剑。正在他庆幸挡下了这一剑时,落墨执剑的手指瞬间松开,蓝色之剑以跟铁剑接触点为圆心向他的颈部转了过去。

  梦环州吓得赶紧身子往后一仰,他感觉到像是一截冰块从自己脸部贴了过去,在他后倒瞬间一时不稳竟是直接倒在书架之上。梦环州见到自己右手的铁剑已是被那蓝色之剑转成了两截,半截断剑握于自己手中,他还来不及起身之时落墨已是手持蓝色之剑顶在了自己胸前。

  “怎么样?我这把冰魄剑比起你们剑阁的紫云剑谁更厉害”?

  梦环州这才仔细看向落墨手里的蓝色之剑,那剑刃跟剑柄皆是淡蓝色如同水晶般透明,剑柄前端乃是六片菱形水晶状左右分散着,就像一朵盛开的蓝莲花一样。剑柄前是一段菱形水晶连接着前端平滑整齐的锋利剑刃。这把名为冰魄的利剑浑然一体,真不知是何材质如何锻造而成的。

  落墨见梦环州没有回她便将冰魄剑从其身前慢慢移到了他眼前,梦环州感觉到随着那冰魄剑剑尖的移动一股寒意也是从自己身前凉到了眼睛。

  “怎么样,在得知自己就要死去你内心是怎样的感受”?

  梦环州听后笑了笑,那落墨问到:“你不怕死”?

  梦环州笑着道:“就算是死我也会将这变成一片火海的”。

  落墨听了梦环州的话后看向他左手,见得他左手拎着两个火瓶,红色的火焰正在瓶口跳跃着。原来刚刚梦环州不是躲不过落墨的冰魄剑,只是他左手拎着两个火瓶后倒之后不能用左手借力,为了护着两个火瓶只得倒在了书架之上。

  “你的命都在我手里,你觉得我会对你妥协吗”?

  梦环州回到:“不会,但就算你现在杀了我我也能用最后一丝功力让这火瓶爆裂开来,到时候就算你修为再高也不可能将这些书籍全部带走”。

  “你敢”!落墨大声喝到。

  两人四目相对一时间竟安静了下来,就像时间瞬间停止了般。梦环州想到眼前落墨居然使的天机剑法,刚刚刺向自己这几剑也颇有剑阁剑法的精髓,还有她用的炼器也是剑。梦环州不得不好奇到她的身份来。他看着落墨眨巴着的睫毛问:“你为何会天机剑法,你和剑阁有何渊源”?

  落墨听得梦环州的话语后明显表情有所动容,她迅速收回冰魄剑转身背对他吼着:“你滚,立刻滚出去,在我将这里整理好之前我暂且饶你一命”。梦环州不知为何这女魔头会有如此转变,不知道是自己哪里刺激到她了还是她对自己手里的火瓶妥协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小命要紧,他生怕这女子突然改变主意立马闪身起来向那出口奔去。

  梦环州又回到刚刚进来的大厅,他本欲走出大厅的,不想透过门缝发现外面庭院是围了好多护卫,想来定是那鱼头宫女出去将他们引来的。就只有一条路了,梦环州向大厅另一个通道奔了过去。

  穿过通道之后便是来到了一个内室,他还来不及观看这内室就听得外面的步伐走了进来,吓得他连忙向里屋闪了进去。进来之后发现这竟然是一个巨大的卧室,因为他看见远处有一华丽的锦绣之床。这卧室大得离谱,里面各种豪华的家具摆设应有尽有,在卧室正中间还有一喷泉。

  卧室里建个喷泉,想来也只能在海族才能见到这样的怪事。突然梦环州又是听得那刚刚的脚步声又朝着卧室来了,他四处张望起来想找一个藏身之地。

  房门被一个宫女轻轻推开了,紧接着一个衣着华丽的女子走了进来。那女子一身紫红色飘金的长袍,身后拖着长长的披风被两个宫女拎在手里。女子头发全都盘在头顶,戴一顶巨大的王冠,满头都是一些宝石挂坠、珠串、黄金镂空的凤凰等装饰着。再看女子的脸庞,一副绝好的面容显得极其尊贵,仿佛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高雅气质。

  女子进到卧室之后便是在一块水晶桌前坐了下来,其身后的两名宫女先是帮女子解下了披风。将披风小心裹起来后两人又在女子头顶忙碌起来,只见一件件珠宝首饰从那女子头顶取下后放在了水晶桌之上。

  此时的梦环州正躲在那喷泉之下,他下到水中之后就一直往下潜,见得这喷泉下面竟然是别有洞天。他发现头顶的喷泉入水约一丈多,跟四周石壁连接处乃是混为一体,就像是两根交错的石柱将那喷泉支撑着一般,也不知是天然形成的还是开凿出来的。梦环州躲在喷泉石头之下向下方看去,虽然能看到底部,但估摸了一下这空间水深起码都有十几丈。

  不行了,快要憋不住了,得上去看看情况。梦环州从喷泉下面横着游了一段距离后便是直接向水面漂去。他悄悄将头露出了水面,四下扫了一圈。突然见得那水晶桌方位的女子径直向他走了过来,那女子边走边一件件除去了身上的衣物。梦环州这才想到这哪是什么喷泉啊,这分明就是海族贵人沐浴之地啊。

  又是被逼到进退两难的地步,梦环州眼看着那女子就要走到喷泉了,此时她身上也就剩下了贴身衣物了。梦环州见得那女子身材极其高大丰盈,仅有的衣物早已是挡不住她的前凸后翘了。

  梦环州哪见过这场面啊,上次帮青鸾穿衣服自己也就敢偷看了她几眼后背。不行,他又赶紧往水底潜去,准备又躲到这喷泉下方去。希望这女子就在上面呆一会儿后便会离去,或者是趁她潜到水底之时再跑。

  梦环州紧贴在石头下面,好在那女子并未潜下来,他紧张至极连气泡都不敢弄出来一个。完了,憋不住了,再不上去非憋死不可。梦环州又是悄悄地游到石头边缘向水面看去,只见那水面全都漂满了一些五颜六色的花瓣,紧接着一个绝妙的身体穿梭在花瓣之中,他又赶紧缩了回去。

  梦环州感觉憋气已经到了极限了,既然上不去那就只能往下了。他从彝环取出了两截粗实的铁棍握于两手,借着铁柱的力道向水底快速沉去。一到水底就取出了避水珠,然后便大口大口地呼吸了起来。好不容易才缓过气来,他看向那高高的水面,只看到一团淡淡的光。

  他将两根铁棍收回,不经意打量起水底的空间来。只见这水底也是有幽暗的光线发出,他向那发光点走了过去,只见得一颗紫色的夜明珠镶在顶部石壁中。梦环州围绕着水底边缘绕了一圈,才发现这下面的空间比起上面简直是大多了,就像一个倒着的漏斗一样。

  这下面空间堆积了无数的珍宝,就连头顶斜着的石壁都是镶满了宝石。梦环州看得惊呆了,下面空间少说也有十丈宽距离,再看那些珍宝都堆积的老高了,难不成这是海王宫藏宝的地方?

  他好奇地看着那些宝贝,发现全都是一些黄金、美玉、和一些宝石等奇珍异宝。梦环州见得这里的宝石绝对算是瑰宝了,是海王宫道路那些普通宝石远不可比的。这还只是摆露在外面的,还有好多个紧闭的箱子,想来里面也是装满了宝贝。

  就在此时一个巨大的贝壳吸引了梦环州的注意力,贝壳通体黝黑最少都有四尺之大。这么大的贝壳里面的珍珠一定很大吧!梦环州很轻易就将那贝壳给掀开了,他失望地看着空空如也的贝壳里面。想来里面的珍珠早已被取出来了,只得又将其合上。

  不对呀,这么宝贵的地方怎会放了如此大一个空贝壳在此占地方呢?梦环州觉得有古怪又是将那贝壳盖子掀了起来仔细研究了半天还是啥都没发现。可能自己想多了,梦环州又将贝壳合上了。突然他灵光一现,两手将那整个贝壳抬了起来,见得贝壳下方露出了一个两尺来宽的洞口。梦环州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敌不过好奇心的趋势,托着贝壳双脚向那洞口移了过去。

  梦环州进到那通道内,踩着通道两边慢慢将贝壳放了下来。然后掏出夜明珠向下照了过去。还好不是很高,他手握着两颗珠子在那狭窄的通道里走着,也不知拐来拐去多久终于是到达了一个石室内。梦环州心想这地方,凡人要是没有避水珠的话就算能憋进来也不一定能憋回去。

  梦环州收起了夜明珠和避水珠,因为这石室里已经不需要。整个石室全都是无水空间,不知哪里发出的光芒将整个石室照得明亮着。梦环州扫视了一圈石室,石室乃是一个宽约五丈左右的方形空间。整个石室空荡荡的啥都没有,唯有正中间有座一人多高的石台,这石室里面的光芒正是从那石台上方发出的。

  他小心地向那石台靠近,走近一看这就是一个石台啊!啥都没有,只不过中间凸出来了一截而已。一想起刚刚那贝壳的玄机梦环州又是仔细地围绕石台仔细转了起来,从上到下全都瞧了个遍。

  梦环州抬头仔细看向头顶空间的那些暗淡光源,竟然以极慢的速度向石台中间聚拢。他一下跃到三尺多宽的石台之上,看着那石台上的凸起。奇怪!这凸起怎么好是眼熟,像似在哪里见过?

  梦环州冥思苦想一会儿后,突然想到这不就是那石岛之上的石剑吗?虽然只有剑柄露在外面,他还是看出这剑柄跟那石岛上的石剑一模一样。青鸾说的果然没错,石剑还真在海族。梦环州右手握着剑柄往上拔起,可石剑就像已经跟石台连在一起了丝毫未动。

  他两手并用将全部力气使上,最终还是慢慢将那三尺多长的石剑拔了出来。右手将石剑举在身前仔细端详起来,果真跟那石岛上的一模一样。这是一柄三尺多的长剑,剑柄剑身互为一体。剑柄奇形怪状的也只是看起来勉强像个剑柄,连剑刃都是不规则的粗糙玄石。

  梦环州用手掂了掂石剑极其厚重,要真用起来还不如普通铁剑轻巧。就这样轻松得到了?他完全不敢相信还有这么容易之事。梦环州试着用精神力与这石剑通灵来驭使它,可接连试了好久都是无法感应到石剑。

  这就奇怪了,莫非这石剑已是有主之物,里面的剑灵不认可自己?他将石剑扔到了石台之下,集中精神力对那石剑念到:“起”。果然这次石剑起来了,径直朝他刺了过来。梦环州感觉到了危险身子一侧跳到了石台之下,算是躲过了这一击。他落地刚刚站稳就感应到那石剑又向他飞刺了过来,赶紧从彝环取出一把铁剑迎了上去。

  两剑一接触梦环州手中铁剑就直接被那石剑削成了两截,他看着手里的半截铁剑,断裂处极其平滑像是被利刃瞬间划开的豆腐般。梦环州又取出一把铁剑,这把就显得比较宽大厚实了。见着那飞来的石剑梦环州将铁剑驭了过去,两剑相逢他那把铁剑又是瞬间被削成了两段,就跟上一把那样被削的整整齐齐。

  这还了得?梦环州见那石剑又是向自己攻来,心里已是有了些许畏惧。这石剑怎会平白无故的来攻击自己呢?它是怎么做到的?它只是一把剑而已,莫非这石剑是被高手驾驭着来攻击自己?梦环州越想越怕石室除了自己哪还有其它生物存在,若石剑真是被高手控制着的话那他的修为可真是恐怖至极了。

  小命要紧,梦环州现在哪还敢打这石剑的主意,撒腿就向石室外逃去。那石剑像是知晓他的企图直接向其前方飞去,梦环州见得刺飞来的石剑,干脆从彝环取出了一根两寸多粗的齐眉棍来两手横在了身前。

  “当”地一声梦环州被石剑的力道劈得倒飞了出去,一下子摔在了远处的石壁之上。他一下子被摔得胸口沉闷,背靠在石壁上看着两手各握的半截铁棍,这可是两寸多粗的玄铁棍啊!梦环州哪还敢停留,扔掉手里的两截棍子后爬起来就往外跑。

  等梦环州跑到石室的出口见得那石剑已是凌空停在离地数尺的高度,剑尖正对着自己,梦环州赶紧停了下来。奇怪?这剑咋又不动了呢?他试着往左手边绕过去,哪知那剑尖就像认准他一样随着他的身影指了过去。梦环州又往回绕,那石剑的剑尖还是跟着他在移动。突然石剑“嗖”地一下向他刺来,梦环州现在与那石剑太近了,根本来不及闪开了。

  他两脚向上一弹微微离开了地面,两个手掌死死地夹着刺来的石剑剑身。梦环州被石剑的力道一下子抵得后退了回去,其两个手掌自然是难以控制石剑的力道,只见那石剑慢慢穿过梦环州手掌刺进了他的胸前。

  梦环州感觉到了剑尖刺进了身体,强烈的痛感袭来直到自己被逼到了石壁才停下来。他以为自己死定了,低头一看那石剑刺伤自己后并没有再深入了,此刻自己的鲜血正顺着那剑尖往下滴着。

  突然那石剑一下子脱离而去,在石室中间随意飞跃起来,飞行的轨迹和姿势恰似欢喜的孩童在翩翩起舞。梦环州一时间也不敢有所动作,更不敢再有逃离的念头了,只能静静地看着石剑飞舞。那石剑飞舞了一阵后又是“嗖”地一下向梦环州射来。

  完了!梦环州一时是绝望了,看着那越飞越近的石剑正想怎样闪避。突然一种奇怪的感觉从他脑海里涌现,自己竟然和那飞来的石剑有了一丝感应?梦环州一边向前走着一边举起右手向前面斜上方慢慢弯曲了五指。只见那刺向他的石剑瞬间凌空转了个方向,径直飞到了梦环州右手。

  梦环州握着石剑的剑柄斜指上空,默默地闭上了眼睛。许久之后他突然双眼一睁,顾不上胸前疼痛以轻盈的身法在那石室舞起了剑法。片刻后梦环州渐渐停下了动作,两手端着石剑在心里叹到:真是一把神剑,用它近身作战的话要是再短一点,轻巧一点就完美了。

  他将石剑扔了出去,闭上眼睛驾驭着石剑在石室飞舞起来。那石剑随着梦环州的意念驭动时而前冲、时而横扫、时而斩杀。梦环州闭着双眼清晰地感应到石剑的位置和飞行轨迹,这种感觉自己从未在其它佩剑上体验到过,仿佛自己已经和这石剑融为一体了。

  梦环州唤回石剑执于右手,此时的他心里不知是何心情。自己算是彻底跟这石剑通灵了,从此刻开始他也算有了自己的炼器了。他现在虽还远远不能使出石剑的全部神力,至少他相信以后再遇到和自己修为差不多的敌人也多了一分胜算,或者说多了一分活下去的希望。

  不知怎么的梦环州想到了七星剑,虽然这石剑的威力比七星剑要强,可他还是被久久埋藏在心底的那份牵挂给触动了。也许自己今生是跟七星剑无缘了……

  五年了,他终于是拥有了与自己通灵的佩剑了,他终于称得上一名合格的剑客了。回想起自己第一次到藏剑山引剑的失败,他放弃了去藏剑阁取剑,放弃了玲珑双剑,到后面七星剑和赤壁剑等跟他擦肩而过。所有的坚持和信念,都只为了等待着老天为自己安排了最好的惊喜。

  梦环州发呆了好久后才想起该出去找青鸾了,向那通道走了过去,边走边把石剑往彝环里放。他连续试了好多次都是放不进去,奇怪?自己彝环除了活物之外的物件都能放进去的,只要彝环里面空间能放得下。可就是这石剑无论如何都是放不进去,自己总不能就这样光明正大地拎着石剑出去吧。

  梦环州想了想从彝环取出了一件长袍,将长袍割成了一根根布条状,然后用那些布条将石剑缠了起来。梦环州这才注意到石剑的剑刃并不锋利,不仅不锋利还很滞钝,真难想象它是怎么轻易削断自己那玄铁棍的。

  很快梦环州就用布条将那石剑的剑刃和剑柄全都缠裹得严严实实的,他又用剩下的布条拧成了一根粗实的绳子,将石剑绑好后斜跨在自己右肩,那石剑剑柄则斜在了他的左肩。

  梦环州又取出避水珠和夜明珠向那通道走去,他沿着通道又回到了贝壳之下,双脚踩着两边的石壁慢慢向上攀去,然后轻轻地一点点推开了头上的贝壳。梦环州刚刚推开了一条缝便小心地向那水底的空间扫视了一圈。幸好自己多了个心眼,他看见远处正有一个鱼头宫女在对面石壁下的一个箱子里面捣腾着什么。

  他退回到通道中准备等那宫女离去后再出去,突然梦环州像是想到了什么又重新往贝壳下方而去。想这放了如此多宝贝的地方岂是一个普通宫女能孤身而来的,看那宫女急促的动作倒是像在偷东西。细看那宫女四周有一个以她为中心的圆形空间是无水区域,这宫女身上定是持有避水珠无疑。梦环州突然见得那宫女的手,竟然是人类的手。青鸾!他连忙掀开了头顶的贝壳爬了出去。

  梦环州轻轻地向青鸾走了过去,他见得青鸾还没发现自己背对着他在那些箱子里面找着什么。突然青鸾警觉地回头看向了他,见得来人是梦环州后先是松了口气。梦环州走了过去问到:“你是在找它吗”?说完将背上的石剑取下来向青鸾扔了过去。

  青鸾接过石剑后两手不断变换握着石剑,虽是被布条包裹着青鸾依旧能感受到那股熟悉的气息,这气息还是跟几千年前一样。青鸾两手紧紧地握着石剑,像是诸多往事一下子全都涌了出来。直到梦环州走过去叫了一声:“青鸾”,青鸾这才回过神来。

  青鸾好奇到:“在哪找到的”?

  梦环州将青鸾拉到那贝壳处将整个贝壳掀了起来说:“这下面有一个通道通往一个石室,石剑就在那石室中间的石台之上”。

  青鸾笑道:“想不到你这榆木脑袋也有开窍的一次”。

  青鸾将手中的石剑递给梦环州问:“能与它通灵吗”?

  梦环州听后没有伸手去接石剑,而是将青鸾手中的石剑驭了起来,在自己身边随意穿插飞舞起来,而后贴在了自己的后背,又将它重新绑好在肩上。

  青鸾见着石剑在梦环州的意念驱使之下如行云流水般,惊讶到:“你是怎么跟它通灵的”?

  梦环州回到:“我也不知道,我刚刚还差点被这石剑给解决掉了”,梦环州见到青鸾一脸不解的表情只得将他在那石室内法发生的事情跟青鸾讲了一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