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内院苦修
淰旧的铁公鸡2021-07-19 11:3510,162

  梦环州一鼓作气跑出去到了石壁外面,惊魂未定的他在心里叫到“好险”!此地不宜久留还是速速回去吧,却不想小白龙道:“你准备回去”?

  “不然呢?在这儿等着那人出来抓我吗”?梦环州道。

  “没事,咱们回去”,小白龙道。

  他闻言便是朝广燚峰下面奔去,没跑多远被小白龙叫停了:“我是说回石室里面”。

  梦环州不敢相信问到:“现在回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小白龙道:“你觉得刚刚那人去了哪里”?

  “往最里面一层去了”,梦环州回到。

  “这剑阁谁能进入到内层”?小白龙问。

  梦环州闻言一想这第三层都是普通弟子无法抗衡的地方,能破开能量璧进入那最里面一层的剑阁除了五位师尊和三位大长老外别无他人,他思量刚刚这人定是其中之一。

  “你想想以他们的修为会发现不了你的存在吗”?小白龙道。

  “是啊”!梦环州瞬时恍然大悟,然后说到:“你是说那人早就知道我在里面而故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没错,这内院你进进出出也有好几次了,内院如此机密之地,怎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呢?我想肯定是有人默许了你进入里面”。

  听得小白龙所说梦环州觉得颇有道理,难道是辰逸前辈?他思来想去觉得这剑阁能说上这话又关心着自己的除了辰逸外别无他人,也不再多想回头往那石壁走去。

  “对了小白龙,你现在怎么不压制我的功力了”?梦环州边走边问到。

  “你早已过了筑基期,现在压制你的功力反而没有益处”,小白龙回到。

  “你是说我以后随时随地都能使用自己全部功力了”?梦环州惊喜地问到。

  “嗯!你以后的修炼只会越来越难,很多都只能靠你自己了,我也只能给你一些言语上的讲解”。

  梦环州兴奋地进入内院,很快就来到了第二层,席地而坐修炼了一会儿后感觉这里的火能吸收得开始慢了,便想到那第三层去。不想被小白龙制止了,叫他切记不可急于求成,还要在这第二层呆半个月才能进入第三层修炼。梦环州不敢不听,只得老老实实呆在第二层修炼。

  转眼半个月就过去了,这半月梦环州每天晚饭后便是准时到那内院修炼,一去就是一个通宵,第二天凌晨再回去。这期间他得知巫小小四人也是在这第二层修炼,他们每天白天到第二层修炼两个时辰,刚好跟自己把时间错开了。

  这一晚梦环州终于如愿到了第三层修炼,有了这十多天的修炼,他感觉这次到第三层对抗火浪明显没有半个月前那么吃力了。他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开始吸纳火能,刚开始还感觉挺轻松的,可过了一会儿就感觉浑身火热难耐。可眼下又不好意思回第二层去,只得硬着头皮艰难地抵御着。他全身衣裳早已湿透,感受到在这第三层修炼就是煎熬。

  一晃三个月又过去了,梦环州在这第三层又是从未中断地呆了三个月。从开始难以抗衡的煎熬,到第二个月的逐渐适应,再到如今感觉在这第三层特别舒适。现在自己的力量比起刚刚来广燚峰时不知强了多少。

  渐渐地他又感觉在这第三层修炼也是越来越慢了,便想着到那最里面一层去。他将想法告诉小白龙后,小白龙也不反对只是告诉他这里面一层凶险万分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他毫不畏惧地告诉小白龙一定要进这最里面一层。

  小白龙说到:“这里面一层就算以你现在的修为还是难以抵御里面的火浪,我先用功力护着你进去,等进到里面后我再逐渐收回功力,直到你能抗衡的最大临界点为止”。

  “但是你要记住如果实在受不了了就叫我就带你出来,千万不能逞能。还有进到里面后万不能使用神识感应石洞下的东西,切记,切记”。

  虽不明白为什么不能感应地下,但对小白龙的话自然是深信不疑,梦环州点了点头道:“明白”!

  话刚说完小白龙就离开他的后背,用自己如烟雾缥缈的身子将梦环州整个人包裹在了里面。

  梦环州感觉一股巨大无形的压力正在压迫着自己的身体和灵魂,慢慢走向那进入最里面一层的“离”位。梦环州此时的身体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了,眼睁睁地看着小白龙捏出手法破了能量璧,随后带着自己走进了那神秘的最里面一层。

  一进去他就感觉眼前一片火的海洋,这最里面乃是一片空地,空地被一条曲线分成两半。两个圆形的洞分别在两端,这火焰正是从那两个圆形洞里喷出来的。

  梦环州感觉到那火焰的恐怖,若不是小白龙自己肯定无法在这里存活。小白龙带他找了一个稍微安全的偏远地带,待梦环州坐定后便开始慢慢收回功力。

  他觉得自己身体越来越热,渐渐地竟然感觉开始抵御不了外面的火浪了。他紧咬着牙,双手握拳使劲地往里握,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皮肤都被烤干了。

  梦环州实在受不了了“啊”了一声,小白龙见状赶紧停下收功,以剩下的功力继续保护在他外表。他觉得完全是在受着地狱般的酷刑,嘴角已渗出了淡淡的血迹,双眼通红且迷离地感到外面的火浪一层接着一层袭来。

  翌日凌晨,梦环州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煎熬了多久了,只是觉得眼前渐渐变得虚幻然后整个人晕了过去。等他醒过来发现自己身处广燚峰后山深潭里面,此时正是大寒时节,白茫茫的雪已经掩埋了整个剑阁,寒冷的冰雪也早已将瀑布断流,深潭上面也是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冰。

  梦环州此时感觉整个人都虚脱了,躺在这刺骨的冰水中觉得很舒适。口干舌燥地顾不得许多,直接潜到水中,张开嘴巴“咕噜咕噜”地大口喝了起来。

  “小子,你差点就被烧死在里面了”,小白龙道。

  梦环州心有余悸说:“多谢前辈搭救”。

  “你这小子,平时都叫我小白龙,只有在有求于我或是有恩于你时才叫我前辈”。

  “不管叫前辈还是叫小白龙都包含了对您的敬意”。

  小白龙冷哼了一声道:“今晚还去吗”?

  “去啊,为什么不去”?梦环州干脆地回到。

  一个月又过去了,梦环州干脆跟大胡子师尊请假回藏剑山,趁着夜幕住进了后山石壁里面。眼下还有不到两个月就是那夺旗大会,这一日在最里面一层修炼的梦环州,发现巫小小四人终于是进入了第三层。此时的小白龙并不能保护梦环州,三层有四位内阁弟子不说,外面一、二层还有内院弟子在铸剑,小白龙只得动用修为来掩藏了梦环州的气息。

  失去了小白龙的保护梦环州得全靠自己来抵御这来势凶猛的火浪,幸好他在这最里面一层也呆了一个月,现在也能凭自己的修为勉强抵御着。五人就这样被一厚重的石壁阻隔着,梦环州在里面修炼,巫小小四人在外面第三层修炼。

  梦环州发现外面这四人完全是分散开了,若是现在出去定是会暴露行踪,只能等外面这四人走了他才能去第三层休息。他心想这四人都是第一次到这第三层肯定呆不了多久的,殊不知自己在没有小白龙护体下所受到的火浪比外面四人炙热多了。

  才过去一个时辰梦环州就感觉快顶不住了,而外面四人却无一人出去。他此时除了能咬紧牙关忍着,别无他法。感觉越来越难受,想着若实在受不了也只能去那第三层,暴露也比烧死在里面强啊。

  终于第三层的虞斗文第一个受不了起身往第二层退去了,虞斗文的离去让梦环州感觉到了一丝希望,心想有一就有二,另外三人应该也快离去了。果然巫小小也熬不住了,起身退到了第二层,接着就是秦宇浩在巫小小刚刚离去不久就跟了出去。唯有倪音在秦宇浩出去后居然还熬了好久,就像在跟梦环州做生死较量一样,看谁先熬死谁。

  此时梦环州都能听到自己的心在扑通扑通地跳,他已经完全抵御不了这火浪了,皮肤传来的灼烧感越来越强。他开始坐立不安,四肢也开始扭曲着,像是正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终于梦环州实在受不了了起身朝那外面第三层而去,就在自己起身一瞬间,他发现外面的倪音正飞似地冲到了第二层去了。梦环州心里暗笑了一下也是快速来到“离”位,在小白龙冲开能量璧后便是一下滚到了第三层躺在地上气喘吁吁的不能动弹。

  不知不觉梦环州又在这里面呆了一个月,如今他在没有小白龙护体的情况下也能在最里面一层呆上个半天一天的。梦环州发现外面四人在第三层呆的时间也是越来越长,虽说自己现在能毫无压力地把他们四人熬出第三层去,可他心里一直担心这外面四人会不会被带到他这一层来修炼。

  这天一大早梦环州还是继续在最里面一层修炼,他感应到外面四人亦是像以往一样分散了修炼。他在这里面也闷得无聊,便将神识外放感应着外面四人来。过了一会儿梦环州突然想起了眼前两个石洞下面,想着反正小白龙掩藏了自己的气息,应该没事的。在强烈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完全忘记了小白龙的告诫,将神识朝其中一个石洞下面感知而去。

  梦环州惊到了,这石洞下面居然还有这么大的空间,空间全被暗红色的熊熊大火包围着。比起自己呆的这一层,这石洞下面才能称得上火海。烈火将空间烧得如同将要扭曲一般,最下面的石壁被烧得通红,底部完全被红色的岩浆盖住了。他继续将神识感知下去,发现那岩浆居然还很深,沸腾的岩浆正在底下翻滚着。

  突然梦环州发现了一不明生物在岩浆游来游去,那不明之物速度极快,只是一闪便消失了。他好奇地继续在里面搜寻起来,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便又将神识收回看向那片火海,这次他居然又发现了那不明生物。

  他仔细感知了过去,发现那生物被熊熊烈火包裹着,在下面火海飞行遨游,完全看不见其本体。长长的身体如大蛇一般,生了四个火爪,每个火爪一挥便是出现一片烈火,巨大的头颅一呼气也是呼出一大片炙火出来。

  梦环州觉得这不明生物怎么这么熟悉,细想之下惊到,这不就跟小白龙变大后长的一模一样吗?这分明就是一条火龙啊!他将神识全部放到那不明生物上仔细感应着,没错!这就是火龙魂。

  梦环州一下明了,难怪在这内院修炼有提升攻击的效果,原来这下方有一条带火属性的龙魂。而那外面两层的锻造炉,上面那淡红火焰想来也是这火龙喷出来的。

  突然梦环州发现那火龙两个巨大的眼睛盯着自己,没错,那火龙魂在空中停止了翱翔,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现在打坐的地方。他见得那两个巨大的眼珠红彤彤的极其恐怖,根本不敢与其对视。那火龙此时在下方虽是一动不动的,但梦环州却感觉到了一丝恐怖的气息,就像是惊涛骇浪来临之前平静的海面一样。

  突然那巨大的火龙如同发狂了一样,嘴里吐出火焰,四肢也是划出火浪朝梦环州冲来。梦环州吓得面如土灰,眼看着那巨大的火龙冲天而起很快就要到这石洞下方了。

  就在那火龙快要到达上方石洞时,其身形突然停止不上了,犹如撞到什么东西一样产生了巨大的晃动。梦环州感觉整个内院都颤动了一下,用神识感知了过去,原来是不知从哪里出现了一张金黄的巨大能量网牢牢地将火龙困着。

  梦环州见状心里也唏嘘了一下,幸好没事。那火龙在被巨网挡住后更是恼羞成怒,愈加狂暴地冲击着能量网,从嘴里喷出了巨大的火焰如同巨浪一样向外冲来。

  第三层的四人也是感到了大地的晃动,一股危机袭来,虞斗文率先站起来,呼喊三位师兄妹出去。另外三人也都是修为颇高之人,早就起身向虞斗文所在的能量璧狂奔而去。

  虞斗文生怕他们找不到能量璧一样,在“巽”位能量璧处一边催促一边指引着三人出去。巫小小跟秦宇浩离虞斗文最近,两人先后出去了。跟虞斗文对立而坐的倪音也很快跟了过来,见三人都出去后,虞斗文也准备出去。

  梦环州见到那喷出来的火浪恐怖如斯,哪里是自己能抗衡得了的。他连忙呼叫小白龙,小白龙也是随即变大将梦环州护在中间。这火浪一涌出瞬间就将最里面一层空间全部淹没了,不留下一点空隙。滔天火焰犹如巨浪一样,冲击着小白龙后绕了过去,接着又冲破了石壁上的能量璧朝第三层涌去。

  那火浪冲破“离”位的能量璧后又是瞬间淹没了第三层,虞斗文反应极快,在火浪过来之前赶紧冲了出去。可一出去就发现刚刚出来的三位师兄妹并没有离去,而是在第二层到第三层的能量璧处等着他,虞斗文见状赶紧使出浑身修为后叫到:“危险”!

  三人见状瞬间用全部功力防御起来,只见三人都用一层隐隐的能量包裹着自己身体。而虞斗文并没有用功力包裹着自己,而是结下了一个比能量璧还大的方形能量层堵在眼前的能量璧外。

  只是听见“砰”地一声巨响,火浪冲破能量璧拍在虞斗文结下的能量层上。那能量层就像一层薄冰一样瞬间破裂,奔流而出的火浪一下将虞斗文吞噬了……

  平日一向冷清的广燚峰后山陆续飞来好几人,最先到的是大胡子辰陌师尊,随后是三位大长老赶来了。大胡子一脸焦虑地看着石壁,遂命三位大长老进去救人。

  三位长老刚刚进入石壁,其余四峰执事也是相继而到。辰尘、辰瑾、辰珊、就连一向身居不出的辰逸都过来了。待五位执事聚齐后也没多话,一起落在地上直接跟辰尘进入了那石壁内。

  第二层不单有倪音、秦宇浩、巫小小、虞斗文四名弟子,更有十多名内院弟子在里面铸剑。好在这十来名弟子都不是泛泛之辈,又常年在这内院受着烈火炙烤。那火浪来临之前都提前抵御起来,但还是都不同程度地受了伤。

  这也幸好他们所处第二层,离那最里面一层有两圈厚厚的石壁缓冲了些许攻势。火浪在经过小白龙、“离”位能量璧、“巽”位能量璧以及虞斗文结下的能量层,经过层层阻挡的火浪势头大减。

  倪音三人都受了伤口吐鲜血,但还能勉强站着。三人赶紧来到虞斗文躺的地方,扶起了生死不明的虞斗文。只见此时的虞斗文毫无生机,全身衣物被火浪震得七零八落。倪音三人也不知如何是好,欲叫秦宇浩先将他带出了石壁再说。

  好在此时三位大长老已是赶了进来,问到:“里面后还有人吗”?

  倪音摇了摇头,执事长老赶紧拿出了一颗丹丸塞进了虞斗文嘴里,知书长老随即将虞斗文抱着向外面奔去。

  这火浪将梦环州给震撼到了,他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力量,饶是有小白龙护体,依然能感觉到这火浪的温度之高,冲击之强。小白龙此时对梦环州道:“你闯大祸了,剑阁高手都已经到外面了”。

  梦环州后悔不及,现在内有恐怖的火龙,外有剑阁顶尖高手是进退两难,只能求助小白龙。

  小白龙道:“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去这石洞下面”。

  梦环州惊到:“什么,就算往外走还能活下来,大不了再去那苦崖洞呆着,可去这石洞下面那不是自寻死路吗”?

  “我之前叫你不要用神识去感应石洞下面,可没说不让你用眼睛看石洞下面”,小白龙道。

  “你将神识内敛,功力全收,走到石洞往下看看”。

  梦环州闻言后战战兢兢地走到石洞往下看去,哪还有什么火海,这下面就是一个小地窖般大小的空间,他莫名其妙地看着小白龙。

  小白龙一爪将梦环州拍了下去说到:“这石洞下面乃是一青铜鼎,你先前所看到的只不过是这鼎里的空间,就像你的彝环一样道理”。

  梦环州恍然大悟道:“若是我不懂得彝环开启之法是不是也不会感应到这里面的空间”?

  “嗯,你只能感应到这尊鼎”。

  “那等会那火龙再作妖,那我岂不是直接在这里烤熟了”?梦环州又问到。

  “不会,你彝环里面那么多物品,你的手指会觉得重吗”?

  梦环州趴在青铜鼎下面石板上,看这巨大的青铜鼎也不知是什么年代的了,上面满是覆盖着被岁月侵蚀的绿锈,而鼎身和四根粗壮的鼎足刻满了不认识的符文。

  “你立刻掩藏气息,我刚刚抵抗那火龙耗费了大量功力,现只能以最大能力掩藏我两气息。若那几位进来直接神识进到鼎内,我们就不会被发现,若是其中之一先感知这鼎外的话你必定会暴露”。

  梦环州只得照做,将全部气息内敛,功力内收压至丹田,趴在鼎下脸贴着石板,呼吸调到了最慢,就连石板上的细微灰尘都怕因自己呼吸给扬起了。

  果然马上就有人进到了内层,梦环州听得一中年男子声如洪钟地道:“这畜生是怎么了,无缘无故闹这么大动静出来”?

  梦环州听着这声音分明就是大胡子辰陌发出来的,此时又听得辰尘说到:“以防万一,我们先加固这阵法”。辰尘说完就一下坐到了内层中央,盘坐结印。其余四人也是分别坐于四方,就像剑阁五峰位置一样,将天祁峰的辰尘围在中间。

  梦环州此时趴在下面大气都不敢出,感情五位师尊都到了,一想要是被发现是自己引发的这祸事,恐怕连辰逸都保不住自己了。他在心里想到如果被发现了这次不知要挨多少淬火鞭,若是关在苦崖洞的话,这次进去怕是就要像凌风师祖和辰逸前辈一样一时半会怕是出不来了。

  辰尘五人合力之后的实力是不容小觑的,只见从辰尘手指而出的能量链直逼下面的青铜鼎,就像当初把小梦从能量球里面弄出来一样。那能量链如同雷电般击在火龙身上,刚刚还作威作福的火龙被这雷电击中后便是一阵嚎叫地乱窜,想要躲避这雷电。奈何这雷电速度极快,火龙又无法破网而出,只能在空间哀嚎地受着雷电之力的击打,直到逃至岩浆底部。

  五人见那火龙逃到岩浆底部一个洞穴战战兢兢地趴着后方才停止了攻击,又合力将那金黄大网加固了一下后才停下了动作。

  “我先出去看下我那徒儿伤情如何”!辰珊说完便起身准备出去。

  “等等我”!辰瑾也是急切地站了起来。

  辰尘见状也站了起来,想到不单辰珊和辰瑾的徒儿受伤,自己两个得意门生秦宇浩和虞斗文也都受了伤,尤其是虞斗文伤势最是严重。辰尘开口道:“既然这里已安顿好了,我们就先出去看看受伤的弟子吧”,说完就朝外面走去。

  待辰尘出去后,辰珊、辰瑾紧随其后跟了出去,大胡子辰陌跟辰逸微微点头后也是跟了出去。待所有人都出去后辰逸也是慢慢地走了出去,只不过他在走出能量璧时若有所思地回头看了一眼青铜鼎。

  辰尘一行人出来后直接飞到了广燚峰广场,见到广场上面躺了好多受伤的弟子。辰珊率先找到倪音仔细观察起她的伤势来,辰瑾也找到了巫小小,所幸二人伤势并不严重。辰尘看到了眼前的景象叹了口气,一阵唏嘘后还是理智地将虞斗文扶起,将自身功力在虞斗文体内游走起来。

  梦环州呆在青铜鼎下愣是不敢有一丝动静,直到小白龙说安全后,才从鼎下出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他不敢在此停留,借着青铜鼎弹到洞外后便飞快地朝外面逃去。

  当广燚峰广场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受伤人员上时,谁会在意一个人影从后山奔了回来,眨眼便混到了人群中。

  梦环州看傻眼了,这广场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二十多个受伤的弟子,不少前来救援的弟子穿梭其中。有的弟子正在吃药、有的身体上正在被涂上一层黑色的膏药、还有被人以真气输入体内的。一阵阵哀嚎传入梦环州耳朵,使得他心如刀绞般,这些人都是因为自己才受的伤,只是因为自己不听小白龙的告诫私自感应到那石洞下面。

  梦环州内疚至极,举步维艰地走在人群中,无意中看到了巫小小,便走了过去。见巫小小被火浪灼烧的皮肤微红,那见到梦环州的巫小小激动起来叫着:“小梦”。

  梦环州听着这一声叫得有气无力的,像是一个卧床多年的病者发出的微弱之声,又带有一丝劫后余生的喜悦在里面。他听得为之一震,握着巫小小的手,巫小小想要坐起来却是使不出一点力气。

  梦环州双眼含珠地问到:“伤情怎么样?不要紧吧”?

  巫小小弱弱地道;“我没事,幸好虞师兄挡了一下,只是虞师兄……”,巫小小边说边艰难地把头转向虞斗文处想看他一眼。

  此时辰逸也是走了过来,梦环州急忙叫到:“前辈”。

  辰逸看了看梦环州后便是走到巫小小身后,示意梦环州扶起巫小小,然后辰逸将真气从巫小小背后输了进去。才一会儿就见巫小小稍有好转,梦环州将巫小小平放后听得她微弱地对辰逸道:“师尊,救救虞师兄”。

  梦环州跟随辰逸走到虞斗文处,辰逸准备用真气治疗时被辰尘挡住了:“已经试过了”。辰尘看着受伤的四名弟子无奈地仰天长叹到:“眼下夺旗大会在即,真是天不助我剑阁啊”!

  梦环州看着地上躺着的虞斗文,衣裳破碎,连头发都烧得差不多了,躺在地上毫无生机。急得梦环州大声叫着:“虞师兄,虞师兄”。

  “小梦,不要惊到他”,辰逸说到。

  梦环州再也控制不住了,眼中的泪珠滚了出来,如同受到刺激一样冲出人群,也不知道朝哪个方向一路狂奔起来。

  他速度极快转眼就到了广燚峰与天祁峰之间的玄铁桥上,在桥中间停了下来。他越想越恨自己,两眼通红地苦笑了两声,随后便是如同发狂般咆哮起来,巨大的叫喊声在山谷里回荡,萦绕在丹水河之上。

  他终于喊不动了,躺在桥上仰望着天空,此时凛冽的寒风将玄铁桥吹得微微晃动。梦环州一动不动看着头顶上有人御剑而飞,朝那天祁峰飞去。远远看上去,这些人显得是那么高高在上,就如同天上的神仙一般。

  “小子,你刚刚失控了,看样子你的心智已经被里面火毒侵蚀了”,小白龙道。

  梦环州冷静了下来,想想自己刚刚确实失控了,此乃修仙之大忌。他想起了青鸾姑娘曾对自己说过这些,刚开始自己还没有太在意,后来回到剑阁后更是长期呆在那内院里面。虽说力量是得到了飞跃式地提升,可他也发现自己变得特别狂躁,就像是一颗至纯的心受到了污染一般。

  梦环州想起了青鸾给自己的清心录,从彝环取出后开始翻阅起来,可这清心录连读起来都费劲,哪是那么容易懂的。他越看越急、心里越来越乱干脆把清心录扔到了一边。

  “小子,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要以一颗平静的心去面对,带着情绪只会越来越糟”,小白龙说到。

  “虞师兄现在生死不明,是我害了他”,梦环州自责到。

  “放心,那小子尚有一丝生机,痊愈也只是时间问题,若有灵药救助的话定是更有奇效”。

  “什么灵药”?梦环州问到。

  “只可惜这些丹药的药材珍贵稀少不说,更是需要有大能耐的人才能炼制得了,还有可能炼制方法已然失传”,小白龙道。

  梦环州听后又是一脸沮丧,小白龙说的可能是它那个年代的东西。这都千年以后了,除非是前人留下来的,不然希望十分渺茫。

  “前人留下”?梦环州突然想到了自己彝环里面有一大堆瓶瓶罐罐,有石头的、陶瓷的、还有玉质的。那些瓶瓶罐罐的口都被一层封印封住了,他曾经研究过,却是一个都不认识,便扔了回去至今都没当回事。梦环州赶紧起身跑到了天祁峰山腰找了一块平地,一股脑将彝环里面的瓶瓶罐罐都倒了出来,然后叫小白龙帮忙辨认。

  小白龙见得这一大堆,将神识感知了过去,片刻后对梦环州道:“时间仓促只能帮你分类,就不一一给你解说了,你按我说的分开摆就行”。

  “右下角第一瓶治疗风寒的、挨着那瓶黑色的是毒药、上面那瓶是解一般蛇毒的……”。

  他们很快就要将那一大堆分完了,这时梦环州手里拿着一个纯白剔透的玉瓶,小白龙道:“这瓶,这瓶,先单独放开”,此时的梦环州早已看得眼花缭乱,也不在意地将这瓶放到了一边。

  终于梦环州将瓶瓶罐罐按其功效分别以毒药、解药、有助修为、治疗一些日常小病、疑难杂症等分成了几堆。他将脚边三瓶治疗火灼之伤的药瓶拿在手上,问到:“这三瓶哪一瓶好”?

  “这三瓶品质都差不多,只能算中下品质,两瓶白色的只能算上品凡药,那瓶碧绿的勉强算下品灵药吧”。梦环州闻言便是将绿色那瓶放在了脚下,将剩下的两瓶放到了疑难杂症那一堆。而后将这些药瓶全部一堆堆收进了彝环,只是他完全没在意那瓶纯白色的玉瓶不知道被带到哪一堆里面混在一起了。

  梦环州不敢停留,拿起脚下的碧绿玉瓶就朝天祁峰奔去。

  “这瓶叫什么”?梦环州问到。

  “花寒露,在那极寒之地有一种花,花瓣透明如冰,这瓶就是以那花朵为主要药引炼制而成”。

  梦环州边跑边问:“你刚刚说的那凡药,灵药是什么”?

  “丹药的品质啊,这丹药按品质功效分为三等九品,普通药丸只能算是凡药,这些药丸主要用于治疗一些日常小病痛。这凡药也有一些品相好的也能有大作为,称这些为中品或上品凡药”。

  “灵药比凡药就要稀少的多了,大多都是一些稀有的药材在炼药高人手中概率性的产物。这个品质的丹药就算比较珍贵稀少的了,其保密的药方、珍贵的药材、炼制的方法、炼药的高手、失败的几率这些因素综合起来那灵药的稀有度就可想而知了。这灵药也是分上品、中品、和下品三层”。

  “那还有一种是什么”?梦环州问到。

  “灵药之上便是仙药,也分上中下三品”。

  这话语间梦环州发现就快要到目的地了,小白龙也是不再跟自己联系了。他本想继续追问那仙药的信息,见小白龙隐去,只得在心里想到:“灵药就稀少如斯,那仙药岂不是人间都不会出现的东西”?

  他熟门熟路地走进了内阁,一进院子就大声嚷到要找虞斗文。梦环州本就跟这内阁曾发生过许多,从私闯内阁,到与众弟子比剑,再到后面打伤秦宇浩。这一切都没有给内阁弟子留下一个好印象,以致他一进院子嚷嚷很快就被内阁弟子围了起来。

  “怎么,小子上次在苦崖洞还没关够吗?又私闯我们内阁”。

  “又来我们内阁生事”?

  “不是不是,我是来给虞师兄送药的”,梦环州笑着回到。

  “呵,你来送药?整个剑阁的名药都在我们内阁珍藏着,用得着你的破药吗”?

  “咱不要跟他废话了,直接一起将他拿下捆到执法长老那去”。

  梦环州可不想再到这内阁整出动静,看着围向自己的众弟子,也不好出手,看来只得束手就擒了。果然他被众人将双手拉得死死的,还有人在后面将他推着往前走。

  没走几步,练剑广场方向传来了急促的钟声,那是广场集合的信息。众弟子不敢大意,只得赶紧往广场跑去,连梦环州也一同抬了过去。

  此时的广场已是站满了人,梦环州放眼望去,几乎内阁所有人都到了。辰尘几人站于天门之下,梦环州感觉好熟悉,这不是跟自己第一次到这练剑广场一样吗?辰尘身边几位师尊和三大长老都在,这次连辰逸都在。

  “你们在那里胡闹什么”?执法长老见得一群人抬着梦环州闹闹嚷嚷地过来。

  “长老,这小子又私闯我们内阁,被我们给抓住了,现在交给你发落”。

  “把人放下,都去那边站好”,执法长老说完众弟子立马服从地跑进了人群。

  “长老不是那样,我是来给虞师兄送药的”,梦环州说完拿出了一绿色玉瓶出来。

  执法长老接过玉瓶后对梦环州道:“你也先去一边站着,等会再处理你的事”。

  梦环州只得乖乖站到了一边去,看着执法长老拿起玉瓶走向了辰尘。

  辰尘接过玉瓶仔细打量了一番后便是还给了执法长老,对着众弟子开口说到:“眼下夺旗大会在即,为彰显我剑阁神威,确保能将阁中最优秀的弟子挑出来代表我们剑阁前往帝都,故明日将在内阁举行精英弟子切磋会试。内阁所有弟子均可以到执事长老处报名,报名者明早开始在这练剑广场开展切磋,最终胜出的弟子可代表剑阁去帝都参加夺旗大会”。

  辰尘说完扫了一下广场上的弟子,无意间看到了梦环州。

  辰尘又道:“其余四峰的优秀弟子也可以参加,找……”辰尘看了一下自己左右后接着道:“找知书长老报名”。

  梦环州心想离这夺旗大会也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到现在才临时挑选弟子,定是因为倪音四人受伤的原因。小白龙说过,其余三人在这一个多月完全恢复问题不大,只是那虞斗文想要在这一个多月痊愈就算有灵丹妙药都是不可能的,就算痊愈了其修为也不可能那么快全部恢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