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北海冰宫
淰旧的铁公鸡2021-08-27 16:0910,292

  殷月和连破天感觉到那声音消失后周围的空气竟是又变得冰冷了起来,仔细看四周的树叶之上竟已是起了一层冰霜。突然他们同时向后退了一些距离,只见两人刚刚站立之处突然刺出了两根冰刺。一个人影站在两个冰刺之间。那人一身黑袍裹着严严实实的,就连头上也是黑布包裹着只露出了两只眼睛。

  黑衣人慢慢取出一把长枪拖于身后向殷月攻了过去,殷月瞬间用上全部功力准备防守,另一边的连破云也赶紧过来帮忙来了。殷月和连破天二人感觉自己的身法竟是变得有些迟缓了,莫非跟这密林中的寒冰之气有关?黑衣人以一敌二外加一个灵体,还没几下便将殷月和连破天击伤了,那殷月的青铜戟也被一枪劈断了。

  殷月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后说:“原来是龙腾国北海冰宫之人”。

  连破云也大概猜到此人来自北海冰宫,听得殷月这么一说后他问:“你们龙腾国几大势力究竟有何企图,这几日竟是屡屡在我青丘国作恶”?

  “既已知晓我的身份,那就休怪老夫要让你们永远闭嘴了”。说完黑衣人枪尖往地上一插,一股巨大的劲道便是直接将那殷月击飞了出去。一边的连破云见殷月显然是活不了了,便用尽最后的力气爬了起来准备向密林外逃去。

  可他刚站起来就被黑衣人左手掐住了脖子,黑衣人右手凌空一抓将梦环州头上的紫谶发簪握在了手中,然后将那紫谶簪刺向了连破云。黑衣人将已失去生机的连破云扔在了地上后向梦环州走去。此时的梦环州虽已昏迷但双手还死死地抓着那把石剑,黑衣人将其抓起眨眼就消失在了密林。

  梦环州渐渐地苏醒了过来,他拍了拍还隐隐作痛的脑袋,慢慢恢复了意识后便是感觉到了一阵寒冷。他扫视了一圈后发现自己此时被关在了一个冰室里面,这冰室四周皆是寒冰,就连地下、顶上全都是浑然一体的寒冰,看起来和剑阁那深渊之下的冰室差不多。

  他从青丘国回剑阁的路上本来就热,加上持续奔波让他穿的很是单薄,可现在突然进到这冰室一下就感觉了寒冷。梦环州从彝环取出了一件厚些的长袍套在了身上,虽然还是能感觉到凉意,至少比刚刚要暖和了不少。彝环还在?石剑也还在?他发现自己重要的两样东西都还在。

  梦环州围着冰室边缘转了起来,一圈下来发现这四周全是厚厚的冰层,根本没有任何出口。他还感应到这好像就是一个冰川的世界,自己好像正处于一个连绵千里的寒冰之下。

  他试着用石剑来攻击四周的冰层,连着试了许久都没能破开冰层。那冰川不仅厚到无边际,外面还有一层能量罩保护着。梦环州手执石剑用尽全力也只能勉强破开能量罩,在那冰层上留下一道道细小的白印。

  又看了看头顶,见得头顶正中间有个一人多宽的缺口是没有冰层阻挡的。他将石剑驭起飞向缺口处,可被那强横的能量给挡住了。梦环州试了所有方法,将自己所会的招式全都用上了,可就是破不了那顶部的封印。

  只有最后一个办法了,梦环州唤出龙魂踩于脚下飞到那顶部的能量罩之下,然后全力施展旋风刺向能量罩破去。这次石剑刺到能量罩之上竟是将能量罩向外刺出了一个凸点,饶是这样那能量罩依旧没有破裂。

  “哈哈哈,这就是风龙魂”突然一个声音在梦环州头顶响起。

  梦环州见得一个黑衣人走到了自己头顶之上站立着,他回到龙魂背上问:“你是何人?这是哪里?为何要将我困在此地”?

  “我是谁不重要,这是哪里也不重要,至于为何将你困在此地,小子你怕是想多了吧,若不是我你小子如今早就命陨在青丘国了”。黑衣人又道:“如今整个大陆谁不在找你,你自己清楚你现在的处境,在这里反而是更安全”。

  梦环州回到:“我与先生素不相识,就不劳烦先生多虑了。不过小子还是要多谢前辈的救命之恩,不过在下只是一个修为不济的穷后生,还请前辈放我离去吧,至于是生是死全看我自己的命了”。

  黑衣人道:“好小子,我也不跟你多废话了,老夫也不会白救你的。老夫只想求你一样东西,还望你能成全了我这将死之人”。

  梦环州想自己这点修为还能被人封印在如此秘密之地,此人定有所图,他回到:“莫非是为了这石剑,还是那青丘国的巨额悬赏”?

  黑衣人取出一把长枪在那能量罩上随意一刺便是破开了头顶的能量罩,他踩在长枪之上立于梦环州身前道:“小子,你可知我们修仙之人追求的什么吗”?

  梦环州回到:“当然是修为的提升了”。

  黑衣人说:“你这石剑虽好,只可惜已是被你小子以血炼之术给加持了印记,若是杀了你此等神器的血炼印记最少也要数百年才能抹去。再说这大陆之上现在谁会将此不祥之物据为己有啊,那样岂不是自找麻烦?至于巨额悬赏,老夫若是有那欲望的话你此刻还会在这里”?

  梦环州心里想着,自己身上除了彝环和石剑外最重要的自然是龙魂了,可这龙魂若是离体的话自己也是活不了了。他问到:“莫非是这白龙”?

  那黑衣人笑了笑说:“差不多”!

  梦环州回到:“先生莫不是要杀了我再取这白龙?以先生的修为若想取我性命简直是易如反掌,我得提醒先生一句,龙魂若是离我而去便会恢复它全部的实力。以先生的修为自然不会被它所伤,可先生若想得到它或是封印它那肯定是不可能的,到时候先生怕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白龙离去”。

  那黑衣人笑到:“哈哈哈哈,这个我自然知晓。放心吧,老夫不会杀你,对你这白色龙魂也不感兴趣,普天之下又不是就这一条龙魂”。

  梦环州这就不明不白了,自己身上还有比龙魂更宝贵的东西?他问到:“先生究竟想要何物”?

  “老夫不是想要,是换。你想要何物?何等功法?尽管开口便是。若是你帮了老夫,老夫还会替你解了这石剑的困扰”。

  想自己身上的彝环、石剑、龙魂这人都不要,莫不是想偷窥剑阁的无上绝学天机剑法?梦环州回到:“若是先生想要我剑阁之功法的话那还不如现在就杀了我,免得我落个欺师叛门的罪名”。

  “你们剑阁功法的火属性跟老夫习之功法天生相克,老夫要来何用”?

  听那黑衣人这么说梦环州便问:“先生是北海冰宫之人”?他恍然大悟:“莫非这里是北海冰宫”?

  黑衣人见自己竟是一时说漏了嘴赶紧回到:“天下之大水属性功法的门派多得是了,又岂止北海冰宫一个”?

  “那先生究竟想要何物?还请先生明示”。

  “老夫想换你那御龙之术”。

  “御龙之术?”梦环州都不知晓自己会什么御龙之术,听得那黑衣人的话后一脸疑惑。

  黑衣人道:“小兄弟就不要装糊涂了,就是你与风龙魂合体之术”。

  梦环州不是不说,是他真的不知道这合体之术该怎样描述出来。自打知晓自己身上龙魂后所有的一切都是小白龙在引导着自己,就连后面与风龙魂融合也是在小白龙感应到了自己的意图后与自己融合的。梦环州说到:“不是晚辈不想说,是晚辈真不知晓这御龙之术”。

  黑衣人说:“莫非你是怕我学了这御龙之术后再杀了你取那风龙魂”?不等梦环州回话黑衣人又说:“这点你大可放心,老夫绝不会做出此等背信弃义之事,再说老夫早已有了龙魂,只是缺少那御龙之术”。

  梦环州心里咯噔一下,这可是自己所听到了又一条龙魂了。自己身上有一条白色风龙魂,剑阁广燚峰内院有一条红色火龙魂,听青鸾说那昆仑之下有一条土龙魂,梦环州好奇到这黑衣人所说的是什么龙魂。一想到了这冰雪世界后问:“先是所指莫非是水龙魂”?

  黑衣人对梦环州的问话避而不答道:“若是你觉得自己吃亏,大可说出来,你需要什么?功法?炼器?还是其他事物我都竭尽所能满足你”。

  梦环州说:“不瞒先生,晚辈与这风龙融合实属机缘巧合,是真想不到有何御龙之术”。

  “不急,你就在这好好想想吧,等你想好了我再来找你”,黑衣人说完便御着长枪而去。

  梦环州越来越怀疑自己就处于北海冰宫之下了,从这黑衣人的言语和炼器还有那破开头顶封印之时所使的功法,几乎可以断定他就是北海冰宫之人。

  自己怎会从那南端的青丘国一下子就来到了极北之地的北海冰宫了?还有这北海冰宫竟是拥有着水龙魂!黑衣人不知是北海冰宫的哪一位,既然同为剑阁五大势力之人为何还要掩藏身份,还一直对这北海冰宫的名字很是忌讳。

  黑衣人明着是说将自己救了藏在这个安全的地方,实则是将自己囚禁在这里想要从自己身上弄到所谓的御龙之术。只是目前那黑衣人还没有跟自己到翻脸的地步,不过梦环州清楚那也是迟早的事情。

  时间一眨眼已是过去了一个多月了,梦环州一直被困在那冰层之下。黑衣人对他的态度早就没有了当初的和和气气,他享受的待遇自然也是一天不如一天了,从最开始的好酒好菜到现在已是快十天没有送饭菜来了。如今黑衣人已是彻底露出了藏在内心的贪婪和邪恶,对梦环州威逼利诱用尽了各种手段。

  梦环州也是受尽了皮肉之苦,但那黑衣人依旧是没能得到御龙术。不是梦环州多么铮铮铁骨,而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御龙之术。人家本就不知道,你就是把他打死他也说不出来啊!如此说起来梦环州还是有点冤枉的,但自打黑衣人翻脸之后他心里就打定了主意,就算自己知道那御龙术死也不会给他的。

  这一日那黑衣人又是准时来到梦环州眼前,见地上奄奄一息的梦环州,一把掐着他的脖子将其提起来问:“怎么样小子,都耗了这么久了,老夫的忍耐可是有限度的”。

  梦环州冲着黑衣人笑道:“北海冰宫的卑鄙之徒,有本事就现在杀了我,我劝你死了这条心吧,就算是死我都不会告诉你的”。

  “小子有种,你别以为老夫不敢杀你,老夫现在杀了你外人也不会知晓。你们剑阁之人自然也不会知道,还是会一如既往地尊重和信任我们北海冰宫”。黑衣人踩在长枪之上,掐着梦环州的脖子将他凌空抓在半空又说到:“只是可惜了你,做了我北海冰宫的冤魂,哈哈哈哈……”

  梦环州看着那狂笑的黑衣人,一口口水吐在黑衣人脸上说:“呸,见不得人的鼠辈,我们剑阁跟你们北海冰宫齐名真是莫大的侮辱”。

  黑衣人被梦环州吐了一脸后瞬间停下了笑容,将掐着他脖子的手逐渐加大了力道。梦环州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只能憋着气怒视着眼前的黑衣人。那黑衣人看出梦环州憋着气便想尽快了断了他,以左手为掌向其胸口击去。

  梦环州心里苦笑了一下,不知怎么他突然想到了青鸾,想到了他每次遇到危机都是她挺身而出救下了自己。只是此刻真的就要死在这了,这次她再也不会来救我了。

  “住手!”就在黑衣人就要一掌劈过来之时那上面一个老妇人的声音响起。

  黑衣人听得这声音后停下了攻击望着上方问到:“为何”?

  梦环州听着刚刚那老妇人的声音又说着:“现在杀了他那风龙魂我们可是控制不住,若是跑掉了实在是可惜,万一那龙魂念旧跑回剑阁告知实情,剑阁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黑衣人觉得老妇人说的有理便问:“您的意思是”?

  老妇人道:“将他丢到那千尺玄冰之下,就算他死了那风龙魂也逃不出千尺玄冰的封印”。梦环州听得明白,这老妇的声音自己竟是熟悉,虽然未见其人,但他还是听清这声音就是当初在夺旗大会上北海冰宫的青衫婆婆。

  黑衣人笑道:“还是您想的周到”,说完便一掌将梦环州打晕将其抓了上去。还没出能量罩那黑衣人想到了什么又落在地面捡起石剑,而后便抓着梦环州破了能量罩到了上面。

  “娘亲,那这石剑该作何处理?”黑衣人问着。

  那老妇人说:“这石剑现在可是件招祸的凶器,也将它一并丢下去吧”。

  “好!孩儿这就去”黑衣人说完后就抓着梦环州向外面而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头痛欲裂的梦环州渐渐恢复了一点意识。他慢慢睁开双眼左右环视了一下,见自己现在身处一个昏暗的冰川世界。他站了起来仔细感应到这是一个方圆数丈的圆形空间,像一口深井一样往上看不到出口。

  他将神识扩散到了极致专注地感应着周围的一切,见这里除了寒冰之外便是隐隐寒气弥漫。梦环州突然感应到了什么,他右手凌空一握,那黑暗中一把石剑飞到了手中。

  “想不到你还在”,梦环州抚摸着石剑自言自语到。

  他提起石剑用上全部功法攻向了远处的冰层,石剑还没碰到那冰层就被一层强横的能量给挡了回来。又走到边缘处用天机剑法以旋风刺全力向能量罩击去,然而石剑一碰到能量层就给反弹回来了。梦环州心里顿时明白,这里的能量层比起先前那间冰室却是要强得太多了,以自己目前的修为是绝对破不开。

  那就只能从上面走了,梦环州看着头顶深不见头的空间。想着也只能倚仗小白龙了,他唤出龙魂载着自己向那头顶的黑暗飞了上去。约莫向上飞行了数丈距离后,梦环州突然感应到脚下的小白龙已是微微晃动了起来,就像是上面有一种神秘的可怕存在一样。

  梦环州还是继续驾驭着小白龙往上飞,突然那上方出现了几道金色的雷电之力向他们攻来。梦环州驭使着小白龙按照自己的意图来闪避,可那些雷电就像是认准了他们一样追了过来。

  他看着这些金黄的雷电之力怎么如此熟悉?突然想到这不就是剑阁广燚峰内院那关着火龙的阴阳鼎里面发出的雷电之力吗。梦环州驾驭着小白龙往下面飞去,可还没落地那小白龙就被雷电之力击中,黑暗中立马响起了一声龙啸,回荡在深不见头的冰层中。

  梦环州才想到这阵法好像是专门克制灵魂体的,对修仙者并没有什么威胁。他赶紧将小白龙唤回了体内,自己则利用身轻如燕的身法稳稳地落在了地面。

  梦环州见刚刚追向自己的那些雷电一下子改变了方位,向远处的黑暗而去。果然这阵法是专门对付灵魂体的,在龙魂跟自己融合后那些雷电之力也不再攻击梦环州的位置。突然那黑暗中又响起了惨叫的龙啸,这?他用神识感应了一下,小白龙还在自己体内啊?那黑暗中的龙啸是?

  梦环州还来不及多想便见得那黑暗中一条蓝色的龙魂逃了出来,在空间狼狈地逃窜着。他见那蓝色龙魂时而为龙形、时而幻化成一滴水珠、时而幻化成薄冰贴在地面,可不管它怎样改变自己的形态,就是逃不过雷电之力的追击。梦环州算是看出来了,这就是北海冰宫那黑衣人所说的水龙魂。

  梦环州一共听到了那水龙魂的三声惨叫,第一声是水龙魂在黑暗中发出的,第二声是龙魂幻化成一滴水珠后被金黄能量击中后、第三声是那龙魂化成水后冻成薄冰与地面的冰层融为一体后还是被那金黄雷电击中了。

  梦环州见着头顶还有雷电下来继续追击着水龙魂,突然那水龙魂猛地扑向了自己。梦环州以为它要攻击自己吓得赶紧向一边闪去,那水龙速度比起他快了不少,径直朝自己扑来。

  他赶紧举起石剑防守过去,却不想那水龙瞬间幻化成了一滴水珠避开了他的石剑。梦环州见那水滴瞬间钻进了自己衣服里面,伴随着水滴入体一股冰凉瞬间在他体内逃窜着。

  梦环州明了感情是这水龙魂为了躲避那金黄的雷电之力,也是躲到自己身体里来了。他见那些雷电之力在自己周围盘旋着心里紧张的都不敢喘气了,若是这些雷电之力击在自己身上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他是清楚这龙魂本体的实力绝对强横,虽然只是灵魂体但至少都能跟剑阁的几大师尊媲美。这些雷电之力连龙魂吓得都只能四下逃窜,若是击到自己身上的话仅凭自己现在的修为绝对是扛不住。

  又过了片刻,梦环州见得自己周围的雷电之力开始逐渐消散而去,直到全部消失殆尽。他对那水龙魂喊着:“你出来吧,现在安全了”。

  梦环州喊了好久也不见蓝龙魂出来便将神识感应了过去,好家伙,那蓝色的水龙魂竟和小白龙在自己体内互相追逐起来了。梦环州只感觉那水龙魂所过之处皆是一片寒意,直到他将小白龙驭出体内才将水龙引了出来。

  那水龙魂出来后看着梦环州后问:“刚刚是你将那雷电引下来的”?

  梦环州尴尬地回到:“真对不起,晚辈也不知道那上面有封印”。

  水龙魂一点点逼近梦环州居高临下地怒到:“对不起?一个被封印在这冰窟的可怜灵魂体,它被封印了好多年了。它从开始的反抗到后来的接受现实,它有一颗受伤的心灵,它已安于现状只想沉睡过去忘掉所有的不愉快”。

  “可你倒好,一来就把它惊醒了,还招来恐怖的雷电让它连躲的地方都没有,几道雷电之力将它打得四下逃窜。它只想一直安稳地沉睡下去,它招你惹你了”?

  水龙魂说完直接向他扑了过来,梦环州反应也快见那水龙速度极快且自己远不是它的对手便一下闪开了。他刚刚站稳见得那蓝龙魂已是逼近到了自己身边,直接用出窍剑的太极图案挡在了自己身前。

  “砰”地一下水龙魂撞在了他身前的太极图案之上,梦环州被这巨大的力道震得再也站立不住直接被向后击飞了出去,他的身体倒飞出去撞在远处冰川之上。

  梦环州被撞得不轻,他慢慢地站了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渍。听得头上一个声音传来:“就你这点功力也配拥有风龙魂”?梦环州抬头见一条巨大的蓝色龙魂在自己正上方盘旋着。

  “小子,受死吧”,水龙魂说完后便是化为一阵细雨向他洒来。梦环州也不知道这一片雨水中哪一滴谁才是水龙魂的本体,只有赶紧闪了开来。可那片雨水范围颇大,梦环州虽是闪了出去却还是被雨水边缘淋到了。他只感觉身后的雨水中传来了危险,随之身体又被那变回龙形的水龙魂给撞了出去。

  这次梦环州被撞得更远了,直接从冰川的这一边撞到了对面的冰川之上。他趴在冰冷的冰面上半天动弹不得,他不想起来,他想用这寒冷冰川来冷却自己内心的血气翻滚。

  水龙魂突然出现在梦环州身前说到:“有了风龙魂身法还如此不济,真是靡费了龙魂的神力,还不如取出来陪我在这冰窟窿等待日后的能人来取之”。

  梦环州趴在冰面上痛苦地说到:“晚辈确实是埋汰了小白龙,若是前辈想取走就取了便是”。

  蓝龙问:“你这小辈是被谁扔到下面来了”?

  “被北海冰宫之人扔下来的”?

  蓝龙听了北海冰宫四个字后渐渐变得暴怒了起来,突然它一下飞进了黑暗之中咆哮了起来,用力一次次撞击着周围冰川上的能量层。片刻之后那蓝龙也渐渐消停了下来突然出现在了梦环州身前。

  梦环州问到:“前辈,你在这里呆了多久了”?

  “多久了,我也不知道我在这里呆多久了,我只记得当初有个十分厉害的修仙者将我抓住,后来便将我封印在了这冰窟窿里”。

  梦环州说:“不知前辈和火龙谁先被封印的”?

  那水龙魂一下将梦环州抓了起来急促道:“你见过火龙”?

  梦环州点了点头,水龙魂又问:“它如今在哪里”?

  梦环州回到:“也和你一样被同样的阵法封印着”。

  水龙魂将梦环州默默地放下了随后像是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梦环州说到:“那火龙已是被封印了千年之久了”。

  “一千年,一千年了,想不到我在这黑暗的冰川之下被封印了千年之久了”水龙魂自言自语到。

  梦环州见机问到:“以前辈的本事难道就没有试过逃离这里吗”?

  “试过,怎么没试,我时常都会攻击这四周冰川上的封印,可这冰川之上的能量源来自千尺寒冰,历经千年不仅没有变弱消失,反而愈加强横了。我偶尔也会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向着上面的封印飞去,可每次都被那神罚般的雷电之力击得奄奄一息”。

  水龙魂又问:“你呢?就你这点本事为何也被丢进来了”?

  梦环州说到:“他们本欲杀了我的,又害怕杀了我控制不住小白龙的本体便是将我也一并关在了这里”。

  “风龙实力那么强了吗?连北海冰宫的众多高手还控制不住它”?

  梦环州回到:“晚辈看小白龙的实力应该和前辈差不多吧”。

  “想当初这北海冰宫随便一个年纪大点的都能将我制服,你快说说北海冰宫现在的实力怎么样”?

  梦环州回到:“以前辈现在是实力若是想离开北海冰宫的话就算整个北海冰宫之人都拦不住你”。

  水龙魂沉默了一会儿后说:“你快跟老夫讲讲这世间现在是啥样了”?

  一眨眼又过去了一天,这一天里梦环州一直给水龙魂讲着现在世间的种种,又讲了自己这几年的一些经历。梦环州滔滔不绝地讲着,他时而沉稳、时而高亢、时而愤怒、时而羞涩……

  此时水龙魂也现出了自己真正的本体,一条丈许长的蓝色龙魂盘在梦环州身前说:“想不到这北海冰宫之人还是如此卑鄙,想当初老夫便是被北海冰宫之高手给封印至此”。

  梦环州抓起了身边的水袋,拧开塞子就往嘴里灌。他将眼睛都看向了顶部将水袋倒着举得老高,最后还是只有一滴水滴在嘴唇上。蓝龙见状一口气吹向了梦环州,那气体瞬间化为一股水流奔向了他,梦环州见了便张嘴精准地将那股水流接了下来。

  “在我这里别的没有,水管够”蓝龙说到。

  梦环州擦了擦嘴角和衣服上的水滴后笑道:“没有吃的吗”?

  “有”,小白龙说完便是几块冰疙瘩飞了过去,梦环州接下了两块拿在手里笑了一下,然后便扔进嘴里嘎嘣嘎嘣地嚼了起来。此时的梦环州也是好几天没有进食了,他在青丘国补给到彝环的食物早就于先前冰室吃完了。他自己心里有数,若是再不进食的话自己最多还能撑三天左右。

  “小子,老夫竟然不讨厌你了”蓝龙说。

  梦环州嚼着冰块冲着水龙魂嘿嘿一笑。

  “想不到老夫被封印在这千年之后还能陪一个小辈修仙者走完最后的时光”。水龙魂说完又接着道:“说吧,小子,你可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他日我和风龙若有机会出去定会帮你了了”。

  梦环州听了小白龙的话一下呆住了,本来他并不害怕死亡,可一听水龙这么一说竟勾起了心中的牵挂和放不下的念想。他想回到剑阁再见巫小小一面,只是想确认她安然无恙,哪怕只能远远地看一眼。还有,他想去百花谷一趟,跟她说声对不起……梦环州想着想着双眼已是泪花闪现。

  水龙魂见梦环州一时无语便说:“你放心,这北海冰宫害你之事你不说我出去后定会找他们一起算的”。

  梦环州摇了摇头,在他心里并没有记下这段仇恨,只是一想到巫小小和青鸾梦环州内心涌起了不甘。她两都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一个与自己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一个对自己出生入死一见倾心。

  若是自己真的消失在了这世界,她两会不会为了我伤心难过?梦环州在心里问着,至少会伤心一段时间吧?也许她们总有一天会被岁月的冲刷而将自己逐渐淡忘掉的。

  也许她们会遇到一个心仪之人,天作之合过得如同神仙眷侣般。梦环州心里期待到在她们幸福的闲暇之余或是在某个不经意间,会不会想到在她们的生命中曾经有个叫梦环州的男孩,曾经那个天真无邪的木讷少年……

  梦环州不敢再想下去,他不想在生命最后时光陷入无尽的不甘和无奈之中。他对着水龙魂说:“我已了无牵挂,劳烦前辈送我一程吧”。

  “你可想好了?”蓝色水龙魂问。

  他取下了背上的石剑,在手里抚摸了一阵后放到了一边,又取下了左手上的彝环放在水龙魂身前。而后他缓缓地闭上了双眼,就在梦环州双眼合上的一瞬间,那满眼的泪花瞬间便是挤出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

  水龙魂看看梦环州后无奈地叹了口气,而后便化为一条巨龙向他扑了过去……

  时光是永远都不会停下它前进的脚步,一晃这世间已是两年时间过去了,在这两年时间内花亭大陆风云变幻发生了许多事情。剑阁少年梦环州自进入南海之下后便一直杳无音讯,想来是凶多吉少了、北海冰宫宫主也就是青衫婆婆次子,在失踪数十年后突然有一天回到了北海冰宫。

  青丘国黑衣人之事也是一直没有下文,那神秘黑衣人和石剑仿佛从世间消失了般。虽然青丘国王室和三大势力极度怀疑是那黑衣人是剑阁之人,可剑阁辰逸与其他几人是一起回的护国寺,龙腾国几大势力都可以为辰逸证实。

  而剑阁其他几位师尊自夺旗大会之后便是从未离开过剑阁跑去青丘国行凶。为此青丘国王室和三大势力虽是有所怀疑,可一时间又没有丝毫的证据。再加上龙腾国的国力远远强于青丘国,龙腾国五大势力合起来的实力也是碾压他们青丘国三大势力的,那黑衣人一事也只能静观其变。

  龙腾国西南方群山之中五座巍峨的山峰耸入云霄,其中有座山上一群人在一个样子约三十出头的女子带领下前行着,向着那山腰处的玄铁桥走去。这群人全都是清秀靓丽的女子,伴随着一阵香气和莺莺细语行走在云顶玬的山路上。

  “小妹,你说这次比试的第一会是哪位师哥师姐”?走在人群后半部分的一名女子问到。这女子年约十六,女孩模样生的娇小秀气,两边脸颊微微淡红之色,神情恰似一娇羞如蜜桃的少女般。她身着一身洁白的长裙,黑亮的长发束在头顶后向后倒去,恰似一匹骏马的尾巴随着女孩的步伐晃动着。

  “这还用问,当然是我们云顶玬的倪音师姐了”一个女孩回到。女孩也是二八年华,相貌跟刚刚那女孩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就连着装和马尾都是一模一样。若是青鸾在这的话自是认得双胞胎姐妹就是上次青丘国遇到的文瑶、文婷两姐妹。

  这两姐妹自那“山神”事件后就被父亲连夜带着逃走了。本来她们父亲是要将她两送到青丘国别的地方去,可文瑶两姐妹死活都要去龙腾国,后来她们的父亲拗不过只得将她两带到了龙腾国。

  到了龙腾国她们的父亲打听一番之后,决定将她们送到剑阁,是因为剑阁弟子在那次夺旗大会上得了第一其声势正旺。尤其是一名姓梦的年轻弟子,最后以一人之力击败了护国寺五名弟子合体的千手佛印,还让其它门派的弟子不得不避其锋芒。惊人的表现彻底征服了所有人,如今整个花亭大陆都流传着那少年的事迹。这次文瑶两姐妹没有了任何意见,乐呵呵地跟着父亲往剑阁的方向而去。

  就这样两姐妹又随着父亲辗转到了剑阁外围,好在她们的父亲将青鸾给的碎银带了出来,不然以她们家那节约下来的几十个铜板可能还走不到剑阁。在被剑阁弟子选中后两姐妹便是哭着辞别了父亲,她们的父亲转身后也是忍着眼泪回去了。

  两姐妹也算颇有灵性,经过剑阁的入山测试后被辰珊看中带到了云顶玬修炼。两姐妹修炼都很能吃苦,加上辰珊和众多师姐的指教,经过两年的苦修她们修为也都达到了引剑中期,就在前不久两人还有幸于那藏剑山引得了各自的灵剑。

  文瑶说:“倪音师姐确实厉害,可内阁的秦宇浩和虞斗文两位师哥也不容小觑”。

  “我的姐啊,我们就不要替别人操心了,想想我们自己等会的比试吧”文婷说到。

  文瑶想了一会儿后说到:“要是小梦哥哥在就好了,要是有他在我相信他肯定是第一”。

  文婷听得文瑶的话后不敢再接话了,她不想跟文瑶再谈起梦环州的名字。文婷是最清楚为何姐姐一定要来剑阁的,就是因为剑阁有个叫梦环州的哥哥曾救了她一命。

  文瑶经常会在闲暇之时给文婷讲起那段惊险的故事,梦环州跟青鸾两人是如何经历了生死将她救回来的。梦环州驾驭神龙将其带离深渊,在文瑶眼中是何等的神武。只可惜两人来到剑阁后便再也没有见到梦环州了,一晃两年时间过去了文瑶的心里一直念念不忘那位曾经救下自己的小梦哥哥。

  文婷赶紧岔开话题道:“这次四个山头的弟子比试完后倪音师姐就要搬去长老院了,以后咱们又少了一个指导我们的师姐了”。

  文瑶说到:“咱们只是少了一个指导我们修炼的师姐,不过剑阁又多了一位实力强大的长老啊”。

  文婷回到:“是啊,咱们剑阁又多了一个修为达到人剑合一的长老了,我们应该替倪音师姐高兴才是”。

  文瑶又道:“不知小梦哥哥现在修为怎么样了,要是他回到剑阁的话修为起码也到了人剑合一的境界了吧”。

  文婷听到文瑶又提起了梦环州便干脆不再接话了,整个剑阁都承认了梦环州已是命陨在那南海之底了,唯独文瑶不相信。她一直坚信梦环州总有一天会回到剑阁的,她一直都在等他的消息,从未放弃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