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蛇妖绿萝
淰旧的铁公鸡2021-07-21 11:0610,247

  “这迷雾大阵好生了得,比起我们剑阁山腰那迷雾阵法也是毫不逊色,眼下我们四人须走在一起,万不可走散”,梦环州说到。

  四人又在这迷雾中行进了些许时间,这期间几人试过无数办法。到后来他们干脆行至山涧边缘贴着山体走,可那山体凹凸不平时起时伏,几人走了许久竟是感觉还是在里面兜圈子。

  此刻他们被困在这迷雾中已快一个时辰,四人心里是越来越急,按秦宇浩的计划此刻已经除了妖怪回到了城中客栈。可眼下别说妖怪了,就连妖气都没闻到一股,还被困在这迷雾中无法脱身。

  秦宇浩越想越气驭出素白寒芒剑在山涧肆意挥砍起来。他大声叫到:“妖孽,赶紧出来受死”,秦宇浩边咆哮边使出全力驭得寒芒剑白光大现,梦环州几人听得这四周的山体都被他斩落不少。

  “缩头缩脑的算什么妖怪,小爷现在来抄你的老巢了,你还不速速出来受死”。

  “你是怕了吗?你害人的时候不是很威风吗,怎么现在见到我都不敢现身了”?秦宇浩继续咆哮着,同时以那寒芒剑催发天机剑法将四周的山体削得滚石连连。

  “秦师兄,你冷静一点”,见秦宇浩失控快要发疯一样巫小小冲他喊到。

  “小小,倪音你两送我上去,越高越好,待我上去后你们定要看好秦师兄,你们三人切不要分开”,梦环州说到。

  倪音与巫小小相互对视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梦环州也是跟刚刚巫小小一样被两名女子给踹了上去。他借着这力道向上冲去,最后踩在两把上升的飞剑上面,正是倪音的七星剑和巫小小的一把玲珑剑,只见他双脚在两把神剑上垫了一下便是离开迷雾向那上空而去。

  梦环州这次上升的高度比巫小小刚刚高了许多,他一直往那上空升去不仅没有一丝减缓,反而越来越快。细看那梦环州足下竟然踏着一团烟雾,倪音几人在迷雾中根本看不清上面的情况,只是细心感悟着梦环州的位置随时准备迎接。可几人竟然感觉不到他的位置了,刚开始还看得他脚下迷雾一片,直到渐渐消失在几人感知范围。

  梦环州足下烟雾正是小白龙,他踏着小白龙越飞越高,小白龙问梦环州:“小子,你看这山涧是何布局”?

  梦环州看下去,只见以现在的高度就连迷雾中的阵法都看不到了,只能看到白茫茫的一片。他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那小白龙又道:“你看那山涧最那头像什么”?

  他顺着小白龙指引的方位看了过去,只见那山涧出现了一大一小两个圆形迷雾空间。两个圆形间有一狭小连接处也是被白雾填满,远远看来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葫芦,那小的圆形空间顶端伸出一狭小的连接处犹如壶嘴一样往外喷吐着迷雾。

  “这,你是说这山涧的迷雾都是从那葫芦喷出来的”?梦环州问到。

  “不错,那妖怪正在那葫芦最里面”,小白龙说到。

  梦环州见此有了主意,从彝环取出了几把铁剑对小白龙说:“带我过去看看”。小白龙听后载着他朝那葫芦飞去。

  倪音与巫小小此时正焦急地等着梦环州下落,可等了许久都没看到他。就连刚刚一直吵闹的秦宇浩都安静了下来,抬头不语吃惊地盯着他刚刚消失的方位。这完全超出了她们预想的高度,难道是梦环州出了什么不测?

  “小白龙你飞慢点”,梦环州不断将手里的铁剑向那下方迷雾扔去,好在他彝环里面这玩意多的是。他约莫隔一丈距离就往下扔出了一把铁剑,每一次都使出了全部力气确保那铁剑能深入到地里。

  很快梦环州就来到那葫芦上端,他最后取出一把铁剑向那葫芦口大力掷去,而后被小白龙载着去寻找巫小小三人。

  “小白龙,你说这妖怪厉害吗”?梦环州心里有点没底便向小白龙问到。

  “九死一生”!小白龙道。

  “你是说我们去将会是九死一生”?梦环州心里一颤。

  “不错”。

  “那岂不是这些铁剑都插错方向了,小白龙你再带我往出口飞一趟”,梦环州顿时打起了退堂鼓。先前是梦环州自己心里觉得此行凶险万分,他还可以说服自己去冒险一下。可现在听得小白龙竟然说九死一生,他不敢大意深知那妖怪绝对修为不浅,意欲下去带巫小小几人离去,毕竟小命要紧。

  “必须去”!小白龙突然弱弱地对梦环州传音道。

  小白龙刚刚说完便是钻进了梦环州体内,失去了小白龙的支撑梦环州突然两脚一空向下坠去。他惊恐道:“就算要我去你也得先把我送下去啊”。梦环州清楚现在的高度下去完全是超出了自己的极限,前去除妖九死一生那至少还有一线生机,可这高度下去简直是十死无生。

  梦环州想这小白龙是怎么了,竟然在这样的情况将自己丢下去,莫非是那妖怪感应到了小白龙还是附近有强者到来? 梦环州急得不知所措,只能任凭身躯急速坠落而去。突然他发现下面黑色山体竟然离自己越来越近,原来小白龙把自己丢在了那斜着的山体之上。他赶紧取出两把铁剑反手握在手里向那山体大力刺去,只听见发出哗啦啦的声音伴随着两行火花往那山底坠去。

  下滑了些许距离后梦环州见得斜下方有一棵横出来的树木,算准了距离后他两脚在石壁上借力舍弃铁剑向那树枝扑去。只见那树枝瞬间被他压得极度下弯,梦环州见树枝快要弹起右手抓住一枝干借着树枝反弹之力向那迷雾坠去。

  回到山涧后梦环州依着那铁剑找到了巫小小三人,三人都惊奇地看着梦环州消失这么久后竟然从迷雾中走出。

  巫小小先是忍不住问到:“小梦,你怎会去的这么久,还有你是怎么下来的”?

  “此事回去再说,我已找到那妖怪的老巢,就在前方”,梦环州避开巫小小的问题指着那葫芦的方向说到。

  “你们跟我来”,梦环州说完率先朝那迷雾中走去。

  梦环州借着铁剑的指引带着三人很快便是到了那葫芦嘴部,四人看得真切,外面这迷雾正是从这狭小通道里面涌出来的。

  梦环州对大家说到:“那妖孽修为极高我们须要小心应对,等下若是不敌切不要贪战,速速逃离”。

  三人听得此话都纷纷取下了自己的佩剑捏于手中,梦环州也将那插在地上作为标记的一把铁剑驭到手里,四人分别提防着一个方向往那狭小山涧里慢慢走去。

  “咦,怎会有琴声”?梦环州疑惑到。

  巫小小三人听得梦环州所言后仔细听了起来,果然听到微弱的古琴声传入耳里。四人在这样的环境听得这古琴声自是心里一怵,连脚步都放到最轻,提心吊胆地向里走去。

  越是向前那琴声越是大声,声音越是真切,梦环州感觉这琴声怎会这么熟悉呢?他在心里回想着,这古琴自己也会一点皮毛,全是当初在藏剑山跟辰逸学的。

  “逐客令”!梦环州惊到,这曲子不正是“逐客令”吗?他又仔细确认了一下,没错,这古琴所弹奏的正是古曲“逐客令”。

  “逐客令”?秦宇浩不解地问到。

  梦环州道:这“逐客令”乃是远古流传下来的曲子,大概就是主人谢绝来访和催促客人离去之意”。

  这言语间四人又是向那第二个狭小山涧处接近了不少,此刻梦环州听到那琴声的节奏比刚刚变得快了不少。他停下了脚步问到:“我感觉里面妖怪实力非同小可,以我们的修为只怕是不敌。要不我们先回去将此事禀报师尊,让他做定夺”。

  见梦环州停下来三人也是跟着停住了脚步,倪音与巫小小没有表态意思是让梦环州二人做决定。那秦宇浩冷哼一声道:“畏首畏尾的能成什么大事,你若是害怕便先回去吧”。

  秦宇浩说完便是将手中的素白寒芒剑指向前方,白光大盛地照着前面往里走去。梦环州三人见状也只得跟了过去,这又前行了些许距离马上就要进入那最里面空间了。梦环州听见那琴声变得急促起来,像是弹奏者心中有万分焦虑般,可那秦宇浩已然闯了进去。

  终于进到那葫芦底部,梦环州见得这里面虽也是被迷雾笼罩,可比起外面却是稀薄了不少,都能隐约看见对面的山壁。只是四人一进这里面就是一股妖气传来,四人都同时停下了脚步,因为他们都见到了那琴声的来源。

  只见对面山体石壁下方有一女子正抚琴于石桌上,梦环州细细看去,见得那女子一身碧绿,就连头上也是插满了绿色的点缀。纤纤玉手在一把黑色古琴上拨弄着,那古琴的形状竟然如同一把宽厚的佩剑,上面还有一个颜色赤红形如火焰的符号。

  “几位贵客光临此地,小女子荣幸万分,本应略备薄酒,以琴助兴。怎奈家兄不喜生人,还望几位贵客能够体谅,速速离去,免得惊醒了家兄的好梦”,那女子对梦环州几人说到。

  不知怎么梦环州觉得这眼前的女子并不像是邪恶之辈,正在犹豫不决间,那秦宇浩大声道:“究竟是何妖孽还不快现出原形”,秦宇浩说完一下将手里的寒芒剑向那女子掷去。秦宇浩此剑并没有使出全力。那女子见得后右手在古琴上面一划便是一股劲道冲向那寒芒剑,两者相碰“叮”地一声,直接将那寒芒剑弹了回去。

  秦宇浩见佩剑弹了回来赶紧一跃而起抓住了寒芒剑,随着又是大力向那女子飞去。秦宇浩这一剑用了八成的力道,寒芒剑凌厉地向女子飞去。那绿衣女子深知这一剑不可小视遂左手将古琴抱于怀中,右手五指弹出一凌厉的劲道迎向那寒芒剑。只听见“砰”地一声,那绿衣女子被震得后退了好些距离,再看她的嘴角已然渗出了血迹,显然这女子被秦宇浩刚刚一剑给震伤了。

  秦宇浩完全不给她存活的机会,使出全力将素白寒芒剑向那受伤的女子驭了过去。梦环州眼见秦宇浩这一剑向那女子飞驰而去,那女子就要命丧寒芒剑之下。他心生怜悯正欲救她,却不想从那女子裙下出现一绿色巨尾抽打在石桌上。

  那石桌被这尾巴一抽竟是直接飞起来迎向了秦宇浩的寒芒剑,只听得“轰隆”一声石桌被寒芒剑贯穿至粉碎,碎石径直落下。这石桌好像并没有抵御掉多少寒芒剑的攻势,那寒芒剑还是直直地刺向女子。

  梦环州看得真切刚刚那女子裙下竟是一粗大的蛇尾,原来这绿衣女子竟是一青蛇精。梦环州这一犹豫心想坏了,看着秦宇浩的飞剑就要刺到那女子了,现在自己就算想救也是来不及了,只能等着这青蛇殒命于此。

  可就在那寒芒剑就要刺到女子时,不知从哪飞来一块骨头正好击在那寒芒剑上。这一击直接让秦宇浩的寒芒剑偏离了绿衣女子,那寒芒剑已是被秦宇浩驭得势头不减直接插在了一旁的石壁里面。

  “何方小儿,竟敢伤我小妹”?只见一中年男子像是从地里钻出来的一样突然出现在梦环州几人眼前。那男子走过去将绿衣女子扶了起来说到:“小妹,你怎么样”?

  绿衣女子摇了摇头说:“哥,我没事”。

  “你们几个都得死”,中年男子突然一脸愤怒地看着梦环州几人。

  “哥,不要”!那绿衣女子哀求到。

  秦宇浩在这期间已是驭回了寒芒剑指着那中年男子道:“你就是这段时间在烟都城四处为害的妖孽吧”?

  “几个黄毛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自投罗网来给本尊送上补品,这样也好,省得我再费力出去找了”,中年男子一副谗样道。

  梦环州问到:“花亭大陆如今是人妖互不侵犯,你为何要违反自然法则呢”?

  “去你爷的互不侵犯”,听到梦环州的话那中年男子像是受了极大刺激。这时秦宇浩已是将那寒芒剑驭向了那位中年男子,秦宇浩心知那中年男子修为极高出招不敢有丝毫保留,使出全力向中年男子一击。

  “雕虫小技”!那中年男子用意念不知从哪里驭得一块石头直接又是将那寒芒剑击到了一边。与此同时那秦宇浩只感觉大地微微颤动,等他反应过来时已被一条粗大的黑色蛇尾给缠住了,那蛇尾缠住秦宇浩后将其越举越高。

  秦宇浩急得赶紧驭剑攻向那中年男子,可每次他的攻击都被中年男子不知从何处驭得一些骨头、石块给击开了。那黑色巨大蛇尾又是在秦宇浩身上绕了一圈,随即开始收缩起来想要将秦宇浩给勒死。

  梦环州三人见状哪还能不管,纷纷举起了自己的佩剑向那中年男子攻去。可这山涧就像是被骨头、石块堆积而成的一样,中年男子又是不断驭使出骨物、石块将梦环州三人的攻势通通挡下了。三人使出浑身解数从不同角度攻向那中年男子都是难以近身,眼看那秦宇浩被勒得一脸苍白无助地看着梦环州三人。

   

  辰瑾与三位长老将那烟都城四方城门都布下飞剑阵后回到了客栈中,此刻戌时将过,却没有看见几个弟子归来,辰瑾道:“这都快到亥时了,几个孩子还未归来”?

  “可能是第一次下山,贪玩一下也正常”,知书长老说到。

  “执法长老,亥时一到去将他们揪回来”,辰瑾道。

   

  激战中的梦环州见到那中年男子竟然没有脚,也是人身蛇尾。黑色蛇尾支撑着中年男子的身体,深入土里从另一侧伸出来将秦宇浩牢牢地缠住。倪音见那秦宇浩快要不行了,将七星剑驭回握在手上,口中默念着法诀,身后太极图案显现,瞬时一把硕大的七星能量剑直接朝那绿衣女子劈去。此刻那绿衣女子早已没了还手之力,若是被倪音这一剑劈中定当要飞灰湮灭。

  中年男子见后直接尾部一甩,整个蛇尾全部露出地面缠着秦宇浩向那绿衣女子面前挡去。倪音本意是想那中年男子会舍弃秦宇浩去救自己小妹,却不曾想到这大黑蛇竟然冒着自己尾部受伤之险缠着秦宇浩挡在那绿衣女子前面,倪音无奈只得急忙收回了剑势。

  倪音这一举动再一次激怒了大黑蛇,那中年男子尾部一松,秦宇浩软绵绵地掉了下来。黑色蛇尾直接向那倪音横扫过去,倪音早有准备见那蛇尾抽向自己赶紧一跃跳到了一边。

  那蛇尾一击落空又是向那倪音追了过去,倪音不断在山涧迂回躲避那中年男子的攻击,这期间巫小小也是不断驭剑牵制着中年男子。梦环州趁机跑到秦宇浩处,见那秦宇浩已然好转,可能刚刚就只是被那蛇尾缠得呼吸困难。

   

  梦环州清楚这中年男子能让小白龙忌讳,其修为定是不在三大长老之下,若是按照剑阁修为层次来说这中年男子的实力相当于达到了人剑合一境界。反观他们几人的修为,秦宇浩跟巫小小二人还在驭剑中期向那驭剑大成激进。

  虽说梦环州和倪音二人离那人剑合一也只有一步之遥,可这一步之遥的差距却是天壤之别,其跨度和增幅远远大于驭剑境界的每次进阶。驭剑大成修到人剑合一那是质的提升,很多人穷奇一生也不一定能有契机迈向那人剑合一。

  梦环州发现这中年男子虽是修为高深,可功力却并不稳定,像是受过重伤或是受了某种禁制一样不敢使出全力,若是他全力出手的话梦环州觉得他们几个可撑不了几招。

  梦环州也曾听闻辰逸讲过自千年之前的仙魔大战后,当时的先天神祇或是后天修炼到仙祇的修仙者自那仙魔大战后几乎全都消失了。天地间的灵气自那仙魔大战后逐渐变得稀少,花亭大陆的修炼者也是一代不如一代。很多上古遗留之功法逐渐变得无人能修炼,或尘封于箱底,或掩埋于地下。更是有不少上古神兵无人能够驾驭,就像花亭大陆十大神器完全发挥不了当年的神力一般。

  听辰逸说其实剑阁的修为不止四个境界,据说万剑归宗大成再往上便是那“剑神”境界。只是随着大陆的落寞,剑阁连万剑归宗境界都是难有人修到,更别说那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剑神”境界。

  传说达到剑神境界后的修仙者已然脱胎换骨修得神祇,这便是达到了修仙者所追求的最终目标。当年的天机祖师就是在万剑归宗大成期试探那剑神境界多年无果,若是没有那场变故,也许天机祖师能修到那剑神境界破立成神。

  由于灵气变少,导致修仙者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容易修炼上去,自那仙魔大战后便再也没有过修仙者修得神祇的消息。不只是修仙者,这大陆的众多妖魔鬼怪才是受到了最大影响。远古时期的妖魔鬼怪完全能够凭自身本体修得强大实力,更是有不少妖怪修得九首的实力。

  这妖怪若是修得九首之身完全有着可以抗衡真神的实力,更是有妖怪能修到十首之神通。九首和十首并不是狭义地指妖怪有九个头和十个头,只是远古时期对这些妖魔鬼怪修为的统称。就比如那九尾天狐就是以尾巴作为评估的,更是有不少实力强悍的妖怪完全以自身独体修炼,其修为一样能够鏖战真神。

  直到后来人类的出现才颠覆了远古妖魔的认知,因为人类才是最适合修炼的。远古时期的妖魔除了一些具有上古神祇血脉的妖怪,若要想修得神祇非得有个几千上万年不可。

  而人类就不同了,人类的体格和与生俱来之灵性天资与智慧使得修炼比上妖却是要快了不知多少倍。有的人从凡人修炼成仙也仅仅只是用了不到百年光阴,这跟那些妖兽怪物动不动就是几千上万年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差地别。很多远古妖兽虽是已修成真神,也是继而修到人身或是半兽半人之身。

  “欲成神,先成人”!这也是人类出现后流传在妖界的真理。在千年前那次仙魔大战之前确是有一些妖兽先修得人形,而后跟人类一样在短短数十年间修得神祇。而妖物想要化为人形却是极为困难,除非有上天眷顾食得天地灵药或是有灵器相助,普通禽兽植物想要修得人形没有几百上千年是很难的。

  梦环州见那青衣女子都已修得双足,反观这修为高深的中年男子却还是只是半人半蛇之身。他心生疑惑快速来到巫小小身边道:“小小,你送我上去,然后你们三人尽量拖住他”。

  巫小小点了点头将梦环州送到了那中年男子头顶正上空,随后与倪音、秦宇浩三人施展天机剑法全力向那中年男子攻去。那中年男子只是一味防守着巫小小三人的攻击,尾部一直追打着倪音,完全没在意梦环州飞到了自己上空。此时那倪音也不再躲闪,而是手持七星剑将天机剑法挥舞到极致向那中年男子反攻过去。

  梦环州俯冲而下,双手握着一大把铁剑全力朝下面那中年男子掷去。中年男子也是发现了上端攻来的十几把铁剑,他冷哼一声,唤得几根长骨旋转着飞到自己头顶将梦环州那十几把铁剑全部击飞了。

  梦环州借着俯冲之力两手握着一把铁剑向那中年男子头部攻去,此时倪音三人也是同时攻来。梦环州这一剑中年男子没敢小瞧,赶紧将那坚不可摧的蛇尾向头上的梦环州拍去,同时防守着另外三人攻来的飞剑。

  梦环州此时凌空而下,见那拍向自己的蛇尾已是无法闪避,只能收回攻势全力防御着那蛇尾。只听见“砰”的一声那蛇尾重重地拍在梦环州身上,梦环州当时就是一口鲜血喷出,只觉得胸口一震被蛇尾又给拍回了空中。

  中年男子并没有发现刚刚自己击散了梦环州那十几把铁剑后,那十几把铁剑消失的地方弥留出了一些淡淡的白色粉末,微小地在空中极不起眼,慢慢向中年男子头顶落去。中年男子并没有发现这微小粉末,只是一边防守着倪音三人的飞剑,一边还要随时提防有人攻向自己的小妹。刚刚见得梦环州俯冲而下的全力一击后不敢有一丝大意,用自己坚硬的蛇尾向梦环州拍去。

  梦环州嘴角微微一笑,在被拍向半空之际,从彝环拿出了一个小白瓶取出了一粒丹丸塞进了嘴里。中年男子突然感觉不妙,赶紧闭住呼吸可还是有不少粉末被吸进去了。只见那中年男子浑身犹如受着火烧一样变得通红,在一阵阵哀嚎中终于是现出了原形。其上身全部变成了蛇状,一个巨大的黑色蛇头吐着猩红的蛇信,张开血盆大口等着下坠的梦环州。

  梦环州此刻正从半空下落,见到下方一个巨大的蛇头正张大嘴巴等着自己,锋利的毒牙闪着寒光。这突然出现的东西着实将他吓了一跳,虽是在半空无法借力,在见到飞向自己的玲珑剑后他也丝毫不慌。

  梦环州正准备借着玲珑剑来改变下坠的势头来逃离蛇口,可那大蛇像是识别到他的意图一尾将那玲珑剑击飞了。好在倪音和秦宇浩都是反映敏捷之人,也是连忙将自己的佩剑往梦环州下端驭去。

  可那巨蛇完全不理会这两把剑,可能是因为梦环州下药将自己现出原形,一心想要致他于死地。这巨蛇不再等待食物落下,而是向上冲去算准了距离一口向梦环州咬去。只听得“叮、叮”两声,倪音的七星剑和秦宇浩的素白寒芒剑刺在大蛇颈部发出两团火花。

  倪音三人都惊呆了这大蛇的本体竟然如此坚硬,就连七星神剑都无法对他造成伤害。三人都眼看着梦环州被那大蛇一口咬在了嘴里。他们都慌了,那大蛇两颗锋利的毒牙若是将梦环州咬住定是小命不保。

  巫小小更是焦急万分,在刚刚玲珑剑被击飞后直接向那大蛇冲了过去,奈何那大蛇速度极快只是一瞬间便咬向了梦环州。巫小小此刻正在大蛇身边,想要跃上去已然是来不及了,只能在下面看着梦环州进了大蛇嘴里。

  让几人想不到的是梦环州并没有葬身蛇口,巫小小几人看了过去,只见那黑蛇的大嘴被一柄长枪顶住了双颚。此刻的梦环州正两手牢牢拽着那长枪,身子在那大蛇口中摇曳,巫小小见状心里也是舒了一口气。

  “怪物,你有口臭啊,让我给你剔剔牙”,梦环州在大蛇口中闻得一股恶臭袭来,遂单手握着长枪,又从彝环取出一长枪向那大蛇牙齿刺去。大蛇见状脑袋猛地一晃险些将梦环州摔进了肚子,梦环州手里的长枪脱手而去,两手牢牢拽住横在大蛇嘴里的长枪。那大蛇发怒起来,在山涧快速游走起来,时不时用自己蛇头去撞两边的山体,山体被那大蛇撞得石块脱落。

  梦环州死死地握着手里的长枪不敢有一丝松懈,直到看见手里握着的长枪竟然开始弯曲起来。梦环州心知不妙两手握着长枪像荡秋千一样在大蛇嘴里晃动起来,就在那长枪彻底被大蛇咬弯的时候一下子从嘴里荡了出来。

  那大蛇见梦环州成功脱逃恼羞成怒地向他扑去,梦环州虽说已经脱离蛇口,可从半空跳下来还没着地,只见自己的着落点一条蛇尾伸了上来将他死死地缠住。那大蛇将梦环州缠住后,快速来到青衣女子身边用自己的躯体将青衣女子盘了一圈护在中间,蛇头和蛇尾全都立在半空,这期间巫小小三人也是用尽了各种手段就是无法伤到那黑蛇丝毫。

  那黑蛇用蛇尾举着梦环州往自己口里面送去,现在梦环州不得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离那蛇口越来越近,刚刚那股恶心的口臭又是传来,难道今天就要葬身蛇口了?

  “等一下”,梦环州对那大蛇道。

  “你是要交代遗言吗?有什么要交代的赶紧说出来,不过她们三也是将死之人,你说了好像并没什么用”。

  “如今人妖互不侵犯,你为何要害了这么多无辜之人”,梦环州问到。

  那大蛇听得梦环州的话像是被戳到了伤痛一样,更是加力将梦环州缠住怒道:“人妖互不侵犯,真是天大的笑话,若是人妖互不侵犯我会落得这步田地”?

  那大蛇不想浪费时间,直接一股毒液喷向梦环州,梦环州是不得闪避只能闭上双眼屏住呼吸,那毒液一沾到他身上就觉得浑身无力渐渐地失去了知觉。

  “卑鄙的人类竟敢偷偷对我下药,我要让你体验一下在无尽的黑暗中被炼化的恐惧”,那大蛇说完便将梦环州一口吞了下去。

  辰瑾四人在烟都城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梦环州几人,心想坏了,这几个孩子定是出风头去了。在问得那妖魔的方位后辰瑾他们也不再隐瞒自己修道之人的身份,四人直接在众目睽睽之下御剑而起向那西南方位飞去。待辰瑾四人离去后,静止的人群才反映过来,一干民众全都喜极而泣地跪拜在地上。

  “天呐,是神仙”

  “我们终于可以回家了”

  “上天终于开眼了,派下神仙来解救我们”……

   

  那大蛇吞完梦环州后便是看向其余三人,巫小小见梦环州被大蛇吞了下去,完全不顾倪音的劝阻直接提着两把玲珑剑向那大蛇冲了过去。秦宇浩本欲带两位师妹逃离的,结果看见巫小小都已冲到了那大蛇肚子处,倪音犹豫了一下也执剑向那大蛇攻了过去。

  秦宇浩无奈也只得跟了过去,可那大蛇皮肉坚硬无比,任凭三人如何攻击都无法伤得大蛇丝毫。渐渐地三人都感觉身体的功力越来越少直到一点力气都没有,三人无法站立也无法执剑全都瘫在了地上。

  那大黑蛇虽说实力极强可在同时对付这四人还要保护受伤的小妹已然消耗得差不多了,最重要的是这大蛇此番打斗已是旧伤复发,它不想再纠缠下去便是暗中吐出了毒气在空中,直到三人全都中招倒地。

  “绿萝,你伤到哪儿了”?那大蛇低下头对那绿衣女子问到。

  “我没事,哥,你的旧伤又复发了”。

  那黑色大蛇听闻后将身子立了起来,倪音三人虽已倒地可意识还清晰,只见那黑色大蛇腹部有一道长约三寸左右的伤疤。那伤疤明显是旧伤,只是伤疤的新肉极其厚实,就像长好后又裂开如此反复才会生出那么厚的疤痕,而此刻那伤疤处正有血迹渗出。

  那黑色大蛇将头依次凑到三人面前道:“看看,这就是你们人类所为,口口声声说着人妖互不侵犯,背地里却为了炼制一颗药丸就活生生取走了我的内胆”。

  “怎么样?等死的感觉是不是很美妙,你们现在是不是充满了恐惧?不甘?焦急?还是绝望”?那大蛇伸头在三人面前来回移动,时不时还哈出一口恶臭到三人面前将他们熏得喘不了气。

  “快将我师兄放出来,等我门派高手过来我们还能为你求情。如果他有什么不测,你们二人就等着伏诛吧”,巫小小说到。

  “他现在就快被我炼化了,其皮肉早已开始腐化,就算我现在将他吐出来也只是一具腐肉而已,你们确定要看吗”?黑色大蛇笑着道。

  巫小小听得此话后悲痛万分脸颊已是泪水连连,若是刚刚在烟都城拦着梦环州不跟他一起胡闹,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看你们来头也不小,就给你们门派一个面子,暂且饶了尔等性命。但你们四人私闯我洞府,还打伤我小妹这事可不能轻易就算了。我这有一粒解药,你们之中可有一人能食这解药,食了解药之人须回去寻得“衍雪芝”和“零凌香”前来换人,一药换一人”,那黑色大蛇道。

  倪音三人自然是知道这两味药材,那“衍雪芝”有着生血肉之功效。虽说在大陆并不是那种极其稀少之物,可这衍雪芝历来都是被各大势力收藏之物,以致在民间却是极难见到此物。而另外一种药材就显得极其珍贵稀少了,那“零凌香”也是有着生血肉和固本培元之功效,想来这大蛇定是需要这两味灵药来炼制治疗自己旧伤的丹药。

  秦宇浩想到那衍雪芝剑阁正有收藏,至于零陵香就不得而知了。此刻三人都相互对望了一下,此刻不是让他们三人在生与死之中抉择吗。

  此时的梦环州正在那大蛇腹中,不过跟那大蛇预料的不一样,他并没有被慢慢炼化。梦环州也曾听闻过这些奇兽异草,在见得那巨大的黑色巨尾后便猜想它是不是那远古血种的“巴蛇”。

  传闻那巴蛇连象都能吞下,后来又见到中年男子头顶隐约的红光,便是确定它就是那具有远古血脉的巴蛇。就在刚刚梦环州被拍上半空之时,他就从彝环取出了一粒药丸伴着嘴角渗出的鲜血吞下。中年男子以为那是疗伤药丸,却不知他吞下的正是一粒专门对抗巴蛇之毒的药丸。

  梦环州在刚刚进入腹中之时确实差点被里面的腥味给熏得晕了过去,慢慢适应了里面的黑暗后他见到了先前掉进蛇腹里的那把长枪。只见那把长枪此时正躺在稠液中,他本想将其驭到手中,不想那长枪竟然软化腐蚀了不少。想来那稠液定是这巴蛇用来消化食物的,只是没想到竟然连铁都能腐蚀。

  梦环州放弃了驭来长枪的念头,遂从彝环取出了一把铁剑握着,一剑一剑向那大蛇腹部刺去。只是梦环州虽能刺破那大蛇里面的肉,却是如何都刺不破那坚硬的蛇皮。

  倪音、巫小小、和秦宇浩都各自踌躇着,三人想了半天还是一直沉默。巫小小说:“我是和小梦一起来的,自然要和他一起回去”。巫小小此话之意明了自己愿意留下来,再看那倪音和秦宇浩两人对望着却还是没人表态。

  那大蛇用蛇尾将巫小小拨到了一边,将硕大的头颅凑到倪音和秦宇浩之间道:“狡诈自私的人类,你两决定好了没有,谁去谁留”?见倪音和秦宇浩依旧不语大蛇又道:“你们也别想着回去叫高人过来降服我,倘若我敌不过也会带着你们给我殉葬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