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白衣小子
淰旧的铁公鸡2021-08-31 15:0010,373

  “客官,咱们现在这层只需要白玉符便可进来”,梦环州扫视了一圈,见这最下面一层人头攒动少说都有上千人。而最中间有一个四方平台宽约两丈左右,平台四个角各有一根盘龙柱支撑着,那盘龙柱最少有一人双手合抱之粗。

  “那第二、三、四层持有青玉符方能进入,第五、六层只能持有墨玉符才能进入,至于那第七层只能持有最高级别的紫玉符才能进得其内”。梦环州一边听着护卫的介绍一边看到那支撑着四方平台的四根盘龙柱竟然变得越来越高了,而平台自然也被顶向了高处而去直到第四层后便是停了下来。

  护卫见着梦环州所看的方向后领悟到:“哦,那平台先是停在比第二层矮一点的位置,等介绍完后再从最高层观摩下来”。

  梦环州问:“意思是第五层到第七层皆是没有人”?

  “正是,一般出现在上面几层的皆是大有来头之人,只有在午时和未时的高货场他们才会出现在那。当然也有例外啊,若是上面有人哪怕只有一个人,这平台也会优先给最上面之人观摩”。

  “哦,这就是玉符的等级之分”梦环州问。

  “还不止这些呢,那紫玉符还能提前观看明日的高货清单和起拍价格,更能提前去观摩拍品呢,还有很多好处贵客明日自会体验到”。

  “你说我能得一块什么级别的玉符”梦环州问到。

  “贵客乃是剑阁修为高深之人,又有持有彝环和玲珑神剑,再加上有张天师的举荐,依小的看墨玉符是不成问题”。

  “墨玉符能提前观摩明日的高货清单吗”?

  那护卫尴尬一笑后说到:“这个墨玉,好像不能”。

  两人言语间梦环州跟着护卫来到了一个房间内,护卫先是跑过去跟一个老者轻声耳语了一番。那老者连忙跟着护卫来到梦环州跟前说:“欢迎远道而来的贵客,请贵客玉步随老朽而来”。

  老者又将他带到了一个华丽的房间,此时早有几个莺莺细语向梦环州迎了上来,将他伺候到了一个躺椅上。梦环州被一阵香气给迷住了,被几个婀娜多姿给伺候到了躺椅之上。他见这躺椅极其舒适,上面盖着一张不知是何异兽的皮毛,一眨眼那几个女子已是开始端茶递食了。

  老者取来了纸笔对梦环州问到:“不知客官尊姓大名”?

  梦环州想了一会儿后说:“周梦”。

  那老者详细问了他的每个字面后,又确认了他乃是龙腾国剑阁之人。老者写完后对他说到:“客官稍作休息,我稍去便回”。

  不多久老者又来到了梦环州所在的房间,梦环州见他手中捧着一个锦盒。老者凑到他身前说:“客官,这是您的玉符,您请收好”。说完便双手托着锦盒递给了他。梦环州接过锦盒打开一看,果然见得一个黑色的玉符立在那锦盒中间。

  “不知客官可曾有了住处,没有的话我这就着人去安排”老者问到。

  “不必了”。

  “好,那老夫就不打扰客官了,若是客官有什么需求随时可以跟我们说”。老者说完后便欲转身离去,却听得梦环州说到:“等等”!

  “不知客官有何吩咐”?

  梦环州把玩着手中的墨玉符说:“我听闻这墨玉之上还有一种紫玉”?

  那老者笑道:“回客官,确有紫玉符”。

  “要如何才能得到紫玉符呢”?

  老者回到:“回客官,这紫玉符的发放条件极其苛刻,发放对象必须得有一定实力,还得有天师府举荐。这两个条件客官您都满足,关键是还有最后一个条件,须将一件价值连城又独一无二的奇珍异宝放在我们离心岛代为保管”。

  “哦”!梦环州也算明了,价值连城又独一无二?梦环州开始在脑子回想起来。

  那老者又说:“客官不必在意,这大陆之上拥有紫色玉符的贵客不超过十人。再说了,墨玉符已足以能享受到我们离心岛很多高贵的待遇了”。

  梦环州心里暗自道:说好听是离心岛代为保管,实则是以物换物罢了,想想有几人会用价值连城的宝贝来换这么个玩意。

  梦环州将神识感知到了彝环内,自己这彝环除了玲珑剑外都是一堆破烂,恐怕是找不到足以价值连城之物了。梦环州扫过一堆堆杂物、一个个玉瓶,感知到都是些没有啥太大价值的玩意。夜明珠,有点价值但还不足以价值连城,更不是独一无二。

  咦?梦环州突然感觉到了一颗蓝色的珠子,避水珠!他兴奋地从彝环取出那颗蓝色的珠子托于手上,这正是上次南海之行青鸾从海族扣回来的一颗避水珠,这颗避水珠可比文瑶给自己的那颗要大很多,其避水范围自然也要大得多了。

  反正这避水珠现在也没多大用处了,若是以后实在是需要了大不了再去海族扣一颗回来便是。梦环州将避水珠放到先前装玉符的锦盒中递给了那老者:“烦劳老先生看看我这珠子可否抵个紫玉符”?

  那老者接过锦盒后仔细观摩了珠子好久,也是看不出这珠子所为何物,他问到:“客官,请恕老朽眼拙,不知这珠子是何物,能否允许我带着珠子去跟其他长老研究一番”?

  “行啊,你们可以带着它去杨菱湖试试”,那老者闻言后立马便收了合上锦盒而去。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后,梦环州听到门外传来了几个脚步声。紧接着几个老者走了进来,其中追中间那老者笑道:“欢迎贵客,老夫乃是这拍卖行的主事,特意领下人来认识一下贵客”。

  梦环州也不想多跟他们客套便问到:“不知我那珠子”?

  “哦,在呢”,先前那老者两手托着锦盒回到。

  “不知我这破珠子可否抵快紫玉”?

  “当然可以”,最中间的老者拍了拍手后便是一个女仆托着一个锦盒走了过来。梦环州用精神力将那锦盒驭了过去打开一看,果真是一块紫色玉符。他取出玉符把玩于手中:“不知我可否看一下明日的高货清单”?

  “当然可以,早已准备妥当了”,那主事从怀中取出了一块裹着的锦布走向梦环州,两手托给他说到:“请贵客过目”。

  梦环州接过锦布摊开后便是仔细查看起了上面的字迹,突然他被几个字给吸引到了:“四尾灵狐”,小小果真在这。梦环州此时的心里是悲喜交集,终于找到了小小,而且她目前应该没有危险。

  “我能先去观摩一下吗”?

  “贵客请随我来”主事说到。

  梦环州起身后便随着那主事而行,他一边把玩着手里的紫玉符,这才发现紫玉上面有一层强大的能量。梦环州试着用功力去冲击那层能量,刚开始他还不敢用多少功力,直到逐渐加深功力用上全部功力都未能破开那层封印。梦环州问:“不知上面这层能量禁制是何人所布,竟然如此强大”。

  “哈哈,这禁制乃是我们离心岛的隐世高人合力所布,只能以秘法打开,若想以暴力击破的话这大陆怕是没几人能做到。再说玉符里面封存着贵客的身份信息和资产明细,还望贵客小心保管才是,若是因暴力损毁了造成的损失我们离心岛可不负责的”。

  几人带着梦环州拐了几段路程,又经过了三道禁制石门,他一路上见得守卫森严。而那三道禁制门更是需要四名老者合力方能将其打开,梦环州揣摩到若是以自己一人之力恐怕是难以打开那门。通过第三道禁制门后出现在他眼前的是几个通道,几名老者又带着他经过其中一条通道又是进得了一个密室,待几人走进去后那禁制门又落了下来恢复了原来的关闭状态。

  一进到这密室梦环州就先环顾了四周一眼,这密室宽约数丈,四周石壁皆有强大的能量。

  “贵客请看,这密室所陈之物便是明日高货场的全部拍品了”。

  梦环州早就以神识感知到了巫小小的位置,他故作镇定地开始随意在密室观摩起来,时不时还问一下那些拍品的情况。渐渐地一行走到了一个巨大的金色鸟笼处,梦环州好奇地指着一丈多高的金色鸟笼说到:“怎么连鸟笼子也拿来拍卖吗”?

  “客官请看那笼中之物”。

  梦环州看了过去,此时的巫小小早已是奄奄一息,他看着脸色苍白的小小,嘴角还渗有隐隐血迹。细看那巨大的金黄笼子,不正是和两年前自己梦境中差不多吗!

  在梦境中他记得有一只巨大的凶兽将小小给吞了下去,虽然那只是一个梦,虽然已过去了两年之久,梦环州脑海里依然有那梦境的碎片。也许是因为内心太害怕失去巫小小,他的潜意识里始终记得那个很久的梦,他绝不会让小小像梦里一样陨落的。

  看着里面的小小毫无生机地倒着,虚弱得连眼皮都睁不开,他强忍着内心的怒火和悲悯问到:“这里面关着的是什么东西”。

  “回客官,这笼子里面关着的乃是一只四尾灵狐”。

  “灵狐”?梦环州凑近了过去向离近点看看小小的现状,哪知那主事突然喊了声:“贵客切勿再朝前了”。

  梦环州回头不解到,那主事说:“这笼子已是布有阵法,我怕会伤了贵客”。

  “哦,我看这狐狸一动不动毫无生机,就算没死也怕是快了吧。你们离心岛竟然还拿来拍卖,这不是玩弄我们吗”?

  “客官息怒,这狐妖先前乃是被人以迷药所捕获,送到我们离心岛后狐妖身上的药效已是逐渐消散了。别看这狐妖生的乖巧,然其修为了得,在药效过去后便是奋力反抗。后来我们几个长老将其围住,将她打伤后才得以控制住。为了各位贵宾的安全考虑,我们用秘制迷魂香让其失去了意识,以确保明日拍卖之时这妖孽不会逃脱伤人”。

  梦环州听着主事的话后紧紧地握紧了拳头,心爱之人此刻躺在自己眼前动弹不得,而自己却无能为力,只有他才能看懂此时巫小小那复杂的眼神。梦环州对那主事说:“你刚刚说这笼子的阵法会伤了我,你莫非忘了我来自哪里,你是瞧不起我还是瞧不起剑阁”?

  “不敢,贵客修为高深,剑阁更是这大陆的顶尖势力,老朽巴结都来不及呢,哪敢有一丝不敬”。

  “我今天就要试一下这阵法有多强竟能伤我”,梦环州边说边取出了玲珑双剑。

  那主事见得梦环州强横的气息后回到:“贵客切勿年少气盛,小心被伤着了才是。

  “主事请无需担心,若是我损毁了这笼子自当高价赔偿”。

  那主事见事已至此也不在阻拦了,对梦环州说到:“若是客官真破了这笼子,不仅不要您赔偿,密室之物贵客可任选一件带走”。

  “哼”梦环州冷哼一声后说到:“烦劳几位前辈退后些许,以免误伤到你们就不好了”。梦环州说完便是往后退了好些距离,蓄力之后提着玲珑剑朝前跃去,在靠近笼子之后他一跃而上举起玲珑剑向那笼子顶部刺去。待玲珑剑刺到那能量罩之上后,梦环州下落的身子一下子被阻住了,玲珑剑是再难进得一丝了。

  突然梦环州感知到那笼子上的能量罩传来了一股巨大力道,瞬间将他反弹了回去。他赶紧将一把玲珑剑驭到脚下托着自己,载着自己往后飞了些许距离才落地稳住了身子。

  梦环州开始纳闷了,自己生平所遇到能量禁制之类的也不少。那些无不是使用暴力就能强行破开的,前提是你必须有足够的实力来击破它,可这笼子上面的能量罩不但坚不可摧还有反击之神通。

  梦环州又祭出天机剑法几道强横的红色剑气向那能量罩击了过去,几道剑气击中能量罩之后竟然全部被反弹回来朝他射去。梦环州这才明了,原来能量禁制能反弹受到的攻击,其反击之力跟攻击者的力道成正比。

  见到袭来的几道剑气他又连着挥舞了几剑将那几道剑气挡了下来,梦环州不甘心就这么算了,只要能破开禁制依着那主事的话他就能将小小带走了。他又用上了全部修为身后太极八卦图案发出耀眼的光芒,只见一把巨大的玲珑剑向那笼子旋转而去。

  只听见一声巨响,梦环州全力一剑刺在那笼子之上。他笑了,他终于看到这一剑将那能量层击得向里面凹了进去,就连那金黄的笼子也被这剑气压得变形了。梦环州渐渐笑容骤停,他最后还是没能击破能量罩,一股巨大的力道向其击去。

  此时那几个老者心知不妙,几人同时向梦环州背后闪去,以微弱的掌力托着他。突然就是一声巨响梦环州被那巨大的力道给重重地击了回去,梦环州知晓这禁制的反击就相当于自己全力一击,他下意识地用上所有功力将背后的太极图案结到了玲珑剑尖。

  只见得梦环州几人被这巨大的力道给向后逼去,直到密室边缘才停了下来。所幸那几位老者也算是老江湖了,他们刚刚并不敢用上多少功力。他们用上功力恰到好处地减缓了梦环州被击飞的后退之力,让其免于被拍到石壁上的危险。若是几名老者使出全部功力的话,那他可能就直接被这两股巨大的力道给夹死了。

  他脱开了那扶着自己的两个老者,顿时觉得气血翻滚一下倒了下去。他躺在地上脸颊贴着地面,再也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梦环州怎么都想不到有朝一日他会伤在了自己的天机剑法之下。他不甘心地看着远处的小小,巫小小此时也是倒在地上的,四目相对竟是翻起了诸多念想和过往。

  两个老者将梦环州扶了起来问到:“客官,我送你去疗养”。

  梦环州摆了摆手说:“此禁制乃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了,不知是哪位高人所布”?

  “不瞒客官,此禁制乃是老天师亲手结下的,您被击伤并不惭愧”。

  梦环州想了一下后惊讶到:“莫非是江老天师所布”?

  那主事笑着回到:“正是”。

  梦环州所说的江天师乃是天师府一个老不死的绝顶高手,也是近百年已知身法达到凌空而立的三人之一,他记得好像叫:“江城子”。

  他两手相拱对几人做了个礼节:“有劳几位前辈陪同,更要感谢几位前辈加以援手”。

  主事连忙回到:“客官太客气了,您是我们最尊贵的客人,这些都是我们分内之事”。

  梦环州独自一人走在离心岛的街道上,此时他的内心已是万念俱灰。自己一路从剑阁过来,所遇敌对自己皆能立于不败之地。他内心已是清楚如今自己的修为在大陆上也算是能够独挡一面了,可就在刚刚竟然被别人布下的一个禁制所伤。梦环州不得不想起了青鸾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这世界很大,大到远远超乎你的想象”。

  天师府内,一紫袍男子在房间内碎步来回踱步着。房间内还有一头发半白的老者,竟然是先前拍卖行那几个老者其中主事。紫袍男子边走边观摩着手中的避水珠,这紫袍男子正是先前与梦环州有过一面之缘的张天师。

  他又将避水珠举得老高,一边观赏着一边说到:“自千年前人族和海族大战之后避水珠便是越来越少,近几百年倒是不曾听说过哪还出现过这玩意儿”。

  拍卖行主事回到:“天师所言极是,老朽也是头一次见得。要不是那小子提醒我们到杨菱湖一试,可能到现在我们还不认得它呢”。

  张天师心里琢磨着:那小子年纪轻轻修为就已这般了得,又配有彝环出行,更是持有十大神器之一的玲珑剑,还将这无价之宝避水珠存放在拍卖行,难不成只是为了一块虚有其名的紫玉符?突然张天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对那老者说:“这几日可什么稀世之物要拍卖”?

  那主事仔细思索着一时间也说不出个什么来,张天师又道:“可有这几日的拍卖清单”?

  “有,我都随身携带着呢”,主事从怀中取出了先前梦环州看的那捆锦布递了过去。张天师一下就抓了过来铺在茶桌上,他逐一看着清单上要拍卖的宝物,又一个个被他给否定掉了。上面写的这些宝物虽说算得上奇珍异宝,可那小子既然能有这么大的阔气,若想得到这些宝物何须千里迢迢来到离心岛?

  “后来呢?看完清单后他去了哪里”?

  那老者又将他们几人带着梦环州进到密室所发生之事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

  女狐妖、玲珑神剑、剑阁小子,张天师将些关键点联系到了一起,不得不让他想起了两年前龙腾国发生的那一幕。他将锦布扔给了老者说到:“走”!

  “天师,去哪儿”?

  “去看看那女狐妖”。

  不知不觉梦环州就从人群走到了一个热闹之处,他一下子就被那里面激烈的呐喊声给吸引了,记得先前拍卖行的守卫说这里就是乱斗场?他见到大门之外的守卫所穿戴的盔甲跟先前拍卖行那群护卫一模一样,想来这离心岛所有的经营全被一个势力控制着,也只有天师府才有这能耐吧!

  梦环州从那两排守卫中间的过道走了进去,这次那些守卫并没有拦他,任由着所有人随意进出,一走进去梦环州就听得更大的呐喊和尖叫声了。只见这里的布局跟拍卖行差不多,也是最下面一层一个巨大的圆形大厅,上面还有几层应该也是供不同级别玉符设定的。

  不同之处就是这乱斗场最下面这层并不是平的,而是一个个环形台阶微微往下延伸而去,最中间区域是笔直向下凹进去的,跟护国寺那比试场一样深入地下。

  梦环州曾听说过许多关于离心岛乱斗场的一些热血沸腾事迹,早就想过来一睹风采了。还好此时这里面围观的人也不是太多,但少说也有数百人了,梦环州从人群中穿插而过向那最中心区域挤了进去。

  他走到了那中间圆形的边缘,一个高约三尺的环形矮墙将所有人挡在了外面。矮墙下面的圆形空间宽约有五丈左右,高约两丈。空间四周乃是笔直向下的石壁。梦环州感知到前面圆形空间之上有一层极其强大的能量,想来是用来保护着上面观众的。

  此时那下面空间一人、一兽正展开着激烈的厮杀。那人光着膀子两手持着一根粗壮的石条攻击着异兽,梦环州老远就见得那人一身结实的肌肉,又能将如此巨大的石条舞得虎虎生风说明此人力气定是不小。再看壮汉攻击的妖兽乃是一只青面獠牙的虎形妖兽,那妖兽体格巨大,浑身长满了长毛。梦环州仔细思索着,这妖兽其形貌极似古籍中记载的凶兽梼杌。

  像这种人兽之争一般都是不死不休,直到一方完全不得动弹后那下面的封印之门才会打开。此时一人一兽打的最为激烈,四周的人群也是随着咆哮了起来。

  “打死它”。

  “敲它脑袋”。

  “将那畜生的獠牙全部敲碎掉”……

  梦环州听得几乎所有人都在为那人类叫嚣着,唯有自己左手边的一个稚嫩声音喊着:“咬死他……拍碎那人脑门”。

  梦环州好奇地转头看向了那人,只见那人一身洁白衣服,头顶戴着一个白纱斗笠将头部全部遮了起来。他注意到他虽是头发集在顶部支撑着那斗笠,可其身高离自己肩膀还要差了些许。又听得他稚嫩的声音,想来这人年纪约在十二三岁左右。那人也突然注意到了梦环州的注视,他对着梦环州说到:“黑衣人,你想干嘛”?

  “你叫我什么”?

  “黑衣人呐,难道有错吗”?

  梦环州确实穿着一身黑纱袍子,又以黑布蒙住了脸部。那人又问:“你这人真是奇怪,下面打的那么精彩不看,你老是瞅着我是何意”?

  梦环州回到:“你这人也是奇怪,所有人都为那壮汉吆喝着,唯独你居然为那妖兽鼓劲”。

  “妖兽怎么了,妖兽就该被打死吗,妖兽的命就不是命了”?

  梦环州想不到这小孩竟能说出如此之话来,他一时间也反驳不了。那人又说到:“再说了,此场比斗梼杌必胜”。

  这妖兽果然是梼杌,梦环州听了那人的话后又看向下面,只见此时梼杌已是连连后退,其速度和力度大不如先前了,想来刚刚那壮汉以石条将它击到了内伤。梦环州回到:“梼杌会赢,呵”。

  “怎么,你还不信?那咱两就赌个一两金意思意思”。

  梦环州本不想答应的,可一想何不趁机来挫挫他的傲气。他回到:“行啊,一两就一两”。

  那人冷哼了一声后又是开始对着下面呼喊着,只是这次梦环州一句也没听懂。梦环州见得壮汉又是一石条将梼杌重重地击飞了出去,那妖兽摔在了远方的空地上只剩下了微弱的抽搐。壮汉乘胜追击很快就奔到了那梼杌跟前,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凶兽还是慢慢举起了石条。

  就在壮汉举起石条的一瞬间,刚刚还动弹不得的梼杌突然一下向他扑了过去,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壮汉还来不及回防就被獠牙咬到了脖子……

  梦环州一脸的难以置信,嘴里不禁说到:“这狡猾的畜生”。

  “这不叫狡猾,这叫生存之道。说到狡猾,这畜生还远不及一些人呢”。那人反驳着梦环州随即又对他伸出了手掌道:“拿来吧,一两金”。

  “啊”!梦环州是知晓自己彝环内还剩下五两白银左右,可一两金也需要二十两白银来抵啊。刚刚他都没想到自己会输,这下好了,输给了别人还拿不出黄金。

  “怎么,输不起”?

  “你稍等一下”,愿赌服输,梦环州怎么也想做一个失信之人。他将神识感知到了彝环内,他在里面挑来挑去良久后便取出了那颗夜明珠说到:“不知这珠子能否抵”?梦环州说完将夜明珠递了过去。

  那人将夜明珠接住后把玩着道:“我身上可没有钱财补给你,你可亏大了哦”。

  “你明天还来这吗”梦环州问。

  “那可保不准,怎么”?

  梦环州也是觉得这夜明珠还是颇为重要的,想到自己彝环还有那么多瓶瓶罐罐的,自己好多都不认识留着也是没用,倒不如送去拍卖行出手了。

  “你若是明日还在这的话我便可以金换回珠子”。

  那人“哦”了一声后说到:“若是我这便出离心岛呢,你莫非要强留我于此”?

  梦环州想了一下说:“若你要离去我自然不好勉强,大不了再重金买一颗便是”。

  那人听后不久将手中的夜明珠扔给了梦环州:“你先收着吧,等你有了再还我”。

  梦环州收回夜明珠说到:“多谢,你这便随我同去拍卖行换钱”。

  “不了,你自己去吧”。

  “你就不怕我去而不回呢”?

  “对呀,你倒是提醒我了”,那人说完便是向梦环州凑了过来,将鼻子隔着白纱在他身上嗅了起来。

  “你这是”?梦环州不解到。

  他没有理会梦环州,又将他的双手拉起来仔细嗅了一番,等那人忙完后对梦环州说着:“好了,我记下你了”。

  梦环州将夜明珠收回彝环正欲离去,突然他敏锐地感觉到了人群中一丝能量波动,紧接着十几枚黑色向他所在之地洒了过来。梦环州本欲闪开的,可一想附近有这么多人,还有那白衣小子。自己是能轻易避开这些攻击,可那十几枚暗器攻击范围怕是有一丈左右。无奈梦环州只得唤出玲珑剑执于手中,以出窍剑的太极八卦图案将那十几枚暗器尽数挡了下来。

  此时的人群已是一阵骚动,离得近的皆是惊呼着往外逃离而去。梦环州将玲珑剑对准了远处的一个黑袍之人,突然他猛地发现那白衣小子还在身边连忙说到:“你快走啊,这里危险”。

  那小鬼并没有离去,一只手像是在胸前衣物里摸索着什么回到:“你保护我啊”!

  此时那黑袍已是渐渐向梦环州逼近了过来,梦环州问:“不知阁下与我是和仇恨,为何要偷袭我”。

  黑袍回到:“你我素未谋面何来仇恨”。

  “既是素未谋面为何还要下此毒手”?

  黑袍说:“此事与你无关,还请你勿要多管闲事”。

  与我无关!莫非是?梦环州转头看向了身边的小鬼,那小鬼看后立马躲到了他身后。

  “还请少侠回避一下”,那黑袍说完便是快速一爪向他身后的小鬼抓了过去。梦环州并没有闪开,见到逼近的黑袍他以玲珑剑将他逼得退了回去。

  “找死!”黑袍被梦环州挡回去后大喝一声,然后全身功力大盛两个手上黑气萦绕向他攻了过来。梦环州感觉到此人修为了得,自是不敢大意地提着玲珑剑迎了上去。几个交锋后梦环州发现此人虽是赤手空拳地跟自己交手,可他那手臂极其坚硬,自己的玲珑剑击砍在上面犹如碰到了生铁一般。

  “这么强横的肉身”?梦环州简直不敢相信,再怎么说自己手里拿的可是无坚不摧的玲珑神剑啊!而交锋中梦环州也发现此人的功力也比自己高不了多少,他是怎么敢用手来跟自己的神器抗衡?莫非是那手臂之上萦绕的黑气?

  梦环州右手执着一把玲珑剑近身攻击着黑袍,同时控制着另外一把玲珑剑不断飞舞攻击着他。那黑衣人反应极快,每次都能徒手挡下他的攻势。梦环州愈战愈勇,他一跃而上一剑向那黑跑正面刺了过去,同时驭使着另外一把飞向了黑袍的后背。黑袍先是感知飞剑已是到了身后,他身子一闪躲开了那一击,同时梦环州一剑已是刺到了自己眼前。

  只见那黑袍一手抓向了攻来的玲珑剑,强大的玲珑剑余势不减划过了黑袍的手掌心,直到快要刺到他时再难前进半分。梦环州已是着地,见自己右手不管使多大的力气就是无法再进分毫了。

  他又唤回另一边玲珑剑左手执着刺向了黑袍,那黑袍故技重施以另外一只手又抓住了那刺去的剑尖。此时的梦环州已是使出了全部功力于手,将两把玲珑剑向前刺去。黑衣人也是两手黑气萦绕的更浓了,两把玲珑剑被他徒手抓着是难进丝毫。

  此时的大厅早已是空空如也,两人就这样硬拼着,突然远处一个声音传来:“何人敢在我天师府撒野”?

  伴随着阵阵脚步声一大群护涌了进来将梦环州三人围在了中间,梦环州还感应到几股强大的气息已是向这边快速而来。

  “小子,今天先留你小命,你等着”,那黑衣人说完后便是一口鲜血喷在了双手之上,梦环州不明其意突然感觉到黑袍两手传来的巨大力道将自己逼退了回去。等梦环州站稳后哪还见得到那黑袍,只怕是早已飞离而去了。他感应到几道强劲的气势已是来到了乱斗场,将他和小鬼围在了中间。

  “你是何人,竟敢在离心岛生事?一名老者问到。

  “无需跟他啰嗦,先抓起来再说”。

  梦环州不想多费口舌,他从彝环取出了一块紫色向那老者扔了过去。天师府老者一把接下后看向了手中的玉符,只见得他的眼睛顿时大了起来,仔细地用神识感知着玉符。

  老者又狠狠地瞥了梦环州一眼,然后又是将神识感知到了玉符之上。又看了几眼玉符后,两手托着紫色玉符笑呵呵地向梦环州走了过来,两手托着紫玉递给了他道:“原来是剑阁的贵客,失礼失礼”!

  老者对离梦环州最近的两人说:“劳烦二位长老前去支援吴长老他们,一定要将刚刚那逃走之人追到”,那二人听后点了点头便是向外面急速而去。

  “不知贵客与那逃走之人有何恩怨,竟是在这里交斗了起来”?那老者问到。

  梦环州回到:“我也是第一次见得此人,也不知这其中缘由”。

  老者又问:“不知那黑衣人所使的是何炼器”?

  “那黑衣人并无炼器,徒手跟我交锋,两手萦绕着黑气”。

  那人说到:“哦,原来是从山里跑出来的”。

  梦环州听身前那天师府强者这么一说也是顿时明了,原来刚刚那是从十万大山跑出来的妖兽。怪不得有着如此强横的肉身,原来是一只修为高深的妖兽。只是梦环州想不明白,有着如此实力的妖兽为何冒险到这离心岛而来。还敢在众目睽睽之下主动攻击人类,想到这里梦环州已是对身旁那白色面纱之下充满了好奇。

  “不知这位是”老者看向了梦环州身边的小鬼。

  梦环州回到:“哦,他是,他乃是我的劣徒”。梦环州不想继续呆在这里像人犯一般被质问着,他说:“还有事吗,我们要回房休息了”。

  “没事,没事,我等这便护送客官回住所”。

  梦环州也不管那跟着的几人,头也不回地跟白衣小子向拍卖会而去,直到那几人目送着梦环州走进了拍卖行。

  梦环州与那白衣小子走在过道之中,他见此时四下无人便说到:“小鬼,你走吧,现在安全了”。

  “你要赶我走”?

  “不是,那袭击你的人也逃走了,你还是快回去吧”。

  “回去?现在船都没了,我怎么回去?你要送我啊”?

  “回你住的地方啊”!

  “没地方住,身上的银两先前在乱斗场全都输光了”。

  梦环州无奈只得从彝环取出了一块碎银递了过去到:“你自己先去找地方住,明日申时之前我会将欠你的一两金送到乱斗场”。

  “哼,我看你是不想还钱,想把我支开后开溜吧”?

  “怎么可能,你看我像是那种无赖之人”?

  “像,反正在你还没有归还之前我绝不让你离开我的视线”。

  “行行行,你跟着吧”,梦环州拿这小鬼没有办法只能妥协了。说完便沿着楼梯向楼上走去,那白衣小子也紧追不舍地跟了上去。

  白衣小子跟在后面生气到:“你刚刚为什么要说我是你的劣徒”?

  “我那是想带你一起离开才这样说的”。

  白衣小子咬牙切齿说到:“你叫我徒弟我都能忍了,你竟敢叫我劣徒,哼!我有那么差吗”?

  白衣小子尾随着梦环州一连爬到了七楼,又跟到了房间内。一进门那小鬼就惊呼到:“哇,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房间”!

  白衣小子毫不客气地在房间窜来窜去,一会儿这里摸摸,一会儿又那里动动。他一下跳到了一个铺有兽皮的躺椅上躺着,从前方桌上大果篮里一手抓了一串小果子咬了一颗。小鬼将果皮吐了出来说到:“真是奢华”!他看向了远处的梦环州问:“喂,黑衣人,你究竟是什么来路啊,竟然会有紫玉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