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神兽青鸾
淰旧的铁公鸡2021-08-22 17:2510,052

  众人简单地说明来意后决定结伴向那血剑三人追去,而观海坞则留下了一人带兰婳仙子和知书二人携相空前去观海坞疗伤。

  “慕云,你带这三位前辈先回观海坞”尧黎对着身边一年轻小辈说。

  “喏”那江慕云应了一声后便对兰婳仙子几人恭敬地道:“三位前辈请随晚辈而行”。

  一边的辰逸心里不禁想到:“这名叫慕云的小辈年龄与剑阁封易函相仿,刚刚这一行五人可皆是御器飞行而来,想不到这个观海坞的小辈竟是能如此年轻就有了御器飞行的身法。

  细想他们这一行五人,加上尧黎口中所说已追向青鸟的林剑敏,便是有六人能御器飞行,还有观海坞留下来防守之人固然还有数位高手,如此一想这观海坞实力还真是可怕的存在。

  江慕云几人离去的同时,辰逸这边三人加上尧黎他们四人一起向那正南方飞速追去。

  梦环州骑在青鸟背上看向前方,渐渐地前面一座边远小镇出现在了眼前。这!这不就是上次跟知书长老去南海取剑曾停留的小镇吗!远远望去下面的房屋显得颇小,集市上的行人更是如蝼蚁般大小。梦环州触景生情一下子就勾起了回忆,那还是自己意识中的第一次远行。自己在这里见到了从未见过的异兽、见到了一群小乞丐、见到了一个黑衣女子……

  青鸟载着梦环州直接从那小镇旁边飞过,毫不停留朝茫茫大海飞去。身后的司空鹤一行人紧随其后,八人在那南海边缘停了下来。司空鹤说到:“后面那三人已是追来,我等先在此等候,邪教之人奸诈多变,免得到海面被他们袭击那我们可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司空鹤并不是惧怕血剑三人,只是他们若带着弟子御器飞行到海面上空后其行动受限,功力和身法大打折扣不说,还要分心来保护几个小辈。几人觉得有理便在海边驻足看着头顶三道身形飞过,只见那血剑只是向下撇了他们一眼后就直接往远去的青鸟追了过去。

  而不远的山边七个人影也是快速追了过来,观海坞的林剑敏老远就认出了来人正是他们大长老尧黎和三名高手,再看另外三人赫然就是那刚刚在山谷激战之人。

  “小王子,现尧黎上人他们已出动加上先前龙腾国三位高手,对付那三个妖人是绰绰有余,我们是去与不去”司空鹤问蓝烟。

  “老师,莫非那石岛也在他们所去的方向”蓝烟问到。

  “不错,正是那方向”。

  蓝烟说:“不如就跟上吧,我们此行目的也是那石岛”。

  辰逸七人飞过海边之时,那下面的八人也随即跟了上去,十几个人同时飞越海面远远望去颇为壮观。

  血剑三人虽是一路奔波,又与辰逸几人打斗消耗许久,但他们都只是驾驭着自己的炼器飞行并无其他负重。虽然飞行是鸟的天性本能,但青鸟背上多了个梦环州,慢慢地还是被血剑几人缩近了距离。梦环州不时地回头看向身后追来的几人,可此刻在深海之上却又一时无可奈何。那青鸟也是知晓身后的敌人越来越近,拼了命地拍着翅膀向前急速飞去。

  青鸟载着梦环州在海面上飞行了一个多时辰,幸得这期间出现了好多飞鸟纷纷向那血剑三人扑去,虽不能阻挡他们前行,好在也些许地减缓了他们的速度。

  突然远方一望无际的海面出现了一个黑点,直到越来越近梦环州才发现那是一个小岛,此时身下的青鸟像是体力即将要耗尽一般向那小岛做出最后的冲刺。

  青鸟直接载着他向小岛下俯冲而去,梦环州看出来了这正是上次南海之行来过的小岛,他们还在这岛上与那天狼蛛和金翅大鹏有过一番苦战。

  果然不出梦环州所料他们一下岛上就感觉到了四面八方出现了好多气息,他可不想再招惹这些畜生。那青鸟似乎也是同样的想法,又将他抓到了背上向远处的密林飞去。这密林梦环州再熟悉不过了,上次他跟青鸾两人为了躲避金翅大鹏就是从这密林逃的。

  血剑几人追到岛上时刚刚被梦环州他们惊来的天狼蛛和金翅大鹏都出动了,此时地面上约莫有大几十只天狼蛛,半空中的金翅大鹏则有十来只。

  血剑感应到了梦环州的位置在那远处密林之内,刚起身准备飞过去半空的两只金翅大鹏就从不同方位朝他俯冲而来,同时那四周的天狼蛛也贪婪地向他们跳来。血剑喝到:“你们速去密林拦截那小子,我来收拾这些畜生”,说完手中血魔剑红光大盛将就近的一只金翅大鹏击飞了出去。

  此时的梦环州跟着青鸟在那密林穿梭起来,青鸟虽说此时用着双脚奔于地面,但其速度并不慢。梦环州紧紧地跟在后面,发现这青鸟所带之路正是上次跟青鸾两人逃离之路,很快他们就出了密林来到了海岛的另一边。

  梦环州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海面,有节奏的海浪声从远处拍来。看青鸟的状态是很难再带着自己飞行多远了,现在前是绝境后有强敌。回想这几天的一路逃亡,好几次都差点小命不保,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暴露了身上的龙魂。他突然想到了巫小小,一想到她后梦环州在心里笑道:“我并不后悔”。

  突然青鸟的一声鸣叫将梦环州惊到,那骨灵和铁雄二人正从两边向他们包抄了过来,他取出一把铁剑紧紧地握在手中。青鸟也扑腾一下飞了起来,他一跃而上站在鸟背上身后太极图案显现,霎时几道火红的剑气向铁雄飞去。

  此刻铁雄正踩着自己的炼器,见到这急速射来的几道剑气没有徒手硬接,而是晃晃悠悠地躲开来。青鸟并未飞到海面上去,而是以灵活的轨迹盘旋在那铁雄和骨灵之上,梦环州则稳稳地踩在鸟背上以剑气远程攻击着下方的两人。

  骨灵和铁雄见青鸟并没有飞离而去,便下到地面应对着梦环州的攻击,只有在地面他们才能将自身功法和炼器完美地发挥出来。青鸟带着他盘旋于二人之上,时不时俯冲而下伴随着梦环州的致命一击,几番周旋那骨灵二人反而处于了被动防守之地。突然那密林深处射来了几道红光直逼他脚下的青鸟,梦环州见已是来不及叫青鸟闪开只得使出了“出窍剑”。

  只见梦环州手执铁剑向那几道红光一指,背后的太极图案一下就到了剑尖前端,太极图案便以剑尖为圆心飞速地旋转着。梦环州逐渐将全部功力集于太极图案,那图案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其形也越来越大,直到挡下那几道剑气之时他眼前的太极图案已是达到了六尺之大。

  只听见“砰砰”几声,梦环州和青鸟被那几道红光从半空击落下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梦环州双手撑地站了起来,胸口一阵翻滚“哇”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看着远处密林飞出的血剑心想:这血剑果然厉害,我用尽全部功力催发的出窍剑竟挡不住他随手几道能量。

  梦环州艰难地站着,他试着催发功力唤回铁剑。刚一运功就感觉内心一阵翻滚,又是一口鲜血流了出来,再看那地上的铁剑只是微微动了一下。他心知自己受了严重的内伤,恐怕一时半会是无法运功了。

  一边的骨灵铁雄二人见梦环州受伤也是趁机攻了过来,梦环州看骨灵二人攻来并没有一丝慌张,反而逐渐笑了起来。因为血剑三人背后小岛对面的上空辰逸一行人终于到了,只见那十几人御器向自己所在的位置飞来。

  渐渐地梦环州笑容骤停,那小岛上空突然飞来了一群金翅大鹏,密密麻麻的怕是有数百只之多。血剑长老见辰逸一行全部被金翅大鹏挡住了心里不由得窃喜到:“真是天助我也”,随后向梦环州的位置跃了过去。

  “看来这下真的是在劫难逃了”梦环州心里苦笑了一下,望着逼近的骨灵二人却已是无能为力。就在铁雄二人近得他身边之时,梦环州身后那青鸟又是一声鸣叫后扑腾而起抓起他就往海里飞去。

  骨灵二人见状都纷纷驭使着自己的炼器向青鸟攻去,青鸟感应到飞来的骨杖身子一侧算是躲过了这一击。可那铁雄的炼器却是再也来不及躲开了,只见那铁链前的五爪直接刺进了青鸟的右边翅膀。青鸟顿时感到了痛意,一声哀嚎后抓着梦环州晃晃悠悠地斜着向远处海面落去。

  青鸟虽是翅膀受伤,但还是极力地扑腾着双翅。梦环州见着越来越近的海面,久违的海风扑鼻而来,回想起自己跟青鸾两人曾在海面漂了两天又是一阵恐惧升起。尤其是这青鸟,被铁雄击伤了翅膀怕是难再飞行,若是它掉到海里的话定是毫无生存机会。

  梦环州想起自己彝环中还有一些木头之类的东西,可一想这鸟儿硕大的体型又不得不放弃,此时就算找到能托起这鸟儿的木头那也只是坐以待毙。

  “鸟儿,你快松了我,他们的目标是我,你现在飞回岛上还来得及”梦环州冲着上方的青鸟喊到。

  那青鸟好像不为所动,仍是牢牢抓着他扑腾着向那海面落去。梦环州眼看就要落到海里了赶紧先深吸了一口气,直到两人一下子落在了海面之上。

  然而结果却并没有像梦环州预料的那样,他感觉到自己全身一点都没有湿,眼前的海水纷纷朝两边退去,以他们为中心出现了一个丈多的圆形空间。“避水珠”!梦环州瞬间就想到了,自己的避水珠不是在青鸾身上吗?

  梦环州又回想起了自己跟这青鸟和青鸾之间几次契机,前面几次青鸾和这青鸟的适时出现、刚刚青鸟带着自己逃亡的密林小道是上次跟青鸾一起走过的、自己给与青鸾的避水珠有可能在这青鸟身上、这一切显然不能再用巧合来解释了。梦环州侧头看向那青鸟的爪子,借着微弱的光线他果然见得青鸟一个爪子上带着正是青鸾手上的彝环。他震惊了,这青鸟就是青鸾!

  虽是已坚信这青鸟就是青鸾,梦环州心里还是有诸多疑问不解。若这鸟儿真是那传说中的青鸾缘何能化为人形,还能与自己进得锁妖塔之内?

  古书上记载这青鸾实力强横,可她为何要到百花谷做一名普通弟子?百花谷竟能将谷主信物传承给她莫非已是知晓了青鸾的身份?梦环州胡思乱想着,浑然不知他们此时已经进到了海底深处,处于一片无尽的黑暗之中。

  直到梦环州摔在了海底,他也不知道跟青鸾下了多少距离,只感到四周一片压抑的黑暗。梦环州取出夜明珠握于手中,慢慢地看清了四周的景象。只见他跟青鸾正处于一片海草之中,周围礁石、珊瑚和一些不知名的海草将他们围在中间。

  各式各样的鱼儿在避水珠范围外游来游去,有的用嘴唇在那圆球周围碰了一下后便快速游走了。梦环州伸手将海底挣扎的一条小鱼捧了起来,这是一条巴掌一样长的金黄小鱼,梦环州见鱼儿在手掌心蹦跶了几下,而后将它向避水珠外的水域扔了过去。

  “你就是青鸾吧!”梦环州看着眼前的青鸟,说完将右手托在青鸟的嘴下。青鸟慢慢张开了嘴将一颗蓝色的珠子吐在了梦环州手掌之上,正是自己给青鸾的那颗避水珠。他将两颗珠子放在海底扒了一下青鸾的翅膀说到:“你受伤了”!

  梦环州抚摸着青鸟的羽翼,只觉得手中的羽毛渐渐散去,眼前的青鸟竟是慢慢缩小了,渐渐变成了一个人形。梦环州见到眼前出现的背影,一个绝妙的身子在夜明珠幽暗的光芒下显得格外迷人。女子背对着他,一丝不挂地站于自己眼前,一头乌黑的长发披于后背。

  突然两段红菱飞舞在那女子身边,慢慢地缠在女子身上将隐秘部位遮住了。“果然是青鸾”!梦环州兴奋地跨了过去,激动地一把将那女子搂在怀里紧紧环住了她,生怕她会消失了一样。

  “啊!疼!”青鸾大叫一声。

  梦环州连忙松开青鸾见得她右肩之下与胳膊连接处有五个深深的伤口,暗黑的血迹正从伤口渗出。

  “那铁爪有毒”梦环州恨到。

  青鸾将一个玉瓶递给梦环州道:“还不快帮我敷药”。

  梦环州接过玉瓶,见里面的药竟是跟蜂蜜差不多的膏状。他倒了一些在手中之后,轻轻地涂在青鸾的伤口处,然后便轻轻地揉了起来。

  “青鸾,你也是妖”?梦环州问到。

  “我是妖?我是妖还能跟你进到锁妖塔去啊”?

  “怎么?你也仇视妖兽么”青鸾又接着道。

  “不是,不是,我只是觉得那青鸟实力好强”。

  “那是我的本体,上古神兽青鸾,注意是神兽不是妖兽”。

  “你也是吃了化形草才能化为人形的?”梦环州问。

  “再说一遍,我是神兽体内流淌着的是神之血脉,根本不需要什么化形草,懂了吗?凡人”。

  “哦”!梦环州并不介意青鸾叫他凡人,自己本来就是凡人。他又问:“听起来神兽好厉害的样子,那你为何还要到百花谷做一个普通弟子”?

  青鸾白了梦环州一眼道:“这个无可奉告”。

  “据我所知,青鸾乃是上古之时才有的物种,距今已是千年之久,你是怎么留下来的”?

  “你是要把我的皮磨破吗”?

  “哦!”梦环州赶紧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将青鸾左手的布条接了过来,小心翼翼地把伤口处绑好。

  “上古时代才有的物种并不代表现在就不会有了,梦环州,这世界很大很大,大到超乎你的想象。别说上古时代了,就连远古时代的物种都有可能还留在这大陆之上”。

  梦环州想起青鸾早就对自己说过这样的话。是啊!自己连这花亭大陆都还没搞明白,更别说那些传说中的妖界、冥界、九幽之地、仙界、等洞天福地了。

  “梦环州你也受伤了”。

  梦环州笑了笑道:“我没事”。

  青鸾找了一会儿取出一粒药丸塞进了梦环州嘴里说:“你快坐下,我帮你治疗一下”。

  “可是,可是你的伤”梦环州拒绝到。

  “我这只手不还好好的吗,快坐下”。

  青鸾左手将梦环州按下,然后盘坐于其身后左手食指中指顶在他后背之上。梦环州只觉得刚刚下腹的药丸瞬间融化了,就像是粒冰露融化开来,恰似一股股清流往全身流淌而去,他感觉沸腾的血脉逐渐冷却了下来。梦环州不知此时的青鸾两眼发绿,在他身后艰难地维持着。

  此刻深海之中三道人影漂于海水之中,三人周围都有一个圆形的空间,竟是将四周的海水阻在了外面。跟避水珠阻隔出来的空间极其相似,唯一不同就是他们都以自己的炼器催发功力来维持着这空间,三人催发出来的空间比起避水珠的空间自然是小了不少,他们正是那血剑三人。

  血剑突然看向远处的海底说:“龙魂的气息,赶紧跟上”。

  “梦环州,我现在也只能暂时帮你压制一下,若想痊愈可还得一段时间”。

  “多谢青鸾姑娘”。

  “梦环州,能帮我一个忙吗”?

  “当然可以”梦环州想都没想回到。

  “帮我穿好衣裙”,青鸾将一堆衣物放于面前对梦环州说到。

  梦环州一看竟然还有裤子和贴身衣物顿时脸颊绯红,青鸾却催促到:“还傻愣着干嘛,快点啊”。

  梦环州只得硬着头皮低头走了过去,却见得青鸾身上的红菱已慢慢从身体滑落而下……

  “梦环州,我美吗”?

  “美”!

  青鸾听后高兴地原地转了两圈,那秀发和裙摆也是随着舞动了起来。梦环州看着眼前的美人天生丽质艳过桃李,谁能想到她会是一只上古神兽幻化而成。

  突然一丝危机感从梦环州内心涌起,他见得远处的黑暗之中渐渐飘来了一片光明,定睛一看那血剑几人竟能追到了海底。梦环州赶紧拾起两颗珠子拉着青鸾就往一边跑去。青鸾见得那三人追来的速度并不快,再细看三人身边空间乃是他们用修为强行结成的。

  “梦环州,往那下面跑”青鸾叫指着一个方向。

  两人跑了一段距离后前面出现了一个斜坡,一直斜向那深海之中,就像是一座大山埋在海底般。

  “他们是如何能下来的,难道他们也有避水珠”梦环州不解到,回头一看血剑三人竟然离他们越来越远了。

  “他们要是有避水珠早就追到我们了”。

  梦环州又道:“莫非是御水术”?

  青鸾点了点头。

  这御水之术梦环州曾听辰逸提过,修仙者在达到一定修为后都可以用自身功力强行在水中隔离出来一个空间。越到深处结出的空间受海水压力就越大,空间的大小以及下潜深度完全取决于修仙者的功力。梦环州恍然大悟,怪不得青鸾要叫自己往那深海之下跑。

  梦环州回头看那血剑三人被甩在后面老远,便停下了脚步冲着后面喊道:“三个老东西快点啊,快来追小爷啊”!

  片刻之后那血剑三人还是慢慢跟了下来,离梦环州他们三丈开外停了下来。梦环州见得骨灵和铁雄二人催发的空间已是被压得极小,铁雄两个脚尖都已是露出了空间外被海水浸湿了。再看他两的表情显得格外吃力,像是用尽了全部修为在维持着御水术一般。

  再看那血剑,左手握着一颗夜明珠,右手执着血魔剑维持着空间。那空间比起骨灵二人的自然是大了些,可比起先前明显要小了许多。此时一边的青鸾问梦环州:“你现在能催发功力吧”?

  梦环州运功一试后道:“勉强可以”。

  “那还不趁机痛打落水狗”?

  梦环州会意地祭出了太极图案,身后太极图案逐渐形成几道淡白剑气向那血剑三人飞去。骨灵铁雄二人顿时吓得眼睛瞪的老圆了,连忙使出全力来抵御着。此时的血剑也不敢大意,虽是这小子功力远不如自己,可此时在海底深处,自己大半功力都用来维持着御水术,见着几道剑气飞来也是小心防守起来。

  几道剑气而过血剑算是从容挡住了,可骨灵和铁雄二人就显得吃力了,梦环州注意到那铁雄的双脚又是被海水浸湿了一些,那骨灵鞋底也是湿漉漉的。梦环州心里大喜,用上全部功力大喝一声:“出窍剑”!瞬间几道火红色的剑气又是向那三人射去,只是这几道剑气比起先前却是要强了许多。

  骨灵和铁雄心知这几剑的厉害自是不敢再硬接了,连忙施展御水术向上漂去。可这次梦环州像是把目标锁定在他二人身上了,几道剑气唯有一道是直接刺向血剑的,其余几道以不同方位射向了骨灵和铁雄,就连他们上升的路径都已算好了。

  只听得两声惨叫,骨灵和铁雄同时被剑气所伤。血剑虽说还是挡下了那道剑气,可也被剑气向后逼退了些许距离。血剑回头看了自己两个手下,骨灵下腹被剑气刺穿,铁雄右肩之下被刺穿。

  骨灵和铁雄虽是受了伤,可此时毕竟在深海处,两人不得不苦苦支撑着御水术。血剑见状只得狠狠对梦环州说到:“小子,我就不信你永远都呆在海底”,说完便带着那受伤的二人向那海面漂去。

  “梦环州,解气了吗”?

  梦环州嘿嘿一笑,这么多天的亡命逃离,终于得到了暂时的安宁。

  “青鸾,难不成我们真要在这海底躲一辈子”?

  “一辈子!好啊”青鸾回到。

  “好什么好,不被饿死迟早都要被闷死”。

  “心要摆正,你不觉得这海底很美吗”?

  梦环州四下扫了一圈后说:“我还真没看出这海底哪里美了”。

  “孤陋寡闻,你难道没听说过这海底有个地方叫做“海王宫”吗?那里宫殿金碧辉煌,道路都是用各色宝石铺成的,遍地都是琪花瑶草”。

  “说的好像你去过一样”。

  “我本来就去过啊”青鸾回到。

  “海王宫不是海族之地吗”梦环州问。

  “是啊,那又如何”?

  “据我所知人族和海族自千年前那次大战后并是断绝了所有来往了”。

  “我也不记得去过多久了,反正不下一千年吧”!

  “青鸾,你活了……你修行了多少年了”?

  “记不起了,几千年吧”。

  “哇!那你可真是个老……”。

  “老什么”?

  “老神仙”。

  梦环州想起了自己身上的龙魂,想起辰逸曾对自己讲过那千年前九天雷劫之事,既然青鸾活了那么久便忍不住问到:“青鸾,我想问你一件千年前的事”。

  “千年之前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不知你要问什么”?

  “我想知道,那豢龙氏男子几人最后有没有抗下九天雷劫”?

  “当然抗下了,不然你们剑阁祖师天机道人和玲珑仙子是怎么回去的”。

  “是谁救了他们”梦环州急切追问。

  青鸾沉默了一会儿后回到:“是我”。

  “你”?

  “不错,当年为了抵抗那九天神雷我耗尽了几千年的神力,只可惜……只可惜还是没能救得了他”青鸾说完眼神一阵悲悯。

  “怪不得你这修行了几千年的远古神兽实力如此不济,原来你是重新修炼了千年啊”。

  “没有千年,也就最近两三百年而已”。

  “那七百年干嘛去了”?

  “为什么一定要修炼,翱翔天地间不好吗”?

  梦环州正想着怎么回答脑子里却突然想到什么便问:“等等,你刚刚说没有救下他,莫非是指那豢龙氏男子已经……”

  青鸾没有立即回答他只是默默地朝前走去,梦环州手持避水珠和夜明珠跟了上去。走了许久那一路沉默不语的青鸾回头问到:“梦环州,你相信轮回吗”?

  梦环州摇了摇头。

  “此去海王宫路途长远,不如听我讲个故事吧”?

  “我们真要去海王宫”?

  “那不然呢?回头去找那三个恶人吗”?

  青鸾又说:“再说我带你去海王宫又不是去看美景的,我是带你去取东西的”。

  “什么东西”?

  “一件对你很重要的东西,到时候你便会知晓”。

  梦环州没有做声,算是默认了。

  ……

  “很久很久以前在那极西之地有座山叫做“三危山”,山上有一只漂亮的青鸟名曰青鸾,她乃是天地孕育而生。她秀丽温婉,她羽翼青如晓天,长尾舞于风中,只可惜她一直都不能鸣叫,只能静悄悄地飞舞在云雾之间。她在群鸟中显锋芒,她在高贵中而孤独。

  一天,她随主母向东远行,在九天之上她发现了凤和凰嬉戏遨游于云海之间。霎时就触动了她的心,她并不是被凤凰的华丽触动,她只是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在回到三危山后不久便独自离去,她要去寻找到另一只青鸾。她飞过巍峨的高山,穿过荒芜的沙漠,越过无尽的大海,跨过极寒的冰川,可终究还是没有找到”。

  梦环州听说过这个神话故事,记得好像是在书斋里哪本书上见过类似的记载。那书中说这世上只有一只青鸾,她永远都不可能找到另一只青鸾的。

  梦环州明知故问到:“那后来呢?她找到了吗”?

  “找到了”青鸾两眼放光地看着梦环州回到。

  “找到了?在哪找到的”?

  “一天,青鸾飞到一浓雾弥漫的大山中。突然,那山下传来了优美的声音将她吸引了下去。青鸾见得下方一牧童横坐于牛背之上,两手执一乐器在嘴边吹出的天籁之音。青鸾渐渐听得痴迷,不禁在半空翩翩起舞。许久后那天籁之音骤停,飞舞的青鸾也渐渐回到了现实。小童用稚嫩的语气问青鸟:“鸟儿,放下了心中的执念回去吧”。

  青鸾冲着小童摇了摇头。

  “哎!真是劫数难逃啊”小童沧桑到。

  “鸟儿我问你,若是你随了所愿,可愿意受那万劫不复的天谴,受尽百世苦难轮回之苦”?

  青鸾冲小童点了点头。

  “在那南海深处有一石岛,岛上便有你寻找的”。

  青鸾听后大喜随即展翅而起,低头一看小童已不知何时消失在迷雾之中,她一个盘旋后便急速朝那南海飞去。

  几番辗转青鸾终于在南海深处找到了那石岛,她用尽最后的力气飞到那石岛之上。在石岛之上苦苦寻找了一天后终于在山顶旁的一个巨大石台发现了异样。她在一片结界中发现了一只跟自己差不多的大鸟,那大鸟全身红黄相间好似燃起的熊熊烈火。

  青鸾见那火红鸟双足双翼以及脖子全都被金黄色的铁链锁着,铁链随着火红鸟的移动在石板上发出“哗啦啦”的声音。火红鸟向着青鸾靠近,奈何金黄铁链已是让他再也无法前进半分。两只鸟儿四目相对,之间距离不过数尺之远。

  许久后那火红鸟说到:“你认识我”?

  青鸾摇了摇头。

  “我叫‘劫’,听说过吗”?

  青鸾又是摇了摇头。

  “你不能出声”?

  青鸾点了点头。

  那名为“劫”的火红鸟自言自语到:“没听说过,看来这世间是早已经将我遗忘了”。

  劫回想起了过往之事,那些残破不堪的记忆碎片却不能再连在一起,自己在这里被锁了几千年了?也许快万年了吧。看着眼前的青鸾,他黑暗的内心突然燃起了一丝光明,他试着挣脱那几根铁链。

  突然那火红鸟迅速向身后蹦去,只见的半空之中亮起了几道闪电击在铁链之上。青鸾只见那雷电犹如一只只虫蚁般透过铁链钻进了火红鸟体内,那火红鸟一边挣扎一边悲鸣着……

  转眼青鸾来到石岛已是一月有余,她每天都在劫的身边。看着他被降下的天雷一次次折磨,也听劫讲起过了他的往事。劫是很久很久前出现的一只神鸟,至于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

  最初的他连名字都没有,直到他飞入世间,所到之处皆出现灾祸。小到失火疾病,大到瘟疫兵乱,后来世间便称他为“劫”,传闻他是由万千怨念而生。世间芸芸众生也是闻风丧胆,就怕哪一天“劫”来了。

  劫也很苦恼,他坚信所发生的一切皆不是他内心所想。他本性善良,见得自己带来的无数灾祸后无尽悲悯,他决定去寻得一处无生之境永久不出。他听闻那西天昆仑之巅有一仙人,知晓世间所有之事。劫来到昆仑后却找不着传说中的仙人,久等之下见到一中年农夫牵着一头青牛而过。那农夫见到劫也不害怕,反而凑上来问到:“何生悲悯”?

  “世间疾苦”。

  “于你何事”?

  “于心何忍”。

  那中年农夫岂是凡人,他早已是知晓这火红鸟乃是洪荒时期被诛的烛九阴(也称烛龙)怨念所生。农夫见这鸟儿颇有慧根,便想化解烛龙的怨念助他得道。农夫问到:“你可愿替世间受尽疾苦,被万年禁锢、受万年孤寂、受万年天雷猝体”?

  “我愿意”。

  农夫听后便朝山林走去,不久后那山林中飞出了五只色彩斑斓的奇异鸟。五只鸟儿围着劫转了几圈后便向南飞起,劫也展翅而起紧随其后。五只鸟儿将劫带到南海深处一个寸草不生的石岛,在石岛顶端五只鸟儿同时化成了五根金黄色的铁链将劫锁了起来……

  这一日石岛四周一直平静的海面突然渐渐狂躁起来,随着便是惊涛巨浪。青鸾看向四周皆是冲天而起的水柱。那冲天而起的水柱高约十丈左右,待水柱近了青鸾才惊奇地发现每根水柱顶端都有一妖兽。那些妖兽形态不一,有高大的凶兽、有半人半兽、有的已化为人形。

  “巫支祁,你来作甚”劫对着远处海面上空问到。

  “我贵为水神,有水的地方都是我的”一雄厚的声音响起在半空之中。青鸾随着望了过去,见得在一高数十丈的巨大水柱上面一男子踏空而立。

  “你可知这是何地”劫问到。

  “无生之岛”。

  “既已知晓为何而来”?

  “既是无生之岛,自然是不能出现一丝生气”。

  “你想怎样”?

  “传闻这天地间有一把所向披靡的绝世神器,今日想借来一用,待我大事完成自当归还”。

  “如若没有呢”?

  “哼,不识抬举”,巫支祁说完周围的妖兽纷纷向那石岛之上发起了攻击。

  “你快离开”劫对青鸾吼到。

  此时的劫被铁链锁住,而青鸾从未有过战斗经验在见到那些来势汹汹的妖兽吓得连连后退。妖兽一拥而上攻向劫和青鸾,青鸾不敢面对只得飞到了半空躲避。好在劫乃是万年前的强者,又在这无生之岛上受了上万年的天雷猝体,那些妖兽使出各种神通硬是伤不得他丝毫。巫支祁急得抓住了青鸾,他掐着青鸾脖子将她的头伸进了水柱之中,青鸾被海水呛得翅膀和双足不断挣扎。

  劫见得青鸾挣扎的力道是渐渐小了,想来也是撑不了多久了,他仰天一声长啸后叫到:“巴卡”!

  众妖兽只见得远处的海浪一阵翻滚,一条巨大的黑色玄蛇很快便从水中出现,几个瞬息便出现在了劫的面前。那黑色玄蛇张开巨大的嘴,从里面飞出了一把三尺多长的骨剑。那骨剑剑刃约两尺多长,乃是晶莹剔透如水晶般透彻,剑柄则是石头模样。骨剑一出径直飞向劫所在的位置,“叮叮”几声就斩断了五条铁链。

  劫摆脱束缚后实力暴增,加上骨剑在手直接将众妖兽打的落荒而逃。而那巫支祁则抓着奄奄一息的青鸾来到了劫眼前,最后劫不得已只能用骨剑来换青鸾。那巫支祁得了骨剑先是大笑了一阵后对着劫说到:“这么好的坐骑我怎么舍得给你”?说完便瞬移到了水柱之上和一众妖兽向远处离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