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玲珑飞舞
淰旧的铁公鸡2021-07-19 11:3410,207

  梦环州收拾房间之时,那老者把广燚峰弟子作息时间告诉了他,然后开始念着广燚峰的一些规矩。梦环州刚开始还能听着,到后来实在是受不了了,根本没有听这老头啰嗦了。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一句话就能说得清楚,他非要啰嗦一大堆,有时候还扯些跟规矩无关的话题。

  直到梦环州将床上杂物都规放好,再将床铺好,衣物整理好,再把房间打扫了一下老者总算才说完:“我说的这些你都记住了没有”?

  梦环州哪敢说不记得,只能应付到:“记住了,都记住了”。

  傍晚时分,跟梦环州同住一个房间的师兄回来了。他只见一个年龄跟自己相仿的弟子推门而入,不久后又进来了一个三十来岁的人。梦环州不知道这人是什么身份,因为这位青年男子所穿衣服跟普通弟子的不一样,跟长老的衣服也不一样。梦环州跟他们打了招呼,两位只是应付地回应了一下便收拾好干净的衣服去洗澡了。

  第二天早上天还朦朦亮梦环州就已经习惯性地醒来了,看着两名熟睡的室友,那名青年男子的鼾声如雷在房间响起。他蹑手蹑脚地穿好衣服,轻轻地走到门外,朝外面走去。

  广燚峰并不注重修炼,因此这里是没有晨练的,弟子们都是在吃完早饭后才去锻造房。梦环州绕到房区后面,飞速地向上山奔去,想寻得一处隐蔽的空地来修炼。

  也许是头一次来广燚峰,想看一下广燚峰的风景,梦环州在半山奔波了许久都没有想停下来。此时他已奔至广燚峰房区的后山,这一路也寻得几个适合修炼之地。梦环州决定原路返回,就刚刚寻得的几个地方随便选一个将就一下。命运就是这样,有时候一个小小的举动就可能影响到一生的命运,哪怕只是一举一动,一言一语。

  就在梦环州转身回去的时候,不经意抬头看了一下山顶。那山顶跟山体其他部分不一样,并没有绿物生长,而是光秃秃的石头,犹如一整块不规则的巨大石头盖在山上一样。他顺着山顶往下看,看过去的方向山顶下来那一部分像是被刀削的一样垂直平整,其它地方都是斜着缓和地延伸到山腰的。梦环州总感觉那平滑的石壁下面怪怪的,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飞速地向石壁处奔去。

  来到石壁下面,隔得远了看不出来,原来这石壁下方有一石门。梦环州试了几次使出了浑身力气都无法弄开石门,便知这石门八成跟苦崖洞里面的石门一样给加了阵法。他用神识感知了过去,果然是跟苦崖洞的阵法一样。自己在苦崖洞看着辰逸解开这阵法也好几次,再加上苦崖洞最后一间里面有记录这阵法的其中玄机。他回想着苦崖洞石壁上所刻的文字,再学着辰逸的手法,依葫芦画瓢地试了几次居然把石门给打开了。

  梦环州连忙从石门处往里钻了进去,过石门后就是一条狭窄的石道。他沿着石道走了一会儿,依然没有走到头。又走了些许路程,梦环州觉得不对劲,这石道好像走不到尽头一样。他用力拍了拍周围的石壁,并没有发现什么端倪,便于地上找了块尖石在石壁上刻了个符号后继续往前走去。果然走了许久,他发现前面的石壁上出现了自己刚刚刻的符号,原来自己一直在里面转圈!

  梦环州停下来思索着,感应到小白龙对自己说:“只是小小障眼法,你只需闭上双眼,双手背于身后一直前行不必拐弯,哪怕前面是石壁也无需拐弯,这样方可进去”。

  虽梦环州对小白龙的话半信半疑,此刻也无他法,只能一试。他便按照小白龙的话将双眼紧闭,两手背于身后,向前走去。

  走了约莫数丈之远,梦环州突然两脚一空,整个身子犹如失重了一样掉了下去。这种感觉只是一瞬间便消失了,迎面而来的热气让他睁开了双眼。映入梦环州眼前的是一堵厚重的石墙,他绕着石墙跑了好远发现又回到了刚刚这里,原来这石墙是环形的。

  “小子,你没看出来这里面的布局是根据什么设定的”?梦环州又感应到小白龙的话。他将神识外放感应着,原来这里的石墙共有三排呈八边环形将里面一个环形包围着,每一排锻造炉之间都有厚厚的石壁隔着。从上往下看,就是一个八卦的布局啊。

  “前辈,我该怎么进去”?梦环州问到。

  “你按照泽、艮、巽、离的顺序进去”。

  梦环州现在对小白龙的话深信不疑,便围着锻造炉绕了起来找到了“泽”位。他来到了泽位便向里走去。突然“砰”地一声,一个阻碍将梦环州弹倒在地。他痛苦地捂着鼻子站了起来,用手摸了摸前方,原来是一道能量屏障阻在这里。梦环州将仅有的一点真气外放冲向能量璧,这下却是轻易就进去了。

  进入第一层映入梦环州眼帘的是一排锻造炉,这里的锻造炉跟山下的不一样,并没有吹火的风箱,甚至连火料都没在炉内发现。可旺盛的炉火,呈淡红色的火苗一直飘浮着。梦环州在第一层绕了一圈后发现里边全都是锻造炉,便觉无趣向那第二层入口处“艮”位走去。

  来到“艮”位后梦环州将功力外放,虽说被小白龙压制了他大部分抱你功力,但还是勉强地冲过了这道屏障进到了第二层。一进来就觉得这里的温度比第一层高了不少,还是一样的锻造炉,只不过这里的锻造炉比外面一层要少些,而炉火烧得却更旺。

  一些锻造炉也没什么好看的,梦环州在第二层随便扫了几眼就绕过去找到了“巽”位处的能量屏障。然而这次他将额头撞得生疼也没能过去,只得请小白龙帮忙。小白龙冷哼了一声便从梦环州背上脱离而出,径直走向里面轻而易举就穿过了能量屏障进入了第三层。

  梦环州感觉自己又回来了,久违而熟悉的感觉,随即便功力大放,朝能量屏障撞去。他在这进入第三层屏障处进进退退了好几次,虽是最后冲过了这屏障,但梦环州感觉自己已经使出了全力。连一丝都没有保留,还是在小白龙离体的情况下。

  这第三层的温度比第二层更是高了不少,燥热的空气灼烧得脸部有些发烫。自己现在是没有被小白龙压制功力都难以抵制这第三层的火浪,若是以引剑阶段的修为肯定是受不了这第三层的。

  梦环州吃力地用功力抵御着热浪,一边跟在小白龙后面,走到“离”位。小白龙示意他过去,当他快要走到能量璧时,被小白龙一尾给扫开了:“小子,你还真不知天高地厚,这里面那一层以你现在的修为是进不去的,就算进去了也扛不住里面的高温”。

  倒在地上的梦环州坐了起来,用神识感受里面一层,却发现里面一层并没有锻造炉,空旷的什么都没有。而里面那层还有石壁证明最里面应该还有空间,他将神识感应了过去却怎么都无法穿过最里面的石壁,不大一会儿,梦环州就觉得头痛欲裂赶紧收回神识。

  这里面一层怕是只有几位师尊能进去吧!梦环州在心里念到,里面一层连根毛都没有,用得着搞这么强的封印?

  梦环州进来也有半个时辰了,想想今天早上还要去学习锻造,便沿着原路返回了。刚好走出石门就看见山腰处陆陆续续走上来了些许广燚峰弟子,他发现这些弟子着装跟自己昨晚在自己房间见到的那名青年男子一样。

  就此一条下去的路,两边都是茂盛的草木荆棘,梦环州急得额头冒出了些许汗珠,想了一会儿,便钻进了一旁的草丛中趴着。

  眼看人影越来越近了,梦环州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心想若是这里面有神识稍微修炼好点儿的定能感应到自己,不由得心里开始打起鼓来。

  “调整呼吸,逐渐放慢呼吸速度直至龟息,将神识内敛,归于丹田处,用神识感应自己丹田之处……”,听得小白龙的传音后梦环州赶紧照小白龙说的做了起来。

  梦环州心都紧张到嗓子眼了,眼见三十来个广燚峰弟子在剑阁三大长老之一执事长老的带领下走上了上来,再从自己眼皮底下陆陆续续走进了石门。梦环州心有余悸地想到,刚刚若不是按照小白龙的方法做,现在必定是被领头的执事长老发现了。见所有人都进去了再等石门关闭后,梦环州不敢有丝毫停留,钻出草丛就朝广燚峰锻造房奔去。

  “小子,这石壁里面才是广燚峰里你必须要进的地方,我刚刚感觉到在这里修炼有提升攻击力度之功效,越到最里面增益越大。你必须尽快弄清楚这石壁里面是做什么的,再想办法进来,千万别埋汰在下面整天打铁啊”。

  梦环州也隐隐感觉到这石壁里面没那么简单,尤其是刚刚在第三层用神识感知里面的时候,给他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像是期待,像是归宿,又像是吞噬和毁灭……

  梦环州来到锻造房时见师兄弟已经开工了,他按照昨晚老者的嘱咐去找给自己安排的锻造房。不多久就在一排房子的最角落找到了自己要去的锻造房,便径直走了进去。

  见里面就两位师兄弟在打铁,一位年龄跟自己差不多的弟子正抡着大锤一下下有力地砸着烧红的铁块。另外一位看起来三十出头,一手拿小锤一手拿铁钳夹着铁块。梦环州也知道这广燚峰的一些规矩,这里全凭入门先后论尊长,并不像其他三峰需靠实力说话。他客气地说到:“两位师父,我是新来的弟子,我叫梦环州,特意来跟你们学习锻造之术”。

  两名铁匠似乎并没有听到梦环州的说话,还是继续重复着刚刚的动作,直到铁块慢慢变黑,青年铁匠将铁块放到锻造炉焚烧起来后才回到:“梦环州?就是前段时间被罚关在苦崖洞的那个”?

  梦环州尴尬地绕了饶头,不知道怎么回答。

  青年男子又道:“你今天第一天来,先去拉风箱吧”。

  梦环州应了一声后便走到锻造炉前,坐在一个小木凳上,拉起了风箱。还没推拉几下,就听见那青年男子又说到:“内阁那帮弟子平日仗着自己修为高,又有阁主撑腰,在这剑阁嚣张惯了,没想到被小兄弟给收拾了一顿,真是解气”。

  也许是在等铁块烧红闲着没事做,青年男子又道:“我叫千诺,就仗着年龄长你些许,以后你就叫我老哥吧”。

  梦环州回到:“千金一诺,师父你这名字真好听”,梦环州清楚这广燚峰长尊顺序都是按入门时间先后排的。比你先入门的弟子就算比你年龄小也得尊称师兄,昨晚老者明确叫自己跟这位叫:“千诺”的大师兄学艺,就得尊称人家“师父”。

  一个上午在三个人聊天忙碌中就过去了,另外一名师兄名叫:“叶小轩”,年龄比梦环州大一岁。

  下午梦环州开始学习抡大锤,还没抡几锤就累得他气喘吁吁。这铁锤不知是什么材料打造的握在手上相当沉,他还发现自己的功力全部被小白龙给压制住了,全靠自己身体的力量在支撑。

  梦环州很想知道那后山石壁里面的洞穴是怎么回事,但又怕被千诺看穿,只得旁敲侧击问到:“千诺师父,我那房间有一位跟你年龄差不多的大师兄穿的衣服跟咱们都不一样,而我在这锻造房并没有发现这位大师兄,难道广燚峰也有地方可以修炼吗”?

  千诺想了一下说到:“那是内院的衣服”。

  “内院”?梦环州吃惊地问到。

  “我们现在所处的这几排锻造房属于广燚峰外院,主要炼制一些大批量的武器,对武器的品质高低并不是太苛刻。而内院则是追求精益求精的地方,里面铸造出来的武器几乎都是精品”。

  梦环州刚要说点什么,却见千诺把烧红的铁块夹了出来,赶紧在两个手掌吐了吐口水,随即提起锤子就砸了起来。

  好不容易熬到铁块变黑,等千诺将铁块放到炉火中后便问:“进这内院跟进内阁差不多吧”?

  “不错,内院也是只要精英,每隔半年,师尊都会挑选出合格的弟子去内院。每次师尊挑选都是非常严格,我来广燚峰也有十余年了,期间从外院调到内院的弟子屈指可数”。

  “进入内院的条件很难吗”?梦环州问到。

  “进入内院,不但要有高超的锻造技术,和对锻造的悟性,还要有一定的修为做基础”。千诺又道:“锻造技术方面还好说,勤能补拙、熟能生巧,就算再愚钝的弟子两三年不行五年十年还练不出一身好技术吗?关键在于来这广燚峰的弟子大部分都是天资愚钝才放弃修炼来这儿的,再加上来到广燚峰后天天打铁哪有什么时间修炼,修为自然是故步自封”。

  下午才过去没多久,梦环州就已经累得拎不动锤子了,只得又去拉风箱和做一些杂事。

  就这样梦环州来广燚峰已有七天之久了,这几天他都是早上天还朦朦亮就去了后山石壁里面。他对小白龙的话深信不疑,按照小白龙所说,每天在最外面一层修炼一个时辰后便回去。

  这天,梦环州还是一样飞速地从后山奔了回来,刚刚到广场就看见广燚峰来了几位不速之客。只见剑阁三大长老之一的知书长老带着内阁的秦宇浩、虞斗文、倪音、还有巫小小往广场走了过来。此时正是广燚峰弟子吃完早饭在广场活动的时间,广场上七零八落的有不少人。随着人群的轰动众人都把目光移了过去,盯着那几名内阁弟子。

  与其说盯着几名内阁弟子倒不如说是盯着倪音和巫小小看,这广燚峰没有女弟子,一下子来了两位貌若天仙的女弟子,还是两位在剑阁赫赫有名的高手,自然是惹得广燚峰众弟子垂涎。

  梦环州心里纳闷了,这四位都是内阁弟子中精英中的精英,其修为都能在剑阁年轻弟子中排得上号的。尤其是倪音现在有七星剑的加持,传闻连封易函跟她切磋时都处于下风,俨然取代了封易函内阁弟子第一高手的位置。另外三位的修为也是紧紧地跟在封易函后面。

  这几位还是明年剑阁参加夺旗大会的弟子,梦环州算了算离那夺旗大会刚好还有半年时间。虽然剑阁这次派去参加的弟子早已经定下来了,梦环州还是很期待这一天。因为他很想一起跟着去看看,可能真是自己在这剑阁呆腻了,想去外面透透气。

  四名弟子无论穿着、佩剑、气质都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比起广燚峰这些穿着麻布衣,系着防火围布的弟子简直是一个凤凰和一个乌鸦。

  按理说现在这四位应该是在内阁辰尘的教导下加紧修炼啊,跑到广燚峰来做什么?梦环州心里一头雾水,仔细看了看他们:虞斗文还是那吊儿郎当的样子,微笑着跟广燚峰弟子打着招呼。

  秦宇浩还是一副桀骜不驯的表情,身后背着一把佩剑,用剑鞘套着,只露出了剑柄在外面。梦环州仔细一看并不是秦宇浩以前用的那把湛蓝剑,想来这内阁也是特别器重秦宇浩,竟然舍得动用长老或者师尊级别的高手浪费大量时间跟精力让秦宇浩重新引剑。

  倪音,身着淡蓝相间的白色长袍,黑发在头上盘着,系着头发的两条长长白色丝带合着些许头发在微风中起舞。一个发夹卡于前面三颗宝石吊坠在额前晃动,盘起的黑发将倪音的脸庞显得更是小了几分,才许久不见这倪音又是多了几分仙气。

  梦环州看着倪音背上的七星剑,虽然装在镶了宝石的剑鞘里,还是掩盖不住梦环州对它的熟悉。他看着熟悉的剑柄,曾几何时,自己握着这七星剑的剑柄,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得到它,可如今……他不敢再看七星剑,连忙将目光从倪音身上移开。

  看到倪音旁边的巫小小,着一身火红的衣服,一双黑色长靴到了膝盖,衣服也刚好盖到膝盖位置。巫小小前面的短发比较随意地凌乱在脸旁,后面也只是随意地扎了一下,两把玲珑剑依旧在身后背着。梦环州不想在这呆着,赶紧转过脸从人群中离去,朝锻造房走去。

  一个早上梦环州都是心神不宁地挥动着铁锤,后来还是开口问到:“千诺师父,内阁那几个弟子来广燚峰做什么”?

  “哦,他们是去内院修炼的”,千诺回到。

  果然跟梦环州猜的一样,内阁弟子此行就是到石壁里面修炼的。自己这几天虽然每天在里面只能修炼短短的一个时辰,他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增加了不少,还有可能就是跟自己每天抡大锤有关。

  梦环州锤着锤着,突然外面一个熟悉的声音叫着:“小梦”!这声音打断了他的动作,他往外一看,正是巫小小,旁边站着倪音,后面是秦宇浩和虞斗文。梦环州尴尬极了,自己现在穿着宽大的麻布衣,系着围布,光着膀子提着铁锤,而且还是蓬头垢面的。

  梦环州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好在虞斗文及时走了出来说到:“哎呀,这不是梦师兄吗,你怎么现在改行做铁匠了”?虞斗文边说边往里面走,来到梦环州跟前。

  梦环州不知作何回答只得叫了一声:“虞师兄”。

  虞斗文对梦环州点头一笑后转头对千诺道:“这位师哥,能否让师弟我来试几锤”?

  千诺见这位师弟文质彬彬的又很有礼节便点了点头。

  虞斗文从梦环州手里接过铁锤,便配合着千诺的动作开始捶打起来,只见虞斗文将铁锤挥舞的虎虎生风,每次锤击在铁块上都发出了铿锵有力的敲击声。

  直到铁块慢慢变黑,虞斗文才放下锤子,对着门外的秦宇浩说到:“秦师兄,要不要来试几锤”?

  “不用了师兄,我以后又不做铁匠,我们还是赶紧去长老院收拾房间入住吧”,秦宇浩说完便不理会众人直接朝前走去。

  虞斗文将铁锤还给梦环州拍了拍他的手臂道:“我先过去了”,然后向千诺二人告别一下后也走出屋外往前走去。

  只剩下巫小小跟倪音了,此刻倪音也看着梦环州。巫小小又叫了一声梦环州,梦环州心里十分矛盾地看着二人。倪音拉了拉巫小小的手臂,见巫小小没有要走的意思,只得摇了摇头独自朝长老院走去。

  千诺见状顿了顿走到门外对巫小小说着:“师妹,小梦现在一身臭汗,不如你先回去,等收工了我叫小梦来长老院找你如何”?

  巫小小点了点头后独自朝长老院方向走去。

  “内阁弟子果然有点东西,刚刚这位师弟锤铁的力度只怕内院也找不出几个能与之媲美”,待巫小小走后,千诺对梦环州说到。

  梦环州虽然心里知道那后山内院的一些玄机,还是问千诺:“千诺师师父,这内阁弟子放着好好的天祁峰不修炼,为什么要跑到广燚峰来”?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很少有弟子来广燚峰修炼的,平日也只有内院弟子和长老院的弟子能进内院。像我们这种连后山都难得去一次的弟子连内院长啥样都不知道。能进内院修炼的弟子都是有资格留在长老院的,留在长老院的弟子将来才有资格做个长老、大长老甚至做个师尊、阁主都是有可能的”。

  梦环州心有所思,原来剑阁的精英都在广燚峰,其他几峰除了执事师尊外几乎没什么高手。

  夕阳下的广燚峰,夜色缓缓来临,后山的小路上,安静地走着两道身影。

  “原来这广燚峰这么大”!第一次来后山的巫小小感慨到。

  “这段时间你还好吧”?巫小小问梦环州。

  一袭白衣的梦环州并没有说话只是冲巫小小点了点头,又听见巫小小说:“你在苦崖洞的时候我去找过你,不知你曾有感应到吗”?

  梦环州先是点了点头,后又立马摇头。

  巫小小没有在意梦环州的反应又对他说:“小梦,你觉得这里跟修吾峰后山有什么不同”?

  梦环州听后仔细打量起来这广燚峰后山来,发现这里的景色比起修吾峰来美多了,远处在夕阳的余晖下蒙上了一层红色的光晕。

  “我觉得修吾峰比这里美”,梦环州回答到。

  巫小小一脸笑意的看着梦环州说:“小梦,可否再与我舞剑”?

  梦环州激动地唤出巫小小背上的两把玲珑剑,玲珑剑一到梦环州手里就发出嗡嗡的剑鸣声。他双手握着玲珑剑,那股久违而又熟悉的感觉直奔心头而来。

  “它还是喜欢你多一点”,巫小小道。

  巫小小话语刚完,梦环州左手握着的一把剑飞速地跃向巫小小,他的身影也直奔巫小小所在之处。巫小小信手接住玲珑剑原地侧身一个回旋,倒立着用剑尖在地上一垫,便是弹起来一丈之高。梦环州右手执剑,身子原地画了一个圈后右手前伸,伸出去的玲珑剑刚好接下了正在下落的巫小小。巫小小黑色的小靴子平稳地在玲珑剑上碎了几步,靴翘上绘着白色的祥云。

  梦环州右手执剑用力往上一抬,巫小小的小脚也随即在剑身上一垫,便是又弹了起来。梦环州在原地剑舞了几下后也一个飞旋而起,接下了下落的巫小小,两人面对面左手相握。随即两人同时侧身,左手死死地抓在一起,身子横卧在半空,以两人的左手连接处为圆心右手执剑划着圆圈。

  两人横着在空中盘旋,渐渐落下。在快要着地的时候,两人又默契地剑尖在地上一弹,又是飞旋而起……

  那年我最迷白衣

  那年你绯红似桃

  那时我们最美

  玲珑风中飞舞

  青丝于舞中凌乱

  是神仙眷侣

  羞得日月归隐

  山鸣谷应是深情一段

  衣袂飘飘成过往云烟

  ……

  “整个剑阁也只有你能与我配合得这般默契”,巫小小说到。

  “小梦你的功力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就你这修为怎么能让秦宇浩重伤”?

  梦环州不知如何回答,他跟辰逸和小白龙都承诺过绝不告诉别人自己的秘密。自己跟巫小小从小就是无话不说的关系,虽说这两年见面少了些。纠结了一下他还是回到:“我自己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只知道这两次都是在自己性命攸关的情况下才能有那么高的功力,平时还是那样”。

  “那在我有性命攸关的情况下呢”?巫小小问着。

  梦环州沉默了一下缓缓地道:“应该会吧,谁叫你一来剑阁就叫我保护你呢”。

  巫小小笑了一下对梦环州说:“你可知你现在的修为远远不够保护我,傻瓜”。

  “我走了,要想保护我就放下铁锤重新拿起你的剑吧”,巫小小边说边朝山下奔去。

  巫小小回头看了一下,只见梦环州还是孤立在刚刚那里,连动都没动一下。她在心里说到:“梦环州,我会永远记住你的”,而后便是径直朝长老院奔去。

  “小白龙,我想快点变强,再苦再难我也愿意”,梦环州对身后的白色龙魂道。

  “你的修为比起刚刚这小女娃只上不下,在这剑阁年轻弟子也能排前面,若想在短时间快速提升修为需要两个要素”。

  “哪两个要素”?梦环州迫不及待地问到。

  “其一,你需要一把好点的剑、其二,到那内院去修炼”,小白龙道。

  “这个好说,内阁藏剑阁里面不乏好剑,我让辰逸前辈带我去寻得一把就是”,梦环州回到。

  “非也,我说的是一把好剑,不是那些破铜烂铁,像刚刚那小女娃那两把勉强可以”,小白龙说到。

  “人家那可是十大神器之一,普天之下这十大神器除了排第一的破曦神枪不知所踪外,其他哪件不是有主之物”。

  小白龙笑了一下不屑地道:“还十大神器,谁给排的名啊?小子,记住这世间很大,大到你无法相信,须知山外有山,天外还有天。随便几件稍有名气的武器就能称神器吗?真正的神器是足以毁天灭地的”。

  梦环州想起了辰逸提过豢龙氏神秘男子的七色神剑,又想到小白龙本是七色神剑的一部分。可又怕这是小白龙的忌讳,不敢明问只得说到:“那远古时代的圣雪龙甲和青凤鸾衣算神器吗”?

  “勉强算是吧,这圣雪龙甲和青凤鸾衣也是都孤品世间绝无第二。只可惜圣雪龙甲已毁,青凤鸾衣如今也不知所踪”。

  听小白龙这么一说梦环州心里自是明白,那七色神剑绝对算得上是上古神器。

  “那敢问前辈,我现在该如何获得一把好剑呢”?

  “若想寻得一把好剑全看机缘,很多神器都隐于世下。有的埋在万丈之深的土里、有的在沉于深不见底的海里、也有隐匿于不得见的空间。想要毫无依据地刻意去寻找,简直比大海捞针机遇还小,就算是大海捞针,也得先知道针在哪片海域吧”。

  小白龙又道:“传闻在那南海之外有一石岛,岛上有一石剑,数千年来竟是无人可得。石剑材质非铁非石,坚不可摧,被无名阵法守护着,无数高手用尽了手段都是空手而归”。

  梦环州显然对那石剑充满了好奇,自己虽然毫无把握取得神剑,听得小白龙的话后内心却是充满了向往。

  小白龙又道:“此去一行若以你现在的速度往返也需要一个月时间,就算到了石岛也是怕是要空手而归”。

  “这剑阁三把好剑,除了紫云剑外,另外两件你都是可以得到的”。

  另外两件,梦环州知晓小白龙说的就是玲珑剑和七星剑。巫小小曾多少次要将玲珑剑还给自己,巫小小也明了相比自己玲珑剑更认可的是梦环州,当初在藏剑山若不是梦环州自己根本无法从倪音手下抢过玲珑剑。一度被梦环州拒绝后,巫小小又多次要将玲珑剑一分为二,跟梦环州各持一把,还是被他拒绝了。撇下梦环州对巫小小的情谊不说,他心里所念的是七星剑,可如今连七星剑都没有了。

  一想到七星剑,梦环州又心生悲凉,也许都是天意,也许是小白龙苏醒的稍微晚了点,假如自己没有跟秦宇浩的重伤事件,就不会关在苦崖洞……

  “如果你还放不下对七星剑的执念,我倒是可以帮你”,梦环州突然听见小白龙说到。

  “啊”!梦环州吃惊地啊了一下,如今的七星剑已然是倪音之物了。那天在广燚峰广场,自己明显地感受到了七星剑的气息,这是自己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在七星剑上感受到的。说明七星剑非常认可倪音,而且还觉醒了大部分神力。

  小白龙对梦环州道:“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梦环州顿了顿便按照小白龙的指引朝广燚峰山下奔去。

  在没有小白龙的压制下,梦环州下山的速度快到了极致,几个瞬息便是来到了广燚峰山腰的迷雾大阵。在小白龙的牵引下,毫不费力地出了迷雾大阵,继而朝广燚峰山脚奔去。

  在剑阁山下有一条河流从藏剑山与修吾峰之间奔流而出。在经过天祁峰山下时一分为二,绕过天祁峰直到广燚峰与云顶玬山下连接在一起向那遥远的东南方向流去,此河名为丹水河。

  梦环州沿着丹水河向藏剑山脚下飞速地奔去,他抬头看了看剑阁的几座山峰,还是第一次从这个角度看剑阁。几座巍峨的大山,犹如天降大物般盘旋在地上。大山被迷雾萦绕,山顶若隐若现地仿佛朦胧在天上,河水的轰鸣声震撼在梦环州耳边,他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饶是他使出了全力奔跑,也花了不少时间才来到藏剑山脚下。

  梦环州停留在藏剑山脚下,果然如辰逸所说,藏剑山脚下有一条很长的深渊。他小心翼翼地来到深渊边往下看,只见一条深不见底的深渊就在自己脚下。梦环州将神识感应了下去,只觉得下面漆黑一片,他试着将神识发挥到了极致也没有感应到深渊的底部。

  “下去”!小白龙告诉梦环州。

  梦环州惊得往后一退,自己虽说现在有身轻如燕的身法,那也只局限在地上,还需要借助着力点。而这深不见底的深渊笔直地向下而去,一片未知的黑暗更是让梦环州有了恐惧感。

  “一条小沟就怕成这样了,以后还怎么能上天入地”?小白龙又说到。梦环州感觉这次小白龙的声音并不是由心而发的,遂回头一看,果然小白龙离体而出盘旋在自己身后。还没等梦环州反应过来,小白龙就是一爪将他拍了下去。

  “啊”!梦环州吓得大叫一声,只感觉整个身子往那漆黑的深渊坠去。就在自己刚刚“啊”完的瞬间,他突然感觉身子犹如碰到了厚厚的棉花一样,梦环州感知到是小白龙,自己正在小白龙身上快速地向下驶去。

  不多时小白龙将梦环州带到了深渊底部,梦环州站在地面,只见得漆黑一片的谷底。他掏出夜明珠举过头顶,警惕地看着四周,除了两边光滑的石壁外,并无它物。他沿着谷底走了起来,偶尔也能见到一些残骨,和一些残剑。

  约莫走了半里路程,梦环州发现前面地上出现一个池子,里面暗红的液体发着恶臭。他走到池子边,见那池子里面插着一些古剑。此刻传来恶心的臭味更是严重,他捂着鼻子正欲离开,突然像发现什么一样转身看向池子。

  一把湛蓝色的剑插在池子中,只露出了剑柄,翻滚的暗红液体,时不时淹没剑柄,有时露出部分蓝色剑身。

  “这不是”?梦环州将神识感知了过去,“这不是秦宇浩的湛蓝剑吗”?梦环州清晰地感觉到那曾经被自己用玲珑剑斩下的巨大缺口依旧。

  梦环州一脸迷惑地望向小白龙,小白龙道:“世间万物,相生相克,这池子就是用来了断剑灵的”。

  梦环州恍然大悟,剑阁所说如一个人想要重新引剑须大长老或是师尊级别的耗费大量时间和修为才能做到,原来就是将剑灵在这污秽之地泯灭掉,再重新引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