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11 魔族
黛焰2020-08-31 08:402,142

  天微微亮,泓城就已经里三圈外三圈的被包的跟个铁桶一般了,所有人等皆已就位,静候着魔界使者的来临。

  修羽捕快所里的一干人等以泓城城主为首都候在泓城的郊区进城口耐心等待,将他们顺利引至进城口交给虎翼将军便是他们此次事件的任务了。这个任务说重也重,说轻也轻。重在他们将是最先一批可以见到魔界来使的人,无限荣光;轻的是,他们只要将魔界使者引到城门口,便没他们什么事儿了。这段路程算是最短,之后,也就没有什么可以和魔界交流的机会了。不知为什么,修羽对此事竟有一些惋惜,也许是因为听宫里的传言和自己对魔界之人的感官完全不一样,导致他对魔界之人有种神秘感和好奇感吧。

  日晷的指针投影刚刚指向巳时,大家就从各方开始感受到了一股奇怪的气压,阳光明媚,可天气似乎莫名的开始阴冷下来。

  天空慢慢被云雾遮住,阴风阵阵,身体周边的光亮开始慢慢的逝去。“天狗食日!”不知有谁叫了一句,“天降不详啊。”有一个人恐慌的喃喃。这种奇异的恐惧感开始弥漫在人群中。果然,即使魔界和人皇明明一直保持着一种合作,联谊的关系,在正常人眼中,魔界总是不祥的,这种恐慌感就是最好的证明。

  “大家别慌,魔界使者应该就快到了。”已经提前有所了解的修羽凝声安抚。

  随后,不远处的地底冒出了一片绿光,地面上好像缓缓张开了一道口子,出现了一个血盆大口般,一种诡异的音乐声从地底传来,声音越来越响。像是纸片儿一般的人儿从地底的裂口处冒了出来,慢慢长高,充气一般的慢慢扩散,直至成为了一个正常的人儿,只是这些人儿都穿着长袍,戴着面具,将自己裹得的严严实实,丝毫看不出原本的他们长的什么样子。纸片人出现的越来越多,这些人形的纸片还拿着不同的东西,有托着礼盒的,有拿着奇奇怪怪没见过的乐器的,有拿着武器的。除了人形的纸片,还有马形的,还有说不出叫什么的怪兽形的,还有轿子形的。他们从纸片变成正常的物种形态后,便开始自动整合队列,一排又一排整齐的铺开,在地面上列起阵列来,须臾之间,便在地面上罗列起了一个声势浩大的队伍来。这个队伍里拿什么东西的人都有,修羽看着别扭,是像进贡队?商队?还是送亲队?看着都有些像,又都有些别扭,世界真奇妙。

  整个迎接的官方队伍里,没有一个人不惊呆的。当然,作为一个正常人,看到这样的超自然景象,导致嘴巴无法合拢也的确是很正常的反应。即使这几日的特训中,长官已经多次向他们提示了,魔界出现,周围的环境必然会变,还会变得很不可思议。可是他终究没把究竟会出现什么情况说出来。毕竟每次魔界出现的地点是由魔界自己说了算的,而且据说他们出场的方式从来没有一样过。没错,在长官的描述中,没有出现过魔界此次的出场方式。然而就算提过,看到这样的景象,体会如此诡异的感觉,哪怕是做足了心理准备也无法从肉体上完全接受吧。连听多了魔界故事的修羽都有些毛骨悚然,魔界,果然阴气十足啊。

  在魔界队列排好的一瞬,似乎久违了的阳光再一次出现。虽然温度还比原先要低,可周身总算都开始温热回环起来。

  阳光再次明媚,前面张嘴的士兵早都识相的闭上了嘴,众人面容神圣而紧张,抬头挺胸立在原地一刻也不敢放松。

  前面一片黑袍魔族,其中只有一个白袍的,站在领头的位置,向前迈了几步。修羽有些意外,这个白袍,不就是之前见到过的那一个?不就是自己梦里从小到大都出现的那一个?她竟是魔界使者队伍中之人?他究竟是谁?脑海中层层疑虑飞过。

  城主已经急忙迎上去了。修羽记得上次白袍说话,是个女声,应该是个姑娘,看她是唯一一个和队伍中其他人服饰不一样之人,又看看后面还有一顶轿子,修羽料想轿子里坐的的应是魔界使者,而这白袍应是这队伍中的带头之人吧。

  城主上前向白袍恭敬的行礼,“魔使大人,欢迎再度莅临泓城,下官乃是泓城城主欧阳凡,此次奉命前来此地迎接各位来使,劳烦请诸位大人移驾跟随我来。”

  白袍也是微微倾身向他还之一礼,“欧阳城主好,我们的队伍由前面这几位小哥带去城里便好。我家主人刚说,她也是许久未来这人界,很想了解一下这五年中人界和泓城的发展情况,不知城主可否移步轿中陪我们大人说道说道?”

  一听要到轿子里单独一个人去陪着那魔界使者,冷汗都密密麻麻渗满了欧阳凡的额头,但他嘴上却殷勤的回答道,“当然,当然可以,荣幸之至。”

  白袍一个倾身,后面马上就有一个黑袍上来向欧阳凡比了一个“请”的手势将他带向了轿子中。

  泓城府衙的所有人按照官阶品级的高低都站在当地了,白袍的眼神从在场的所有的人身上掠过,最后落在了修羽身上。“请其他官员上前带路,这位小哥,烦请您到我身边来,引领我去往该去的地方吧。”

  都说魔族之人污秽,没有礼教。修羽看着眼前的这白袍,哪里是没有礼教的样子,分明是处处行礼,礼数周到。可纵使如此,她说话依然让自己心里不是太舒服,虽然周到,可她的声音像是冰窖里刚出来的冰,还是化不开的那一种;虽然周到,听起来像是请求,品起来像是命令,就像一个人说“请你去死”,你说他不客气吧,他说了请,你说他客气吧,他让你去死,然而这种命令,好像听的人还不得不照做,所以浑身不舒服。

  这只是修羽一瞬间的念头,因为师爷恭敬的应了一声,已经带了众人在前面一字排开站好了队列。

  修羽也恭敬的站在了那白袍旁边,心想她要专人站旁边,大概和魔界使者一样,是想听旁人介绍介绍吧。不过心中也纳闷,为什么要选择自己,难道魔界中人喜欢自己这一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