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7 白衣
黛焰2020-09-08 10:012,265

  妖王看着魔界使者,妖媚一笑,风姿横生,“昨日天帝来信说魔界有来使来访妖界,要我亲自相迎,本来我还不信,没想到今日竟真真见到了一个活生生的使者大人呢。”

  一个是魔界使者,一个是妖王,显然使者的态度还是比较客气的,对她略略施一礼道,“我家公主派我来妖界办些事情,本想办完了事再来向妖王请安的,不想先被妖王注意到了行踪。”

  妖王有些不屑的笑了笑,绝不像使者那么客气,“我们妖魔二界素无瓜葛,井水不犯河水。你来我妖界办事,先拜访了本王,本王说不定还要助你一臂之力。可你一声不吭的来还在这里使破封之术,若不是天帝告知你真会事后再来寻我?”

  使者听着妖王的态度,马上也转了一副面孔,似乎丝毫不惧怕这个妖界之王。“正因妖界和各界之间一向平和,从不倒向任何一边,公平公正。因此我家公主一向看重妖界,从不逾越,更从未向妖界发难。可今天听妖王的意思,是和代天帝来往甚密,请问妖王,是否悖了老妖王多年的心意。”

  妖王斜睨使者一眼,冷冷道,“使者真是好大的口气。你来我妖界办事,我才多问了一句就把我父亲搬了出来。公主算是我的长辈,今日她若亲临,教训本王几句本王也就受了,可今日竟要听你这小使来责问本王。呵,代天帝说的果真没错,你们魔界之人真是横行惯了,嚣张跋扈,气焰鼎盛。”

  使者也不客气,同样的目光与她相对,其实她并想与妖王多言,毕竟有些事情,多拖无益。“小使蠢笨,妖王说了这许多竟听不出究竟想表达个什么意思。恕我直言,今天这事,本座是一定要办的,妖王有何指教就请明言吧。”

  妖王定定的看着她,“都说魔界之人崇尚武力,魔界公主更以美貌和武力名扬六界。可说实话,本王记事起却也没见公主真有过什么建树。既然今日使者来了我妖界,不妨亮出真本事来,若你赢不了我,就老老实实的交代了,来我妖界究竟为何。”

  使者紧盯着妖王,心中烦闷,待客之道就不说了,一个妖界之王要单挑一个魔界使者,也不嫌自己恃强凌弱。自己比她虚长了几千岁,若真论能力,和她一搏不至于一定败北,但费时费力是必然的,想起公主的嘱托,是快速取得能量之珠,她不由得担心此事会节外生枝。然而,他们的行动这么保密,天帝怎么会提前通知妖王他们将来此处。可是行踪已经暴露,妖王又摆明了挑事,想脱身哪有这么容易。

  算了,尽量速战速决吧,使者想着,祭出了武器。侧头对修羽道,“去那棵树后躲着,不管发生什么都别出来。”

  又是这句,修羽尴尬的笑笑,是他不祥还是怎么的,昨天办完事出来遇到了天界的将军来阻挡他们回去。今天更好,妖王都直接出来拒绝他们骚扰妖界了。而且除了人界,别的人对魔界好像都不怎么客气,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在办什么事。修羽更有些迷惑那珠子的用途了。

  ——————手动分割线——————

  魔界,清焰在桌案前正批着折子,手臂上传来了一阵酥麻的感觉。是感应之环的震动。不好,他有危险,她眉间一蹙,转眼间就换了副白袍的打扮。意念开启,转瞬就来到了这个世外桃源般的妖界。

  “是你!”她很讶异,镰刀夺鞘而出,将面前的赤霄剑弹射出去。“赤霄剑。”她再度惊呼。

  赤霄剑凌空飞了两圈,再度回到使剑的男子手中。这个男子一身白衣,面带一个精致的眼罩,留下鲜红色的嘴唇暴露在空中,带着一丝谐谑的笑。

  那一边使者和妖王对战还在持续,白袍却并未多看一眼,只看着修羽从地上站了起来,好像也没什么大事,放下心来。随即看着这个刚刚从天而现的白衣蒙面男子,恨恨道,“你说话不算话。”

  白衣男子笑的更不羁了,“是你说话不算话,还是我说话不算话?”他一边说,一边将赤霄剑提起,喜爱的摩挲着剑身。

  “放开那柄剑!”白袍看着他的动作咬牙,镰刀往前一举,整个人就飞了出去和他剑锋交辉在了一起。转瞬之间两人已经几十个来回不相上下。

  修羽发现,这个白衣男子应该挺厉害的,因为之前那个所谓的天界将军,在镰刀出来的一瞬就被割去了头颅,而这个白衣男子,此刻就显得应对从容。

  然而他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那把镰刀的戾气显得越来越重,镰刀顶部的黑烟环绕,越来越盛,在打斗中凝出了一个个人影般的黑烟来,如同魑魅魍魉,越来越多,狞笑着成为镰刀主人的助力,来使从四方八面围绕着攻击白衣男子。

  修羽不禁嘴角抽搐,那些黑色的鬼魂带着阴冷的怨气和无尽的杀气,使得周围的空气都好像要凝成了冰,树叶花朵都焉了下去,自己更是觉得手脚冰冷的不听使唤,这是多么怨毒的武器,这是多么阴毒的怨气。

  与此同时,白衣男子的嘴角也不露声色抽搐了一下,看来她是真的生气了,没想到自己苦心修炼了几千年,竟还未必能与她打个平手。不能冒险,万一被她的镰刀触碰到可就……

  他来不及多想,镰刀已经要斩向他的周身。然而,不知为什么,她的动作并没有继续,反而向回收了,似乎并不愿意伤害白衣男子,那些怨灵同一时间悉数回归了镰刀锋芒之中。

  白衣男子躲过一击,嘴扬起了一个邪笑,然而终究他算是败下阵来了,心中怨念。

  另一方,使者的心中苦涩,毕竟对手是继承了妖界衣钵的王者,可是集了老妖王临终修为的,自己和她对弈,实在比想象中艰辛,表面上虽是你来我往,看起来不相上下,暗里自己实在有些疲软。

  谁知刚辛苦的挡下一鞭,从另一侧莫名出现出一把剑锋向她刺来,她哪还有手挡。

  难道,白袍有什么不测?她都顾不得自己危险之至,心中颇为担忧。

  一把镰刀从远处飞来,脆生生的一声撞击,将赤霄剑打落出去,赤霄剑又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绝美的弧线,扬扬回到了白衣男子手中。镰刀也再次出现在了白袍手中,她挡在了使者身前。

  “大人,”白袍低语,“这里交给我,结界已经破了,快带修羽去取东西。”

  黑纱使者点了点头,没有一句废话,一个瞬移就到了修羽身边,抓着修羽再一次施遁地之法。

  修羽心系白袍,却很快眼前一黑,和使者一起进入了另一片空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