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3 魔帝
黛焰2020-09-28 07:472,718

  “你说什么!”当得知这最新奏报的时候,修诺惊得连连退了几步,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会留在这个时候!!!

  他明明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他明明在水镜里清晰的看到,修羽的匕首已经捅进了清焰的胸口,她没有可能再回到战场。

  他明明已经算好了每一步的时机。然而天界大军趁机偷袭魔界,依旧大败而回,这让他如何接受。“究竟魔界哪个大将带的兵?”他不甘得问。

  来报的天兵其实也觉得匪夷所思,却不得不如实相告,“并非魔界大将,而是,而是魔帝亲率的大军。”

  “魔帝……”修诺突然全身颤抖了一下,瞳孔有些涣散,一屁股坐在了后面的天椅上。

  魔帝已经苏醒了?

  为什么,为什么上天是如此帮衬着魔界,他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难道,摧枯拉朽的筹谋了这么多年,最后天界终要毁于魔界之手么,他怎么甘心,他怎么能甘心。

  “所以,魔帝才放过了最后剩余的天兵,回了魔宫。”修诺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听到来报的天兵说了最后这一句,“将军让小的前来询问天帝陛下,接下来剩余天兵是否可以重返天界?”

  “你刚才说什么,魔帝为何回魔宫?”修诺敏锐的问了这一句。

  “各位天将分析,应当是被我方天蓬元帅所伤,可是魔帝气势依旧强盛,并且天兵已经损伤惨重,所以魔帝提出休战时,我方并无反对。”来报者如实回答。

  修诺眯起了眼睛,天蓬元帅都能伤的了魔帝了?这怎么可能,可是这群带兵的将军,怎么可能凭空如此猜想,他心中瞬间绕了一千个弯,下了某个决定。养兵数千年,就是为了最后与魔界的一击,现在清焰已死,魔界本该毫无翻身之力,现在出了这么个奇怪的魔帝,若是他真的受伤离去,自己也怜悯自己的天兵有所损伤而放弃了唯一可以攻占魔界的机会……哼,他不服,他不信这个邪,他不信,上天永远会站在魔界这一边。“不许退,继续进攻。”他冷静而坚毅的命令道。

  来报的天兵不可思议的望了天帝一眼,懦懦道,“陛下,前方将士现在可是损伤惨重啊,若魔帝并未受伤,我们此番可是要全军覆没的,陛下,十万天兵啊……”

  “那你来当这天帝如何。”修诺平静的淡淡道。

  吓得天兵一膝盖跪倒在了冰凉的地面,颤颤巍巍道,“属下失言,属下,立刻马上就去前方禀告圣谕。”

  ————————手动分割线———————

  魔帝吩咐了几位魔界将军安顿好魔军后,独自回了魔宫。魔地门外老远处,就看到了一个人伫立于一片虚无之中,踌躇盘旋。往近一看,不正是修羽。这个时候,这个人,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魔帝此时身受重伤,脸色泛黑,却还是不放心此人,上前问话。

  然而修羽竟然不认识魔帝,本是满面愁容的模样,在看到魔帝的面色后似乎还多了一丝担忧,“老人家,您是否身体不适,需要去哪儿,是否需要我的帮助?”

  虽然魔帝和修羽从未打过照面,但修羽识不出他,魔帝还是有些惊讶,看他的表情,却又不像是装的。魔帝虽然如死去一般堕入封印之珠中多年,但是魂却未失,六千年来,他就如空气一般飘荡在世间,他当然知道他和天帝陨落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也知道女儿的心思修羽的状况。

  只有他苏醒以后忙着去对付偷袭的天兵这一段时间,他对女儿的状况不清楚,而就在这段时间中,修羽竟能来到魔界,他的记忆恢复了?可若是恢复了,怎会这样问话?

  “老身没事,倒是这位公子,看起来不像是魔界之人,却为何出现在了这混沌之地周围?此处不祥,老身劝公子早些回去,免得伤了贵体。”魔帝幽幽然道。

  修羽的愁容并未减去,却还是耐心的又关心嘱咐了老人家几句,终于说到自己,“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也不知道。我一直以为我只是个普通的凡人,可今日,我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大堆的记忆,那些记忆像是嵌在我身体里的东西,让我莫名的产生了很多很多的恨,以至于做了一生无法原谅的错事。然后我就好像有了一些奇怪的能力,我可以隔空移物,可以瞬间转移,奇怪,奇怪的很。可我总觉得,似乎,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我就凭着感觉被传到了这里,来这里的感觉很熟悉,仿佛我曾经也来过这里,可是我记不清了,我的记忆像是碎裂的,我现在烦闷的紧,我想知道我全部的过去,也想救我的父亲。”大概是今天受的刺激太多,有人来问他,他竟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现在所有的想法倾倒了出来,所有的记忆,使他六神无主。

  魔帝一听就明白了整个的大概,心中却是一紧,有一种不良好的预感,忙问道,“你做了什么一生都无法原谅的错事?”

  修羽眼中一酸,苦笑道,“她好像是很厉害的,会不会,她会不会其实没有事,会不会,她的心脏和别人长在了相反的方向?那一刀也许并未进入要害?”

  魔帝只觉被人当头一棒,本就有重伤在身的他觉得喉间一阵腥甜,“哇”的吐出一口血来,随即,电闪雷鸣般的巴掌落在了修羽脸上,直将他打的七荤八素天旋地转,分不清东南西北。脸上,身上,腿上,不知是哪里来的拳脚还是哪里来的武器,将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没有放过,撕心裂肺的暴击了一顿。打的他鲜血直流,全身臃肿,很快他也和那老爷子以往一样,哇的吐出了一口巨大的鲜血。可全身的疼,却让他突然有了一丝解脱之感。

  昏天黑地,未来迷惘,不知自己是谁,不知自己该去哪儿,该怎么办,这是他在修府醒来后的迷茫。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被牵着绳的木偶,似乎有人在牵着他走,将他带向无尽的黑暗,他却连抗拒的资格都没有。

  甚至现在,他连自己被打的原因是什么,他都不知道。但这顿打却让他身心舒畅,他觉得此时此刻,天地人神,谁都该来将他打一顿,好将整个困于混沌中的自己打醒。好将自己杀了清焰的罪行洗清。他越想越觉得奇怪,他觉得自己“真正的母亲”说的话中,有许许多多的漏洞可他不知道,当时的自己为何会如此的愤怒。

  击打停止的时候,那个老人家悬空举起了修羽,将他砸落在地,他的身体无法动弹,被老人家捏小人一样的掰成了一个跪地的姿势,“我女儿的整颗真心都捧给了你,你却伤她。既如此,你就跪在这里向她忏悔吧。生生世世,本王会经常来关照你的,生生世世,你都会无法求死,来为自己的罪行赎罪。”

  老人家的脸色似乎更黑了一些,他语气很淡,却渗着寒意。修羽扭摆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丝毫不能动弹,全身剧痛在周身蔓延。老人家手指又动了动,地上飞快地抽出几根荆棘条来,越长越长,围绕住了修羽的周身,荆棘上的刺在触碰到他肉身的一瞬仿佛都活了过来,尖刺疯长,往他皮肉里钻去。纵使铁血男儿,修羽也不忍呻吟了一声。

  这就是他所谓的经常关照么?就是让他不能动弹且折磨他?

  不过这还不是修羽所关注的重点,“她是你女儿?萧清焰是你的女儿?那您岂不是魔帝?”修羽大惊,他忍着疼连连道:“一命抵一命,我杀您女儿您要我性命修羽毫无怨言,可是,您能不能给我个明白,我和您女儿在过去究竟发生了什么,能不能告知在下,好歹让我死个明白!”

  修羽顾不得身上传来了无止尽的疼痛感,疯狂向前叫喊,魔帝的背影却依旧离他越来越远。

  一个伤害了自己女儿的人,不值得自己与他多说一句话。而此时他最想知道的,是女儿究竟怎么样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