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9 心痛
黛焰2020-09-10 08:332,813

  虽说是出了趟远门,连妖界都去过了,可真正从时间上来算,他并不算是出了门太久。

  魔界使者已经离去,修羽一人坐在桌案前,眼看着昨夜涂的密集的纸卷。

  他还是很好奇他们去取得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引得妖王都出动了,还有一个白衣男子虽不知是谁,但看起来也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神仙妖怪,从武力值上就可以轻易辨认出。

  能引起这么多人注意,还要拿的东西,还不希望别人知道,也许只有一种可能,她们不是去拿东西,而是偷东西,也许这珠子根本就不属于她们魔界。

  可是他很快又否认了自己的想法,她们去妖界偷,既然是偷,必定是贵重的要件。妖王的话里行间可没听出有什么要件不能给拿之类的话题。

  那么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去拿呢,她们都这么厉害,完全可以自己来啊,为什么一定要带上自己,使者今日还说暴露了,以后不用他再帮忙了。修羽的思维又回到“偷”这个概念上,暴露了就不能拿了,这不还是偷么。只不过,为什么要自己去拿?难道自己有着某种特殊的能力?

  修羽的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了刚才白衣男子出现时看他的眼神。很奇怪的眼神,好像是看某个熟人的,又是愤恨,又是嫉妒,又是得意,又是恐惧,综合到一起,也许只能用诡异来形容。

  他不明白为什么那个白衣男子会用那样的眼神看他,只知道他轻轻推了自己一把,真的只是轻轻的,力道却极大,他的手向钢铁,直接把他推倒在了地上。然后白袍就出现了。

  想到白袍,他心中五味杂陈。

  门响了,进来的是丁宁,修羽赶紧把面前的纸卷团成了一团丢进了袖兜里。丁宁没注意到,端着餐盘,里面放着几个小菜,快乐的进来,“你醒啦,来来来,天香居打包回来的好菜品,我陪你吃一点儿。”

  修羽应了一声就过去坐下和他一起吃,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瞎扯着,他怪修羽不会好好照顾自己,竟然一晚上都趴在了桌子上,还能醒的那么迟。

  看来他并没有发现,其实修羽已经在房间里消失了一个上午了。细细想来,其实丁宁对他一直比别人都好,嘘寒问暖,贴心周到,不知道的以为他俩是好兄弟,知道的都觉得丁宁对修羽太过亲厚,有时修羽自己都有些受不了,觉得他把自己当成个仆从来看了。

  想起第一次见白袍时,她说的那句话,“保护好你要保护的人。”当时觉得没什么,可现在想来,这个人是谁,不正是自己么。丁宁说自己是被他母亲派来的,虽然可信度不高,但没准真是有人派来的,这个人是谁呢?

  这几日来,他碰到的所有人都不是常人,似乎只有他一个人是脱离于整件事情之外的。但魔界如此看重他,是为什么?

  也许,他并不是脱离于事件之外的,他有一种感觉,自己也许也不是一个普通人。如果自己不是,那么自己究竟是谁?

  草草吃完了东西,修羽推脱说自己还没睡饱要接着睡午觉,就把丁宁给打发了出去。

  关门的一瞬间,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胸口有一丝异样的感觉。好像是难受,好像是疼。

  这种奇异的感觉愈来愈烈,没需多久就已只剩下疼痛之感了,痛苦不断加深,简直痛彻心扉。

  他抓着自己的胸口缓步移到可自己的床边,好好的一个大男子,已被疼痛折磨的汗水直流,湿透了衣衫,终于,痛的他一头倒向了床中,昏死了过去。

  ————————手动分割线———————

  醒的时候天已黑了,修羽摸了摸额头,汗水早已被皮肤吸收了干净,又摸了摸胸口,奇怪,疼痛的感觉似乎从未存在过,以刚才的疼感,竟然会连一点余痛都没有存在他感觉前面自己好像只是做了一个噩梦。

  不过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做人千万不能随便撒谎,他骗丁宁自己要睡会儿午觉,结果不知是睡还是昏,反正一整个下午自己是在床上度过了。自己骗萧姑娘自己会心痛,得了,这会子真的心痛了。心痛,是真痛。

  想起萧姑娘,修羽心中不免有些柔软。虽然自己在人家面前似乎很丢人现眼,但这并不妨碍自己喜欢她啊,况且他此刻隐隐约约觉得,萧姑娘拒绝他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

  想到那天看他杀人而对她态度恶劣,突然有了一些愧疚之感,虽是她动手杀人不对,但毕竟她从未想先手伤人,也不知是那将军在她耳边说了什么肮脏的话。也许自己劝劝她,以后她能改了这生气杀人的坏习惯呢,若是能办成这事,也算是为了魔界积了功德了。

  丁宁又来敲门了,贴心的端着伙食来和他分享。

  修羽想着,最近府衙里的事也交接的差不多了,或是向城主辞个行,转移阵地去圣上亲封的将军府里吧。于是在吃饭的时候和丁宁商量着这个事儿。他想着,等遣去了将军府,再去找找萧清焰。本来觉得现在自己好歹是个将军可,也算配得上人家可吧,可现在看来,自己这将军都是人家给的,还哪有资格去提这样的话,那就算是去跟人家汇报一下吧,自己已经按他们的要求去了该去的地方了。

  ————————手动分割线———————

  因修羽的将军之位实际并不听令于朝廷,将军府的官邸就无需设在帝都。魔界使者最后所来之城就是泓城,所以将军府也同样在泓城。忠烈侯举家遣去了帝都,这宅第刚好空了出来,就被圣上亲封给了新贵镇国大将军。宅子是个上好的宅子,园林屋舍的一应俱全,无需重新整修。

  母亲那里派了些修羽从小用惯了的仆人丫头的供他使用,剩下不够的人手杂役都被小甲小丙抢了活去挑人,让将军大人省了不少麻烦。

  他只顾着那些车水马龙上门前来来祝贺的各方来客,拜帖是一个接着一个,好礼是一车接着一车,也是忙了许久的一阵子。这种时候,就是丁宁继续说风凉话的好日子,“早跟你说了要讨老婆,要是现在这后院里有个夫人,不知道能给你省多少心。尤其是人家王爷家的珊瑚郡主,从小耳濡目染着学家事的处理之道,不知道多会做主母。”然后毫无意外的收获了无数个白眼。

  不过越是忙碌,越是听丁宁这样说,越是让修羽思念着那个带着面纱的姑娘。有时候他都在想,难道是因为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才使他对她如此念念不忘?

  这一日上了床,胸口又开始疼痛起来,和上次的感觉一模一样。这大半个月来,这已经是第四次了,不知原因,痛不欲生。可他请了郎中看过,几个郎中都说他血气方刚,身体康健,没什么毛病。

  疼痛使他面庞扭曲,全身颤抖,整个人缩成了一团,独自在床上打滚,直到昏迷不醒。

  这天,他是被丫鬟叫醒的,说是宁远侯府派人送了东西来,家里的小厮满屋子找不到将军,才发现他竟还没起床。

  “什么时候了?”修羽从床上爬起来,摸了摸胸口,每次都是一样,醒来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已经快是下午申时了。”丫鬟在门外恭敬的答。

  修羽一激灵,从床上跳了下来,昨夜胸痛,竟使他在床上睡了一整天,再下去就到傍晚了。几次来的胸痛,使他休息的时间一次多过一次。

  他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这种没人看的出来的病症,难道会让他的睡眠时间变得越来越长,最后直至一睡不醒么。

  处理完了府上的事,他决定踏上马,去一趟萧府,若他真有一天一睡不醒没了未来,可不想留下什么后悔的事。

  然而他人生中一切琐事都是顺利的,唯独这个女人,从未顺过他的意。萧府根本连进入的资格都没有给他,镇国大将军又如何,萧姑娘只有一句话,不欢迎,他就只能灰溜溜的走人了。

  但是开始的时候怎么说的来着,其他的不行,死皮赖脸的还能做不到么。尤其是不久以后修羽胸疼的睡了整整一日后才醒来,更笃定了他的信念。然而几次三番的,送了各种理由的拜帖,就是进不了门能有什么办法。

  我就不信了,天下还能有有志者成不了的事。修羽心中暗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