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3 同行
黛焰2020-11-23 16:031,624

     白衣男子感觉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揭了人家的伤疤,张了张嘴一时不知如何安慰她。

     “我父亲很疼爱我,不过他只告诉过我,天下没人能欺负我,看谁不爽就杀了,只有力量可以给我一切。”

     白衣男子失笑,这是一个什么爹啊,有这么教育女儿的嘛。

     清焰不喜欢看他笑,每次他笑总让她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她的感受,也许,就是他所谓的笑话,他在笑话她。魔界的人都不爱笑,因为杀戮只会让人战栗和恐惧。可是她没办法,因为她打不过他。她生气的朝他叫,像一只炸了毛的豹子,“你为什么不杀我!你为什么笑我!你到底是谁!”

     白衣男子感觉她好像真的有些生气,赶紧收起了笑容,换成了一副彬彬有礼的得体面容,他站起身来掸了掸身上的灰,一手搭在左肩,一手靠在后背,鞠躬道,“那么亲爱的小姐,请允许我郑重的向您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修羽。”

     她呆呆的看着他,端庄持重,一点不正经的样子也没有了。她心里想,这个样子真好,我变成这个样子就好了,却依旧嘴硬道,“我管你叫修羽修鸭还是修鹅呢,我叫萧清焰,你记住这个名字,我是你的仇人。我们魔界之人,从不会放弃自己的仇人。你今天没有杀我,我便跟着你,总有一天我变强了,一定会杀了你,来报今天之仇的。”

     修羽看着她一副正经的视死如归的模样实在忍俊不禁,却只能强忍着笑意,也一本正经的回答道,“要是有美女随时相陪,那是修羽三生有幸,求之不得,荣幸之至。”

     说完他扬起了手掌定在半空中,清焰立刻下意识的拿手护住脸,以为他要打她,半天没有动静,才发现自己好像想多了。抿了抿嘴,不好意思的把手从脸上拿下来,讪讪的问他,“你这是干嘛?”

     “击掌啊,你们魔界连击掌也没有的么?”修羽哭笑不得。

     清焰木讷的笑了笑,伸起手来和他的手掌轻轻了触碰了一下。

  ——————————————————————————————

      有美女相陪的日子固然是好,不过修羽很快就发现,艳福果然不是白享的。

      由于崇尚武力,修羽从没有见过如此热爱修炼,如此勤奋刻苦、钻研修为的姑娘。他醒的时候,她在修炼,他睡之前,她在修炼,他吃饭的时候,她在修炼,他上茅房的时候,她还在修炼。

     她从未放弃过挑战修羽的想法。每隔几日,她便主动要求和他单挑一次,但是由于每每以失败告终,她担心他随时会反悔之前放过了自己,应当杀掉,所以她随时随地的准备着各种暗杀行动。他睡觉的时候,她下镰,然而发现他在自己周身设置了保护结界,在里面睡的香甜,还隐约露出俊秀的侧颜;他吃饭的时候,她下毒,可他在饭菜里挑挑拣拣,偏偏就是不吃有毒的那一碗,长睫扑闪,还常常露出一个勾人的笑魇;他独处的时候,她放暗器,可他像是屁股上长了眼睛,每次都正好和她的暗器擦肩而过,还经常贴着暗器侧身而回,半弯下腰,向她奉上一盏好茶。

     其实他知道,自己身边的少女应该算是人界常说的蛇蝎美人。蛇蝎美人的脑海中可从未出现过“善念”这个词,毒辣才是她的心肝。可他总是固执的认为,她是一张白纸,只不过从一开始,就被人泼了一盆墨。可即使是纯黑,依然掩盖不了她的天真和不谙世事,也许从骨子里看,她的心中拥有着一朵盛开的白莲,也许是因为她对克死自己母亲的忧伤,也许因为她的锲而不舍。当然,如果坚持杀他也算锲而不舍的话,她简直是一个毒人,可他偏偏就是中了毒,而且剧毒深重。

     他带她来到城镇,带她去女装店任她挑自己喜爱的样式;去布店选布,按照她的身形变出她最合身的样式;带她去集市,给她买糖葫芦,凤梨酥,红糖发糕;带她过中秋,过元宵,看春节的烟花;带她走遍三山五岳,看鸟语花香;带她放风筝,看皮影戏,小溪边荡浆。

     在夜黑风高的日子,一群一群不知哪界的人依然会不定期的出现,清焰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从不多言。对她来说,这些人的出现不过是一镰刀和十镰刀的区别,以及镰刀尖头多些或少些的血。而旁边的这个男人,从来睡得安详,又由于清焰捉摸不定的暗杀,导致他每日早早的睡觉且用结界将自己的听觉和对外界的感知关闭,将自己保护的结结实实的,竟是一直没发现许多夜晚中外面的风吹草动。清焰也从未将他视为自己需要担心的对象,连她噬魂之镰都破不了的东西,还需要令她费心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