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019 回忆
黛焰2020-09-23 08:412,055

  清焰在魔界大厅后悔的不得了。这妖王和冥王哪是为了什么正事来的,纯粹是来蹭吃蹭喝,瞎聊扯皮的么。

  早知如此,何必自己大老远的特意赶回来,让絮儿代自己接待一下就得了,自己向来只喜爱打打杀杀,武力治人,这客套寒暄什么的,她最不擅长了。倒是絮儿,性格脾气都好,带人温和,善于交际,嗯,当然对自己好像有时候是没大没小了点,但是碰到正事,那还是很有一个魔界二把手的模样的。

  妖王先向清焰道了歉,是自己眼皮子浅,不该妄想和清焰单挑,不该对使者哆哆相逼,更没有尽到地主应尽的责任。想通了这些,便请求冥王作陪,一起来了魔界赔礼道歉,从此算是与魔界联谊,共交秦晋之好。而所谓的联谊,就是歌舞,杂耍,妖界带来的密练幻术,冥界的轮回喜剧,吃酒摆宴,共庆繁华。

  直到妖王似是喝多了酒,开始乱说起话来,连连称赞代天帝英勇伟岸,器宇不凡,智谋更是远胜常人。

  清焰总算是在席间坐不住了。

  修诺,又是这个人。他近来出场的频率未免也太高了。

  前面才见了修诺跟自己说了那番话,又被急召回魔界,本就心存怀疑,听了妖王这句话,不安感更甚。

  妖王上次还霸气十足,一副挑衅的德行,怎么这一次就又是赔礼又是道歉的来做好人了?既然她心中实则心系天界,这酒来魔界喝什么,明明应当去的是天界吧。

  她暗自向絮儿交代,这里让她照看着,自己有些事情要去核实一下,应当去去就回。

  絮儿应了,让清焰办事小心,就见她急匆匆的消失在了一片黑雾之中。

  ————————手动分割线———————

  修羽将空的水晶碗放到了一边,不可思议又有些高兴的说,“好像的确味道不错,真是小时候我喜欢喝的,还真是一点印响也没了,亏的母亲记得。母亲快讲讲,还有什么我不记得的事情没有?”

  目光落到母亲脸上,却看到了母亲脸上满面的担忧,“怎么了母亲?”

  只见此时,母亲说话有些支吾,眼神有些躲闪,但担心的口气却是作为一个母亲所有的真心,她问,“你……儿子,喝了这个,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

  修羽就是觉得今天的母亲奇怪的很,但母亲的嘴脸,形容,身量和姿容,确确实实是自己的母亲啊,他奇怪的往自己身上看了看,“没什么不舒服啊,母亲,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夫人见修羽好像的确没有撒谎,仿佛有些宽心。但她今日的不安,是分明写在了脸上的,她牙齿咬着嘴唇,面目痛苦道,“儿子,修诺已经答应,只要她死,你便能重返天界,我们就能重新迎回你父亲。”她的手抚上了修羽的面容,情真意切道,“可这世上能伤她的,也许只有你一人。你,不要怪母亲。”

  修羽莫名其妙,跟听天书一样,完全听不懂母亲在说什么。只见这时,母亲举起了手指,那指尖上流露出了熠熠星光,直入他的眉心。

  他的脑海中,仿佛跳出了一些画面来……

  恍惚间,他似乎成为了一个小男孩儿,在一个偌大的宫殿里,嬉戏奔跑。这个宫殿,自己似乎从未见过,却那么熟悉,那么怀念。这里四季如春,百花盛放,迎来走去的侍女各个貌若天仙,对小个子的他亲切备至。他抬头往回看,一个绝色的美丽女子和全身弥漫着王者之气的威严男子站在一起看着他,他甜甜的叫他们,父帝,母妃。而那些仆从们,见到小小的他也都会跪地行礼,他们称他——二殿下。

  他常缠着父亲要父亲陪他玩儿,父亲也不嫌他。他跑去正殿,总看见父亲在批折子,自己会乖巧的为他研墨,如果有人上殿来了,父亲就会亲昵的抱起他,将他放到天椅的屏风后面,让他不要出声,再请门外等候的人,进正殿来。

  那些进来的人似乎总是很怕父亲,总是求饶,磕头的声音震天响。他们似乎很崇拜我父亲,总是把父亲夸的如同神界的神明,无所不能。他们又很喜爱父亲,因为总是听到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感激之声。总之,听多了他们说话,我也越来越崇拜父亲,长大以后,我也要成为父亲一样的一个堂堂正正的大男人。

  虽然父亲对待别人总是很威严,可对我却只有爱怜,对母亲也是。我们住的云熙宫,是整个天宫最繁华的宫殿,这里的树木是全天宫品种最多的,母亲喜爱大树,她觉得大树让人很有安全感,父亲便把六界所有的奇珍异种全部送来了云熙宫,而且这些大树被母亲照顾的好,常年硕果累累,从无凋零。

  父亲常年住在云熙宫,没有为我找师傅,亲自教导我成长,我张口会说的第一个字,会走的第一步路,第一次拿笔写字,第一次上马,全是父亲教会的。

  随着年纪增长,也出落成了个大人了,许多仙人提议让我去下界历练历练。父亲本来不愿,倒是母妃也觉得,一个男子不能娇生惯养,说动了父亲让自己去击杀恶魔。

  原本一切顺利,可谁知自己第一次出击,着了那恶魔的道,掉以轻心,被它以假死诈了,回程路上被恶魔复活反击,虽合众人之力处决了恶魔,可自己也身受重伤。父亲急疯了,不顾众仙家的阻拦,亲自闭关为自己治伤。

  自从惩治了那只恶魔,才使得自己知道原来六界并不太平,尤其是一些上古留下的妖兽凶兽,总是肆意扫荡各界,使得各界生灵涂炭。他认为自己作为天帝的儿子,应当为父分忧,平定动乱。在自己好了以后,求着父亲放自己去各界游行。第一次出行就出事,父亲母亲都不同意,可拗不过儿子死皮赖脸的恳求。

  若再不多加历练,自己永远不能为父亲分忧,为天界效力!

  修羽说的铿锵有力,终于说动了父母,放他出去游历各界,父亲还赠他天界宝剑赤霄剑,助他清除邪魔外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