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14 不急
黛焰2020-09-01 14:253,230

  前一天晚上,宫里就送来了入朝的官服,是让修羽去行宫里面见圣上谢恩的。按理说,魔使提议的封将,魔使要求的让他为魔界服务,要面见魔使是首要,这谢恩二字更是要对魔使说一份的,可惜魔界使者来从来只在人界待一天,未有过意外,第二日修羽进宫的时候,人家早已不知去了天边的哪个角落。修羽向圣上谢恩,本来还报了万分的紧张,毕竟天子威严无比。可事实是,圣上面对他不仅异常的和蔼毫无架子,还客气的让他以后为魔界办事多为人界美言。修羽深知魔界在圣上心中地位深厚,却还是不得不为圣上的行为惊得一愣一愣的。

   魔界……威武啊…他心中不由感叹。

  回到捕快所,泓城城主已经携了一干人等恭迎在了门口,修羽上前行礼,被欧阳凡一把抓住了手臂,他的腰比修羽的弯的还低,连连叫唤道,“哎呀哎呀哎呀,使不得啊使不得,修大人现在可是贵为镇国大将军,这是我泓城县衙的骄傲,是我整个泓城的骄傲啊,您怎么好向小官行礼,该是小官向您行礼才是啊。”

  修羽此刻的表情就像一只会唱歌的蛤蟆,哭不得,笑不得,连连请他起身,本来的主仆关系瞬间换了换,这滋味,可真不是一般的别扭。

  城主、师爷、县衙府里的衙役仆从们纷纷来给修羽道贺,幸而修羽出宫的时候也让母亲准备了些礼物提前送过来,给每个道贺的发了些彩头,谢了大家的贺,终于把围堵在捕快所门口的人都给打发走了。这时再看,天都黑了,也不知是个什么心情,走进了捕快所的公务处。刚才人多,几个同僚很识相的没有上前凑热闹,该是休息的时间了也都没有回寝屋里休息,点满了蜡烛就在屋子里等他。

  修羽一进屋,就看见几个人分别不同的姿态靠着坐着站着在屋子不同的角落里。每个人姿态不同,神情也各不相同。

  “呦,这不是我们魔界镇国大将军嘛,您老身份高贵,怎么来这们这破落寒酸的小破地方来了。”袁亿的声音最先响起,又冷又尖。要说泓城的捕快所里,最不和修羽对付的,就是这个袁亿。他年纪最大,入行最早,跟随城主的时间也是最长,上任第一捕快因公去世后,论资排辈应该是他当这捕快头头了,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那时的修羽年纪还小,却是个远近闻名的小神探,先是家里的小丫鬟丢了个什么簪子耳环的靠着修羽的聪明机智给找到了,后来传闻到了周围各户,他们有些什么搞不定的小偷小摸的事儿,理不清头绪的事儿也来找这个小神探,竟然都能得到解决,再后来,因为小神探总是愿意帮助没有靠山的人家,总是愿意出人出力,名声就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好。

  原本这和捕快也没有什么关系,可那一年,泓城出了一件悬案。由于案件牵扯到人命,人命又牵扯到了平西王的王妃及一个刚出生的小世子,此案就变得异常重要。然后问题就出现了,没有人可以破的了此案。

  平西王大怒,大骂泓城城主无能,限他五日破案,若此案无法破,便上书参了泓城城主,告他个无作为之责。泓城城主眼看着最得力的第一捕快已经去世,下面的几人群龙无首,眼看他们也的确无能,只得广发告示,邀请有才之士前来破案,若谁能破此案,当即封为泓城第一捕快。

  你没有猜错,小神探修羽就成为了这个破案之人,于是就顺其自然的捡了个泓城第一捕快来当。而原来资历最高的袁亿,就因为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错失了第一捕快的殊荣。因此修羽上任以后,可谓和修羽处处针锋相对,几乎没有给过好的脸色。

  他开始总是冷嘲热讽修羽,到后来看着别人和修羽亲近也不高兴。导致和捕快所里谁的关系都处理不好。偏巧修羽脾气好,一点没有富家子弟的做派,不跟他争,不跟他抢,也不跟他拌嘴。总让他一肚子气的爆发,最后只像是自言自语,没人搭理,吵架像唱独角戏,这让他更加闹心。

  城主也知道他们两个不对付,所以什么外勤啊,去其他州县城送信啊,跑跑远路啊之类的活计都交给袁亿,省得他捕快所里的人多见面,摩擦多了他也心烦。这不,袁亿之前绕了大半个国土的送东西,这才回来没多久,就开始说起不阴不阳的话来了。

  老贾殷勤的泡了杯茶,谄媚的端到修羽跟前,“头儿,别理他,我就觉得,你是人中龙凤,这镇国大将军的名号,的确配你,以后你是不是得有个大将军府?肯定还缺人吧,看在咱俩多年好兄弟的份上~”老贾眨巴着眼睛,一脸献媚的表情望着修羽。

  修羽干笑了两声,拿着茶咕噜噜往嘴里灌着。

  “哼,就是,您不是应该在您明媚光辉的大将军府吗,”丁宁特意把大将军这三个字咬的很重,仿佛这不是一个有荣光的词,而是一个很嘲讽的词,“怎么还能记得来这儿,怎么还能认得我们这几个破落兄弟?哦不,破落奴才。”

  袁亿这样的说辞修羽很习惯,丁宁这样的态度倒让修羽差点呛了口水。

  阿兵也觉得丁宁的状态不对,走过去往他身上拍了一拳,“发什么神经呢你,咱们头儿升官了,升了大官,这是好事儿,你不恭喜他也就算了,在这自怨自哀什么呀?”

  丁宁冷哼一声,“你们这群没出息的东西,真当这是什么好事儿啊,一个个的就想着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我要不是他兄弟,我还真懒得在这嘲讽他。”

  “就是,虽然我平时也看他不顺眼,真碰上大事儿了我还分得清楚黑白曲直。平时我恨他那是真恨他,可如今他要去帮的是什么人?那可是魔界的人!”袁亿也接话凑热闹。

  丁宁:“魔界的都是什么人?一般人能称之为魔吗?他们没有人性,没有热血,一心只求力量和杀戮你们知道吗?”

  袁亿:“和这样的人共事,你知道他们会让你做什么吗?你觉得你和他们在一起可以安全吗?你觉得你是猫有九条命吗?”

  他俩唱双簧似的一人一句接着教育修羽,捕快所里的其他几个人都听得目瞪口呆,修羽开始还有些莫名其妙,这时候已是要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俩对嘴。

  阿兵先呐呐的开口,“丁宁,平时袁亿一张嘴,你就帮着头儿和他对着干,最近你俩怎么了?转性啦?”

  丁宁和袁亿互相对望了一眼,似乎的确看对方都不太顺眼,各自冷哼了一声互相转过头去背对着对方。

  “嗯,他俩这冰封期看来是要结束了,最近已经是第二次他俩心平气和的对话了。”修羽点着头道。他记得,上一次在丛林里见到白袍时,他就很惊讶他俩见面的第一时间竟然没有吵架,简直匪夷所思。

  阿兵接话道,“他俩今儿个发神经呢,都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头儿别理他们。阿兵在这儿先恭喜头儿封了大将了,不过也想问问,头儿今日来,是为了把寝屋里的东西搬走的吗?头儿封了将军,以后咱们是否就不再能见得到了?”

  修羽笑笑,淡淡道,“放心吧,我不会这么快走的。”

  这下大家都很惊讶,齐声问道,“什么意思?”

  修羽耸了耸肩,“我舍不得你们啊。”

  “说人话。”袁亿的声音冰冷。

  “哎呀,圣上说,魔界说了,有事再传我,那么只要魔界不传,我就是个自由身,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从目前的状态来说,我这个将军也是个空有名号的将军,既没兵,也没权,还不知道人家传不传。”修羽解释道。

  老贾感叹:“头儿啊头儿,你是积了多少辈子的阴德才能投胎到这个命格里啊。不用干活,还能领着将军的俸禄,不管你去哪儿,可一定得带上我呀!”

  阿兵:“所以,你没有将军府?”

  修羽:“将军府当然是有的,不过我和圣上请命,毕竟我原是个捕快,等我走了准备把哥儿几个全带过去,这里还没有交接工作就直接离了这儿也不好,所以我就回来了。”

  老贾大喜,“你是说咱们几个真的能跟着你走?”修羽点头,他又问,“那泓城的捕快所可怎么办呀?”

  修羽:“这两日会有其他地方的捕快派过来的,所以才说要把工作和他们交接一下嘛。”

  老贾嘴角由不住的上扬,忙迎上来给修羽又是揉肩又是敲背的,恨不能把他伺候舒服了。

  阿兵大惊,“那你的意思是说,现在你还只是个捕快?”

  修羽想了想,“可以这么说,也可以不这么说。”

  阿兵也不知道从哪里翻出了个木鱼来,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看着眼前的这个傻x,“呵呵,有将军不做做捕快,我错了,不是袁亿丁宁神经有问题,”他一边敲一边狠狠的瞪了修羽一眼,“是你!神经有问题。”

  修羽对阿兵眨眨眼,“这将军都已经封了,还能跑了不成,大不了就是晚几天享福嘛,不过我在这儿,”他卖了卖关子,成功集合了所有人的目光,“还有件很重要的事。”

  “有屁快放。”丁宁语气不善,不过平时,丁宁就是整个捕快所里最关心修羽的人的人,此时也是他急不住性子脱口而问。

  修羽的目光从所有人面前扫过,最后就落在了丁宁的眼睛上,深邃的看着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