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现世
徐富贵2021-02-17 00:101,750

   有人说“江湖不是打打杀杀,江湖是人情世故”。

  都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即使不在江湖,江湖又何尝放过自己?但是出来行走江湖,总归是要还的……

  酷热的夏天来得那么的急,虽说现在已是夕阳时分,但大街上的青石路在太阳的炙烤下变的异常刺眼,街角的那颗千年老树像一把巨大的遮阳伞,给伞下酒馆门口栓着的马儿带来可怜阴凉的同时也泛着耀眼的绿光。

  而此刻,老树下的“徐记”酒馆内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堆尸体,满地兵刃,到处都是残肢断臂,闷热的空气中都弥漫浓浓的血腥味,令人作呕。伙计们都跑了,哪还有什么顾客。

  倚靠在柜台前的老头儿一手搂着襁褓中熟睡的婴儿,一手反复不停的揉搓着一枚拿金丝刻有奇怪文字跟图案的“紫色石头”。

  “咳”的一下……

  老头儿努了努嘴角渗出的褐色血液强行憋了回去,霎时眼里布满血丝,披头散发的样子很是恐怖!

  看着身旁早已满脸黑气中毒身亡的白衣男子摇了摇脑袋。“这都是命啊!”

  半晌老头儿才自语道。“我儿啊,安心去吧”……

  眼前这年过半百此刻跟乞丐模样般的老头儿不是别人,正是当年被武林中人送外号“削天下”的徐霄。

  强忍着悲痛草草将大汉埋葬老槐树下,一把火烧掉了身后经营多年的“徐记”,看了看火光中那颗老树,怀抱襁褓中的男婴驾马消失在黄昏中……

  树干上赫然刻着几个鲜红色大字:紫金现世,江湖不宁。

  与此同时,远在汾州府的钰龙城四面围墙此刻正灯火通明,透过玄武门的门缝里恍惚的光线望去只见一黑衣男子满身鲜血跪倒在地上虚弱道:“城。。城主……事情搞砸了。”

  “废物,统统都是废物”阁台上灰衣男子蹭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咬牙切齿道:“二十个高手竟然连个白面书生都搞不定。”说罢眼角斜视寒光一闪说道“留你一人回来作甚?”

  “城主饶命,城主饶命”黑衣男子头如捣蒜般猛磕道:“本来徐氏三十多口人已被我等除尽,只是追杀白面书生徐钧跟其子至一酒馆被柜台老头儿所救……所以才……才……”

  “嗯?什么酒馆老头儿?”此时围坐在灰衣城主左旁的男子瞪大双眼道:“竟然可将我城最具盛名的二十名悍将斩杀?”问话的正是城主宋仁杰的大哥,玄武门门主—宋仁义。

  “回门主的话,那酒馆老头儿貌似是个掌柜的,一头白发,当时小的带兄弟们进去时,看见那老头正在扒拉着算盘,好像左手食指缺失。”黑衣男子这才敢抬起头努力回忆道:“哦,对了,那老头儿跟我们打斗时用的是之白色玉笛,笛内藏有兵刃……出手异常怪异,小的不敌,拼了小命儿才逃出来,只是俺的那群兄弟们都……”黑衣男子此时也顾不得身上的伤痛,边说边佯装着痛哭起来好以此保住自己一条小命。

  腾的一下,男子当下也坐不住了,左手一拍桌子,双脚跺地,身体临空一跃经直朝阁台下的黑衣男子奔去,左手一把揪住黑衣男子胸口带着激动的颤音咆哮道:“不可能,不可能,不会是他……”

  “大哥,怎么了?”宋仁杰看着玄武门门主如此失态的样子赶忙跑下阁台问道。

  “速请其他三位门主过来商议要事。”宋仁义没有回答宋仁杰的话只是朝站在门口的下人命令到。

  “他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宋仁义自言自语道。

  ……

  不多时,朱雀门门主宋仁礼,青龙门门主宋仁信,白虎门门主宋仁智便赶了过来。

  “大哥,到底怎么了?”宋仁杰看了看四个身体各有残缺的哥哥坐定才又问道。

  宋仁义眉头紧锁挥了挥没有右肢的衣袖这才稳了稳身形说道:“削天下徐宵可能还活着……”

  什么?徐宵还活着?大哥简单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

  “大哥,不可能啊”

  “对啊,当年咱们可是亲眼看见他掉入那悬崖的”

  “大哥消息属实吗?”

  “如果他活着怎么会不找咱们报仇?”

  饶是未曾参与那场决斗的老五宋仁杰也是忍不住当场打了一个寒颤。“大哥……”宋仁杰当年年岁尚浅虽未曾参与武林的抢夺玄石之斗。只是当年那一战,他们宋家四个哥哥跟出去的百十来弟子死伤无数,个个都是残肢断臂,父亲也是在那场抢斗中殒命。也是在那之后自己才当上城主的,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原来当年徐霄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枚金丝刻画的紫金玄石,后来徐宵才有了削天下的江湖恶名……至此江湖才传出“紫金玄石”内有足以称霸武林的功法跟宝藏……

  正所谓“匹夫无罪 怀璧其罪”至此江湖中人都窥探与宝藏跟武功秘籍才引发了那场江湖动乱……

  可是当年那场抢斗中,明明徐霄被那么多人围攻受伤体力不支随紫金玄石跌落万丈深渊了,怎么会还活着?

  难怪兄弟五人一听到徐霄的名字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这一夜注定不平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紫金弦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紫金弦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