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噬魔山金角大王
蛇郎君2021-03-03 11:442,348

  炼药房外,阴冷少年手持百花酿,表情凝重的立于院中。身前风云卷动,一道模糊的身影逐渐显现,只见那身影身材高挑,发髻盘起,一身轻纱紫衣,美目微转盯着阴冷少年。

  秦昊冲出后看见眼前的美丽妇人,脚步一顿,一个紧急刹车险些撞到阴冷少年,头顶的兔牙惊呼一声:“百花娘娘!”

  百花娘娘阴沉一笑:“哼哼!哪儿来的小鬼,胆子不小,居然偷到本宫这儿了!”

  阴冷少年面露凶狠,低声道:“雷火狼!”

  话音未落,一道法阵自少年脚底扩散开来,在其前方暮然出现一个硕大的狼头。狼头奋力挣扎整个狼身破土而出,只见那头狼体型巨大、威风飒飒,双眼血红、表情狰狞,只不过全身血肉模糊散发着阵阵死气,像是从地狱而来。

  百花娘娘表情微怔,失声道:“尸魅!你是阴阳化尸宗的人?”

  少年没有回答,低声喝道:“撕碎她!”

  雷火狼得令,仰天长啸一声径直向百花娘娘而去,百花娘娘冷哼一声,抬手一挥,无数花瓣凭空绽开阻挡雷火狼的进攻。

  秦昊惊得目瞪口呆,整个人都石化了,少年大喝:“愣着干什么?快逃!”说罢再次召唤出一只雷火狼骑了上去。秦昊回过神后也不敢再犹豫,跟着爬上了狼背,雷火狼驮着二人和秦昊头顶的小白兔纵身一跃直接跨过了拱门朝出口而去。

  百花娘娘再次冷哼一声,一掌拍散了眼前的雷火狼,向逃跑的众人追去,雷火狼消散的瞬间少年突然一口鲜血喷出,气息虚弱回头看向追来的百花娘娘,随即表情坚决的从怀中取出一个玉佩,低声道:“师尊!”

  身后的百花娘娘速度极快,一瞬间便到了众人头顶,直接是一掌拍出,少年急忙将玉佩举过头顶,嘶声裂肺般的大吼:“师尊……救我!”

  玉佩顿时金光大放,一股排斥之力散出冲向来人,百花娘娘直接被震的身体一滞,有了这一瞬间的阻挡,雷火狼驮着众人冲出了百花药园的大门,少年手中的玉佩咔嚓一声出现了一个裂缝,但是并未碎裂。

  百花娘娘身体恢复,暴怒之下就要追击而去,就在这时,门内显出一个威严的巨人高举鞭锏用力一砸,百花娘娘惊慌闪躲,随即恶狠狠的看向那巨人,巨人面无表情,声威震天:“待罪之人,不得离开!”

  百花娘娘沉默少许,脚步一踏、步步生花,周围突然显现出数道骷髅身影,咬牙切齿的低声道:“摄魂使者,杀了他们,取回宝物。”

  这些摄魂使者是被百花娘娘吞食精血后的男人肉身,被她血炼成傀儡,有少许神智,但是智商并不高,只会机械式的执行命令。他们接到命令后立即冲出门外,门内的巨人却并未阻挡而是渐渐隐藏起来。

  逃跑的众人在狂奔一段距离后,速度渐渐慢了下来,秦昊有些迟疑的问道:“你是周泰吧?”

  小白兔瞪着兔眼,有些好奇两人的关系,不过却并未插话,仍然叼着玉盒。

  骑在前面的阴冷少年微微叹了一口气,转头对秦昊笑道:“是的,秦昊……我是周泰!”

  秦昊表情有些难以捉摸:“六年前你们全家搬离了渔村就再也没见过,可是现在……”,秦昊没有再说下去,而是看向周泰。

  周泰面露追忆之色,眼神之中还有一丝仇恨:“我们全家的确是打算离开渔村另谋生计,不过途中却是出现了意外……”

  六年前渔村闹饥荒,咸海爆发兽潮无法出海捕鱼,很多人都选择离开渔村,周泰一家也是如此。

  不料在经过魔妖盘山路时出现了意外,夜晚扎营入睡时遇到一个头生独角、体型巨大的怪物,外形像是一头犀牛,不过却能直立行走,还能口吐人言。

  周泰后来才知道,那怪物叫金角大王,是雄踞在魔妖盘一带的噬魔山门主。噬魔山是由魔族组建的门派,其山门据点在魔妖盘山脉,是一个以吞食血肉为修炼功法的魔修宗门。

  周泰的父亲自然敌不过这么一个怪物,瞬间就被撕成了血沫,母亲强压心中恐惧,带着周泰从山间小路逃走,身后的金角大王也不着急,缓步而去,享受着猎杀食物的乐趣。

  母亲带着周泰逃到了一处悬崖,悬崖底下是一条通天河流的分支。身后金角大王嗤笑着缓步走来,母亲见无处可逃一咬牙抱着周泰从悬崖跳下去。

  不料金角大王一个猛冲直接在半空中扯住了母亲的头发,母亲眼含泪水放开周泰,任由他向着悬崖底下坠落,极速下降的周泰眼睁睁的看见母亲被撕碎,自己却落入水中失去了意识。

  后来周泰被一个老者所救,老者是阴阳化尸宗长老獒犬,负责守护尸魅血海,周泰拜老者为师,学习法术,希望有一日能手刃仇人。

  周泰的师尊獒犬天资并不高,现在已到了生命大限,没几日活头了,周泰将师尊视为再生父母不愿见他就这么死去,所以潜入百花药园偷取百花酿,希望能延续师尊的寿命。

  秦昊没想到周泰居然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就在这时,兔牙突然跃到半空中,两只前腿抱住玉盒说道:“停下!”

  周泰拍了拍雷火狼,雷火狼低吼一声,脚下法阵闪烁消失无踪,只见他双手张开平稳落地,而秦昊却是一屁股摔在地上,疼得嗷嗷直叫:“周泰你干嘛?事先说一声啊!”

  周泰表情冰冷指着兔牙:“她让我停下的。”

  秦昊摸着屁股站起身来:“兔牙,怎么了啊?”

  兔牙犹豫不定,沉默少许,看着周泰开口说道:“你的遭遇的确令人心痛,救师心切也能理解,不过……”

  “不过什么?”周泰问道。

  “不过那百花酿救不了你师尊。”

  “为什么啊?你不是说这百花酿是百花娘娘的至宝吗?”秦昊急忙问道。

  小白兔跳到一块石头上望着二人:“百花酿之所以珍贵,是因为其蕴含的灵力极为纯粹,可以让凡人在丹田处瞬间凝聚气旋,吸收天地灵力,从而开启修炼之路。对修士也可以达到提升实力的作用,但是并没有延续生命的效果,你师尊大限将至,百花酿对他是没有作用的。”

  周泰有些失望:“即使真如你所说,我也要一试”,随后又看向秦昊:“秦昊,你不用担心,这百花酿虽不能给你,不过我师尊一定有办法驱除你的摄魂印记。”

  秦昊微微点头:“好!我相信你,还有……周泰,很高兴能再见到你!”

  周泰一怔,一改冰冷的表情对秦昊发自内心的一笑,心中升起一股暖流。

  兔牙心中一阵干呕:“好了,别酸了!真是的,两个大男人。”

  二人哈哈一笑,周泰心中暖意更甚,这些年,除了面对师尊,他从未对人笑过一次,永远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变须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变须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