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第花大会
筱沐兮2020-11-19 14:462,022

  这一下,南宫泽瞬间蒙圈了,心中不蔡暗自想着,“今日白天不是还是好好的吗?”

  南宫泽紧皱着自己的眉头,轻轻的伸手拍着沈筱棠的后背,不知道沈筱棠哭了多久,最后,倒在南宫泽的身上睡着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南宫泽轻手轻脚的将沈筱棠横抱起来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将沈筱棠放好后,蹑手蹑脚的将被子搭在身上。

  坐在床沿上,盯着沈筱棠的脸颊看了许多,脸颊上还残留着眼泪的痕迹。

  南宫泽坐在床沿边上,靠在床榻睡着了。

  阳光从窗户上洒进来,打在沈筱棠的眼眸上,沈筱棠动动睫毛,缓缓的睁开眼睛,只见,南宫泽正靠在床榻上。

  “泽哥哥?”轻声唤到。

  南宫泽听到耳边有动静,猛地一下睁眼看着,只见,沈筱棠已经坐起来,看着自己。

  南宫泽一激动,双手瞬间抓住沈筱棠的双肩,自己的脸颊猛地一下靠近沈筱棠,四目相对,只相差一指之距。

  沈筱棠哭红的眼睛肿肿的,面对南宫泽的行为,瞬间羞红了脸颊,惊慌中叫着,“泽哥哥,你……”

  南宫泽突然反应过来,连忙的松开了抓紧沈筱棠香肩的手掌,不好意思的将自己的目光移开,连忙说着,“棠儿,你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昨日哭的如此伤心?”

  面对南宫泽的疑惑,沈筱棠突然定住了。

  脑海里浮现昨日自己听到的那些,心里实在是难过,无人倾诉之下,来到了南王府。

  沈筱棠轻轻的掀开被子,起身,“没什么,就是心里有些难受,贸然前来,还望泽哥哥见谅。”

  语落,说着,便准备往外走。

  南宫泽看着沈筱棠的背影,左胸膛狠狠的疼了一下。

  很快,沈筱棠回到了沈府,这时,刚好是用早饭的时间。

  刚一进府,刘管家突然出现在跟前,“大小姐,您这么早去了哪里?”

  沈筱棠冷眼蹬,“我去哪里还要和你报告吗?”

  刘管家听后,悻悻的退到了一旁,虎牙远处看见了沈筱棠,“小姐?你跑哪里去了,老爷叫小姐去用早膳。”

  沈筱棠整个人的情绪很低,轻哼了一句,缓缓的低着脑袋向厢房走去。

  过了一会儿,沈筱棠安静的站在用膳的厢房门前,一抬头便看见冷氏那副热情的嘴脸,“棠儿,你是跑哪里去了?叫你吃饭呢!”

  沈国峰严肃的坐在上座,淡然的用着早膳,沈筱棠怒瞪着冷氏,有一肚子的委屈诉说,却没有证据,沈国峰只会觉得自己在诬陷。

  “我一定要让她付出代价。”

  沈筱棠想着,渐渐的隐藏起了自己的情绪,对着冷氏浅笑,安静的坐在了一旁。

  就在这时,一阵欢快的脚步声赢得一屋子的人的目光。

  “父亲父亲…。”

  奶声奶气的男孩子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个木制的玩具剑,眼神清澈的望着屋里的人。

  “咦?你怎么会在这里?”

  冷氏见了,一把夺过了沈萧竹手里的玩具,暗自狠狠的使着眼色,“你这孩子一点都不懂礼貌,这是你的大姐。”

  沈萧竹面对沈国峰也是恭敬的,满脸疑惑的坐在了沈筱棠的身边,歪着脑袋看看沈筱棠,又歪着脑袋看看沈国峰。

  “几天之后,今年的赏花诗词大会由上官府举办,棠儿,到时候,你也去看看吧。”

  沈国峰渐渐的放下了碗筷,抬眼盯着沈筱棠,目光严肃,深邃且神秘。

  沈筱棠听后,点点脑袋,应道。

  沈国峰忙着上朝,冷氏也紧跟着离开了厢房,为沈国峰跟换官服。

  两人一走,沈萧竹一下扬起自己的笑脸靠近沈筱棠,“原来,你就是玩捉迷藏躲了一年的大姐姐呀?!”

  “捉迷藏?”沈筱棠听后,心里偷笑了一声。

  “对呀,母亲说你玩捉迷藏躲起来了,你现在才回来!”沈萧竹说着,不以为然的拿起了一个包子咀嚼着。

  沈筱棠下意识的注视着沈萧竹,那双清激明晰的双眸,简单干净。

  “原来,这个女人也会呵护孩子的单纯!”沈筱棠想着,冷漠的接受冷氏的双重标准,感到心寒。

  放下了碗筷,离开了厢房,没有和沈萧竹多言语什么,起身离开之际,只听见,身后传来了沈萧竹稚气的疑惑,“姐姐,你吃饱了吗?”

  沈筱棠点点头,离开了。

  回到翠竹阁,沈筱棠看着荒凉的院子终于重现了少许的生机,虎牙急忙的冲出来,“小姐,你昨夜跑哪里去了,我等你一宿。”

  沈筱棠艰难吃力的挤出笑容,疲倦的说着,“我累了,今日,我一个人都不想见。”

  语落,还不等虎牙反应,沈筱棠便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看着沈筱棠的反常,虎牙看在眼里,担忧在心。

  沈筱棠回到房间,在自己床柜旁,里面有一个机关,轻轻拨动,床底下出现了一个小口,紧接着,推出了一个黑色精致的匣子。

  沈筱棠轻轻的捧起,嘟起嘴,轻轻一吹,重重的灰尘散了许多。

  匣子里是沈筱棠母亲的遗物,沈筱棠拿在手里,眼神渐渐的凌厉了许多,脸颊抽搐着,眼眶渐渐的红润了。

  “母亲,我一定会让她付出代价的。”嘴唇微微童颤抖着。

  几日后,赏花诗词大会展开,不少的英年才俊的千金、少爷都会欢聚到场,更是能遇到好姻缘。

  清晨,虎牙站在沈筱棠的身后,纤手来回的握着木梳,沈筱棠的三千青丝自然垂落披在后背,挑一缕左右相盘。

  “小姐,今日诗会上众多艳花,要不,选一支红色镶着金色宝石的发譬如何?”

  沈筱棠听后,环顾跟前的众多发簪,伸手选择了一支淡雅素清的发簪,“就用这支吧。”

  虎牙接过,欲言又止,还是乖乖的插上发梢。

  “小姐,快来吃早饭了!”庆姑姑看到沈筱棠的梳妆差不多了,轻声唤到。

  庆姑姑是服侍沈筱棠妈妈的老阿姨了,自从沈筱棠母亲过世,便一直在后勤院打杂,前不久,才被沈筱棠要到翠竹阁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嫡女为谋:殿下,请接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嫡女为谋:殿下,请接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