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阴谋
筱沐兮2020-11-19 14:462,053

  看到沈筱棠的变化,南宫泽一愣,有些愧疚的解释着,“对不起,棠儿。”

  沈筱棠听后,渐渐的端正了自己的吃相,眼神里尽显忧伤,或许,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南宫泽还记得沈筱棠喜欢的。

  “十岁以前,妈妈总依着我,这些吃的,撒撒娇就能吃到,但是,自从母亲离开后,每日就只剩汤药和素菜。”

  南宫泽端起一碗汤放在沈筱棠的跟前,温柔的目光坚定的停在了沈筱棠的身上,“棠儿,你放心,从现在开始没有人能再欺负你了。”

  沈筱棠浅笑着,端起南宫泽端来的汤,一饮而尽。

  聊了不一会儿,南宫泽进言请安的时间紧迫,两人没有聊两句,便匆匆告别。

  沈筱棠回到自己的翠竹阁,一进门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枯妻的景象,院子里有一个大树,依旧粗壮,只是,地面上铺满了不少的枯叶。

  沈筱棠推开房门,四处可见的灰尘,厚厚的,盖住了家具上原来的色相。

  虎牙站在身后,嘟囔着嘴角,抱怨着,“真是的,冷大夫人是怎么安排的,到处都是灰尘,让小姐怎么住呀?!”

  沈筱棠已经不是以前懦弱的主了。

  二话不说,气冲冲的离开了翠竹阁,惊得虎牙在身后大声叫唤,“小姐,你去哪里!”

  “你不用管我,我去去就来。”

  语落,沈筱棠穿过了长长的走廊,一路上遇见了不少的家仆,神情各不相同,却满是吃惊。不一会儿,沈筱棠来到了后勤院,刘管家正在监督着仆人做事。

  “刘管家,真是好久不见啊!”

  沈筱棠站在后勤院的院门口,声音很大,引的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被吸引过去了。

  “大,大小姐?”

  众人满眼的吃惊,不可思议的盯着沈筱棠。

  但是,刘管家好像已经知道沈筱棠醒来的事实,装作吃惊的模样,阿谀奉承的跑到沈筱棠的跟前,“大小姐?你身体无恙?

  “不恼刘管家费心,我身体很好。”

  沈筱棠非常明白现在她在沈府非常的艰难,还是要小心为主。

  “大小姐,你刚醒来就来这样脏乱地方,可别再伤了身子。”

  沈筱棠看着贼眉贼眼的刘管家,胸口感觉一阵翻涌,冷冷的问着,“为什么还不安排人吧翠竹园打扫了,你是等着我亲自动手吗?”

  刘管家一听,打了一个冷颤,连忙应声,“奴婢就这安排。”

  听完刘管家的话,沈筱棠留下一个白眼,便离开了。

  出了后勤院,沈筱棠感觉沈府变化了许多,决定四处走走,逛逛。

  穿过长长的圆拱门,伴着一路上的花香,沈筱棠的心情好了不少,即将走到一个小凉亭的时候,看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正在凉亭里写字,身边站在两三个丫鬟。

  沈筱棠好奇的走近,三两个丫鬟见了,正准备起身行礼的时候,被沈筱棠止住,悄销的站在小男孩的身后。

  小男孩或许太过认真,并没注意沈筱棠的出现,终于算术难住了,“啊啊啊!我都说了,我不会!”心烦的大叫着。

  “哪有人不会就乱发脾气的! ?”

  沈筱棠的声音响起,惊的小男孩立即扭头一看,满脸的戾气,“你是谁,你知道本少爷是谁吗?”

  “沈府的小少爷?”

  沈萧竹轻哼了一句,满意的问着,“那你还不行礼!”

  身边的丫鬟正准备说着什么,被沈筱棠的一个眼神阻挠,“这不行,我才不给不会算术的少爷行礼。”

  沈萧竹听后,稚气的脸颊羞红,憋红的脸颊鼓鼓的,怒视着沈筱棠。

  就在这时,沈筱棠浅笑着,“要不,我教你算术,你允我不行礼?”

  沈萧竹听后,正准备拒绝的时候,脑海里突然想起来父亲说的话,“今晚,我考你,要是还不会,你就好好准备挨板子!”

  沈萧竹听后,惊慌的耸耸肩,“好姐姐,那你教教我吧。”

  语落,沈筱棠测在凉亭教沈萧竹算术,一下午。

  待沈萧竹心满意足的带上自己的作业离开,准备拿去给自己的父亲检查的时候,眼神突然迷离起来。

  眼前浮现了从前的景象。

  每每自己不会功课,都是南宫泽在自己的身边耐心的解释,而自己总会在一旁偷吃东西,母亲坐在一旁绣着荷包。

  想着想着,沈筱棠的目光湿润了。

  看着黄昏晚霞,沈筱棠深呼一口气,起身离开了,刚好路过刘管家的住所,迎面走来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冷氏?”

  沈筱棠看着冷氏左顾右盼的走进了刘管家的房间。

  满心疑惑,靠近窗门静静听着,只听见房门里传来的声音。“夫人,我好想你。”

  “刘管家,请注意你的言辞,你叫我过来是干什么!”

  “那个沈筱棠已经活过来了,夫人,你不应该心虚吗?现在大小姐又醒来了,你夜里会不会常常梦见大夫人啊?!”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最好给我闭嘴!否则,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语落,沈筱棠便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吓得瞬间躲在了院墙边的角落里。

  “嗄吱——”

  抬眼一看,只见,冷氏气急败坏的模样,怒吼道,“刘管家请你管住自己的嘴巴,我不好过,你也逃不到哪里去!”

  刘管家也不恼,阴笑着,“奴婢恭送大夫人。”

  看着刘管家也离开后,沈筱棠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的手终于颤抖拿开了,双除泛起了泪花,无声的流淌着。

  “难道母亲的死和冷氏有关?”

  南王府。

  开春的夜晚总会袭来一阵冷意的晚风,南宫泽独自一人坐在庭院的凉亭下,一个丫鬟急急匆匆的跑到跟前,“王爷,沈府的大小姐求见。”

  “棠儿?”

  南宫泽一听,加快了自己的脚步,一会儿就到了前厅。

  只见,沈筱棠抱着自己的身子坐在前厅的石梯上,南宫泽见了,疑惑,冷峻的脸庞抬起,冷冷的挥手将前厅站在的丫鬟遣走了。

  自己安静的坐在一旁,沈筱棠抬头看了南宫泽一眼,下一秒,瞬间将自己的双臂抱着南宫泽的颈脖,自己埋头靠在南宫泽的肩膀上,大声的痛哭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嫡女为谋:殿下,请接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嫡女为谋:殿下,请接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