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九狐妖3
木子苏2020-11-11 11:152,111

  两人才走到楼内,几道急匆匆的脚步声响在他们身后。

  孟端秋拉着常涧让开了位,两人看见几个人急匆匆朝着里走,这时,常涧瞥见了孟端秋手腕的魔气。

  他没说什么,着常涧脸色。

  终于托盘问出,那几人大松口气。

  “齐长老,你可一定想办法啊,那妖物要是闯了进来… 这里的人都被困在云涧这个楼前后,哪里还有人出的去,而且通向九狐弦的通道只有他们面前的屏障那条路,总不会有人从九狐弦的地盘里出来吧?

  那还能被一只外围妖物给杀了?!

  那人突然落下冷汗,要是这样的话,妖物就是骗他们,可是这也没道理啊?

  齐长老摸了摸胡须,似乎也觉得这个无解,他看着提出问题的常涧,问:“常师可是想到什么?”

  常涧摇头

  “只是疑惑罢了。”

  他说完,看了孟端秋一眼。无端被看,孟端秋几乎反射性跺脚。

  “你还怀疑我出去杀了人不成?!”

  常涧:“……”

  你就跟我在一起,你杀人我不知道?

  孟端秋说完这句话也是一愣,意识到什么开口

  “我们刚刚也在屏障那边,怎么没看见这几个人?”

  那几人都是愣了,面面相觑。询问有看见常涧两人么,皆是摇头。

  齐长老本来就皱巴巴的脸更像是水泡过的一样,一脸仇深苦怨的模样。他看向常涧,常涧正拧眉头,似乎也很不解。

  “咱们去屏障那边看一眼,至少屏障在的话,妖物也过不来。”

  几位修士点头,孟端秋看向常涧,常涧头也没抬,只是听到屏障的时候,眉头松了又皱。

  他们跟着齐长老再次来到了屏障这处,这里一切平常,但是清晰可见的血迹昭示了刚刚发生了什么。

  常涧脸色凝重了几分,直接抽出剑,挥向屏障。剑毫无阻挡地穿过屏障,到达了屏障之外。

  其他修士大喜,仿佛看见了出去的希望。

  常涧和孟端秋脸上没有多少喜色,尤其是常涧,脸色几乎能算得上阴郁了。

  剑出现在屏障外,在天空之中衡越而过,最终回到了常涧手中。

  齐长老满脸喜色来到常涧身边,问:

  “常师,屏障破开了?”

  孟端秋扫一眼依旧存在的屏障,冷哼一声,说:“你冲过去试试看看能不能过去!”

  齐长老有些尴尬,常涧换上一副浅笑,有些无奈说:“齐长老,这道屏障有限制,你们没办法过去。”

  往日里对常涧的盲目相信,齐长老也没别的想法,只问:“那常师想到办法了么?”

  常涧扫一眼其他人,点点头。

  齐长老大喜

  “你们先回去等消息。我和我的同伴要到对面查看一番。”

  常涧补充说。

  齐长老连忙点头,磕唠了一下就告退了。

  等人走了孟端秋才哼了一声

  “常师,这什么情况?难不成这屏障独独喜欢你?”

  “嗯。”

  孟端秋脸色猛变,常涧伸手拍了孟端秋一下,低笑说:

  “它还喜欢你,过去吧。”

  孟端秋没好气地踏过去一步,果真没什么阻挡地走过了屏障。孟端秋站在对面看着屏障皱眉。

  常涧也紧跟了过去,两人毫无阻碍。

  “你对屏障做了什么?”

  孟端秋瞅常涧,他之前可是来这里了,他是过不来的。这也不是阵法,就好像真的一道屏障,隔绝两边。

  常涧答:“这个屏障才是他们真正看见的屏障,你之前看见的,恐怕是幻境。”

  “常师,能把我骗过去的幻境,屈指可数。就算是九狐弦亲自出手,也得好好准备准备的。”

  常涧神色不变

  “就是他。”

  孟端秋一听那还得了,猛地炸起,凑到常涧身边捏着他的脸,怒道:“说,你是不是还在跟他有联系?!”

  常涧:“……”

  常涧去拍孟端秋的手,结果这家伙一脸气鼓鼓的模样,不肯撒手,还开始了长篇大论。

  “哼!你们正道不知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九狐弦关系好的跟穿一条裤子似的,可是人家狐大哥早就几年前就心有所属了。”

  常涧手上使劲儿,拉开孟端秋的手,浅浅一笑,一字一顿道:“我对啊九狐弦没意思。”

  “没意思就没意思,跟我说什么。”

  孟端秋悻悻地收回手,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模样。

  常涧笑容有那么一刹那的僵硬,他瞅孟端秋一眼,接着朝前走。走了没几步,感觉有拉力,回头一看,孟端秋揪着他的衣服,头朝着一边偏,吊儿郎当模样

  “你还没说为什么九狐弦的屏障喜欢你,九狐弦又不喜欢你。”

  “屏障不是九狐弦设的。”

  拉着常涧衣服的手有小幅度晃动,闻言停住。孟端秋看着常涧那斯斯文文的脸,那抓住对方衣服的手突然加力把常涧给拉回来。

  “常师,屏障是别人的,幻境是九狐弦的。那么问题来了,九狐弦为什么不让你去那边?”

  屏障的唯一作用就是隔绝,孟端秋查看的时候就觉得不是在害那群修士,至于另外一方的妖力来历不明,暂且留着。

  可这屏障不是九狐弦的,常涧来到这儿九狐弦设置幻境不让他们看屏障。

  唯一的可能就是不让他们,不,常涧过去。

  为什么?

  常涧笑容不再,拧着眉头低头思索,在为一个能够糊弄的理由而伤神

  但是这个似乎难倒了常师,他想了很久,久到孟端秋自己胡思乱想最后脸色阴沉了下来。

  他双手搂着常涧的摇,目光冷冷说

  “呵,我明白了。”

  常涧疑惑看他,似乎觉得不应该,紧接着孟端秋的话把他成功呛的没话说。

  “是不是因为九狐弦知道你对他还有旧情,怕你找他情人的麻烦?”

  常涧抬头淡淡一笑,就像书生对着心意女子见时的半含浅笑半含羞涩,孟端秋一时迷了眼。

  紧接着常涧笑脸一收,拿出剑柄,剑端大力拍孟端秋双手手臂,拍得孟端秋吃痛松开常涧。

  “嗷!常师,你耍诈!”

  常涧收回剑柄,闻言笑了一声

  “对付你,美人计最好。”

  孟端秋怔愣了瞬,嘴角勾起笑意,问:

  “常师,美人计是有步骤的,最管用的是最后一计。”

  常涧笑容不变,只是握紧了剑柄,然后…

  “嗷!嗷!嗷!常师我错了!我不说了。嘶!我的常师,轻点!疼疼疼!我下次说隐晦点行了吧!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魔头一锅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魔头一锅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