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九狐妖4
木子苏2020-11-11 11:152,328

  嬉闹后两人已经来到了九狐弦地盘的外围,孟端秋苦着脸,身上被打的地方虽然不是很疼,但是那轻微的这疼一下,那疼一下,也是很痛苦的。

  果然,失忆前的常师冷冰冰的冰山,融不化。这失忆后的常师,笑着直接上手揍你,也防不胜防。

  “常师,你还没告诉是到底是不是因为你还念旧…啊好好好,我不提。”

  孟端秋看见常涧又要挥剑柄,赶紧改口。

  常涧那散发儒雅气质的脸有些许无奈,他只得偏头再次强调说:“我对九狐弦无意。”

  “那就是九狐弦出什么事了,怕连累你了呗。”

  孟端秋说着。

  常涧没说对,也不否认。

  这也是孟端秋最烦和担忧的地方,如今常师几乎是有问必答,不答的那几个问题来来去去都只跟一个有关系。

  他为什么拿三件魔域的神器。

  正道拿那玩意只有一种用,压制魔域的实力。他们本身不可能用魔域的神器,魔气那么重,用那个不是上赶着找死吗?

  而曾经常师一人横扫魔域,找这东西还耗神,实在说不过去。

  孟端秋晃着脑袋,感觉有一团线在脑子里飘着,都是常师的。

  失忆后的常师突然就变成了谜团,处处诡异。

  孟端秋最讨厌解谜,上元节的那种猜字谜他尤其讨厌,不是他脑子笨,而是懒得动。

  但是如果是常师,孟端秋很乐意解。

  再者,他已经有了一个模糊的猜想。

  九狐弦的做法,不可能是怕常涧受伤。唯一的可能,还是那三件神器有关系。

  九狐弦,有六成的可能,知道常师为什么找那三件东西。而他,在阻止常涧。

  “算了,不说就不说。我自己猜。”

  常涧长久不开口,孟端秋吹了吹口哨,跳过了这个话题。不过他可没打算放过常师。

  他痞笑了一下,凑到常涧耳边说:

  “常师,你平日里对付你其他人都精得跟只狐狸似的,怎么对我就不肯撒个慌,蒙一蒙呢。我好奇心那么重,肯定没完没了问你。蒙过去不省事?”

  常涧又迟疑了,不过这次倒是很短,他很快开口说:“其他人无所谓,我不想…”

  他的唇被捂住了。

  孟端秋低头瞅抬眼眼里带着迷惑看着他的常涧,夕阳的暖光映在他身上,耳根子悄然红透。

  孟端秋在常涧耳边有些低沉沙哑开口

  “嘘,足够了。”

  说完,他快速拉起常涧的手去捂住常涧的唇,然后在上面,常涧唇正对的方位,吧唧了一口。

  接着又快速亲了一口常涧的掌心,害羞似的放开,站在一旁,心跳快速,眼神乱飞。

  过程迅速到常涧愕然,结果也让常涧茫然。

  他心里说不清是对自己被轻薄的气恼还是对方这大胆却又小心翼翼行为所逗笑。

  他脑海忽然就有了一个想法。

  孟端秋明明可以对自己狠到放弃他,也可以绝到粗暴囚禁他。可是偏偏选择最憋屈的,小心翼翼呵护这份心悦到了极致。

  憋屈的是他,苦的还是他。

  这份感情真挚的让他的心惊。

  常涧眉微微上扬,紧接着皱起一个弧度。

  他在考虑要不要跟孟端秋分开行动了,他不觉得有人能抵挡孟端秋这份感情。

  可能修炼了无情道他可以。

  现在他不行。

  傍晚的最后一缕夕阳渐渐消失在这一片林子,留下漆黑的夜色给两人以深思。

  孟端秋心跳得飞起,他其实没有冲动的,但是听到常涧那一句他不一样还是没忍住。

  但是干完他就很怕啊,怂成了狗蛋。

  常师千万不能生气啊!

  寂静的氛围在两人之间渐渐弥漫,一人矜矜战战想着退路,一人皱眉深思。直到脚踩干柴的咔嚓声清晰响起,才把两人给带回到现实。

  “常师?”

  惊喜,诧异的声音响起。

  常涧和孟端秋同时望过去,一张足以极其艳丽的容颜出现在两人面前。女子有些许血和尘土的遮盖,但是气质犹存,她那双明亮的眸子充满惊喜看着常涧。

  看见这人,孟端秋心里憋足了老大一口闷气。气得他差点当场抱着常涧跑。要不是怕惹毛了常师他就做了。

  这女人他认识,他曾经扮符修在常涧身边的时候,这女人就是常涧身边的尾巴。

  第二门掌门之女,觅月,有天赋。崇拜常师而拜在剑门下,不肯当常师徒弟,暗地里撺掇剑门的那群傻子使劲儿把两人撮合成道侣。

  啐,就你也配当常师徒弟。

  剑门也是一群傻子,常师怎么可能跟这个丑八怪一起!应该跟风流倜傥的他在一起!

  常涧看着那女子,下意识彬彬有礼地浅笑。

  然后衣服被突然出现在身后的孟端秋扯了一下。

  常涧回头,孟端秋脸上气鼓鼓的,手还攥着他的衣服。

  “常师,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觅月声音有了哭腔,她快速走到常涧身边,正要去扯常涧的衣摆,却被一双手给拍开。

  她脸上有些愕然,循着那双手看见了站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站常涧身旁的孟端秋。

  孟端秋给她一个黑脸,分外不客气说:“你手太脏了,别碰常师。”

  觅月委屈巴巴看向常涧,常涧露出无奈的笑容,然后觅月顿时治愈了,擦了擦眼泪,问:

  “常师是被家父所托来这里的吗?”

  “别自作多情了,是东门的陈密长老所托。”

  孟端秋语气不善说。

  觅月瞪着孟端秋,跟常涧告状。

  “常师,这哪里来的小子,好无理!”

  常涧没答,而是文质彬彬问:“姑娘为何会在这里?”

  那觅月听见姑娘两字瞪圆了眼睛看着常涧,失声叫着

  “姑…姑娘?!”

  常涧脸上没什么意外,反而接着温和说:“那小姐?”

  觅月气得都要头冒烟了,那头的孟端秋笑得快岔了气。

  太爽了,往日里在常涧身边撒娇的小丫头终于吃瘪一回了。

  孟端秋再看常涧,道貌岸然的微笑,完全挑不出毛病。

  常涧这是故意的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心里莫名爽了。

  “常师!你怎么回事!我可是觅月啊!”

  觅月跺脚表示自己的不满,得空还瞪一眼正在笑的孟端秋。

  常涧笑容不变,接着问

  “那觅月小姐,请问你为何会在九狐弦的地盘边缘?”

  “常…你不是…不对,你…”

  觅月指着常涧,视线在对方腰侧一看 忽然拔出了剑对着他,神色突然警惕起来。

  “你是谁,居然敢冒充常师!”

  孟端秋拦在常涧面前,硬生生把笑忍了下去,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对着觅月。

  “是不是关你什么事,老实交代,你怎么在这。我记得,你三年后是要参加仙门宴的,这个时候不应该在家里闭关么?”

  觅月冷着脸,剑也没拿下,瞪着孟端秋的同时也盯着常涧,眼眸掠过疑惑。

  就在这时,兵器和风摩擦的声音引起三人的注意,几乎是同时,常涧指挥出去的剑和飞来的镰刀撞击,发出铿锵的响声。

  一股诡异的妖气出现在不远的地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魔头一锅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魔头一锅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