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九狐妖5
木子苏2020-11-11 11:152,198

  孟端秋皱了皱眉,这妖气来的太诡异了,突然就出现了。

  觅月脸色大变,转身就跑。

  孟端秋嗤了一声,看向妖气的方位,符纸随时准备着。

  常涧的剑还在同对方相斗,常涧眯眼了一会儿,对着孟端秋道:“去追那个觅月!”

  孟端秋站定不动,内心活动激烈。

  不去不去不去!看见觅月他就烦,还追过去,我又不是傻的,给自己添堵!

  常涧无奈一笑,换了个法子说:“那你对付妖,我去。”

  孟端秋瞪着常涧叫了一句。

  “你追个屁!”

  说完,甩下符纸一溜烟儿跑了。

  孟端秋一走,常涧的笑容渐渐敛去,夜色下那明亮的双眸渐渐沉淀成暗色,他看着已经到面前百步的妖。

  周围的阵纹被妖气刺激得亮起,形成一道屏障,那只妖有些忌惮地看着阵纹。

  常涧抬脚,在妖的视线下,跨出了阵纹,几乎是同时,对面的妖瞅准机会冲了过来。

  常涧抬头,面无表情的开始拔剑。

  几里开外,孟端秋追着了觅月,丝毫不怜香惜玉地将人用捆仙绳捆住,拉着人往常涧的方向去。

  觅月没能挣脱开,哭唧唧地说:“小兄弟,咱们远无怨,近无仇的。您就大人有大量放了我吧。”

  孟端秋不理会,继续走。

  心里骂:屁,仇恨大了去了,你要跟我抢男人!

  觅月怨念看了一眼孟端秋背影,心一横,直接就朝前倒去。

  “哎呦,疼死我了!”

  孟端秋停下脚步,转身一看,眼皮子跳了跳。

  觅月哭的稀里哗啦,丝毫没有美人风范。

  “我的脚崴到了,好疼啊。”

  孟端秋面无表情看着她,觅月抬头,泪眼汪汪,满脸委屈。

  “呵…”

  孟端秋冷笑了一声,手上一使劲儿,直接就拖着觅月继续朝前走。

  觅月被拖的惊了,猛地跳起来,大骂:“没人性!”

  就在这时,一道白影落在他们面前,腰侧配剑,正是常涧。

  孟端秋也惊了,问:“妖呢?”

  常涧温吞吞答

  “跑了。”

  孟端秋眼底划过异样,那只妖实力可不弱,常涧不过金丹。

  不,这是个曾经横扫修仙界的人物。

  孟端秋甩开想法,瞅着常涧盯着自己手中的绳子看,他一惊。

  突然想起来他绑的还是常涧门派的。

  他连忙跟丢烫手山芋一样撒开手,觅月逮着着机会,又跑了。

  孟端秋觉得觅月这家伙虽然可恨,到底是个聪明的。

  常涧有些无语,这人还要用怎么说丢就丢。常涧认命地又把人给捉了回来。

  觅月经历两次奔波,有点怀疑人生。

  这两人到底是来干嘛的啊!

  常涧把绳交给孟端秋,自己来到觅月面前,温和说:“我就问你几个问题,回答了我会带你出去的。”

  觅月抬头看着这张和常师神似的脸有些走神,不经意地就开口

  “常师…”

  常涧一顿,眼里闪过什么,却还是问:“姑娘你还清醒着吗?”

  觅月:“……”

  姑奶奶不醒还疯了吗?

  孟端秋笑岔了气,捂着肚子蹲在一旁。

  觅月神色恢复正常,常涧这才又开口问:“第一个,你仔细说说你们这些联合的人进入到九狐弦地盘前后发生了什么事。”

  觅月有些迟疑,看着笑的温雅的常涧,又看看一边蹲着莫名其妙笑的愉快的孟端秋,她疑惑地出声

  “你们…是宗门派来救我们的?”

  常涧点点头

  “东门陈密长老有事,所以托我们来。”

  觅月看了看常涧,脸色顿时变了,大骂:“你们有病啊!同样六宗门的绑我干什么,不能好好说话吗?!”

  常涧一时无言,他偏头看了一眼已经完全笑岔气的孟端秋,捏了捏眉心。

  “觅月小姐,是你先拔剑对我们还跑的,我们迫不得已用了点方法。”

  觅月把被困着的双手送到常涧面前,气愤说:“你看看我的手腕!你那同伴刚刚还对用符纸,我身上还有伤!”

  常涧依旧浅笑说:“办法没说不能伤人,再说了。”

  “不是没死呢。”

  觅月倒吸口气,看着常涧。

  不是常师,这家伙绝对是假冒的。常师待女子虽然冷冰冰,可是对同门一直有关怀的。

  这就是个假冒的!有人嫉妒她家常师,所以冒充的!

  觅月气得发抖,“我警告你,你快点变回原来的样子。不然等常师来了,你肯定没好果子吃!”

  常涧脸色不变,只是瞅了她一眼。

  “觅月小姐还是快点说经过,等办完事大家出去对谁都好。”

  觅月指着常涧,看了看孟端秋,最后憋着一口气,开始讲过程。

  除开剑门,五大门派都提前了历练,并且因为东门的木深,五门派的天之骄子都聚集在了云涧。而觅月只是随同门出来采摘东西。

  木深被其他门派赞誉为第二代的常师,前途无量。其中玄门的弟子受伤,救治药需要蛇果,他提议进九狐弦的地盘,采摘蛇果。

  五门派的弟子一个个都初生牛犊不怕虎,同意了他的建议进入九狐弦的地盘。

  一开始挺顺利的,也摘到了蛇果。但是半路杀出来一只修为很高的火狐,带着一群狐狸。跟他们有仇一样追杀他们。

  木深一个人跟他独斗,下落不明。

  其他人修士都失散了,她也一路逃亡,但是回云涧的路有一道屏障,他们根本过不去,另外一条路通向妖王九狐弦他们根本不敢去。

  而觅月走散之后,时不时会遇见之前那个诡异的妖怪。她一直逃跑,等着同门来救。

  觅月说完扒拉了一下散乱的头发,说:“这就是我知道的全部了。还有那只妖诡异的很,虽然你把他打跑了,但是他很快又会追过来的。”

  常涧看向孟端秋,孟端秋说:“她平日里最爱打扮,脸花了跟要了命一样。这种样子尤不能忍受。是真的。”

  觅月瞪着孟端秋,捡起石子丢孟端秋。骂:

  “你懂个屁,在心上人面前当然得漂漂亮亮了。”

  孟端秋躲开,窜到常涧旁边,对着觅月笑道:“情人眼里出西施,不喜欢你的。你打扮再漂亮也没用!”

  “相反,他喜欢的,你什么样子都无所谓。”

  常涧直觉有点不对劲,紧接着孟端秋就凑他脸边,在脸上吧唧一口,紧接着他听见孟端秋饱含温柔说:

  “像他,无论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常涧下意识攥紧了剑柄,孟端秋识趣跳远一点,脸上尽是偷腥成功的笑。

  觅月看着两人,一脸嫌弃,然后她对常涧说:“别被骗了。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你要是不用常师的脸,他肯定离你远远的。”

  常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魔头一锅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魔头一锅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