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入殓
原缺2021-01-16 00:153,018

   

  戈壁滩的死寂,被一阵刺耳的刹车声打破,破越野车直接划过公路,拉出四条漆黑胎印,撞进休息站大院。车还没完全停稳,程晋已经跳下去,一脚踹开房门,举枪进入。紧随而来的于烨刹不住脚,将堵在门口的程晋撞了进去。

  玛莎鸡静静趴在地上,姿势与她大哥死时一模一样。

  程晋火急火燎的表情,已经完全被震惊与悲伤取代,近乎机械性的走到玛莎鸡身边,蹲下身,捡起被扯掉的头发,呆楞了几秒钟,猛地攥紧拳头。

  “是我害了她,如果不是我诱导她杀了李承龙,鹰会就不会来报复她。把一个无辜女孩当枪使,我还算个人吗?”

  程晋陷入极度悲伤和极度愤怒,整张脸苍白至极,身体微微的颤抖着。

  于烨从后面抓住程晋的肩膀:“无论是不是她杀了李承龙,鹰会都不会放过她,别忘了,鹰会的目标是笔记本。如果不是我们抓住李承龙,无论李承龙找没找到笔记本,都会顺带着灭她的口。杀一个也是杀,杀两个也是杀,没理由放她一马。”

  “我不是为你开脱,只是让你明白,任何被鹰会盯上的人,都免不了是这个下场。愤怒也好,悲伤也罢,有什么冲鹰会去,别为难自己。”

  程晋低着头,劣质香水的味道,混合着血腥味,不断涌入鼻腔。

  唐正,陈青,玛莎鸡兄妹……

  已经有太多太多的人,死在了鹰会手里。

  程晋眼神越来越坚定,以至于坚定的过了头,变成了阴狠毒辣:“我懊恨,不是因为玛莎鸡的死!而是因为我幻想着可以用这样的方式,解决鹰会。我错了,错的很离谱。只要鹰会还有喘息的机会,就会有无辜的人死去。每杀一个鹰会成员,就有一个无辜的人能幸免于难。”

  “程序正义,结果正义,都他妈是正义!”

  程晋像是瞬间变了一个人,狂躁,愤怒,与日俱增的血仇,将程晋逼成了一个复仇机器。从这一刻起,程晋不再有任何怜悯与纠结,程序上的事是法官的工作,程晋只需要瞄准、开枪、执行正义即可。

  程晋拿起卫星电话,默默拨通一个电话号码:“派个入殓师来休息站。”

  程晋抱起玛莎鸡,来到其中一间客房,小心翼翼的将玛莎鸡放在床上,拿来一盆水,轻轻擦拭着玛莎鸡身上的血迹,将那些被‘打爆’的皮肤,用力揉回原来的位置。

  “程晋,还是先等法医来吧。”于烨站在门口轻声提醒。

  程晋没有理会,小心翼翼的整理着玛莎鸡的头发,直到胳膊被于烨抓住,动作才停下来。

  “你这样做,把很多证据都毁了,也不符合程序。还是先等法医勘验完再说,否则将来无法给凶手定罪。”

  程晋咬牙:“她是个爱漂亮的人,从见到她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不舍得花钱,用的都是劣质香水,但依旧是香水。她漂亮吗?身材好吗?只要她愿意,大把的土豪愿意保养她,但她没有。她就是想攒钱给她大哥买房娶媳妇,她有什么错?”

  “用不着给凶手定罪,他没那个运气去见法官。”

  于烨眼神深沉,缓缓松开手,不再阻止。

  山城市离着太远,队里就近从镇子请来一个女入殓师,为玛莎鸡整理遗容。队里愿意请入殓师,已经算是变相默许程晋的‘胡作非为’。

  整理遗容的时候,入殓师用专门支架固定玛莎鸡断裂的指骨,似乎是看了太多的类似例子,表情有些麻木,字里行间更是透着责怪的意味:“失去亲人的痛苦能够理解,但也不能乱来啊,手指头都掰断了,你到底用了多大力气。”

  程晋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索性也就不解释了,只是随口说了句:“不是我干的。”

  入殓师白了一眼,埋怨道:“不是你还能是谁?我虽然不是法医,但整天接触尸体,对于尸体特征还是很清楚的,这手指头明显是死后,并且产生尸僵之后被掰断。难道凶手杀了人,还专程跑回来把她的手指头掰断不成?”

  以程晋和于烨的职业嗅觉,马上意识到事情不对,二人对视了一眼,几乎异口同声质问入殓师:“你确定?”

  “要不然,你们找法医看看?”入殓师没想到二人反应这么强烈,不由变得心虚起来。

  程晋没搭腔,转身看向于烨:“老于,你混在西北,整天跟悍匪打交道,接触的尸体肯定比我多,这方面你在行,你去看看。”

  于烨将入殓师拉开,仔细观察玛莎鸡的手,基本能够认同入殓师的说法:“确实是尸僵发生之后被掰断,那么基本就能证明,凶手事后回来过。”

  程晋眉头紧锁:“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做?冒这么大风险,只是为了鞭尸泄愤?可能性不大,如果按照鹰会以往的手法,凶手肯定会把玛莎鸡的尸体带走。再说了,玛莎鸡又不是警察,跟鹰会没有那么大的仇恨,侮辱一个普通女人的尸体,没有任何意义。”

  “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玛莎鸡临死前从凶手身上拽下了某些东西,凶手察觉后,折返回来……”

  “等等!”

  程晋突然想起什么,头也不回的走掉了,几分钟后再出现,脸色已经无比阴沉:“本地风大沙多,凶手的脚印已经被破坏,基本无法再辨认。但咱们越野车碾出来的胎印,却清晰可见。院子里,只有咱们的车印,意味着凶手没有开车,或是把车停在公路,没有开进来。但是,我在院子里发现了其他印记。”

  “什么印记?都什么时候了,别绕弯子了,有话直说!”于烨有些不耐烦。

  守着入殓师,程晋没有急着回答,而是冲于烨使了个眼色,转身来到对门客房,压低声音道:“马蹄印。”

  “本地马,大多有哈萨克血统,体型高大,跟着体重也大,马蹄子受力面积小,所以踩出的印记也深。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只有大车司机偶尔经过,况且能骑马穿越上百里地跑到这来,肯定是本地人。但玛莎鸡在当地名声一直不好,几乎没什么本地人往这跑……”

  没等程晋分析完,于烨已经冷冷打断。

  “不可能!少特么给老子扯淡!”

  于烨听够了,转身就要走,结果被程晋一把拽住。

  程晋冷着脸:“我只是说可能,没说一定是她。”

  “去你妈的!”于烨直接甩开手,恨不得要把程晋吃了:“马丽家满门忠烈,身上流着最忠义的血,从她爷爷那辈起,就是守护边疆的卫士。论大仁大义,家国情怀,她们一家老小,不知道甩你几条街。这么说吧,我宁可相信是你杀了玛莎鸡,都不相信是马丽!”

  程晋知道于烨和马丽的关系,但证据摆在眼前,抵赖没有意义。

  不过为了照顾于烨的情绪,程晋的语气还是有所缓和:“我也不相信是马丽,但每次出事都能碰上马丽,你不觉得太巧了吗?先不说马丽是不是凶手,把玛莎鸡手指掰断的人,绝对是马丽,这事儿跑不了。不然她看见玛莎鸡出事了,为什么不第一时间通知我们?”

  “这事先这么着,等联系上玛莎鸡家人,把遗体送回镇子之后,再调查马丽。”

  于烨没有再反驳什么。

  当天晚上,玛莎鸡的一个本家叔叔,雇车来接遗体。程晋没有隐瞒,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说了一遍,得知玛莎鸡是死于鹰会之手,本家叔叔也就没再说什么,毕竟‘鹰会’这个名字,在当地是禁忌。

  就在程晋帮忙搬运遗体的时候,休息站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戴着鸭舌帽和黑口罩的男人走了进来:“老板,还有客房吗?”

  接待室的气氛悲伤且压抑,没有人理会鸭舌帽男人,只有程晋上下打量了一眼,不禁疑问:“你从哪来的?怎么这么晚跑到这来了?”

  男人尴尬笑道:“从外地来旅游的,对本地不熟悉,本打算沿着公路去边境看看,见到有休息站,就进来碰碰运气,总比睡在车上强。”

  程晋也没多想,毕竟驴友夜宿是常有的事:“不好意思,店里发生了事,不能营业了。还有,最近这片地界不太平,我劝你还是打道回府吧,别在附近瞎转悠,不然碰见不好的事,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看着男人乘车离开,朝着边境线方向而去,程晋也就转身回房了,没太放在心上。

  处理完玛莎鸡的后事,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一夜没合眼的程晋,跟着于烨回到红河哨所,借口有东西落在休息站,开着车又离开了哨所。于烨站在门口,看着逐渐消失的越野车,眼神格外凝重,已经猜出程晋的真实目的,但最重也只是长叹了口气,没有干预。

  程晋直奔马丽家而去。

  与此同时,一望无尽的戈壁荒野上,马丽带着猎枪,坐在马背上,注视着西南方向,等待着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