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红色的独角怪2021-03-17 16:432,332

  顾宴醒过来的时候,终于知道了什么是宿醉后的头痛欲裂,疼得他呆滞的看着天花板不想动,缓了好一会儿,顾宴才翻身起了床。

  一切如旧,早餐做好了,孟湛在沙发上看书,顾宴坐到餐桌上的时候瞟了孟湛一眼,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可是又实在想不起来。

  因为喝酒的缘故,顾宴一整天脑袋都涨涨痛痛的,他没心情出门,两个人就在家里呆了一天,玩玩游戏,拼拼乐高,一天倒是也过得挺快的。

  晚上吃饭的时候,顾宴能够感受到孟湛又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成年人之间,有些事情不需要开口,孟湛一直在照顾自己,偶尔也该满足他。

  还是小心翼翼的,但似乎又和以前不太一样了,小心翼翼里仿佛多了一份急切。

  ……

  这样的孟湛对顾宴来说无疑是陌生的,他不再是那个他说什么就听什么的人,顾宴心底微微有些惊慌,而孟湛抓着他的手却更加用力了。

  顾宴终于忍无可忍的用另一边脚踢在了孟湛的胸口上,趁着孟湛往后颠的时候脱离了他的手心,他怒瞪着孟湛,“孟湛,你没听懂我的话吗?我说够了……”顾宴的目光很明显的抗拒。

  孟湛似乎听到了,又似乎没有听到,他再一次上前的时候,顾宴又给了他一巴掌,孟湛盯盯的看着他,沉着脸喘着气,好几秒之后才后退下了床,捞起自己的衣物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这应该是孟湛到顾宴身边当保镖以来的第一次不欢而散。

  顾宴不太明白为什么,孟湛以前从来不会这样的,他不知道孟湛现在为什么会这样?

  失眠了,两个人都失眠了。

  顾宴第二天起床的时候,餐桌上没有吃的,孟湛没坐在沙发上看书,而是一个人在阳台发呆,看着空空如也的餐桌,顾宴心里莫名觉得有点委屈,孟湛这是摆脸给谁看?

  他们从一开始就说得清清楚楚的,下了床就不再有关系,在床上也是顾宴说了算。

  这孟湛听话了这么久,怎么突然之间,好像不听他的话了,现在更好,直接就给他摆脸色了,连饭都不给他做了,顾宴越想越气,没吃东西,自己翻了钥匙,然后开车出门了。

  这是顾宴第一次一个人去超市,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置什么气,他打算去买一些现成的食材回来,面条,饺子什么回来,他就不信了,孟湛不给他弄吃的,还能饿死他不成。

  当然,点外卖是更直接填饱肚子的方式,但他偏偏要用厨房做吃的,赌气的成分很大。

  或许是孟湛在他身边太久了,他已经习惯了,从来没出事,所以他也忘记了危险这个字眼。

  顾宴有段时间没自己碰过车了,在车库倒车的时候花了不少时间,倒了好几次才把车倒了进去,下了车之后,他俯着身子低头看了看车尾,就差那一点就蹭着了。

  顾宴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总算没蹭着,刚准备转身就突然被人捂住了口鼻,再然后他就失去了意识,一切来得太突然,突然到他完全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顾宴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是在他自己的房间里,孟湛坐在床边看着他。

  顾宴有些呆滞的盯着天花板,记忆在慢慢的回笼,顾宴的身体开始不自觉的发起了抖。

  “没事了……”孟湛伸手摸了摸顾宴的头发。

  顾宴显然还心有余悸,他下意识的躲开了孟湛的手,然后裹着被子抱住自己缩在了床角。

  “车库的监控被破坏了,要……跟你父亲说吗?”孟湛看着可怜兮兮的顾宴,开了口。

  顾宴眼睛红红的,没说话,只是更加紧的抱着自己,孟湛叹了口气,然后站了起来。

  “不要”,顾宴突然抓住了孟湛的手臂,眼里蓄了泪水,“别跟他说。”

  顾宴习惯性的什么都藏在心里,况且这种事情,要是让他父亲知道,他真的觉得很难堪。

  他的父亲会怎么说他,他的继母和弟弟又会怎么看他的笑话,会怎么落井下石。

  “好,喝不喝水?”孟湛点了点头,看着顾宴的时候心里动了动,好想抱他。

  顾宴没说话,只是紧紧抓着孟湛的手臂不放手,孟湛又一次坐了下来,任由他抓着。

  顾宴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一股绝望的气场。

  这不是他第一次醒过来了,他失去意识后第一次醒过来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他的眼睛被黑布蒙着,手被绑着,嘴巴也被胶布封住了,他害怕极了。

  ……

  再后来的事,他不敢再回想……

  ……

  平静一点之后,顾宴进了浴室。

  孟湛站在浴室门口,老实说,他有点后悔了。

  但在当时,他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他不放心顾宴,其实他一直跟着顾宴,他看着顾宴进了车库停车。

  在等了好几分钟还没看见顾宴出来的时候,他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所以当他跑进去的时候,他看到的就是顾宴被绑住了手,蒙着眼睛和嘴巴,人事不省的靠在墙角,有车子停在面前,后备箱打开着,车旁有几个正准备把他搬到车上。

  其实那车库的监控是他破坏的,因为他不想让人知道,最后带走顾宴的人是他。

  他觉得自己魔怔了,他看着在床上醒来的顾宴,他的理智喂了狗,他甚至都没有纠结过,然后他直接选择了做一个混蛋。

  顾宴从浴室出来之后又躺回了床上,他没说话,只是有些麻木的盯着天花板。

  整个房间里很安静,从白天到黑夜,从清醒着到实在抵不住困意闭上了眼睛。

  但是顾宴没有睡上多久,他昏昏沉沉的又从梦中惊醒了,看着他满头大汗的猛然睁开眼睛,孟湛整颗心脏都跟着痛了起来,要不说男人jing虫上头的时候没脑子呢,他把顾宴吓坏了。

  “我在呢……没事了”,孟湛一直就坐在床边守着他,看见他噩梦醒来,摸了摸他的头发,顾宴却固执的睁着茫然空洞的眼睛看着天花板,最后没忍住,眼泪从眼角滑落了。

  “别这样”,孟湛俯下身子顶住了顾宴的额头,语气温柔的安抚着。

  顾宴坚持了那么久,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他伸手攀上了孟湛的脖子,然后在他胸膛上哭了出来,他的害怕,他的委屈,他的难堪,他所有的一切终于爆发了。

  除了孟湛,他竟然再也找不到其他的出口了,现在的孟湛就好像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一般。

  “没事,不想了,乖”,孟湛摸着顾宴的脑袋,他的心脏快速的跳动着,他把顾宴按在了他的胸口上,顾宴,你究竟知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喜欢到要疯了……

  喜欢到哪怕伤害了你,也想把你融进我的骨血里。

  直到顾宴哭累了,才再一次安静的躺下了,这是第一次,他们相拥而睡。

  他们什么都没做,他却留在这个房间里,他能抱着顾宴入睡,这实在是,有些讽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何总躲不开那个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何总躲不开那个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