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红色的独角怪2021-03-03 00:342,212

  顾宴最近变得异常沉默了,不去画画了,练舞也暂时停了,他不太愿意出门。

  他有时候一个人抱着抱枕能在沙发上坐一天,顾宴发呆,孟湛就坐在不远处看着他发呆。

  孟湛觉得自己爱顾宴爱得有些近乎变态,但是没有办法,他从第一次看见顾宴的时候就喜欢他,当然,顾宴并不记得在成为他保镖之前他们见过。

  孟湛第一次看见顾宴的时候,顾宴刚成年,参加了一个舞蹈比赛,而那个时候孟湛刚从那地闹掰了跑出来,他随意的找了份工作,他正好是举办方的安保人员,那时候他就觉得,这个世界上应该不会有人不喜欢这样的少年吧?安静着却又耀眼着。

  顾宴太过惊艳了,就像一颗流星,突然的就砸进了他的生命里。

  孟湛一直有关注顾宴,后来知道他要选保镖,他自己主动来的,知道顾宴不喜欢跟太多人接触,所以他自己去学了做饭,这样顾宴就不需要再找一个厨师了,顾宴不喜欢说话,他便也耐着性子,做一个格外沉默的人,他想一步一步的成为那个能让顾宴满意的人。

  要不然怎么说欲望和贪念是无止境的,他曾经也以为他能够留在顾宴身边就够了。

  可是,留在身边之后呢?天天看着他,他没办法说服自己真的没有杂念。

  特别是,顾宴,为什么就不能爱他呢?

  两个人又变回了从前的状态,孟湛给他做饭照顾他,而他也乖乖吃东西,话还是不多。

  但是,好像又跟从前不太一样了,现在的顾宴好像比以前更加的依赖孟湛了一些,可他不能接受那样的自己。

  有些刺一旦存在了,就永远也拔除不掉。

  顾宴一直不愿意想起那天的事情,他只能假装自己忘记了,可其实,他忘不了。

  他忘不了那种狼狈的,害怕的,绝望的,耻辱的感觉。

  “今天想吃什么?”孟湛起身走到了顾宴的面前,目光柔和的看着他。

  “都可以”,王顾宴在吃东西方面本来就不挑剔,更何况是现在,他确实吃什么或不吃都可以。

  “好吧……”孟湛伸出手,犹豫了两秒还是抚上了顾宴的头发,顾宴没拒绝,只是在孟湛转身进厨房的时候,也跟着站了起来,跟着走到了门边。

  “无聊?玩乐高吗?”孟湛转头看着他,以前顾宴无聊的时候又会这样站在一旁看他的身影。

  其实孟湛喜欢这种感觉的,他能够感觉到顾宴的目光,不管是什么感情,被目光追随总是让人庆幸的,特别那个人还是自己喜欢的人。

  顾宴没说话,只是眼睛湿漉漉的看着孟湛,就像以前一样,然后摇头。

  对于顾宴现在的状态,孟湛不知道该哭还是笑,顾宴确实对他更黏了一些,但是这也说明了他心里有着极度的不安,他没有安全感才会需要一直跟在孟湛身边。

  “要不,你能帮我洗个西红柿吗?”孟湛拿了两个西红柿举到他面前,轻柔的笑着。

  顾宴接过西红柿,然后踏进了厨房,打开了水龙头,还真的洗了出来,孟湛轻笑着瞟了一眼,“这个随便冲一下就可以”,孟湛的声音很温柔,顾宴听后又乖乖的关上了水龙头。

  “我切吧……”顾宴突然伸手拿了一把刀,孟湛下意识抬眼瞟了一眼,面上尽量不动声色,直到真的看着顾宴将刀拿到西红柿面前认真的比划了两下,“是切块?”

  孟湛笑着点了点头,心脏也跟着放松了下来。

  有那么一瞬间,他很担心顾宴会不会给自己或者给他来一刀,确实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

  “呃……”顾宴突然轻叫了一声,孟湛看过去就看见了顾宴指尖上冒着血。

  顾宴这个从来不下厨的大少爷,一点不出所料的,还是切到了手指。

  顾宴看着自己指尖的血有些茫然,孟湛赶紧把顾宴的手放到了zui里,感觉到嘴里的甜腥味,孟湛轻轻吸了吸,直到那股甜腥味过去了,孟湛还在轻允着顾宴的指尖。

  痴迷,虔诚,近乎贪婪,孟湛回过神来,抬眼便看见顾宴正在看着他。

  四目相对的时候,孟湛能够看出顾宴眼里的诧异与不解。

  孟湛把他的手放开,转身拉开了一个抽屉,然后翻出了一个创可贴,疯了吗?他觉得自己没救了,他觉得顾宴的血都是甜的,

  再转过身的时候,孟湛又恢复了平静,他拉过顾宴的手然后给他贴了上去。

  孟湛看着顾宴的手,觉得很奇怪,他真的觉得人有时候太奇怪了。

  顾宴的手受伤了,只是一个轻轻的小口子他都心疼得不得了,可是,那天却又能看着他哭着求饶也无动于衷,不仅无动于衷,而且想更过分。

  “我来吧,你休息会吧……”孟湛看了他一眼,然后又转身继续忙活着。

  顾宴垂下眸子看着自己的手,刚才孟湛的神情,他看到了,眼里面有渴望。

  也是,,他自己心里过不去那关,但孟湛是个正常的人啊。

  既然顾宴自己不愿意想起这事,他不应该再去提起,就像从前一样就好。

  也许真的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退回到他们的最初。

  顾宴没有哪一次是这样的,从浴室出来之后就整个人都是僵硬的。

  。。

  孟湛从浴室出来的时候,顾宴一直就是以那样僵硬又紧绷的神态坐在床角,看着怪让人心疼的,孟湛走过去摸了摸他的头发,“怎么不把头发吹干?”

  孟湛准备转身去把电风吹拿过来,顾宴却又抓住了他的手臂。

  孟湛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蹲在了他的面前,握住了他的手,“其实也不是非得要。”

  顾宴听着孟湛的话,没有放松多少,反而微蹙起了眉头,“我脏吗?”

  孟湛握着顾宴的手都差点抖了,胸口密密麻麻的疼了起来,他怎么可能觉得他脏呢?别说那个人就是他自己,即使顾宴真的被人怎样了,他也只会更心疼他而已。

  顺带着,把那个人剁了。

  ……

  孟湛安安静静的看着顾宴,等着他缓过来,顾宴微微平复了之后,抬眼看着孟湛,孟湛伸手摸了摸他的脸,然后起身,就像他们以前的那样。

  。。

  这一次孟湛又顺理成章的留下来了。

  近来顾宴对他的依赖更深了,孟湛也不知道这是还是还是坏事,可是看着顾宴的脸,孟湛又没办法说服自己就此放弃。

  或许在他的骨子里,他也是一个那样的人,跟他的父亲一样,他极力的努力改变隐忍自己,就是为了不要成为他那样的人,可还是无可避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何总躲不开那个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何总躲不开那个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