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红色的独角怪2021-03-17 16:433,040

  孟湛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屋子里静悄悄的,但是孟湛的心情却不太平静,算不上是躲,但是他是真的不想打破现在的生活,现在跟顾宴在一起,每一天虽然无趣却单调,可对他来说,是欢喜的。

  孟湛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他瘫靠在了沙发上,目光却一直望着顾宴房间的方向,爱一个人爱到骨子里,究竟是什么感觉?或许就是现在这样,即使同在一个屋檐下,即使他们之间只隔着一扇门,他依旧控制不住的好想好想好想顾宴。

  脚步有些不受控制,孟湛转了转自己的脖子,还是站了起来,他一步一步的朝着顾宴房间的方向而去,走到门口的时候,他抬手微微贴上了门板。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孟湛还是轻轻的推开了门,其实他能够想象得到,要是此刻他再把顾宴吵醒了,顾宴绝对不会给他好脸色,当然,他有千百种方式让顾宴不会醒来,但终究还是舍不得,如果有选择,他绝对不会愿意伤害顾宴,不会愿意把那些不堪的手段用在顾宴身上。

  床头微微亮着一盏昏暗的小黄灯,顾宴此刻似乎睡得挺熟的,孟湛放轻脚步一步一步走到了床边,然后蹲了下来,他下巴搭在床沿上目光灼灼的看着顾宴的睡颜。

  第一次看见顾宴的时候,顾宴正和郑繁他们几个小伙伴们参加舞蹈比赛,他那个时候是主办方的安保人员,顾宴在跳舞的时候异常的认真,直到舞蹈结束了,下了台才发现自己受了伤,在小伙伴们的坚持之下,他没有等到最后的比赛结果公布,由主办方安排送去了医院。

  那天就是孟湛送他去的医院,孟湛在前面开车,顾宴坐在后面,一点也不像一个受伤的人,目光望着窗外,不说话也不喊疼。

  后来孟湛把顾宴查了个底朝天,顾宴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他都知道,顾宴在赛后有一次晚归差点被人打劫,于是顾宴遍开始要找保镖。

  用顾宴自己的话来说,只要不伤害他,劫点钱劫就劫了无所谓,但是那些劫匪话太多,扰他清静。

  顾宴前后换过好几个保镖,他找保镖是为了替他隔开这份喧吵的,不是找人在他身边说话的,没有哪一个保镖真的符合他的要求,直到孟湛出现。

  其实孟湛有些失落的,因为顾宴竟然对他毫无印象,他自己心心念念做梦都想着的人,对他完全没有印象,这种失落还是很浓烈的。可是跟这个失落相比,更重要的是留在顾宴身边,他必须成为顾宴愿意接受的那种人,他必须完全按照顾宴的要求,否则他也会成为前保镖。

  于是他学着做饭,他学会安静,他学着隐忍和温柔,他面面俱到的变成一个像机器人一样完善的,完全符合顾宴要求的保镖。

  两个人在一起久了之后,顾宴也确实很信任他,很依赖他,两个男人天天呆在一起,顾宴是没有心思去结交其他的朋友,孟湛陪着他自然也没有时间去结交其他的朋友,两个成年的男人各取所需,似乎是理所当然,水到渠成的事情。

  其实跟顾宴上了床,孟湛还是失落的,就跟当初顾宴记不住他一样,现在的失落来源于,即使他们两个上了床,顾宴也并不喜欢他。

  人的贪念往往就是这样永无止境,他曾经真的想着只要能留在顾宴身边就可以了,后来两个人更进了一步,他自然而然的又想要得到顾宴的心。

  孟湛看着此刻沉睡的顾宴,忍不住凑过去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口,顾宴对于孟湛来说,就像是一个毒药,是他一旦碰触就没办法戒掉的东西。

  孟湛的吻从额头到鼻尖,最后在顾宴的船唇上又亲了一口,顾宴就像是一个可口的蛋糕,让人没有办法只是轻轻地尝上一口,你要么不吃,要么必然是要把他吃干净。

  孟湛小心翼翼想要更深的再亲一口时,顾宴突然一把将他给推开了,顾宴睁开眼睛猛的坐了起来,顺手拎起床边的枕头就砸向了孟湛,“孟湛,还有完没完,你一个晚上吵醒我两次。”

  孟湛没说话,实际上也无话可说,他只是默默地把枕头捡了起来,然后又拍了拍放在了床边。

  他并不是想吵醒顾宴,他只是突然控制不住的想要看看顾宴,亲亲顾宴。

  感情这个东西,其实他不愿意去碰触,如果他没有遇见顾宴的话,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去喜欢一个人,他没有那种主动去喜欢谁的渴望,他很害怕感情,因为感情在他心里是不牢靠的。

  感情这个东西会让人失去理智,他不愿意让自己失去理智,不愿意让自己真的成为跟他父亲一样的人,可是他越是逃避这些事情,他越是不可控的会朝着那个方向发展。

  从他第一次往顾宴的牛奶里掺东西,有些事情就已经无法回头了。

  后来,他还qb了顾宴,很多事情他知道是对还是错,但是明明知道是错误的事情,他没办法控制住自己,没办法在那一刻控制住自己内心的邪恶和yu望。

  有时候他也在心里唾弃自己,人家骂他没有错,他确实跟他那个神经病父亲一样,可是他没有办法,谁叫他喜欢顾宴,喜欢到可以不要命。

  顾宴抬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喝了酒现在醒过来,脑袋昏昏沉沉的,痛得厉害。

  顾宴拍了拍自己的脑门,然后深吸了口气,语气尽量的平静,大晚上的,能不动气最好就不要自寻烦恼。

  “你回去睡觉吧,让我一个人呆会儿”,顾宴挥了挥手,不打算继续跟孟湛纠结对错和发火。

  顾宴说的这话,孟湛听到了,但是他脚步却并没有动,似乎是犹豫了几秒,孟湛径直的坐在了顾宴的床边,然后目光直直地看着他,“为什么而烦恼,你跟我说说。”

  顾宴抬眸看他,嘴角忍不住的有些讽刺的笑意,“我跟你说有什么用?”

  这些事情跟孟湛说确实没有用,而且他也不愿意说,似乎没有什么可说的,他就是最近做什么都不顺,怎么说?怪老天吗?

  没有谁被别人qb了还会开心的,没有谁受伤了还会开心的,没有谁好不容易原本打算开始一段感情去发现对方让自己有极大的压迫感而不得不放弃会开心的,也没有人会因为被自己的亲生父亲逼迫去参加继母的什么狗屁生日宴会开心的。

  “顾宴……”孟湛伸手握住了顾宴的手,眼睛和语气都是温柔的。

  顾宴微微垂眸,看着孟湛握着他的手,两秒之后,他径直把自己的手给抽了回来,抬头看着孟湛的眼底确实不太留情面,“孟湛,我不会跟你开始的,你回你自己房间去吧。”

  或许顾宴的心里曾经有过那样的想法,但最终的结果已经很明显了,可能他们之间并不适合。

  顾宴绝不是一个愿意勉强自己的人,对于孟湛,他的态度已经是例外了,他甚至都曾经勉强过自己想要去讨好孟湛,他在最依赖孟湛的那几天,确实讨好了,可是到头来,不自在,两个人都不自在,这样的结果并不是一个令他满意的好结果。

  孟湛没说话,只是垂着眸子,看着自己落空的手,他将手收了回来,然后左手握右手。

  顾宴看着他,轻叹了口气,“孟湛,你如果觉得我们之间还能够回到过去,我们就继续相处,你如果心里接受不了,你以后可以不必继续留在我身边。”

  虽然顾宴觉得孟湛是一个很好的保镖,他们之间相处磨合了这么久已经是一个很好的结果了,但是现在事情的发展不由他,他知道孟湛喜欢他,他们两个如果无法在一起的话,其实对于孟湛来说是不公平的,孟湛当然有离开的权利。

  孟湛自己握着自己的手,不自觉的又紧了紧,他没有在看顾宴,而是低头看着床单,眼眸微微缩了缩,“回到过去,是回到哪个过去?”

  是回到毫不相干的,真的纯粹的小少爷和保镖之间的过去,还是回到他们只是上床不谈感情的过去,这其中区别很大,当然这两个结果都不是孟湛想要的结果。

  气氛突然之间,陷入了沉默里。

  好一会儿,孟湛又轻叹了口气,已然藏起了自己的情绪,如果一定要选择,那他选择回到依旧能够留在顾宴身边的过去,上不上床的,他有的是办法,这哪是孟湛的选择,这是顾宴的选择,是选择一个温柔的孟湛托付感情,还是逼迫着孟湛要对他使劲手段。

  “那……生日宴会要去吗?”孟湛看着顾宴,顿了顿又开口,“如果要去的话,我去给你看看礼物,那天会有不少人在场,别失了面子。”

  顾宴会烦躁,自然是因为不想去又不得不去,他要是能够干干脆脆的小爷说不去就不去,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烦躁。

  顾宴看着孟湛,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孟湛笑了笑,起了身,“你睡吧,我来安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何总躲不开那个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何总躲不开那个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