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红色的独角怪2021-03-17 16:433,066

  顾宴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气氛有些尴尬,又或者是他自己单方面的尴尬。

  孟湛还是一如从前,早餐已经给他弄好了,给他正正的摆在餐桌上,而他自己,完全若无其事的坐在沙发上,还是那个他一抬眸就能看见的沙发处,孟湛悠然自得的在看书。

  顾宴坐在了餐桌旁,他沉默的吃着早餐,不时抬眸看着孟湛,孟湛完全无事人的模样。

  直到顾宴吃饱了,抽纸擦嘴的时候,余光能够看见孟湛似乎动了动身子,然后将书放下,他拍了拍自己的衣角,站了起来,然后一步一步朝着顾宴的方向而来。

  顾宴看着孟湛走向自己,面上若无其事,但其实内心里有一丝丝的发紧。

  “礼物给你看好了,一会会有人送过来,你先看看,看可不可以。”

  孟湛说话的时候,顾宴一直盯着对面的椅子,他总觉得孟湛可能会拉开椅子坐下,但是孟湛并没有,只是说完话之后就径直的弯腰给他收拾碗筷了。

  “没有什么可不可以的,我不给她送把刀算客气了……”顾宴才懒得管礼物呢。

  孟湛轻嗯了一声,然后拿着碗筷转身进了厨房,顾宴转头看着孟湛的身影,竟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昨天晚上那个劲上来了,觉得把该说的都说了,至少要先表明自己的态度,但是孟湛这个态度和反应,又实在让他有些觉得不是那么回事。

  顾宴起身,坐到了沙发上,然后不自觉的把目光望向了孟湛刚才看着的书上。

  顾宴随手翻了翻,竟是挺文雅的散文书,原来孟湛一直以来看的都是这样的书?

  孟湛从厨房出来的时候,顾宴又乖乖的把书给放了回去,孟湛的脚步朝着沙发的方向而来,还没有来得及走到沙发旁,电话就响了,孟湛停下脚步,然后低头看手机,最后当着顾宴的面把电话接了过来,孟湛说话的时候声音很清淡,只是告诉对方等一下,他出去拿。

  想来是那个所谓的礼物到了,顾宴不觉得自己需要问这个东西是什么,这种事情,孟湛比他心里有底,逢年过节的那些东西,一直都是孟湛替他备的。

  万能的孟湛,顾宴看着这个万能的孟湛转身走向大门口,突然心底有顾失落,麻烦是很麻烦,但可惜也是真的可惜,孟湛如果非要跟他谈论感情确实很麻烦,他没想好怎样回应,但是如果孟湛真的离开他了,可惜也是真的,他可能再也没办法找到一个孟湛这么万能的人。

  顾宴微微有些失神,回过神来之后,他也起了身,然后跟着孟湛的脚步一起出了门。

  顾宴看见孟湛站在门口不远处,有一个穿着休闲模样的人手里提着个精美的礼品盒子,正将那个盒子交到孟湛的手上,但那个人怎么看都不像是送货的吧,身上的衣物似乎不便宜。

  顾宴抬脚往那边而去的时候,孟湛拿着礼盒微微回了头,看见顾宴的时候,他将目光又望向了眼前的人,眼神里的意思很明显,你可以滚了。

  但是冬子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他依旧站在原地,看见走近的顾宴的时候,目光里满是好奇。

  “你好顾少爷,我是……”冬子居然还笑嘻嘻的伸手跟人家打招呼,只是他话没说完,孟湛微微眯眼,一脚踢向了他,冬子有些不可思议的瞪着他,用眼神骂他小气。

  顾宴本也没有跟人握手的打算,但到底还是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打完招呼之后,顾宴又将目光望向了孟湛,他的猜测没有错,看他们之间的互动,自然不是什么送货公司的。

  “我朋友,秦冬”,孟湛给顾宴作了介绍。

  顾宴点了点头,瞟了一眼孟湛手上的东西,朝冬子道了声谢谢。

  顾宴谢完径直转了身,转身的时候目光不自觉瞟了孟湛一眼,他从未听过见过孟湛说有朋友。

  他们在一起呆了这么久,孟湛从未跟任何人接触过,让顾宴有种错觉,他也是一个无父无母无朋友的同类人,但现在看来,孟湛还是有朋友的,从刚才的互动看来,关系还不错。

  “哎,我……”冬子看着顾宴的身影,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孟湛冷阴阴的目光盯着他,冬子很自觉的又闭了嘴,他微微凑近孟湛,好奇之心更加的蠢蠢欲动,“大佬,你这小少爷脾气挺特别啊……”这可不是好话,就算不认识,现在人家跟他打招呼,也不该是这样的回应吧。

  这也就是孟湛伺候的小少爷,这要是在其他地方看到这么没礼貌的人,他肯定狠揍一顿。

  确实没礼貌,明明刚才顾宴给他说了谢谢,但是冬子就是能够感觉得到,顾宴是没礼貌的,那种没礼貌不是指着你的鼻子骂你,而是,礼貌着牙根不把你放在眼里。

  “别多事,该干嘛干嘛去”,孟湛白了他一眼,然后也很干脆的转了身。

  冬子看着孟湛的身影,简直无语了,他深深的叹着气,然后也转身离开了。

  孟湛回到屋里,他将手里的礼盒放在了桌上,然后看了顾宴一眼,“要看看吗?”

  “不用了……”顾宴摇了摇头,他没兴趣看。

  孟湛轻嗯了一声,然后没再说话,四目相对着,好像气氛又挺不对劲了。

  “腿还疼吗?”孟湛目光往下,瞟了一眼顾宴的膝盖,然后转了身,“我去看看你晚上过去穿什么衣服,给你备出来。”

  顾宴似乎点了头,也似乎没有点头,孟湛的身影已经进了衣帽间。

  顾宴犹豫了两秒,还是抬脚跟进了衣帽间,他站在门口能够看见孟湛熟练的推开了衣柜,然后认真的侧头在看着,真的耐心又细心的给他用心准备。

  孟湛转了头,然后看向站在门口的顾宴,“你有什么想法?正式一点还是随意一点?”

  顾宴脚步动了动,然后走了进去,他走到孟湛身旁,目光望向了衣柜,于他而言,没有什么可选的,这日子对他来说又没有什么意义,对他来说甚至是痛苦的。

  “你觉得我穿……”顾宴抬眸转头望向孟湛。

  “你自然是……不穿最好”,孟湛看着顾宴,笑了笑,然后将目光望向衣柜,拿了一套出来,“开玩笑的,还是穿得正式一点吧,丢了老爷子的面子,到时候又得训你,你自己也烦不是?”

  顾宴微微有些怔住了,他看着孟湛若无其事的替他把衣服拿了出来,甚至已经转身去准备熨斗了,顾宴看着孟湛熟练的动作,心脏突然有些发紧,刚才那一瞬间,刚才孟湛的那一句玩笑,让他心里,跳动得有些不正常。

  顾宴微叹了口气,然后转身走了出去,他觉得此刻这屋子里的空气有点压抑。

  顾宴出去之后就坐在了沙发前的地上,盘坐着在拼乐高,这个时候,他需要做一些让他能够安静下来的事情,能够让他内心平静,孟湛才从里面走了出来,看来是给他把衣服弄好了。

  孟湛没说话,只是自顾的走到了沙发旁,拿起了之前的书,又开始翻阅了起来。

  “你……有朋友?”好一会儿,顾宴才微微转头,然后看向了孟湛。

  孟湛合上书,笑了笑,“你不也有朋友吗?”再怎样的孤僻不愿与人交流,终究都还是会有那么几个朋友的,别说他孟湛了,连顾宴不也跟郑繁那样天天啰里八嗦的人当朋友吗?

  “嗯……”顾宴点了点头,然后尽量无波澜的笑了笑,“只是从来没见过你跟什么人来往。”

  孟湛将书放下,然后看着顾宴,笑了笑,“以前把所有精力都放你这里了,很少跟他们联系”,孟湛说得轻描淡写,但听在顾宴耳朵里,总还是怪异。

  孟湛是什么意思?是他的存在阻碍了他跟朋友之间的往来?还是以前把精力放他身上不需要跟朋友过多往来,现在,他已经不再将所有目光和精力放在自己身上,可以继续跟朋友交往了?怎么不管怎么理解,都让人心里不是那么舒服呢?

  顾宴看着孟湛,语气上说不出来,眼底的情绪倒是明显,顾宴的眼底有那么一丝丝不易察觉的委屈,孟湛看在眼里,笑了笑,他微微俯下身子凑近了顾宴,没说话,只是抬手轻捏住了他的后颈,孟湛的手温度有些凉,却又有些热。

  孟湛的手覆上顾宴后颈的一瞬间,顾宴就定住了,他一动不动的。

  孟湛贴近了顾宴,然后凑近了他的耳边,气息和呼吸都打在他的侧脸上。

  “你昨天晚上说的是,我考虑,今天先好好去参加宴会吧,别把所有的不顺心都堆出来。”

  顾宴的胸膛微微有些起伏,他微微转了头,对上了孟湛的目光。

  孟湛的手没有捏得很紧,但还是轻捏着他的后颈,看着孟湛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孟湛似笑非笑的,看起来还是温柔顺和的模样,却又莫名让顾宴有种错觉。

  孟湛会不会想一手将他捏碎了?

  孟湛看着顾宴,轻轻放了手,将手从顾宴后颈收回的时候,顺道着在顾宴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去换衣服,我送你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何总躲不开那个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何总躲不开那个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