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红色的独角怪2021-03-17 16:433,310

  一路上都没有说话,顾宴很沉默,要么就低头扣着自己的指甲,要么就把目光望向车窗外。

  车子在一个酒店门前停了下来,生日宴会在二楼举办,今天应该会有不少人。

  车子停下了,孟湛下意识转头瞟了顾宴一眼,顾宴还是懒洋洋的没有动,孟湛轻叹了口气,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然后凑过去替顾宴把安全带解了,“时间差不多了,该进去了。”

  顾宴抬眸看向孟湛,眼底似乎有那么一丝丝的迁怒,“这么急着让我下车?”

  孟湛笑了笑,没有因为顾宴这莫名其妙突如其来的迁怒和脾气发恼,只手很平静的给他分析了情况,“顾宴,你愿不愿意都是要进去的,趁现在人少,一会客人都到了,你在门口就得碰到不少人,他们肯定都是要跟你打招呼的,你喜欢那样的情况?”

  顾宴看着孟湛,无话可说。

  “我等你,去露个面就好了,这是最好的方式,你要是不去的话,老爷子还得打电话过来问情况,问东问西,到时候的烦恼只多不少。”

  孟湛说的都对,孟湛的话有道理,可是顾宴心里就是不爽,他此刻不想听道理,他一点也不想从孟湛的嘴里听到这些话,但他究竟想听孟湛说什么,又恐怕连他自己也说不上来。

  顾宴看着孟湛的目光,假装坚强的意味很明显,可是四目相对着,不自觉又总会流露出脆弱。

  “好了,一会回去,我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孟湛抬手摸了摸顾宴的脑袋。

  就是这么矛盾,这么莫名其妙,顾宴很多时候不接受孟湛比他强势,他不喜欢那种压迫感,可是在很多时候,他又依赖于孟湛这样的强势和温柔,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安心。

  “哦……”顾宴微微垂眸,然后转身准备推开车门。

  “顾宴”,孟湛突然又拉住了他,顾宴回眸看着他,孟湛笑了笑,然后将礼物拿到了他面前,顺带着凑过去快速的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笑一下,我就在外面等你。”

  顾宴笑是没办法笑出来的,但还是点了点头,然后推开车门下了车。

  孟湛看着顾宴的身影进了酒店,他把车子开到一旁停好,然后微微摇下了车窗,他就打算在车上等着顾宴了,他想让顾宴一会出来的时候,一眼就能看见他。

  孟湛靠在座椅上,然后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手机上已经无声无息的留了一条信息。

  —非得让我把你绑回来?

  孟湛瘪了瘪嘴,然后将信信给删除了,删完之后又无声的把手机丢在了副驾驶座位上,然后靠在座椅上,闭上了眼睛,谁怕谁呢,消失这么久了,不也过来了,现在有了消息该放心一些了,反而天天催他,有什么可催的。

  他现在哪也不想去,他就是想陪着顾宴,想跟顾宴在一起。

  这个世界谁离了谁过不下去,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离了他过不下去,可他若是没有顾宴,他觉得他真的活不下去,他真的快要癫狂了,都是顾宴弄的。

  顾宴从酒店进去之后,径直的奔赴二楼,他进去的时候,宴会厅里已经有不少人了,但是估计晚些时候人更多,他环顾了一圈,远远能够看见他的父亲,正在不远处跟着好些个西装革履的人在谈笑风生,身边站着他的继母,看装扮确实是今天的主角。

  顾宴没有上前主动打招呼的耐心和打算,他自顾的寻了个角落坐下,手里装模作样拿了杯酒。

  这样的氛围总是让他觉得不自在,他真想把跟这个家最后的唯一一点关联也给切断。

  “哟,哥,你这是舍得出山啦?”顾宴垂眸看着手中的杯子,看着被子里的酒,声音响起的时候,他正好也能够透过杯子看到面前站了个人。

  顾宴放下酒杯,抬眸看向眼前的人,眼前站着个吊儿郎当的人,一看就是被宠坏了的败家仔。

  “既然看到你了,这样吧”,顾宴将一旁的礼物盒拿了起来,然后塞到了顾凡的手上,“替我给你妈,我就先回去了……”

  “哥,咱妈……”顾凡接了礼物,却又拉住了顾宴,笑嘻嘻的,“爸说过多少次了你也得叫妈。”

  “随便吧”,顾宴抽出自己的手,然后拍了拍礼物盒,“替我给了就行。”

  “哥,你这一年半年的才出现一次,生日快乐总得自己说吧?”顾凡似乎没有轻易放人的打算。

  顾宴微微蹙了蹙眉,他最讨厌的就是这些了,虚伪不已,明明彼此心里巴不得对方消失,他们其中要是有一个死了,另一个怕得放炮庆祝不可,可终然是那样,却又还非得做这模样。

  “顾凡,这谁啊?”两个人面对面着,顾宴脱不开身的时候,有几个年轻人凑了过来,看样子是顾凡的朋友,看见顾宴的时候眼底都带着不解,似乎从未见过。

  “哦,我哥……”顾凡笑着介绍,就跟他们兄弟感情多好多深厚似的。

  “这就是你哥啊,呵呵,从来没有见过,哥哥好”,嘻嘻哈哈的,好几个人都朝顾宴伸出了手。

  顾宴微微蹙眉,淡淡瞟了一眼,并没有跟任何人握手的意思。

  顾凡笑了笑,拍开了几个人的手,“握什么手啊,我哥不喜欢跟人接触,艺术家,不爱说话不爱出门,天天就画画,你们自然见不着。”

  顾宴没理会顾凡这阴阳怪气的话语,径直转了身,“记得替我给礼物。”

  “哥,你最近没什么事吧?”顾宴刚转身没走出去两步,顾凡突然在身后开了口。

  顾宴的脚步停留在了原地,他的胸膛微微有些起伏,其实根本不需要想,这个世界上,最想让顾宴消失的人估计就是顾凡了,甚至顾宴心里隐隐有感觉,自己被绑架跟顾凡脱不开关系。

  但,这个时候,他真的不愿意提这事,他甚至有些害怕,如果真的是顾凡让人对他下手,那他的遭遇,顾凡究竟知道多少?一想到这个,顾宴的心里就控制不住的有些惊慌。

  “他能有什么事啊?脚受伤了,你就别再扯着他站着说话了,我带他去坐会。”

  熟悉的声音从身旁响起,顾宴抬眸,看见郑繁人模狗样的穿着小礼服,挺像那么回事。

  “郑繁……”顾宴看着他,郑繁此刻出现在这里,倒像是个救星似的,连带着让顾宴觉得,平时他咋咋呼呼的也似乎没有那么烦人。

  郑繁笑了笑,往前两步将顾凡手里的礼盒也拿了过来,他有些讽刺的瞟了一眼,然后又站到了顾宴的身边,“你让他给礼物?也不怕他给丢垃圾桶了,回头你老爸又得给你骂一顿。”

  “走吧,我跟你一起过去给阿姨说声生日快乐……”郑繁说阿姨的时候,特意拉长了语气。

  真正面对那个男人和女人的时候,顾宴有些头疼,反正他真是一眼都不想多看,倒是郑繁像个自来熟似的,噼里啪啦的猛说了一通,从般配到年轻,说尽了让人听着开心的话。

  最后话锋一转,“那个,叔叔啊,要不我先带着顾宴回去了?最近我们天天一起练舞,一会还得加班加点去呢……”郑繁说话很讨长辈喜欢。

  老爷子看了顾宴一眼,顾宴跟着过来,反而像个客人,所有的话都是郑繁说的。

  “行,你……多跟他一起玩”,老爷子点了头,他不指望顾宴能说出什么花来,他也不指望顾宴真的做什么,今天来说,顾宴已经算是很给面子了,最主要的是,他觉得郑繁还可以,顾宴几乎没有朋友,现在跟着郑繁这大嘴巴,说不定能变得活泼一些。

  “好嘞,叔叔阿姨再见”,郑繁像是得了赦令,赶紧的拉着顾宴离开了。

  老爷子看着顾宴离开的身影,顾宴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在他面前从来不笑,也不愿意多说一句废话,甚至连头都很少再无忧无虑的扬起。

  他不是非要骂顾宴,他不是非要一直跟顾宴这样说那么多,但是如果他不像一个父亲一样的去责备一下顾宴,不逢年过节的以着父亲的身份跟他搭上几句,顾宴可能真不记得他还有爸。

  “哥……我送送你啊”,顾凡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眼疾手快,郑繁和顾宴一往外走,他就赶紧的跟了出来,郑繁转头看了一眼快要跟上的顾凡,然后抬手搭上了顾宴的肩膀,凑近他耳边开口道,“要不要我带他去个没人的地方揍他一顿?”

  顾宴微微抬眸白了他一眼,郑繁又笑嘻嘻的赶紧拍了拍自己的嘴巴,“我就那么一说。”

  要说顾宴这弟弟,是真的讨厌,是很典型的那种死于话多的傻反派。

  一个坏人,非得处处展示他的坏,深怕别人不知道,一言一行,就是为了反派而生的。

  “哥,我送你”,顾凡还是跟上了他们,笑眯眯的,虽然一点也不真诚。

  “行啊,送啊……”郑繁看着他,不自觉的捏了捏自己的拳头,三个人一起走出了酒店大堂,顾凡海真的装模作样的小跑向了自己车的方向,看样子还真的要送,顾宴和郑繁面面相觑,然后又同时一脸不解的震惊,因为顾凡走到自己车边的时候,从昏暗的树后突然冒出来几个人,不动声色的在顾凡都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将他打晕拖走了。

  顾宴下意识的望向了自己车子的方向,孟湛大大的开着车窗,手臂撑着车窗处,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回过神来的郑繁,赶紧拉着顾宴又回到了酒店大堂里,他去跟前台处要了两杯水。

  把水举到顾宴面前的时候,顾宴微蹙着眉,他有些反应不过来郑繁这是在干嘛。

  郑繁把水塞他手里,然后自己慢悠悠的喝了一口水,“你傻啊,这里有摄像头,你那倒霉弟弟明天要是死了,那可不关我们的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何总躲不开那个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何总躲不开那个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