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红色的独角怪2021-03-17 16:433,001

  顾宴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还是如往常一样,没什么特别的表情,看不出太多喜怒。

  孟湛已经给他把早餐放在了餐桌上,顾宴坐了下来,开始一个人低头吃早餐。

  其实顾宴的心情不太好,因为今天他得回老宅子吃饭,他已经一个人住了很多年,只是偶尔会回去,他跟他父亲以及他的继母还有他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的关系并不那么融洽。

  孟湛把碗筷收进厨房之后,再回来时顾宴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顾宴的童年不太好,他跟母亲很亲,他的父亲一心只扑在事业上,鲜少关心他和母亲,他母亲过世的时候父亲也并不在身边,母亲过世后,他的父亲很快的又娶了一位,这也是他们关系紧张的原因之一。

  孟湛拿了本书,坐在了离顾宴几米开外的地方,自己看着书并没有打扰他的沉默。

  时间就这样慢慢的过去了,沉默一上午对顾宴来说很平常了。

  孟湛放下书的时候,低头看了看手表,然后起身站到顾宴面前,“现在过去吗?”

  顾宴难得的抬眼看了孟湛一眼,似乎有些欲言又止,最后却只是点了点头。

  两个人一起上了车,依旧是一路无言。

  到了老宅子,孟湛给顾宴打开了车门,然后目送着顾宴的身影进去,孟湛回了车里等待。

  他们一家人吃饭,孟湛是不适合在场的,孟湛开着车窗,然后点燃了烟。

  孟湛的情绪也不太爽,每一次顾宴从这里吃饭回去心情都不好,而且总是更加沉默了。

  孟湛连抽了好几根烟,目光一直盯着顾宴离开的方向。

  等待顾宴对他来说早已习以为常,他这一等就等了好几个小时。

  顾宴再次出现的时候,低着头走路,看不清表情,但是一看就知道气场很低。

  孟湛下了车,然后给他打开了车门,小心翼翼的瞟了一眼他的表情,抿着嘴,不高兴。

  车子启动之后,顾宴突然说话了,语气冷淡,“抽烟了?”

  孟湛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几个小时前抽的,还有味道吗?孟湛都准备停车下车散味了,顾宴突然又开口了,“给我一根。”

  孟湛停下了车子,然后侧头看着顾宴,“烟我抽完了,口香糖可以吗?”

  孟湛说这话的时候,正准备把口香糖掏出来,顾宴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是很少见的冷。

  “孟湛,不想做了就滚蛋……”

  孟湛的眼眸沉了沉,很快又恢复了平静,然后掏出了烟,递给了顾宴。

  顾宴把烟叼到嘴边,孟湛给他点了火之后收回目光,继续开车。

  回到顾宴自己那里的时候微微下起了雨,顾宴甚至都不等孟湛下车给他打伞就自己打开车门走了下去,孟湛有些无奈的跟在了身后,顾宴此刻的气场依旧很低,生人勿进的感觉很强烈。

  顾宴自顾回到自己房间,摔上房门,进了浴室洗了个热水澡,然后把自己陷在了大床上。

  整个客厅安静得可怕,没有顾宴,孟湛一个人坐了很久,天渐暗的时候他看了手表,吃饭时间,不知道今天究竟还需不需要做饭?

  犹豫了一会,还是进了厨房,万一半夜的时候他饿了呢?

  孟湛一个人食之无味,给顾宴留了饭菜,然后也回了自己的房间。

  睡不着,外面的雨颇有越下越大的趋势,不一会儿,居然打起了雷。

  听着这雷声,孟湛的心突然就揪了起来,顾宴怕打雷的,他匆匆下了床,然后往顾宴的房间而去,门关着,孟湛摸了摸门把,并没有锁,孟湛推开了房间门,果然微弱的灯光下,顾宴裹着被子抱住枕头把自己缩在了床角。

  顾宴的身体有些瑟瑟发抖,孟湛想也不想的就跨上了床,平时装得再无动于衷,这个时候看见这样的顾宴,孟湛也实在难以冷静了。

  孟湛把顾宴抱进了怀里,没忍住低头亲了亲顾宴的额头。

  顾宴的身体瞬间有些僵硬,他慢慢的停止了颤抖,微微抬眼看着孟湛,深深的看着孟湛。

  孟湛的心跳又开始剧烈的跳动,顾宴极少这样认真的看过他。

  但顾宴此刻说出来的话却让他瞬间血液都觉得冰冷了,顾宴看着他,目光慢慢变得冷淡,“滚出去,谁让你进来的?”

  孟湛的身体也变得僵硬了起来,心凉得很,他微微放开顾宴,“我担心……”

  孟湛话没说完,一巴掌已经扇在了脸上,其实顾宴动手打人能有多痛?痛的是心。

  “滚出去……”顾宴从不想让任何人看见自己脆弱的一面,包括孟湛。

  孟湛微沉着脸,微微退了退,然后下了床,下床之后的孟湛似乎又恢复成了平静的模样,“抱歉,我去给你拿杯热牛奶吧……好好睡一觉。”

  孟湛退了出去,然后进了厨房给顾宴热奶。

  孟湛带着牛奶走到顾宴门前时,突然又怔怔的看着杯子里冒着热气的的牛奶停下了脚步,他神情有些艰难的单手叉腰站在门口好一会儿。

  孟湛低头看着手里的牛奶,突然又后退了一步,他刚想转身,顾宴的房间门却突然打开了,顾宴没什么表情的站在门口,然后伸出了手。

  孟湛紧紧握着杯子,两秒之后还是不动声色的递到了顾宴的手上,顾宴仰头一口气把牛奶喝了,然后把杯子又放回孟湛的手中,关上了房门。

  孟湛有些呆滞的站在原地,看着手中被喝干净的牛奶,他咬了咬唇,深吸一口气靠在了墙边。

  半个小时之后,顾宴的房门再次被打开了,只不过这一次是孟湛打开的,顾宴躺在床上,睡得安然,孟湛不自觉的放轻了脚步,回过神来后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干嘛要放轻脚步,顾宴根本不会醒的,因为,牛奶里掺了东西。

  孟湛从来不想这样,但是他越发的控制不住自己,越是留在顾宴的身边,他的喜欢越是掩藏不住,很多次,他都害怕顾宴会看出他对他的喜欢和觉得想占据的心情。

  ……

  天快亮的时候,孟湛才离开了顾宴的房间。

  他必须要走了,他不是那个可以跟顾宴在一个床,上醒来的人。

  顾宴醒过来的时候,盯着天花板有些茫然,他好像做了一个真实无比的c梦。

  顾宴翻身下了床,发现自己的双腿有些发软,顾宴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居然被一场c梦弄得双腿发软?摇了摇头,进了浴室洗漱。

  还是一如既往,餐桌上依旧备好了早餐,孟湛也依旧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看着书。

  顾宴看了看孟湛的方向,不知道昨天晚上是不是太过了?毕竟他动手了,但是沉默了几秒,顾宴还是选择坐下吃饭,道歉他不善长。

  顾宴的脑袋低得有点低,他不太敢看孟湛了,昨天是他冲动了,他知道孟湛是担心他。

  可他真的不愿意把自己脆弱的一面呈现给外人看,他不希望自己的心里安全区域里有人闯入。

  孟湛微微把书拿远了一些,透过书微微眯眼看着低头吃东西的顾宴。

  顾宴的脸,顾宴的yao,顾宴的tui,顾宴的一切,孟湛的心脏又加速跳动了。

  嗯,还是想把他c哭,孟湛勾了勾嘴角,总有一天会的。

  吃饱了之后,顾宴还是没说话,孟湛却没事人一样的过来给他收拾了餐具,昨天晚上的事谁也没有提起,顾宴看着孟湛进厨房的背影,微有些愧疚。

  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孟湛又走近了顾宴,垂眸开口,“今天的练舞时间差不多了……”

  孟湛对于顾宴每一天的行程早已经了如指掌了。

  “好”,顾宴起了身,孟湛微微给顾宴让了道,顾宴径直的朝着门口的方向而去。

  孟湛拿了件外套,然后也跟着顾宴一起出了门,两个人一起上了车,虽然还是和以前一样的一路无语,但是气氛似乎又略微和从前不太一样,或许是两个人心里都藏着事。

  孟湛从车镜里偷偷瞟了顾宴一眼,顾宴今天要练舞,所以穿着的衣服很宽松,脖颈往下,锁骨似乎若隐若现,孟湛胸口有点发烫,他昨天晚上tian舐过那里。

  到了顾宴练舞的地方,孟湛跟着上去了,却只是在舞室门外等着。

  孟湛手里拿着下车时从车里带下来的水,他担心一会顾宴练累了找水喝。

  孟湛以前也进去过那么几次,里面学舞的人并不多,这个教舞的老师很出名,收费很高,里面同学的都是富家子弟,也都知道他是顾宴的保镖,他进去等倒是没什么,关键是他自己受不了,他看着顾宴跳舞,他会y。

  陪伴顾宴和等待顾宴已经成为孟湛生命里很重要的事情了。

  孟湛在等着顾宴的时候,大多时候都是在发呆,偶尔也会看看手机,他并不看那些搞笑的视频打发时间,他只是偶尔看看新闻而已,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孟湛一点不觉得时间难熬,对他来说,只要是等着顾宴,无论多久,他都是愿意并且情愿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何总躲不开那个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何总躲不开那个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