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红色的独角怪2021-03-17 16:433,008

  滩前日落,顾宴画画的时候很静,他画出来的东西不算一眼惊艳,却耐看舒服。

  最后一笔落下的时候,他自己似乎也十分满意,难得的勾嘴笑了一下。

  顾宴的性格挺淡漠的,不轻易笑,平时也只有在做他特别喜欢的事情的时候才偶有笑容。

  顾宴画画的时候是不会觉得累的,有时候一坐就能坐上一天,他对自己的要求很高,一笔一画都要刻画到极致才罢休。

  不远处的路边停着一辆车,车前站着一个修长的身影。

  合身的西裤,上身是一件简单的寸衫,袖口微微挽起一些,身材极好。

  孟湛背着手,目光紧紧的盯着不远处一个人安静画画的顾宴,眼底带着有些狂热的似乎是欣赏,但又似乎并不仅仅只是欣赏。

  顾宴上身着宽松的卫衣,下身只是普通的休闲牛仔裤,稍短的头发微微染着一丝黄,看起来装扮普通,但是长相却是惊艳无比的,青涩之中带了丝不可言说的性感。

  终于,顾宴把笔放了下来,抬手抚过画板,收回手的同时他捏了捏自己有些僵硬的后颈。

  孟湛不动声色转身打开了车门,从车里拿了一瓶矿泉水,然后走向了顾宴。

  “喝水”,孟湛微微俯身把水递到了顾宴的面前,顾宴没抬眼,只是接过水然后仰头喝了一大口,喉咙微动,唇角还有因为喝得太急而从嘴里溢出的一滴水。

  那滴水随着顾宴微动的喉咙处一路往下,滑进了被衣服覆盖的身体里,彻底消失不见了。

  喝完水,顾宴把水还给了孟湛,然后站了起来,“回去吧……”

  孟湛轻嗯了一声,低下身子给他收拾画板和笔,然后跟在他的后面往车子的方向而去。

  先是给顾宴打开了前面的车门,看着顾宴坐了进去,孟湛才又打开了后面的门,把画板放了进去,再绕车一圈走到驾驶座前打开车门上了车。

  顾宴一直以来都话不多,孟湛已经习惯了,所以他也没有开口,只是偶尔从车镜里瞟一眼顾宴,他能够看见顾宴微垂着眸子盯着窗外的侧脸。

  经过超市的时候,孟湛放慢了车速,抬眼看了车镜里的顾宴一眼,“今晚在家里做饭吗?”

  顾宴似乎略想了两秒,点了点头,“好。”

  孟湛把车子停在了超市的车库里,然后解开安全带,下了车,走到另一边给顾宴打开车门。

  顾宴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完全没有逛超市的感觉,好像只是在做一件必须要做的事情。

  孟湛跟在他身后,拿了个推车,顾宴倒是对超市不陌生了,直接往蔬菜区域而去。

  孟湛会做饭,手艺还不错,所以,他们一起进超市买菜这事,发生过很多次。

  这个时间点超市的人不算很多,但也并不少,孟湛选菜的时候动作很快,他知道顾宴不太喜欢在人多的地方,买好了菜,去往结账区经过零食区域,孟湛问了句,“有什么想吃的吗?”

  顾宴脚步没停,也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在结账柜台前排队,顾宴目光微瞟,目光停留在摆放着tao子的柜侧,孟湛顺着顾宴的目光,然后微微凑近了顾宴,低声开口道,“需要吗?”

  顾宴微蹙着眉头沉默了两秒,点了点头,然后孟湛便面不改色的拿了几盒放进推车里。

  结完账,孟湛提着一个大袋子,两个人又回了车上,然后继续开车回家。

  一路上,依旧是没有开口,顾宴不太喜欢说话,孟湛早就已经习惯了。

  车子在一个高档小区的一栋前停了下来,孟湛下车给顾宴打开了车门,然后从车后把购物袋和画板一起拿了下来,安安静静的跟着顾宴一起走了进去。

  进了门,孟湛先去把东西放好,然后给坐在沙发上的顾宴倒了一杯水,目光瞟到门口处,刚才顾宴甩掉的鞋子还歪倒追,孟湛走过去把鞋子放好,顺便把顾宴的拖鞋拿了过来,正正的放在沙发前,随后转身进了厨房。

  孟湛是顾宴的保镖,顾宴不喜欢跟太多人有交集,所以孟湛连带着也做起了保姆。

  顾宴很好照顾,虽然是个金贵的小少爷,其实并不难伺候,只是孤僻了一些而已。

  孟湛做饭的时候,顾宴在沙发上坐了会后,起身走向了厨房的方向,顾宴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门口,微微倚靠着,看着孟湛做饭的背影。

  “很饿了?”孟湛微微转头看他。

  顾宴摇了摇头,孟湛又道,“无聊了?”

  这回顾宴点了点头,孟湛擦了擦手,然后走出了厨房,他从房间里拿出了一副新乐高,给他拆了包装,放在了沙发前的地毯上,“在这玩会吧,我很快就好。”

  顾宴台阶又走回了沙发旁,坐在了地毯上,安安静静又拼起了乐高。

  孟湛站在他身侧,垂眸就能看见顾宴低头时微微露出的白皙的后颈,突然又想起他喝水时微仰着头时喉咙微微滑动的模样,孟湛眸子沉了沉,呼吸有些沉重。

  深吸了一口气,孟湛又回到了厨房,继续着原本没做完的事情。

  没一会儿,孟湛就做好了饭菜,顾宴乖乖的放下乐高,去洗了手,坐到了餐桌边。

  一顿饭也是吃得沉默不已,顾宴吃东西的时候很可爱,总让人有种错觉,好像格外好吃。

  “好吃?”孟湛看着顾宴,目光灼灼的。

  “嗯……”顾宴点了点头,然后又继续低头吃东西。

  每天都是如此,孟湛已经陪着顾宴好几年了。

  当初是孟湛自己找上顾宴说要给他当保镖的,长得好身手好,要的又不多,顾宴想不到有什么不接受的理由,两个人平时几乎形影不离,不知不觉,几年就这么过去了。

  孟湛把厨房收拾好出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了顾宴的身影,孟湛了然的走向顾宴的房间。

  房间的门并没有关,顾宴在房间的浴室里,孟湛站在门口仿佛能够听见浴室里的流水声。

  孟湛转身走了出去,然后把今天买的tao子拿了进来,放在了床头。

  孟湛低下身子,蹲在了床边,慢慢把脸凑近了顾宴的枕头,上面似乎还残留着属于顾宴的味道,孟湛深深嗅了嗅,他并没有跟顾宴住一个房间,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会进这个房间。

  孟湛微微侧了侧头,睁开了眼睛,他能感觉到顾宴的脚步,孟湛又恢复了平静的表情站了起来,果然,几秒之后,浴室的门被打开了,顾宴披着浴袍,头发还微微滴着水,脖子上挂着一块毛巾,边擦着头发边看向孟湛。

  孟湛耐心翻了吹风机出来,然后走到了顾宴的身边,顾宴微微低下了头,难得的开了口,“你洗澡吗?”

  “先给你吹干头发再洗”,孟湛打开了吹风机。

  孟湛站在给顾宴小心翼翼的吹着头发,指尖不经意触碰到顾宴皮肤时,他还能感觉到自己强烈跳动的心脏,也只有在这样的时候,他才能有机会并且找得到理由这样安静的又专注的看着顾宴,他喜欢顾宴,喜欢到已经快要控制不住把人绑起来锁在自己身边了。

  关上吹风机,孟湛洗了澡,他们,开始进入正题。

  他们这种关系有一段时间了,只是下了床后他们就又变回了保镖和小少爷的状态。

  两个人很默契,孟湛从不越界,顾醒似乎也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明日还是一样的相处。

  不能在他身上留下hen迹,不能接wen,顾宴倒是不拒绝孟湛在某些时候qin他,毕竟他也是ann人,明白那种感觉,但是孟湛不敢,他害怕自己一旦qin上了,就失控了,就控制不住的想把人rong入自己的骨血里,而那样,不是好事,那样说不定顾宴就要把他赶走了。

  小少爷不爱他,他知道的,或许有依赖,但不是爱。

  孟湛倒真小心翼翼得像是一个万能的随从,在外能保护他的安全,在家能给他做饭,在chuang上能让他s。

  顾宴有些脱力的靠在了孟湛的胸前,孟湛的心跳加速,他的手小心翼翼又恋恋不舍的轻扶着顾宴的腰,努力的平静着自己的呼吸,“继续吗?”

  顾宴喘着气,微张着唇,摇了摇头,意料之中的答案。

  每一次不都是如此吗?他们之间一直都是顾宴说了算。

  孟湛转身进了浴室,给浴缸里放了热水。

  把顾宴bao进了浴室里,放进浴缸里之后,孟湛才去了浴室的透明隔间里开水洗澡。

  孟湛关了水,然后擦了擦身子,走出了浴室,他规规矩矩的又穿回了衣服。

  顾宴泡了一会,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孟湛就已经站在旁边,手里拿着他的睡衣。

  顾宴穿上睡衣之后,便上了床,床头放着孟湛为他准备好了的热牛奶,顾宴把牛奶喝了,然后把杯子给了孟湛,孟湛拿着杯子走出了房间,顺带着把门给带上了。

  孟湛微仰着头倚靠在顾宴门外的墙壁上,举起了牛奶杯,就着杯沿把杯底最后残留的几滴牛奶喝进了自己的嘴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何总躲不开那个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何总躲不开那个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