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就是打了她一巴掌又如何
晚离2017-10-06 22:082,624

  景雲二十一年,秋。

  将军夫人作风不正,与奸人私通,谋害公主,被判立即处决!

  车轱辘行驶在有些不平的地上,除了碾压过细微灰尘的声音之外,便只剩下了她轻浅的呼吸声。

  冷眼,漠视,轻蔑,嘲讽。

  这便是世人对她的态度!

  枷锁之外是双重禁锢了她活动范围的囚牢,文舒容的视线从那一张张陌生的面容望去,却又是一幅幅相似的神情。

  与前些时日的愤然嘲弄不同,而今更多的是得已释放的坦然!

  她的嘴角兀的泛起一抹苦涩的弧度,随着这带着凉意的第一阵秋风,飘散离去。

  刑场上的怨念很重,压抑至极的氛围使得她一阵耳鸣,朦胧不清,又好似有阵阵哀怨哭声!

  脚镣的禁锢让她行动有些不便,奈何被催的紧,不待她另一只脚的站稳,便被不耐烦的官兵推搡着下了囚车。

  淡然的眸子巡视了眼满目的官兵,她的唇角上扬起一抹微妙的弧度,带着浓浓的嘲弄。

  “跪下!”

  伴随着低沉的冷喝声,文舒容被摁着强制跪下,膝盖隐隐传来疼痛时,肩胛那被恶意钳制着传来的痛楚让她轻轻皱起了眉头。

  秋风轻扬,文舒容缓缓抬起头的模样,落在了不远处城墙上的男人眼底。

  四目不期而遇,文舒容心微微一颤,脸上浮现起的笑容慢慢变淡,进而转化为了一抹苦涩,唯有那对暗眸里的嘲讽丝毫不减。

  他说,舒容,这是京都,不容无理放肆!她便日夜熟记律例,不敢放肆。

  他说,舒容,我是将军,难免夜不归宿!她便不再紧随着他,等待他的迟迟未归。

  他说,舒容,她是公主,不可出言不逊!她便依他处处妥协,可换来的,依旧是这个下场!

  她的眼圈微微泛红,黑色眸子里的男人的模样并无多大情绪,是她早已习惯了的漠然,还有那一丝的犹豫,终是被不信任压下。

  罢了——罢了。

  午时令下,手起刀落,血色蔓延,好似看了场无趣的戏曲般的观众,讪讪离去,没有任何惋惜,更没有任何怜悯。

  唯独仅有的一丝不屑也随着这象征着生命流逝的血色,无尽蔓延至地狱。

  罢了。

  便这样罢。

  ……

  疼痛,麻木,然后是一阵晕眩。

  “我不想看到你一错再错!”

  “你这样委曲求全!最后能换来什么?”

  “你何苦这样作践自己?跟我回去吧!”

  熟悉的声音,那一幅幅场景在混沌的眼前一闪而过,唇角泛起苦涩,如祁璟所说,她终是将自己逼向了绝路!

  眉心微微作疼,迷惘间,一道愈发清晰的嘲笑声正不断的刺激着她的脑膜!是谁?

  这个声音……

  “真是不堪一击,你这样好戏弄,本公主还真是没有一点成就感呢!”

  意有所指般的放声大笑,以及那道不大不小的轻蔑声,清楚地传入了她的耳里。

  迷迷糊糊着睁开双眼,入眼的是那张让她极其厌恶的面容,相似的表情,和表里不一的那令人作呕的好心问候。

  “将军夫人哟,您这不是折煞本公主吗?这若被别人瞅了去,定要以为本公主怎么欺负你了呢!”

  无辜的双眼却尽是得意,她的一席话,让周围看热闹的下人们更加不客气的无尽嘲笑了起来。

  她不屑移开的眼神,唇角轻抿出的冷笑,和那日地牢中的挑衅如出一辙!

  “文舒容,要怪只能怪你……不该成为他的夫人!”

  恶狠狠的话语将文舒容的视线引进了黑暗,片刻又恢复了平常。眩晕的感觉慢慢降低时,周遭的微弱灯盏正一点一点的唤回她的思绪。

  “夫人这一场自导自演的戏,着实让本公主感到心慌呢!分明,夫人是想害本公主来着,怎么一转眼,自己给摔在地上了?”

  沈茹君轻挑挑眉,无奈摇头,正落入文舒容的眸底的她的神情,却是冷凛不屑。

  双眸微缩,目光一凛,文舒容从冰凉的鹅卵石小径上缓缓站了起来,微低着的是被薄薄刘海虚遮着的漠然面孔,只见她的嘴角勾勒起一抹邪魅的冷笑,“是吗?”

  一句反问,却让人摸不着头脑。

  “啪!”

  清脆的响声,如一记响雷一般将众人的思绪轰炸开来。同时,她那夹带着嘲讽笑意的话语,亦在这夜中,格外清晰,“不过一时失手,既然你想要,再给你一次⋯⋯也无妨!”

  当众人视线触及到那边显然一怔的沈茹君的脸上时,不由得一怵,倒吸了一口凉气的动作也是如出一辙!

  只见那如凝脂般的容颜上,象征着卯足了力道的一道血印子。

  “你……”

  下意识的捂上自己的脸的沈茹君显然也有些愕然,随即眼圈微微泛红,一脸的委屈。

  反观这头的文舒容却显得怡然自得,正十分满意的活动着筋骨,嘴角噙笑,邪魅般的轻眺向了那头不知何时回府的男人身上。

  挑衅意味十足,“我最讨厌,让人厌恶的丑女人!特指公主你,沈茹君!”

  他习惯性的皱起了眉头,不发一言,只是示意着下人们的离去,随后,又直直的望进了文舒容的眼底。

  “文舒容,你打算如何解释?!”

  隐隐发怒的迹象从他满是埋怨的神色中展现了出来,“如今我将一切看得真真实实的!你还想怎么狡辩!”

  他步步紧逼,愈发冷凛怒然的话语却只是让文舒容哑然失笑了起来,“我不打算狡辩!也不打算赔礼道歉!更不打算⋯⋯任你处置!”

  文舒容说着,视线从他的身上移开,落在了一旁仿佛正压抑着一切情绪的冷美人沈茹君身上,嘲讽的意味更加浓烈了,“既然你向来都不信我,我又何必再死皮赖脸的狡辩?!”

  她说的云淡风轻,随着这夜风涌进了他的心间,微微一颤。

  男人面色一怔,隐忍的怒意也随之被撩起,“你又想如何使性子?快与公主……”

  “顾明晨!”

  文舒容适时的打断了他的话,眉开眼笑的神情却略显苦涩,“那我便如你愿,再使一回性子!我就是打了她一巴掌又如何?我更不会如你的愿道歉!还有……我愿意与你和离!”

  文舒容一字一顿,面色毫无波澜,却平静的让人莫名的心惊。

  而那一头,显然没有意料到这种地步的顾明晨,显然也有些愣然,满脑的愤怒被恍然替换!

  顾明晨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曾自以为看透,直到后来沈茹君的到来,她懂他的避重就轻,却不懂他的从不偏袒。

  她为了他,放弃了她的所有,可是至死她才恍然明白,他并不会为了她,与天下无敌!

  那英勇骁战的大将军,不会做她一人的英雄!而让她难以割舍的,只是她自以为是的深情!

  是啊!顾明晨,你算什么东西!

  深呼吸了一口气的文舒容脸上再次划开一抹浅笑,而那广袖下攥成紧紧的小拳的手心正渗出一点一点的血丝。

  像是攒足了勇气般,文舒容底气十足的对峙着那边脸色铁青的顾明晨,一字一缓,那是她晚来的倔强,“啊,对了!如今的我,还少了一个让人可以津津乐道的弃妇笑柄。”

  “如何?将军可愿——成全贱妇?”

继续阅读:第2章 被睡我厌烦了的男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宫这厢有礼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