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被睡我厌烦了的男人
晚离2017-10-06 22:462,466

  弯月如钩,泛着瘆人的冷意。

  三人对峙的场景僵持不下,直到文舒容说出那番话之后,也是一人不动声色的欣喜,另一人却有些迟疑。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顾明晨的声音隔空传进了文舒容的耳里,他的神色无异,声线如往常般低沉好听,只是一如既往的,她根本看不透他的情绪!

  他大约是在欣喜吧?总算摆脱了她这个大麻烦!

  嘴角泛起冷意,文舒容无声上前了几步,也不期而遇的对上了他一如既往沉稳的双眸。

  和第一次初见时的一样,他那静如止水的深眸里,清晰的倒映着她的面容,一颦一笑,还有那抹许久不见的自信桀骜,再次出现在了她的嘴角。

  薄唇轻掀,她的脸上却毫无笑意,“这不是……你想要的结果吗?不,是你们,是你们景雲上下的所有人!”

  月色愈发的惨白,两人无声对峙着。

  自文舒容尾音落下至今,已是长久的缄默,长吁一口气,文舒容淡然的开了口。

  “我文舒容不曾欠你顾明晨什么!当初的你我嫁娶也是你情我愿!我在乎你,但也不代表,这就是你能够以此来威胁约束我的理由!你让我忍我也便忍了,你让我做我也做了,可是,连半点信任都不愿再给我的你,现在,凭什么?!”

  她淡淡的声线随着轻风飘散在了顾明晨的耳边,而就在顾明晨张嘴正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便被急匆匆赶来通报前线发来战报的侍卫给打断。

  轻风微微扬起鬓角的碎发,文舒容那道漠然的视线,也从顾明晨的那对黝黑的眸子上移开,面不改色的侧过身离去。

  身后的细微对话声渐行渐远,而文舒容的伪装也一点点的瓦解。

  月凉如水,有阵阵冷风迎面拂来。

  文舒容的脚步愈发的沉重,而那被冷风刮的生疼的眼眶也不争气的泛起苦涩来。

  “舒容,跟公主道歉。”

  “我不会道歉!”

  “舒容,你这是犯了忤逆之罪!”

  “那又如何?我并不觉得我有错!”

  “舒容……你若是再如此,你我夫妻情分便到此为止!”

  “……”

  是了,那时的顾明晨,分明已经听信了外界的流言,而那时候的她,在他咄咄逼人时,最终还是服了软。

  所以,后来的一切一切,终究只是她的咎由自取!

  夜风勾起涟漪,凭借着微弱的月光,文舒容看清了水中倒映着的她的脸,没有可怜的黯淡惨白,没有瘆人的瘦骨嶙峋,更没有绝望时的心如死灰!

  白皙的手指无意识的抚摸上脖颈处,那里完好无损,更没有那手起刀落的痕迹!

  而那薄薄的青丝遮掩着的额头上,是带着被灰尘遮盖着的细微血渍,文舒容望着这道伤痕慢慢的出了神。

  刚刚……

  大致回想了下事情原委的经过,文舒容只觉得隐隐有些不对劲!从之前的一幕幕,再到现在的时间无限流逝,难道……刚刚不是死前回忆往事之中的一幕吗?

  可是为什么现在……

  文舒容百思不得其解,而那刚刚被长指甲陷入手心的血痕也赫然的出现在了文舒容的眼底,而那痛楚和麻木,也好似在象征着什么!

  是做梦,还是⋯⋯

  文舒容覆下眼睑,一狠心,直接咬上了手背,直到那随着贝齿摩挲着隐隐作疼的神经蔓延,文舒容这才清晰的感受到那生命的迹象!

  她,竟然还活着!

  思绪微愣,临死前的苦难和嘲讽,沈茹君的挑衅和不屑,还有顾明晨那日益渐露的厌恶,尽数的浮现在了脑海。

  双手不自觉的握成拳,长长的指甲陷进了手心中,传来的麻木和疼痛感,无一不在提醒着她,这不是梦!

  她还活着,重新回到了两个月之前!

  “文舒容,你是我见过的,最好对付的女人!”

  临死前沈茹君对她说的话语忽然在脑海里响起,像是想到什么似的,一抹苦涩至极的冷笑在唇角边划开来。

  文舒容啊文舒容,上辈子的你,还真是可悲!

  自嘲的苦涩含在嘴里,望着凉水中自己姣好的面容时,竟慢慢的浮现出了后来被摧残的不成模样的她的样子。

  那是怎样的绝望?

  心力交瘁,每天都比活在十八层地狱还要痛苦万分!

  听着从那个女人嘴里传达给她的一句又一句的残忍,想着他对她施加的一次又一次如同酷刑的无视和失望,她竟到死还未放弃挣扎!

  她忘了,从一开始就注定了,顾明晨,早已放弃了她。

  既然这样……那便让他们……也感受一回,绝望吧!

  文舒容慢慢收回视线,垂眸转身朝着厢房一步一步的走去,只是被月光投下的阴霾处,却见她嘴角勾勒起一抹阴冷的弧度。

  那抹寒意,随着这深夜的冷风慢慢侵蚀直京都的各个角落。

  第二日,清晨。

  休书。

  文舒容将信纸郑重着搁置在梳妆台前,原本坚定无比的双眸却慢慢的黯淡了下来,望着信封上大写着的‘休书’二字,渐渐出神。

  “夫人还在呢?”

  身后传来刺耳难听的声音,将文舒容的思绪拉回,也恢复了一脸漠然的情绪。

  “夫人昨晚说的信誓旦旦的,本公主还以为,夫人还真走了呢。”

  沈茹君缓步走来,捂嘴偷笑的动作落在了文舒容的眸底。只见她不动声色的拎着行李,然后一步一步的朝着沈茹君靠近,站定在了她的面前。

  “我走了,自然还能回来!可你,哪怕是为妾,恐怕⋯⋯都难!”

  文舒容的话让沈茹君有些愕然,只见她脸色一怔,然后黑沉下了脸来。

  “啪。”

  信封出乎意料的被重重的扔到了她的脸上。

  沈茹君显然还没有缓过神来,只见对面的文舒容嘴角噙笑,手高扬又落下,在沈茹君那还带着一些被划过的印子的脸上,狠狠拍下。

  “啪!”

  “这是本宫……赏你的!算是,还了你这些日子的照拂!”

  文舒容桀骜不羁的神情落在了沈茹君的眸底,只见后者下意识的回退了几步,却遭到文舒容的步步逼近。

  “哐。”

  沈茹君退无可退,被文舒容逼近了死角,掩饰掉深眸里的战栗,沈茹君望进了文舒容的眼里,却见她勾起的唇角停在了她的耳侧,“对了!公主费尽心思想要的顾大将军啊,不过是被我睡厌烦了的男人罢了!!”

  “还有啊,反正你也嫁不进将军府,那这些日子你可得好好想想,想想如何才能不被我,赶出这京都!我一旦让你离开了京都——”

  灼、热短促的音调,却像冷到极点的寒冰,“那你一辈子都别想再回来!”

  余音在耳,沈茹君迷茫的望着自信离去的文舒容的背影,心底那止不住的轻颤却将她的力气给消失殆尽。

继续阅读:第3章 同归于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宫这厢有礼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