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同归于尽
晚离2017-03-04 01:132,328

  疾步离去的脚步,却在这道略高的门槛前缓顿了下来。

  “哎哟,可不得了!听说那将军夫人又弄出幺蛾子来了!”

  “三天两头的,不是她跟下人通jian,便又是将哪个奴婢给处死了!这会儿,又弄出什么事来了?”

  “听说她跟陈国私通,加害当朝公主!现在已经被抓起来判立决了!”

  “真是风水轮流转!这报应终于到她头上了!”

  “……”

  嘲笑声无情的充斥在耳,脑海里又回想起了那时被处决前的一对对相似的冷漠的双眸,文舒容缓顿下来的脚步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

  视线从一旁视若无睹的侍卫身上移开,转投到了将军府外人来人往的街道上,看似平易近人的笑脸上,却让文舒容徒生畏惧,只因为她是文舒容,众人口中那不堪一提的将军夫人!

  双手不自觉的收紧,文舒容紧咬牙关抬脚跨出了那道门槛,心里却抑制不住的轻颤。

  稳当落下,激起细微尘埃。

  被这边动作吸引来的是众人缓顿停留的目光,只是一眼,便又离开。

  沐浴在阳光下的文舒容面色这才慢慢缓和过来,嘴角轻佻出一抹冷意连连的弧度。

  原来,出了这将军府,她什么也不是!

  两国的战乱已经持续了很多年,陈国慢慢壮大的趋势也开始让景雲不容小觑,只是一向主张和平的先皇,却一直处于防御且有意商谈和平共处的状态。

  这是陈国一向惯用的伎俩,夜深时趁着敌方意志薄弱之时发动攻击,最终却也只是装腔作势,等到景雲准备防御时,陈国方又撤退了!

  “我们和离吧。”

  清冷的声线再次回响在脑海,顾明晨望着大雾中慢慢撤退的军队,思绪也随着这白茫茫的一片而涣散开来。

  “将军。”

  不容顾明晨有片刻的怠慢,一旁的副将目送陈国离去的方向,缓缓的开了口,“看来这次又白跑一趟了!”

  顾明晨的思绪被慢慢牵引了回来,他并没有立刻开口,只是略微低吟沉思了一会儿之后,这才缓缓下达着命令,“分两批军队轮流看守,养精蓄锐,绝对不能有任何马虎和懈怠!”

  得令下去通报的军头走后,一旁的副将秦鼎却一直是饶有兴趣的斜睨着打量着顾明晨。

  “何事?”

  被盯得很不舒服的顾明晨皱起了眉头,却只是换来秦鼎的别有意味的轻笑和否定,“无事。”

  轻轻皱了皱眉,顾明晨并没有追问。

  “就是有些事有些好奇,想听听顾大将军的说辞。”

  秦鼎回首,凝望向远处的目光慢慢的暗了下来,沉默了须臾,复又开口,“那文舒容犯了和jian之罪,理应处以五刑,可——”

  他欲言又止,随即转眸看了看顾明晨,“难道真如外界所说,顾大将军竟如此爱着那文舒容?”

  “啧,不像不像。”秦鼎开始自说自话,却又故意讥笑起顾明晨来,“想来,定是你顾将军爱戴绿帽子,欣喜的很!”

  秦鼎大笑了几声后又很识相的收住,而顾明晨的脸色却微微难看,这几日来回战营的途中也难免会听到些闲言碎语,谁知,昨日回京所听到的竟是关于文舒容红杏出墙的流言,这一点,让顾明晨很是介怀!

  只是……昨晚她的态度……

  顾明晨有些狐疑的微眯起了双目,而这时,身边的秦鼎却再次开了口,将他的所有注意都集中在了他的话上,“那件事……查的怎么样了?”

  “……”

  顾明晨只是摇了摇头,心里积聚起来的低沉情绪最终还是化为了心底的一声叹息。

  关于……几年前,他父亲在战场上失踪的消息……如今,还是一无所知!

  月朗星疏,偏离京都的郊外已经彻底隔绝了繁华的夜市,除了夜风拂过的窸窣声,便是那每跨一步,自发的沉重的喘息声了!

  走出京都时,已经是午后了!面临着两条路,文舒容却选择了这条坎坷的山路!原因无他,只是为了减小在路上遇见归来的顾明晨的机率!

  尽管,到了这关头,她开始有点后悔了!

  大口喘气着,文舒容停下了脚步,俯瞰着灯火通明的京都,过快的心率也慢慢平稳了下来,只是那对眸子黯淡下来的同时,也染上了几分自嘲。

  一年有余的时间,她却是被变相的囚禁在了那将军府!

  多可笑,在顾明晨和远大的抱负之间,她选择了他,结果输得一败涂地!

  “踏踏……”

  细微的声音自远方传来,文舒容轻扬起了眉峰,侧耳细听时,双目却猛地一凛,不动声色的翻身躲进了一旁的树林里。

  只见冷月下,一匹骏马快奔而来,而坐骑之上,是一脸铁青神色的顾明晨!

  缰绳握在他的手中,只见他拉紧了缰绳,将骏马停在了刚刚文舒容逗留此地的不远处!

  紧接着,是一片寂静。

  “出来。”

  顾明晨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而这边的文舒容显然并不理会,冷着眸子,转身便走,也不管不顾方向!她只想着,尽快离开这男人的身边!

  大步跨走,再到小跑,文舒容步伐加快的同时,却猛地被后方一股力量给牵制住,震惊时便又落入了一个坚硬的怀里。

  那是顾明晨冰冷的铠甲!

  意识到这点的文舒容眼眸一冷,扬起手刀向着身后的顾明晨挥去,却被他半路拦截下,紧接着一个翻转,文舒容被顾明晨扛到了肩胛上。

  与此同时,耳边还传来了他哼笑般的鼻音声,让文舒容的脸色更加暗沉了下来!

  “顾明晨,你要干什么!”

  文舒容质问的同时,顾明晨扛着很不安分的她也回到了骏马边,斜睨了眼底下芸芸,一抹微小弧度在他的嘴角抿开,“若是你再不安分,我可保不齐不会将你扔下去!”

  “那就试试看!”

  文舒容不屑的冷哼道,“大不了同归于尽!”

  文舒容语音刚落,却猛地被顾明晨扔到了马上,被骨节分明的硬骨硌得慌的文舒容那道痛呼声还未发出,便被顾明晨点了穴。

  文舒容覆下的眸子尽是怒意,咬牙切齿着在内心里骂了顾明晨上千遍!

  尽管,这是她早就料想到的!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不能放她离开?

  前方光亮愈发的明朗,而落入文舒容眸底的顾明晨的模样,却硬生生的在剜着她的心。

  而此时,一支队伍正慢慢的包围了将军府……

继续阅读:第4章 不知被戴过多少绿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宫这厢有礼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