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不知被戴过多少绿帽
晚离2017-10-06 22:372,851

  将军夫人文舒容欺君犯上,对公主出言不逊,并掌掴皇亲国戚,还执迷不悟,已于昨晚被捉拿关入大牢,听候差遣!

  第二天,一则诏书在京都传的沸沸扬扬的,而这时,身为这字句间的主人公的文舒容正用着这毕身功力,做着那翻墙越狱之事!

  “你去那边找找!”

  “你们几个跟我来这边!”

  “一定要将那女人找出来!她的命,和你们的命!你们自己看着办!”

  “……”

  满是怒意的话语幽幽的传到了这边还在努力翻着高墙的文舒容耳里,她抬眸望了望那边隐约露出的衣角,轻轻皱起了眉头。

  五个时辰之前。

  途经之处,被过度灼热的目光注视着,让文舒容开始庆幸她是趴着的姿态,自然,她也没有错过人群熙攘间的窃窃私语。

  关于英姿煞爽,战绩显赫的大将军,想必是没有人不认识他的!只是,顾明晨向来独来独往,而那被批判的一无是处的正牌夫人也更是见所未见!

  如今,大将军从战场归来,并和一女子同骑一匹马,更是让大家对这名女子格外的好奇!纷纷在猜测她的身份!

  而此时趴在马背上的文舒容更是欲哭无泪!

  进了小巷,便是通往将军府的小道。

  被解了穴道,文舒容下一刻就被顾明晨拉了起来,正坐在了马背上,望着被月色照亮的前方,文舒容并没有开口的意思,而手正轻轻的揉着隐隐发疼的肚子。

  “在想什么?”

  低沉且魅惑的声线在耳畔响起,引得文舒容一惊,下意识的前倾,想要逃开顾明晨的气息,嘴上也同时不示弱道,“还能想什么!当然是计划着明天该怎么逃出来啊!”

  “还想逃?”耳边传来的是他轻哼一笑的声音,“还未完婚时私逃,便是逃婚,这成婚后再私逃,便成了什么?”

  “啧。”文舒容见此情形,只是冷冷回驳,“大不了再被世人骂几日,‘那将军夫人,又跟野男人跑啦!’”

  文舒容的话音刚落,只见顾明晨一个收紧,拉直了缰绳,马被迫停下,而毫无预兆的文舒容径直摔落进了顾明晨的怀里,而他那毫无情绪波澜的嗓音,在耳畔低语呢喃,“就如此想给我戴绿帽子?”

  “呵。”文舒容冷笑道,“在那些世人嘴里,你不知被戴过多少回啦!”

  文舒容说完,只感受到揽着她腰肢的手正隐隐用力,尽管如此,她的嘴上依旧不依不饶,“将军心中,多少也总有个数吧?啧,真是难为。”

  文舒容的话并未收到回应,与此同时,她明显的感受到顾明晨与她之间的距离正一点点远离。

  有脚步靠近的声音传来,文舒容定眼望去,只见那将军府外,是早已等候多时了的锦衣卫们。

  “将军夫人,请跟我们走一趟!”

  锦衣卫是一贯的冷脸,高傲且自大的神情落到了文舒容的眸底。

  “凭什么?”

  文舒容冷声质问,却只是换来锦衣卫的一句,“您是否有罪,我们还有待查实!但为了您少受些苦,请您配合我们,跟我们走一趟!”

  锦衣卫说着,便上前来到了文舒容的面前。

  而文舒容却是回眸望了眼不发一言的顾明晨,心里泛起阵阵冷意,“我说过,我不会道歉!自然,也不认为我有罪!”

  说完,强压下苦涩,文舒容翻身下马,头也不回的说道,“这是最后一次,往后,你休想再让我跟你走!”

  和那时她被判死刑一样的场景,是啊,他从不会,因为她有任何为难!他也觉得,那是她该受的惩罚吧!

  呵,再次重蹈覆辙了呢!

  敛目苦笑,思绪却被那边的一道轻笑声给打断。

  一阵柔风轻拂过,只见并不大的庭院当中,被绿色植物和颜色鲜艳的花儿围绕着的,是小径之处的石桌上,那边一个素衣裹身的男人正好似闲暇的打量着坐在高墙上的女人。

  他的半挽发丝用一根同锦衣相似素色的发带轻束着,随着时而拂过的微风而在空中划过一个个微小的弧度。他的面容,妩媚的神情多于书生气息,娇柔的脸庞是多情的五官,狭长的双眸带着一丝挑衅,好看的眉峰此时正轻扬了起来。

  他浑厚、富有磁性的嗓音说道,“像姑娘这样翻墙都要见我一面的人倒是少见。”

  他轻抿一声笑意,自来熟的调侃引来她的眉间轻蹙,却是让他的兴致盎然。

  她的穿着不像寻常人家的姑娘,却在做着逃犯的事情,她那未上粉黛的面容倒也有一丝韵味,当然,若是那如疯婆子般凌乱的青丝忽略不计的话!

  “所以,要邀我进去歇息一下吗?”

  文舒容耳边时刻注意着小巷口的动静的同时,亦抬眸,看向了那边并无任何动作的男人。

  “我不想引狼入室。”他稍作停留,即便又开口,“当然,想进来也可以。”

  文舒容听着,欲离开的动作停了下来,侧耳倾听着男人的话语,直到——

  “求我。”

  只是简单的两个字,却让文舒容咬牙切齿。

  只见那男人驻足在了不远处,好似闲暇的神情也是欠揍的很!文舒容怒瞪了男人一眼,却见男人笑的更加的开怀了!

  “不好意思,本姑娘不奉陪做戏消遣!”

  文舒容只是冷冷的说了这么一句,紧接着,作势便要沿着高墙爬到隔壁去。

  “可真是,拿你没办法!”

  男人的声音传到了耳边,文舒容并不作理会,直到,一双白皙修长的手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

  等到他的话音落下,偌大的宫殿中便再也没了声响。

  “朕不希望在早朝时听到与政事无关的事情!”

  年轻的沈慕栎是刚登基一年的新帝,太上皇是当年统一了大陆的沈钦之,他结束了令百姓们苦不堪言的战乱,并改国号为景雲,深受普天之下的爱戴和信任!

  在沈慕栎成年之际,又将江山委以重任,安然的去了五台山修行,然而,关于陈国日益强大之事,却久久未介怀!

  主张和平的沈钦之,也一直在插手于此事!故,也较为看中身为前大将军之子的顾明晨!

  便是这一点,沈慕栎本并不认同沈钦之的观念,而对听从沈钦之命令的顾明晨,更是不受待见!

  今日关于文舒容对沈茹君出言不逊一事,顾明晨却第一次前来求了情!

  顾明晨从战场归来时,不见文舒容的身影,只有一封她亲手写的休书!她竟借以他的名义休了她自己!

  那时的顾明晨并未发觉,当他急忙跨上马追赶时,长廊外的女人,正一脸愤然的目送着他的离开!

  不甘的双眸里尽是狠毒和妒意。

  坊间关于文舒容的传言很多,流传进宫内的更是不堪,当沈慕栎质问着顾明晨为何要求情时,顾明晨却一时噤了声。

  “那女人心狠手辣,还不知廉耻与人私通,按照刑法,此时她就该被立即处死!”

  沈慕栎说着,同时也放缓了语速,“朕知道,茹君一直倾心与你,若是你……”

  “为何非死不可?!”顾明晨径直打断了沈慕栎的话,“我竟不知原来流言也能算作证据。”

  “以皇上的睿智,又怎会因为坊间传闻便直接定一人的死罪?再者,文舒容是我妻,我今日来求情更是理所当然!”

  顾明晨依旧重复了自己的主要目的,却引来沈慕栎的怒意嘲讽,“何来的理所当然?你今日这夫妻情深的戏倒是做得很足!”

  “朕告诉你她为何必须死!就单凭她藐视皇权这一点,还不够吗?那若是朕偏要她死,她岂能不死!”

  偌大的宫殿中,沈慕栎的质问声不断回荡着,只见众百官大气也不敢出一下,纷纷埋头不作声。而此时,一名禁卫军却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俯首跪在了大殿中。

  “禀皇上,犯人文舒容潜逃了!”

  一句话,彻底打破僵局。

继续阅读:第5章 我怕王爷舍不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宫这厢有礼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