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我怕王爷舍不得
晚离2017-10-06 22:392,197

  眉眼如画,一颦一笑都像牵引着这微风一般,在气温慢慢升高中涌动着。

  他轻挑了挑眉,有些意外的看着对面那个刚刚被他‘救’下来的姑娘,只见没有意料中的道谢和道别,只有先入为主的理所当然!

  “宁子暄。”

  四目以对,却见对面的女人并没有理会他的意思。

  文舒容垂眸看向了面前的水果点心,又时而抬眸打量了下对面的男人,心里暗自思忖着。

  宁子暄。

  是那个美名在外的风、流王爷吗?

  嘴角勾勒起的一抹嘲讽被宁子暄敏锐的捕捉到了,只见他面不改色,直直的在她的身上思索了起来。

  随后,嘴角的弧度加深。

  “原来是将军夫人,久仰大名!”

  宁子暄看出了文舒容身上的那件衣裳正是前段时日苏州进贡而来的绸缎布料,而这批则是分别送往了丞相府、将军府以及……宁王府!

  然而,会落得个如此狼狈潜逃的,自然是今日一大早就闹得沸沸扬扬了的将军夫人,文舒容了!

  “彼此彼此!”

  文舒容敷衍了事,脑海里却思量着是去是留!

  她本来想着尽快出了这京都便安全了,可眼下看这外边的动静和仗势,想必只要她一出现,便是天罗地网,在所难逃!

  那么……

  文舒容想着,转眸对上了那头笑意丝毫不减的宁子暄,踌躇着,缓缓开了口,“我觉得,你有必要对我负责!”

  “本王未曾对你做过什么!”

  宁子暄嘴角噙着笑,却是好似闲暇的洗耳恭听着。

  只见那文舒容冷凛一笑,“你已经将我陷入了两难之地!如今我又被你牵扯进这最危险的王府里!当然,你也可以考虑着将我送出去,但我也很难以保证是否会将你牵扯进来!”

  “毕竟……我臭名在外,而宁王你……也花名远扬!”

  文舒容的威胁很明朗,若是他将她置于不管不顾之地,她不但会反咬一口,还会将他说成是她的女并头!要么各自安好,要么同归于尽!

  这文舒容,倒是有趣!

  文舒容不慌不忙,手捻起一块桂花酥,怡然自得的享用着,而那对熠熠有神的双眸里,却泛着异样精光。

  “吱呜……”

  别苑中的小木门被轻轻推开,一抹鹅黄色的轻纱首先映入了眼帘,紧接着是曼妙玲珑的身姿,还有那令花容也失了色的倾城面容。

  一半青丝绾成了流云髻,浅浅的别着几朵珠花,步伐轻盈走来,衣衫环佩作响。端正的五官上,娥眉淡扫,美目间的一丝欣喜,因落在了宁子暄对面的女人身上时而荡然无存,脚步缓顿了下来。

  斜睨了眼缓步走来的女人,文舒容的目光停在了她那漠然疏离的神情上,还有那意外的狠厉稍纵即逝。

  看来,来者不善!

  “她是何人。”

  女人似问非问,又径直坐在了一旁,斜睨着文舒容的眼色暗自打量着。

  “我刚捡到的一个婢女。”

  宁子暄如是回答着,从未停留到女人 身上的那抹目光,亦是疏离。

  女人长相极美,再瞧着这仗势,一切便不言而喻了!

  弯唇浅笑,文舒容顺势起身,简单唤道,“宁小姐。”

  与宁子暄和文舒容不同,宁绾绾美名在外,是个才德兼备的女子,容貌倾城倾国,举止优雅大方,是世人所仰慕的如仙子一般的存在!而宁子暄和当今圣上沈慕栎是生死之交,后来沈慕栎的登基,也让他成为了这唯一的异姓王爷!

  让外界饱受争议的王爷!

  清风拂来,带走了这炎热夏日里的燥热。

  宁绾绾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抹别有深意的笑意,美眸亦从文舒容的身上移开,“这外头乱的很,等夜里太平些后你便走吧,王府不需要什么婢女。”

  宁绾绾轻描淡写的话语,让文舒容眉头轻挑了挑,随即抿唇一笑。

  “我是来服侍王爷的。”

  她不是听不懂宁绾绾的逐客之意,可偏偏,她厌恶死这种被驱逐的感觉。

  倒映在文舒容眸底的是,宁绾绾将视线从宁子暄身上转移过来的动作,是了,就是这个!

  “你这婢女倒是不知趣!”

  宁绾绾笑意弧度加深,那对微眯起来的眼眸透着狠戾,“在我这,若是不听话的婢女,只能让她永远都开不了口,说不了话了!安安静静,做个死人便好。”

  对上宁绾绾的视线,文舒容回报以同样的厉色狠笑,状似笑得无辜,“可是,我怕王爷舍不得!”

  文舒容说完,径自转身离开,而那头的宁子暄亦跟着起了身,不发一言,紧跟离去。

  指尖的凉意触动传遍全身,宁绾绾那有以下没一下轻敲着石桌的手速,随着她唇角的笑意,逐渐归零……

  “当然是计划着明天该怎么逃出来啊!”

  “呵,原来如此。”

  “顾明晨,这就是你的目的。”

  “……”

  宫殿上的不欢而散,再加上后来的文舒容潜逃的消息,从而彻底激怒了沈慕栎,当场便下达了命令,“格杀勿论!”

  发现文舒容的踪迹,先斩后奏!

  这件事未了结以前,将军顾明晨,无需参与早朝,战役之事,也暂时交给了副将秦鼎处理!

  这是沈慕栎对文舒容藐视皇权的容忍限度,以及,对顾明晨的不识好歹而罢免了他的权力!

  只是……

  顾明晨对于昨晚的突袭很是在意,无论是文舒容看到逮捕她的锦衣卫时的低声自喃的冷嘲,还是她离去时的宛若喃喃自语,无不让他想起了那晚文舒容的态度转变之快。

  顾明晨一直觉得,以文舒容的性格,在这诡计多端的朝代会难以生存,她的性格易怒,很容易就被城府深的人玩弄于鼓掌之间!

  所以他能做的,只有将她妥善的安置在将军府内。

  本以为以她的性格,万不能失了自由,也曾以为她会大吵大闹,却从未想过,她对他的所有话,都唯命是从!

  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开始觉得她越来越不像开始的她,开始轻信,外界恶意的对她的中伤!

继续阅读:第6章 岚羽少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宫这厢有礼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