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岚羽少主
晚离2016-12-13 14:352,314

  “京都里外都搜查过了,只剩下宁王府!”

  处于风头浪尖的宁王府,此时门外聚集了很多百姓,而围绕着宁子暄和文舒容的各形各色的流言也开始徒然生起,喧闹不止。

  得到圣上指令的锦衣卫们也终于有了底气,直逼宁王府,开始兴师问罪。

  “还请宁王爷不要包庇逃犯!”

  理直气壮的话语却换来宁子暄的冷笑,“那敢问,文舒容又犯了何罪?”

  “与人私通,不守妇道,还欺君犯上,藐视皇权,其罪当诛!”

  锦衣卫嘴角带着一丝冷笑,然而话音稳当落下时,却迎面对上了不动声色的宁子暄的神色,只见他嘴角微勾,冷意乍现,“有什么证据吗?”

  世人常说,那文舒容狠毒奸诈,心胸狭窄,不恪守妇道,还趁着将军外出迎战时与下人私通,放荡形骸,不仅如此,还出言顶撞当朝公主,更甚至还传言出她掌掴公主,令皇家颜面扫地之事!

  然而也不过是人云亦云!

  可是事实呢?

  那揭露世人所言非虚的证据呢?

  罪犯尚且还可申辩他的无辜,可是为何到了文舒容这儿,却是不问清是非,就径直的,将她判定了死刑!

  “证据。”

  简单短促的二字,却让整个场面顿时沉寂了下来。

  “我知道文舒容在哪。”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了众人的鸦雀无声,循声望去,只见那慢慢走出王府的清丽女子,正是宁绾绾!

  “宁王爷!失礼了!”

  被宁子暄的反问给噎住的锦衣卫脸色依旧很难看,当听到宁绾绾的话时,眼眸暗沉下来,示意着其余锦衣卫上前搜查时,回望向宁子暄的嘴角,勾勒起了一抹得意的嘲讽。

  “本王倒想看看,谁敢在本王的府邸放肆!”

  宁子暄的声线平平,慵懒转眸从一个个锦衣卫身上淡然扫过时,不怒自威的震慑力将众人的脚步给定在了原地。

  停止,不再向前。

  底气十足的嗓音久久徘徊在耳,让一干看热闹的百姓也纷纷噤了言,而与这景雲唯一异姓王爷对峙着的,是当朝德高望重的东厂付公公方派来的锦衣卫。

  此时,他们正面面相觑,进退两难!

  宽袍下的双手紧握成了拳,锦衣卫望着宁子暄的双眸里尽是怒意和不甘。

  一名小太监突然从人群后方挤了过来,附在了锦衣卫的耳边低语,只见锦衣卫嘴角一勾,泛起了冷意。

  “宁王好像有些误会!吾等是奉了皇上口谕前来搜查王府,可王爷却多次阻挠,而这话里话外,却又无不是对犯妇文舒容的偏袒!”

  锦衣卫嘴角勾勒起的笑意丝毫不减,冷眸里却愈发的深邃,“吾等可不好妄下什么结论,只是……宁王这所作所为,到底是因为想要包庇文舒容呢?还是故意……当众蔑视皇权!”

  锦衣卫重整旗风,不冷不淡的话语再次让身后的百姓们开始窃窃私语了起来。

  “若是……都有呢?”

  夹带着一丝笑意的话语让锦衣卫轻轻蹙起了眉头,而这边的宁子暄,唇角边的弧度,却不断加深。

  “若是王爷执意如此!那就休怪刀剑无眼了!”

  锦衣卫的眼眸微闪,一丝杀意乍现,手也摸上了腰间的长剑,蓄势待发。

  针锋相对的气味在空中弥漫开来。

  “住手!”

  叱喝声再次打断了慢慢蓄力的场面。

  只见那边不知何时离开的宁绾绾,再次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而她身后,在两个仆人挟持着的女人,正是那文舒容。

  “你们要的人!”

  宁绾绾说着,冷目示意着仆人将文舒容交出去,却被宁子暄拦截了下来。

  “绾绾,你这是在做什么!”

  宁子暄的脸色冷了下来,却见宁绾绾只是别开了视线,“哥,我们本就和这位姑娘素不相识,更没必要因为她而将整个宁王府给赔进去!”

  宁绾绾的声线清冷,宛如这炎炎夏日中的一抹凉风,轻轻的拂过众人的心尖。

  “是啊!宁王和宁郡主宅心仁厚,可也不能为了这贱妇而耽误了自己的似锦前程!”

  “宁王可不知这罪妇心肠有多恶毒!”

  “是啊,宁王,这文舒容本是将军夫人,怎想赖不住寂寞,竟和下人搞在了一起,这种荡、妇实在是不值啊!”

  “……”

  宁绾绾的话激起了众人的同感,纷纷开口劝诫起宁子暄来。

  被下了药的文舒容紧咬着下唇,努力着让自己保持着清醒,而耳边那一句一句的残忍,却无尽的在嘲讽着她!

  腥而涩的气味在味蕾上蔓延开来,只见那抹浅淡的薄唇轻抿着的嘴角,忽而微微上挑,划开一抹如玫瑰花开般艳丽的血色浅笑。

  “那又如何?”

  一句反问,再次让众人哑然。

  “本王,今日是保定她了!”

  笃定的声音让众人大气也不敢出,谨慎小心的望向了那边被仆人牵制住的文舒容。

  慢慢抬起眸,文舒容望进了那头宁子暄的眸底。

  那样深邃的暗眸,竟泛着阵阵光芒,还有那随着自信荡漾开来的温柔,只是无意的举动,却让文舒容心微微一颤。

  苦涩在唇角边蔓延开来,“我跟你们走。”

  场面的鸦雀无声,凸显了文舒容的气虚体弱,只听见她如细蚊般的轻响,众人便下意识的循声望去,看向了那边慢慢挣脱两位仆人的桎梏的文舒容。

  灰蒙色给原本清秀的衣裳徒增了几分颓废感,有些凌乱的发丝随着时而拂过的轻风而起伏着,只见那张慢慢抬起来的俏丽小脸,却是让众人一惊,颠覆了众人对之的印象。

  薄薄的刘海下是轻描淡写的双眉,淡然无畏的双目是细长却本该多情似水的桃花眼,小巧挺直的鼻梁下,是自然带着血色的邪魅薄唇。

  她的神情淡漠疏离,举止优雅,只是释然的一句,“我跟你们走!”

  文舒容的话让宁子暄皱起了眉头,而一旁干等着的锦衣卫们也面面相觑,向前迈出的脚步又迟疑着,缓顿了下来。

  “文舒容……”

  宁子暄的声音让文舒容身子一顿,强压下头疼愈发强烈的痛楚,她慢慢转回身时,却看向了另一边的宁绾绾,“她说的对!我们本就不相识!”

  文舒容阖眼,深呼吸了一口气之后,嘴角上扬起了一抹微妙的弧度,“我会跟你们走……可是……”

  “你们也得……带的走我才行!”

继续阅读:第7章 内有隐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宫这厢有礼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