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内有隐情
晚离2016-12-14 11:142,261

  “你们也得……带的走我才行!”

  话锋猛地一转,只听见文舒容的话音才落,一抹黑影便从天而降,稳当的站在了众人的面前。

  英气逼人的面容上是生人勿近的冷漠,锐利的鹰眸在众人身上一扫而过,激起由心而生的颤栗。

  是个年纪约莫二十出头的男子,颀长的身子遮去了众人停留在文舒容身上的视线,如墨色一般的秀发被绾成了一个髻,同色系的发带束着,而那一身隐蔽的黑色夜行衣却吸引着众人的眼球。

  腰间是一条勾着金丝的腰带,一条长穗子自腰间垂下,与此相互照应着的,是一块大家曾耳熟能详的玉佩。

  晶莹剔透的血色晶石被精工雕刻成了一枚圆环,环绕在其中的是潇洒书法勾勒出的金丝玉,简单却又不寻常。

  岚。

  这是岚羽宫的标志。

  岚羽宫叱咤天下之时,正是三十年前的七国战乱时分,各国之间的明争暗斗也随着一个小国的爆发而彻底搬上了台面,自此,大陆上战火不断。

  岚羽宫的存在,一向是七国所觊觎的一股力量。

  传言岚羽宫擅长奇幻之术,各国也纷纷向其有意交好,谁知无意牵扯进这种局面的岚羽宫却隐居了起来。

  后来又有人谣传,岚羽宫的秘密基地为雪峰峭壁之上,只是各国派遣前去查探的高手却无人生还,至此,再也无人敢去触碰此禁忌。

  十年后,当已经统一了大陆,更改国号为景雲的皇都开始盛传前陈国王储的归来的同时,那岚羽宫却和皇朝达成了某种协议,只是不久之后,却又再次传出了被皇朝惹怒的岚羽宫宫主血染皇宫的事!

  自那以后,岚羽宫和景雲大陆背道而驰。

  那一件事,也成为了先皇耿耿于怀多年的遗憾!

  “谁敢动我家少主!”

  如狮吼般的声响,将众人的心纷纷提了起来,惶恐的视线从男人身上移到了他身后的文舒容身上。

  很明显,一切都已经不言而喻了!

  “撤退!”

  锦衣卫眼眸一凛,视线从文舒容的身上又移到了她面前的男人身上,又垂眸盯着他腰间的环佩久久入神。

  双手紧握成拳,冷意从眸底迸出,只听见他咬牙切齿般的声音响起,“撤退!”

  景雲有一则不成文的规定,不可触怒岚羽宫之人!

  锦衣卫们灰溜溜的离开之后,王府门外看热闹的百姓们也不发一言讪讪离去。

  “少主。”

  男人转身抱拳行礼,见文舒容面色不对劲,脸色也暗沉了几分。

  “失礼了。”男人指走穴位,重度适中的力道点在了文舒容的穴道上,将那药效直逼出了她的身体。

  薄薄的刘海下是正轻阖着的双目,小巧可爱的鼻梁下,是微勾着的唇角,“回来的正好呢,祁璟。”

  慢慢睁开双眸时,是已经自身调节好身体的文舒容。

  只见她望向了那边门槛边的女人,眼眸微闪,随即眉峰轻挑,嘴角勾勒出一抹满是嘲讽的笑意,尽是挑衅,“多谢王爷的解围。就是不知是否有这个荣幸,能够邀请王爷您一同前去庆祝呢?”

  唇角轻掀,文舒容望进了那边轻轻皱起眉的宁绾绾眸底,笑意加深,“毕竟多亏了王爷,才避免了我此时的身首异处!”

  阴阳怪气的语调让宁子暄听着有些不适的皱起了眉头,循声望去,却见无形间对峙上的两人却是截然不同的神情。

  文舒容胜券在握般,只是嘴角勾勒着冷嘲热讽,而另一头的宁绾绾则紧蹙着秀眉,满怀心事般的转过头来。

  两人视线,在空中不期而遇。

  那副欲说还休的神情落在了眼底,片刻又装作没看见一般移开来。

  “乐意之至!”

  轻甩着袖子,宁子暄一改先前的凝重的神情,唇角轻掀开的弧度和文舒容相似,放、荡不羁的言论倒是极其符合民间流传的那样。

  嬉笑声渐行渐远。

  轻纱下的十指紧握成拳,关节细微作响,文舒容离开前的回眸冷笑更像极了故意的挑衅,引得宁绾绾的怒目圆瞪。

  雾气氤氲开来时,也朦胧了那因为气急而蔓延开来的血丝,紧咬着下唇的皓齿转移着,相互摩挲,咬牙切齿道,“我让你办的事办妥了吗?!”

  刻意压低的声线却还是抑制不住情绪激动的宁绾绾的怒然质问,只见一旁的贴身婢女玲雪惶恐着扑腾一下就重重的跪在了地上!

  “回……回郡主,一切都……都办妥了!”

  “是吗?”

  一句冷不丁的反问,却让玲雪头埋得更低了,惴惴不安的低声道来,“不敢欺瞒郡主!奴婢确实已经将那文舒容身在宁王府的消息告知了顾将军……”

  瑟瑟发抖的娇弱身子映入眼帘,慢慢移开视线的宁绾绾脸色凛然,望向了文舒容等人离开的方向,许久,这才冷然哼道,“倒是少了一出好戏!”

  玲雪只顾着俯首,不敢轻易抬头,只是心底也止不住的将宁绾绾心中的疑惑,明着道了出来。

  是啊,昨晚,她分明已经按照了宁绾绾的指示,将文舒容的消息告知了顾明晨,按照宁绾绾所计划的那样,今日一早前来要人的,该是这件事前后很是无辜的顾明晨才对!

  谁知,一大早从顾明晨那边传来的,却是他出城赶赴战场的消息!

  到底是事出有因,还是故意为之?

  谁知道呢。

  只是……

  宁绾绾的眉间轻扫开一抹担忧,思及之前关于宁子暄对文舒容的袒护和包庇,不由得双眸冷了下来。

  真是糊涂!

  无声嗔怪,宁绾绾满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这百姓和朝堂之上,对于宁子暄这特殊身份存在,本就相当介怀,如今还和那臭名远扬的文舒容扯上理不清的关系,更是难以洗脱那扰人的世俗眼光!

  忧心忡忡的宁绾绾想起宁子暄近些日子对自己的有意无意的疏离,暗眸又失色了几分。

  他不会跟那女人……

  想起事关于文舒容的流言,宁绾绾的心再一次的提了起来。

  而之前临走时,文舒容那挑衅的神色又浮现在了脑海,宁绾绾望向几人离去的方向,微微出神。

  “本王,今日是保定她了!”

  底气十足的声音,却让她惶恐不安。

  文、舒、容。

继续阅读:第8章 八抬大轿(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宫这厢有礼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