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八抬大轿(1)
晚离2016-12-15 20:222,271

  月如钩,月满楼。

  当街上已经盛传开文舒容乃岚羽宫少主的消息之后,前一秒的不堪过往已经如这消失在暮色之中的炊烟一样,再无痕迹。

  文舒容等人被安排到月满楼最好的雅间,好酒好菜伺候着,倒是让文舒容感觉到这是自重生以来,最不可思议的一次了!

  从当初离开岚羽宫出来时的人不生地不熟,到后来意外的成为了人人羡慕的将军夫人,再到后来成为人尽可夫的毒浪贱、妇。

  一步一步,又好似预兆着她的死亡趋势!

  想到前世的惨死,文舒容一个激灵,不由得身子一颤,安定片刻时,又回想起了这些天来所发生的事,心里的反差,一瞬间让文舒容有些缓不过神来!

  “岚羽宫少主这身份,还不赖!”

  文舒容只是如是说道。

  夜渐深,虚掩着的绮窗酒香也慢慢消散开来,从缝隙涌进的夜风不安分的拨乱着此起彼伏的素色轻纱。

  而雅间正中央的矮桌前,是几分醉意的文舒容,和对面那端庄不语的俊俏男人,宁子暄。

  祁璟已经离开,前去准备醒酒茶,而余下的两人,却延续了之前长久的沉默。

  “呵。”

  从鼻翼间轻笑出来的哼声,引来宁子暄的不解。

  宽袍微微敞开,若隐若现却是致命的诱惑,宁子暄手肘撑在桌前,那小只的酒杯正被他玩弄在指间。

  冷眸淡扫,宁子暄淡然的看向了那边肆无忌惮的‘观赏’着他的女人,直到,她的哼笑声传来。

  “笑什么。”

  和完美伪装的风流王爷不同,他的毫无波澜,倒像极了顾明晨。

  饮下杯中的烈酒,她抿嘴一笑,“在思忖着,王爷为何帮我?”

  “救命之恩……你打算以身相许吗?”

  他的眼神似诚恳,又好似只是玩笑。

  四目以对的无言,终只是化为了文舒容嘴角的一抹虚无的笑。

  敛目,垂眸。

  玩味,戏谑。

  茶盏相碰撞击出清脆的声响。

  杯中酒水晃荡着,溢至手心,下意识的抬眸,文舒容有些意外的看向了那边慢慢拉开距离的男人。

  他正优雅的轻抿着烈酒,不动声色的面容让文舒容开始生疑起自己的酒劲是否上头了!

  烛光投下的阴霾落在了矮桌前,也落入了他深邃不已的那对眸子间,“或许……”

  他的声音飘渺不定,“是因为你我,乃同病相怜之人!”

  尾音几乎泯灭在窗外传来的树叶窸窣的声音之中,他的余光打量着对面的女人,却见她微怔了几秒,随即嘴角的弧度却逐渐加深。

  文舒容那带着十足轻蔑的冷哼声在静谧的雅间格外的清晰,“可我不信什么同病相怜!更没有所谓的感同身受!”

  她的神情淡然,毫无波澜的语调中却让他听出了极度低沉的信仰!

  这是为什么?

  他无权过问。

  像是看出了宁子暄的欲言又止,文舒容轻捻着茶盏冲着那头烛光之中的男人点头,微笑,敬酒,然后便是点到为止。

  不能多想的事,点到为止;不能追问的事,点到为止;那些不该说的话,到此为止!

  大家都是聪明之人,适可而止,方能终结!

  垂眸喝起闷酒的文舒容嘴角一直挂着惆怅的轻笑,直到酒香散去,直到混沌开始充斥大脑,直到……

  “你比我想象中的,更绝望!”

  这是意识涣散前,她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是谁?

  这个声音……

  是谁?

  她迷迷糊糊沉睡过去时,轻纱随风扬起,一抹深紫色锦服的背影朝着她慢慢走去。

  长发未绾未系,此起彼伏。

  偌大的宫殿中,重新花重金装潢的设施显然让这个中年男人很是满意,一边轻轻捋着胡子,一边若有所思的点头肯定着。

  这是长寿宫,太上皇沈钦之居住的宫殿。

  “呜呜……”

  深宫别院的寂静,让这厚重的宫门开关发出的犹如轻泣般的声响,显得更为的突兀。

  紧接着,是疾步走来的脚步声。

  还带着不一致的喘息声。

  “父皇怎么不早些让小茗子告知儿臣您归来的消息!”

  沈慕栎一边抱怨着,一边急匆匆赶来。

  庄严的大殿中央,是闻声慢慢转过来的中年男人,不怒自威的神情上这才严峻了许多。

  “我在五台山上,听闻那小和尚说道,岚羽宫少主在京都出现了?”

  似问非问的话语,却让沈慕栎皱起了眉头,“回父皇,正是!”

  眉峰轻扬,只见沈钦之的面容微微舒展开来,“又听闻,那岚羽宫正是顾将军的夫人?”

  此次,沈慕栎并不作声,只是轻轻点头应道。

  抬眸,沈慕栎望向了那边英姿不减当年的沈钦之,他的眉目间带着激动和欣喜,那是他从未看过的,关于沈钦之的这幅表情。

  “父皇,儿臣还是不明白!”

  沈慕栎说话间,搀扶着沈钦之入了座,“如今这大陆上已是我们沈家的天下!而那陈国更是不堪一提!更何况区区一个岚羽宫呢!”

  沈钦之一向原则很强,他主张和平共处,有着该死的惹人生厌的责任感,做事也优柔寡断,不能当机立断!

  在对抗陈国的方面,沈慕栎一直不能理解认同!还有那一件,已经成为了举国上下的笑柄的存在——关于那岚羽宫不成文的特赦!

  “慕儿,你还是不懂!”

  沈钦之只是轻叹了一口气,而沈慕栎也只是心里附和着肯定道,而脸上,却并无异常,宛如一个悉听教诲的少年。

  “当年的事,于情于理,是我违背了对文宫主的承诺在先!”

  沈钦之的话让沈慕栎慢慢覆下了眼睑,眼眸里却尽是暗沉,深不见底。

  “更何况,岚羽宫……你没有接触过,所以你不知道……它到底有多可怕!”

  沈钦之的话语随着眼神的呆滞而变得深邃幽长,只见他的眸子微缩,颤栗般的一瞬间,落在了沈慕栎的眸底。

  “所以,我不能让景雲站在同岚羽宫对立的那一面!”沈钦之笃定的声音徘徊在耳,沈慕栎却还是一知半解。

  寻声望去时,沈慕栎便看到了嘴角微勾着自信笑容的沈钦之,“所以,我现在需要顾明晨!”

  需要和文舒容有着牵制关系的顾明晨!

继续阅读:第9章 八抬大轿(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宫这厢有礼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