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冤家路窄(1)
晚离2016-12-22 20:192,440

  如他所说,京都的花灯节很热闹!

  眼到之处都是一片宁静和祥,被各色花灯眩开的目光微眯了眯,再睁开眼时,便看到了各个小摊之上的猜灯谜会,和说说笑笑着,同行到小桥边放花灯的年轻公子和姑娘。

  这是文舒容印象中的,景雲的模样。

  “到时,这景雲大陆才是真正的盛世和平!”

  顾明晨的话适时的在脑海中回响了起来,微微出神的文舒容目光触及到了众人唇角那抹荡漾着的弧度,猛地一凛,双手紧握成隐忍的力道。

  这景雲的盛世和平与她何干!他们曾欺她、辱她,她曾因为他们的流言蜚语而枉送了自己的性命!这样用着自己尖酸刻薄的话语径直将他人判以死刑的恶魔般的存在,他们的死,又与她何干!

  她文舒容不是什么善心之人,她势必,会将所受到的屈辱,一点一点归还给所有人!

  “怎么?觉得委屈了?”

  打笑般的话语唤回了文舒容的思绪,微微侧眸,文舒容斜睨着身旁的男人,同样不痛不痒的哼笑了一声,“有如此俊美无俦的王爷陪同本宫游玩这夜市,又何来的委屈?”

  “……”

  宁子暄轻扬了扬眉,无可至否的笑了笑,并不作声。

  “姑娘,买一盏花灯吧。”

  摊上的小贩突然拦去了两人前进的脚步,只见他一边陪笑着,一边展示着他手中拿着的那盏红绸子围成的花灯。

  只有寥寥几笔勾勒出的山河景秀、和一小串秀气的毛笔诗句陪衬着,简单而不失格调。

  “有劳王爷了。”

  文舒容慢慢转眸看向了宁子暄,嘴角泛起的笑带着浓浓的调侃。

  ……

  宁子暄的脸色有点难看,此时此刻,他开始有些后悔买下那花灯了!

  而一旁的始作俑者则在沾沾自喜着。

  几分钟前。

  “店家,这花灯会都已经临近末尾了,剩下那么多的花灯也不值钱了!”

  “姑娘的意思是……”

  “你看这样如何?我用原价买下这盏花灯你便送我一盏小花灯如何?”

  “这……”

  “若是谈妥了,那么我再同你谈接下来的生意。”

  “那……行吧。”

  “我瞅着那边几盏小花灯着实不错,店家你看这样可好?我以每盏原价多加一文的价格买下,你也同样送我一盏同类型的花灯……”

  “……”

  “我买这么多花灯自有我的用处!可是店家你若是在今晚之前卖不出去……到了明日,这可都不值钱了!”

  “……”

  在两人的迂回下,宁子暄不仅自掏腰包付了钱,反而还承担起随从的任务来!

  索性文舒容也不过是在作弄那店家,买到一定盏数便适可而止了!然而……

  当宁子暄不解的询问着买这么多灯笼时,文舒容竟只是回了一句,“好玩!”

  在抗议无效的前提下,宁子暄也只好拎着这些花灯跟着文舒容沿着溪边朝着偏僻的方向走去。

  嬉闹声慢慢减少,眼前的道路也慢慢的通往无尽的暗处。

  “传闻,岚羽宫位于雪峰陡峭之上,以结界的方式消失在众人的眼中。”

  双方沉寂中,宁子暄缓缓开了口。

  文舒容的脚步缓顿了下来,当宁子暄转回身来时,便面无波澜的对上了他的眼眸,不怒不喜道,“你这样子开口,很容易让我误以为你别有目的!”

  文舒容的话飘散在夜风之中,同时无言的氛围再次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

  宁子暄并没有急着开口,在文舒容审视般的眼神探望过来时,只是一脸的无畏,随即又轻笑着化解了细微的窘境,“那我便换个方式。”

  “我只是好奇,当初你是如何离开岚羽宫来到京都的。”

  宁子暄说着,又转回身去,继而往前走去。

  他的声音自前方传来,落入文舒容眸底的是他那颀长的背影,宽厚而厚实,倒是为她遮去了一些迎面拂来的冷风。

  “当初。”文舒容缓步跟在了宁子暄的背后,轻轻呢喃着宁子暄所说的相关字眼,随即,覆下的眼睑微微弯了弯,“我母亲曾画了一幅画,画上的风景是我不曾见过的,热闹!很热闹,这是在死气沉沉的岚羽宫里不曾存在的场景!”

  文舒容曾问过母亲这是何处,她只说了京都二字,之后再怎么询问,母亲也不肯告知她!甚至还当着她的面将那画轴给烧了!她不懂,直到祁璟告诉她,这是母亲的禁忌。

  岚羽宫每月都有外出采办的日子,当祁璟第一次从外界给文舒容带回来好奇的玩意儿之后,文舒容那想要离开岚羽宫的想法便开始萌生了!

  直到后来的一次,文舒容混进了采办的队伍中,离开了岚羽宫。

  文舒容点到为止,再之后遇见顾明晨的回忆,便被她适时的掐断了!缓步上前,而前面来自宁子暄的声音也传了过来,“这么说,果然这是你最喜欢吃的东西了?”

  似笑非笑的话语,带着一丝献媚般的语气。

  缓缓抬头,文舒容意外的对上了不知何时转过身来的宁子暄,挂在他身上的花灯被搁置在了地上,而他手中正是那让文舒容离宫出走的契机。

  那是用各色糖丝儿勾画出的一个小人儿,和记忆中祁璟第一次给她带回去的那个小糖人很相似!

  相似的是形态,不同的是上面的细节。

  祁璟很用心,他给她带回去的是,依着她的模子勾画出来的小糖人!

  不过……

  文舒容想着,有些迟疑的将视线从小糖人身上移开,看向了它身后的男人。那个青丝被绾成髻,用着白色发带束着的男人,此时是一脸的温柔笑意。

  “在你跟那店家讨价还价的时候,我折回去将这玩意儿买了。”宁子暄的声线很柔,在这轻风微拂的夜晚更是撩动人心,“虽然不敢确定……”

  宁子暄说话时显然底气不足,而文舒容的视线也慢慢坚定了下来,“可我……并不喜欢这东西。”

  文舒容清冷的声调在这安静的四周显得更加的低沉,直接的拒绝让宁子暄脸色微微一僵。

  “抱歉。”文舒容默默的看了一眼宁子暄手中的糖人,然后又移开了视线,看向了别处,“与其接过再当着你的面扔掉,倒不如直接拒绝,当做什么也没发生!”

  宁子暄轻轻皱起了眉头,随即又释然一笑,“既然如此,那便这样吧。”

  他的嘴角带着淡淡苦涩。

  宁子暄将小糖人放于那盏大花灯之中,又将花灯整理好之后,放置水上,看着它顺着水流漂流远去。

  只是,当他做完这一切之后,回过身,本该在那里的文舒容却不见了人影!

  而那边夺目阑珊处,人影晃眼,他却始终捕捉不到那抹倩影,嘴角,一抹苦涩的笑荡漾开来。

继续阅读:第14章 冤家路窄(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宫这厢有礼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