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结下梁子(2)
晚离2017-01-31 21:152,500

  “你、你胡说八道!你分明看的就是宁子暄!晨哥哥可以作证的!”

  沈茹君被文舒容的话挑的面脸通红,脸色微窘,沈茹君一慌,又将矛头指向了顾明晨。

  文舒容斜睨了眼一旁默不作声的顾明晨,嘴角勾勒起一抹冷笑,只见她再次看向沈茹君时,脸色瞬间冷了下来,“臣妇不知公主是何居心!三番两次来将军府故意找我茬也就罢了!如今我还要平白无故的被你扣上一定不知廉耻的帽子……”

  “臣妇,还真是冤呐!”

  文舒容的话语让众人不自觉的看向了那头的沈茹君,而她身旁的那男人也并不为所动。

  “臣妇心里自然明白公主对我家夫君一直都心存觊觎,对于臣妇的存在也一直心存芥蒂。可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公主又怎么能睁眼说瞎话,让我平受这不白之冤?”

  文舒容不动声色的模样落在了沈茹君的眸底,无辜般的嘴脸更是将沈茹君的怒意给一点一点的激发了出来。

  “你不贞的事实大家心里都清楚!怎么到了如今做了婊子还立牌坊呢!”沈茹君的口出狂言着实让众人惊了一惊,平日里天真恬静的公主,像一朵白莲花一般,不谙世事,如今却又为何如此咄咄逼人!

  鼻翼间冷哼了一声,文舒容的脸色有些凛然,“既然公主都这样说了,那么贱妇也就敞明了跟你说!”

  “在大庭广众之下,一直明目张胆的盯着男人在看的人,是你!不知廉耻追着男人跑的人,也是你!沈茹君,你可否想过,若你不是这景雲公主的身份……谁还会包庇你、纵容你!”

  文舒容的眼眸一凛,嘴角泛起冷冷的笑,“如果你沈茹君什么也不是,那你就和我文舒容一样,不过是个被世人所唾弃的贱妇罢了!”

  文舒容的尾音落下,只剩余那轻风拂来时的细微声响,众人面面相觑,一时也不知该如何表态。

  微微愕然的沈茹君很快便缓过神来,不服输的性子让她立马就回了过去,“文舒容你这贱妇!你敢说你刚刚看的不是宁子暄吗?!”

  时局再次回转到宁子暄的身上,只见文舒容唇角勾勒起了一抹别有意味的邪魅,“我……”

  文舒容的话被打断。

  “恕微臣越矩!还望公主点到为止!”意外的,顾明晨插嘴进来,打破了两人对峙的局面。

  顾明晨起身抱拳行礼,头也不抬的说道,“第一,微臣并不如公主所说,知晓内人在鄙人面前明目张胆的勾搭男人之事!第二,公主如此咄咄逼人,确实容易让微臣与内人产生矛盾!”

  “第三……”顾明晨缓缓抬头,看向了那边显然难以置信,欲语泪流般神色的沈茹君,“不管事实与否,微臣都会选择无条件的相信她!”

  “晨哥哥……”

  沈茹君不甘的轻喃着,“她这样红杏出墙、行为不检点的女人,你还要维护她吗?!”

  寂静中,顾明晨那仿若喃喃自语般的应声,随即便被突如其来的哄闹,给淹没了下来。

  只见顾明晨身侧的文舒容拍案而起,衣袖带动着的是酒水不慎倾洒、滚下案几的酒杯,四分五裂的声响随着酒杯落地接踵而至。

  清脆的碎片声,夹杂着文舒容满是威慑力的话语,一字一字,拨乱着众人的心弦,“沈茹君,若是你再敢对我出言不逊!本宫,便杀了你!”

  本宫,便杀了你!

  一句话,着实将在场众人的神经紧绷了起来。

  面面相觑,众人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而一直在一旁纵容着沈茹君的放肆的沈慕栎眼眸一寒,本就对文舒容不满的他此时更是怒不可遏,“放肆,皇宫之内岂容你胡作非为!来人啊……”

  “即便不容我也已经放肆了!”抢过话语权的文舒容转眸看向了那边高高在上的几人,气场绝不输任何一人,“皇家的待客之道我今日倒是见识到了!”

  文舒容说完便转身就走,脸上的云淡风轻却又透着极度的嘲讽之意。

  这一举动,更是惹怒了龙座上的沈慕栎。

  “将这贱妇拖……”

  “慕儿。”

  许久未开口说话的沈钦之忽然开了口,适时的制止了沈慕栎命令的下达,继而转眸看向并不受影响,径直离去的文舒容的背影,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还真是像呢,和她!”

  宫女们很迅速的收拾了下伏案周边的水渍和碎片,这晚宴再次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般,如花如荼的继续进行了起来。

  顾明晨的视线与对面的宁子暄不期而遇,礼貌性的点头敬酒之后,便看到了宁子暄嘴角的那抹轻笑的转变,嘲讽且邪魅。

  直到他缓缓开口,“皇上……”

  这深宫因为冷凛的月色而变得更加的阴森,按照记忆里的路线,文舒容凭借着高空中的玄月和前方看似近又仿佛很远的照应过来的烛光下,慢慢的朝着皇宫外而去。

  “为什么?”

  还记得那日,当不解的文舒容询问着顾明晨和好的理由时,他在她面前第一次展露的不同。

  那日炫目的阳光下,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极其低落的情绪,是那种深陷黑暗中却一直渴望着一丝光明的期盼。

  “十年前,我父亲在迎战陈国时,下落不明。”

  顾明晨简单的一句话却包含了太多的信息,文舒容不由得想起了一年前当顾明晨被封为大将军时,他所说过的话,“我会变得足够强大,强大到能够只身应对那个人!”

  那时的文舒容并不能理解,一心只以为顾明晨有着可笑的英雄梦!他想成为那个让天下人匍匐膜拜的大英雄,却不能私心的做她一人的英雄!

  “所以……”

  她继续引导,不期而遇的对上了顾明晨那十分坚定的眼神,“太上皇与我做了一个交易,用当年的事情线索,换取景雲和岚羽宫的和平交好!”

  “这是一辈子的交易?”

  文舒容只觉得有些好笑,然而下一秒,却只是顾明晨坚定的否决,“不,最多一个余月!”

  文舒容并没有着急回应,只是垂眸思忖了一会儿,而那边的顾明晨又侃侃道来,“太上皇会在这一个月中争取得到和陈国的和平协定,到时,这景雲大陆才是真正的盛世和平!”

  “好,不过……”文舒容爽快的应道,随即又不容置疑的开口,“我有一个前提!”

  那边的顾明晨轻轻点了点头,表示应允。

  嘴角勾笑,文舒容语气不温不火,“这一个月中,你不能干涉我任何的一个决定!我也无须向你说明解释!”

  “你能……做到吗?”

  “……”

  思绪慢慢从回忆中牵扯了出来,而身后不慢不紧跟着的脚步让文舒容冷不丁的哼笑了一声,“这等鬼鬼祟祟跟踪人的行为,可不是君子之道!”

  回过眸,只见灯火阑珊处,一抹颀长的背影映入了眼帘。

  只听见他好听的嗓音说道,“啧,被你发现了!”

继续阅读:第13章 冤家路窄(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宫这厢有礼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