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结下梁子(1)
晚离2016-12-20 20:342,423

  一年一度的花灯节来的很巧,前一天的太上皇回朝、顾大将军和岚羽宫少主的和好如初,纷纷在人们的谈论中迎来了花灯节的热度。

  全城的红绸子纷纷被喜庆的花灯给替换掉了,尽管是一大早,人们还是迫不及待的为这一盏盏花灯添上红烛,眺望着那勾画了一幅幅美景的花灯,嘴角噙着心满意足的欣喜。

  车帘被缓缓放下,众人并没有察觉到一辆豪华的马车在集市中穿过,亦或是,早见怪不怪了!

  花灯集会,皇宫中在太液湖上设有晚宴,每年的这天皇上或是太上皇皆会邀请文武百官,进宫一聚。

  自然,这些天话题不断的文舒容,也受到了邀请。

  花灯晚宴,向来是朝廷上下男子的主场,并未有人开有带女眷赴宴的先例。

  她的眉目间带着一丝笑意,尽是嘲讽,“我可不会是今晚唯一的女眷,要赌吗?”

  文舒容的视线从窗外移到了对面的顾明晨身上,嘴角带着阵阵冷笑。文武百官皆没有携带女眷的先例,然而在那皇宫中,重大场合时,陪伴在皇上身边的,不是还有那母仪天下的皇后吗?

  当然,还会有那听闻顾明晨的到场,死皮赖脸也会跟着去那晚宴的沈茹君。

  顾明晨是一如既往的闷,他向来不喜谈论任何无聊的事,当然,文舒容也是不懂的,他的喜好是什么。

  文舒容曾试图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他的喜好。原来,一切真的只是她的自以为是!

  马车行驶的速度慢慢减缓,紧接着是顾明晨的心腹亦寺的通报声。

  顾明晨率先下了车,紧接着是很绅士的伸出手,作势搀扶文舒容下车,而文舒容先是思忖了须臾,然后自顾自的跳下了车。

  双目停留在了皇宫砌的仿佛高耸入云的围墙上,文舒容微微皱起了眉头。

  早先就有听闻,一入宫门深似海,文舒容也曾幻想过皇宫的模样,只是不曾想过,这仿佛隔绝了低贱和高贵的巨墙所带来的冲击力,比想象中的还要强烈。

  这是文舒容第一次来到皇宫,也是第一次,对一个地方产生了强烈的抵触!

  身子有些下意识的逃避,后退了一步,却撞上了一堵肉墙。

  “怎么了?”

  小声的问候,让文舒容微微侧目,本想着是何人的她下一秒脸色却僵了下来。

  是顾明晨。

  不动声色的拉开距离的文舒容,还来不及开口,就被一道惊呼声给打断了,“晨哥哥,茹君等你等的好辛苦!”

  娇嗔中又带着一丝优雅的羞涩,沈茹君有意无意的直接忽略了那头的文舒容,手径直的攀上了他的手臂,然后便是牵制着他往皇宫走去,“晨哥哥,茹君特地给你准备了你爱吃的桂花酥、还有秘制狮子头!”

  “今晚的晚宴啊,茹君可是让御膳房准备了很多你爱……”

  沈茹君的话戛然而止,只见顾明晨不言不语的拂开了她的纠缠,脚步缓顿,然后转身看向了那边的文舒容。

  嘴角噙笑,文舒容不动声色的对上了满目恶毒的沈茹君的视线。

  “本公主倒是忘了夫人还在了!怎还楞在那边?赶紧跟上来啊!”

  沈茹君如是说着,却只是得到文舒容的冷嘲,“如公主所愿,我并不想去今晚的晚宴!”

  沈茹君迟疑的打量了下文舒容,“既然如此……”

  “可也没办法,我家夫君在何处,我便跟到何处!”文舒容宣誓主权般的话语在这十分寂静的氛围中蔓延,只见文舒容上前,主动的挽上了顾明晨,微微侧眸,嘴角扬起高贵的浅笑,“有劳公主带路了!”

  双手紧紧攥成拳,仿佛积攒满了的怒火即将在沈茹君的双眸里爆发,随即眼眸一合,深呼吸了一口气的她,再次浮现出了一抹优雅的大方。

  我家夫君在何处,我便跟到何处!

  余光中的文舒容很是小巧,只是那副面容却带着不屑的冷凛,让顾明晨感觉很是陌生,思绪微怔,先前文舒容说过的那句相似的话语,让顾明晨慢慢的出了神,眼眸思绪不明。

  华灯初上,太液湖畔,悬灯挂彩之处已有少许百官而至,更有在一旁侍奉的宫娥在帮助着宦官和宫女们上菜。

  微风袭来,水波不兴,而其中锦鲤漫游无阻,恍若无所依。

  当文舒容姗姗而迟时,众人皆已入座。

  高座上的太上皇、皇上和皇后也才至,不过一转身,便看到了和宁王爷一同前来的女子。

  宁子暄上前一步,行礼并表示了歉意。而他身旁的女子却一声不吭,径直坐到了一旁顾将军的席位之上。

  一切不言而喻。

  前几日事关于宁子暄维护偏袒文舒容的消息,适时的在众人脑海中响起,那时关于文舒容乃岚羽宫少主之事则硬生生的将那则消息掩下,如今两人再次暧昧的一同出现,更是让人坚信了那件事绝非子虚乌有!

  “这位,便是顾夫人了?”

  晚宴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太上皇沈钦之的一句似问非问,将众人的视线停留在了顾明晨身边的女人身上。

  “我是文舒容。”

  文舒容轻描淡写的一句回答,却实实在在的给了沈钦之一个巴掌,现场很是尴尬的延续了下来。

  “好一副良辰美景,若是将这时辰浪费在无聊的事上实属浪费,还请太上皇同吾等一起享受这美食,也不负这等美酒了!”

  文舒容微挑眉眼,漫不经心淡淡吐字,手指轻挑,端起这如月色般清透的玉瓷杯向着沈钦之敬酒道,然后又是仰头一饮而尽。

  文舒容话中意思很明显,不想跟你说话,该干嘛干嘛去!

  碍于面子,沈钦之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好再恢复了之前的谈笑风生。

  顾明晨侧眸,注视着文舒容时,却意外的看见了她轻笑着,望向另一个方向的模样,而对面,正是先前,同她一起到来的宁子暄!

  微微皱眉,顾明晨还来不及开口,便被半途打断。

  “顾夫人,恕茹君说的难听,您已与晨哥哥和好如初,怎还惦记着前老情人呢?”

  略带尖酸的语气稳当的落在了众人的耳侧,沈茹君直直的对上了漠然看过来的文舒容,嘴角泛起冷意,“那眉目传情的眼神看的一旁的我,直觉得恶心呢!”

  众人的目光被沈茹君的话引到了她身旁的宁子暄身上,又在下一秒,看向了最近时期话题不断的文舒容身上,眉目间由疑惑变成了恍然。

  “你怎么知道,我看的不是你?”

  良久,文舒容淡淡然的开了口,唇角轻掀,泛起的调侃却又是另一种韵味,“毕竟公主貌美如花,连我都不自觉被吸引了呢。”

  “你、你胡说八道!你分明看的就是宁子暄!晨哥哥可以作证的!”

继续阅读:第12章 结下梁子(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宫这厢有礼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