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重归于好
晚离2016-12-20 09:422,381

  “你可相信过那些流言?”

  文舒容的话却让顾明晨陷入了沉寂。

  在众人期期艾艾等待着顾明晨的回答时,文舒容却紧接着开了口,“你不知道答案?那我告诉你。”

  众人的视线被牵引到了文舒容的身上,却见她自始至终都是一脸的云淡风轻。

  红唇轻启,她带着一抹嘲弄的弧度,“你信了!在你开始犹豫信还是不信的时候,你已经动摇了!从那一刻起,你便不再信我!”

  文舒容的话音刚落,场面就已经扭曲到无可回转的余地。

  只见她冷眸慢慢收回了视线,“若……若我不是岚羽宫少主,若我还是你们口中的荡妇!你们又可知……我的下场会是什么?”

  轻描淡写的一句反问,却让众人低下了头颅。

  “身首异处!”

  敛目轻笑,她的嘴角带着淡淡的嘲讽。

  “当我被送上断头台的时候,你们又会有谁可怜我?你们会说我自食恶果,你们说我自作自受!可是这一切一切,是你们,亲自将我送往了地狱!明明,我什么也没有做过,却因为你们的舆论,毁了我的一生!”

  文舒容并没有过激的言论,很巧妙的将所有情绪都掩藏在了那对覆下的冷眸中,一字一句诉说着他们的可笑!

  直到,她的视线再次落在众人身上时,转变为的那一抹透着嗜血般的寒意。

  “你们说,我该用什么原谅你们!”

  尾音微微上扬,像极了愉悦的心情,只见她嘴角也适时的弯起了弧度,却让人看的胆战心惊!

  “……”

  场面已经无法控制,无论是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亦或是围观的好事群众,纷纷因为文舒容的一席话而陷入了无限寂静中。

  她控诉的一切,便是下一秒岚羽宫与景雲大陆为敌的资本!

  再无任何人敢怠慢!

  眼下,大家也能将希望寄托在那马上之人身上!

  “对了。”

  文舒容的一句轻声呢喃再次将众人的心给提了起来,纷纷转眸看向了她,脸色十分凝重。

  “我也不是小气之人!顾明晨,若是你今日跪在我面前,那我便不计前嫌!”

  挑衅的话语随着轻风涌进了众人的心里,只见那高楼之上的文舒容正勾着冷凛的笑,与顾明晨的视线在空中交汇着。

  清晨的凉意已经退散,交换而至的是接近午间的燥热。

  月满楼下,长巷街头,正是进退两难的马车队伍,和将所有希望寄托在了顾明晨身上的百姓们。

  文舒容的尾音落下了很久之后,像是权宜了心中主意之后的顾明晨这才有所回应。

  只见众目睽睽之下,顾明晨覆下眼睑,翻身下了马,“如果,这就是你想要的!”

  顾明晨站定在马边,头也不抬,只是掀开衣袍的动作已经说明了一切!

  他撩起衣摆别在腰间的动作落在了文舒容的眸底,只见他慢慢屈膝,身子下垂的同时,文舒容却别开了视线。

  “祁璟。”

  刻意掩饰的慌忙,却掩饰不了她因为生气带来的呵斥声。

  得到命令的祁璟眼眸微缩,一丝不明情绪在深眸里一闪而过,而手上的动作却行云流水,被用来充当暗器的是佩环上的一枚明珠,只见在深厚内力的作用下,暗器准确的打向了顾明晨的那处关节。

  顾明晨身子略微踉跄了下,同时,不远处的祁璟却施展了轻功来到了他的面前。

  视线从搀扶着自己却满带着威胁意味的祁璟身上移开,顾明晨望向阁楼时,却只是看到了朱窗紧闭的现象。

  “将军严重了!少主与您早已形同陌路,这一跪,我家少主自是受不起的!”

  祁璟淡淡的说着,同时也转身朝着月满楼内走去,“还望将军尽早离去。”

  “砰。”

  就在众人开始喧嚷惊呼时,木块撕裂的声响也传进了祁璟的耳里,连忙转回身的他却不见顾明晨的身影。

  难道……

  好看的眸子一时呆滞,眉峰轻扬,瞬间又如猛虎般散发着噬人的光芒。

  巨响带来的除了粉碎的木块之外,便是那温度慢慢升高的阳光照射了进来,以及底下像是拖延着祁璟赶上来的吵闹和兵戎相交的声响。

  “说吧,你的目的。”

  文舒容并未觉得意外,径直开了口。

  而顾明晨也直接坐到了文舒容的身边,“我需要借助你的身份!”

  身份?文舒容不觉冷哼了一声,面容上满是嘲讽,“顾明晨,你知道吗?我这才发觉……我这一生中做的最正确的决定,就是离开你!”

  文舒容斜睨的目光停留在了一旁的顾明晨身上,嘴角带着浅浅的玩味神色,“离开你之后,我不再是人人唾弃的文舒容,我还是原来的岚羽宫少主,是那个会有一天让你跪下来求我的文舒容!”

  你们需要的,一直不是文舒容,只是那岚羽宫的……任何一个人!

  文舒容唇角轻掀,“多好是不是?终于……我也是你需要的人选了!”

  文舒容的一字一句都带着无尽的讥笑,而那头的顾明晨却是至始至终的垂着眼睑,在文舒容的话音之后才无声的长叹了一声。

  “舒容……”

  “你打算怎么说服我?”

  打断顾明晨的话,文舒容轻抿了一口已经慢慢冷却了的凉茶,面无表情的转眸看向了顾明晨。

  他的眸子黑而深沉,直直的望进了她的眸底,“用我这条命。”

  他一字一顿,带着认真的色彩。

  文舒容的思绪微微一怔,随即不屑冷笑道,“倒是正中我下怀!但是,我想要的……是不止你的命!”

  顾明晨闻言,愣了愣,“你这是何意?”

  “我觉得我说的足够明白了!”文舒容挑衅般的对上了顾明晨有些迟疑的双眼,无声笑了笑,“一个要求,再加上你的命。”

  “……”

  顾明晨并没有立即回话,只是别有意味的看着文舒容,很久。

  “好。”

  简单的一个字,让文舒容有些愕然,抿了抿唇,随即又勾勒起了一抹嘲讽至极的冷笑,“能让顾大将军舍弃自己原则的事,倒是让我……更为好奇了!”

  顾明晨轻轻合上了眼眸,将所有情绪都收回在了眸子里。

  “第一步,便是跟我回府。”

  文舒容微微侧目,只见余光中是正赶过来,站在厢房门边的祁璟,他眉头紧蹙了起来,“少主……”

  “好。”

  一句话,终结了所有。

  脸上带着不明笑意的文舒容正与顾明晨四目以对着,她并没有看见,在门边脸色愈发凝重的祁璟,还有那暗藏在袖子底下的愤怒情绪。

继续阅读:第11章 结下梁子(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宫这厢有礼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