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她的“回报”(1)
晚离2016-12-28 19:472,215

  她静静的望着那个身影,犹如这房间其他人正屏气忌惮着她时的如出一辙。

  沈茹君开始觉得自己愈发的可笑,那个她曾主动告知的密室暗道,却成为了他怀疑她的方向。

  他不会不懂,那可是她寄托了对他所有情谊的地方!那时的顾明晨望却止步,而今却为了另一个女人,主动前往!

  “顾明晨。”

  她低声自喃,只掀起了一抹自嘲的弧度,“我带你去。”

  沈茹君起身,她几乎来不及穿鞋,接过阿媱递过来的琉璃灯盏,径直的缓步来到了顾明晨的身边,一如当初那般为他打开了那密道。

  密道里很黑,长而深的过道只有远处的一点烛光在为两人指引着方向。

  沈茹君浅浅呼吸着,在前方轻车熟路的走着,她时而凭借着微弱的光亮,回眸望着身后的顾明晨,时而的欲言又止,好似有口难开。

  这是一间四方小室,没有窗没有外光,只有一扇通往此处的小门。

  这个内室很简单,一眼望去没有过多的装饰,只有一个堆满了书的书架,和一张铺满宣纸的矮桌。

  顾明晨环顾了下四周,却在另一边的角落,看到了一个红色的大箱子,同时也引起了沈茹君的注意。

  只见沈茹君冷冷轻笑,率先走上前,从腰带中拿出了一把钥匙,“顾明晨真是好眼力!”

  “以往我想给将军看的,便是这箱子里的东西!”只听见暗格扭动的声音格外清晰,以及翻箱打开所发出的沉闷声响,交辉相应。

  “这是我收藏的关于你的一切,包括你父……”

  沈茹君的声音戛然而止,顾明晨紧跟上前的脚步也微顿了下来,循着视线望去,只见那箱子里并没有沈茹君所说的任何东西,有的,只是仿若奄奄一息的女人。

  她的脸色极其惨白,毫无血色的双唇,额间渗出的薄汗,还有那一对紧闭着的双眸,眉头不自觉的紧蹙在了一起。

  蜷缩在其中的,正是文舒容。

  沈茹君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她,还来不及反应,便被顾明晨的顺势一推摔向了一旁。

  她颠坐在了冰凉的地方,怔怔的眼眸中看着顾明晨抱起文舒容的细致动作,包括他直接离开,给她留下的疏离的背影。

  文舒容?

  慢慢将现场的情况掌握了解的沈茹君这才缓过神来,她望向顾明晨带着文舒容离开的方向,喃喃自语着,原来,这就是你文舒容失踪的目的吗?!

  “如若,我此时出了什么意外?第一个怀疑的人……会是谁呢?”

  “沈茹君,现在,欠我的,该还了!”

  文舒容的神情在脑海中响起,沈茹君暗沉下来的眸子变得狠厉,她咬牙切齿着站了起来,双手紧握成了拳,“文舒容,我等着!”

  早市向来人多,而从皇宫中抱着伤痕累累的文舒容出宫的顾明晨,很快便成为了众人的焦点。

  而文舒容的昏迷不醒,则让众人更加坚信了昨日流传开来的蜚语。

  顾明晨已经率先吩咐了柳明前去传唤太医回府,尽管他也因为文舒容的伤势而急躁不安,却只能以最快的速度,从皇宫走回了将军府。

  这一场戏,总得完美落幕。

  顾明晨一进将军府便让柳明加强了戒备,然后便亲自抱着文舒容回到了厢房。

  “将军。”

  太医见状便要上前,却被顾明晨制止,“你下去吧,在门外五米处候着。”

  顾明晨说着,便接过了太医手中的医药箱。

  直到房门被关上的声音传来,顾明晨这才提着医药箱往床榻方向走去。

  她的脸色要好了一些,不似之前因为封闭的环境而造成窒息的模样,她的脸上带着细微伤痕,与身上被鞭挞过的痕迹不同。

  好看清澈的眸子猛地睁开,她望着素色床帐慢慢回神。

  顾明晨轻轻坐在了床榻边,面无表情的摆弄着那些医具药瓶,“伤哪了?”

  他的语气不咸不淡。

  文舒容转眸斜睨着并无意外之色的顾明晨,微挑了挑眉,戏谑道,“我家将军,这脑子何时变得如此聪明了?”

  文舒容撑着身子缓缓坐了起来,而无意回应的顾明晨也只是上前了些,开始给文舒容脸上的伤上着药。

  他那濡湿带着丝丝温度的呼吸声仿佛萦绕在耳,她倒也不抗拒,看着正细心给自己上着药的顾明晨,思绪渐渐幽长。

  这幅相似的场景,得追溯在一年前了吧?

  那时她才认识他不久,他也还未回到景雲,那时的他,也还不是所谓的大将军!

  他伤得很重,是她在照料着他,不分昼夜。后来她如愿,他以身相许报以救命之恩。

  “你知道我的计划?”文舒容没有继续再想下去,只是饶有趣味的看着面前默认肯定的顾明晨,“倒是让我诧异!这次,你竟站在了我这边。”

  文舒容的话让顾明晨的动作微顿,他抬眸看向了那近在咫尺的女人,她的眸子好似以往,却又总觉不同。

  “谁在帮你?”

  顾明晨没有问其他任何一个疑虑,他那几乎脱口而出的话语,让两人都是一愣。

  文舒容不懂顾明晨问这话的意思,稍作思忖之后,便轻笑着移开了与顾明晨对视着的双目,“我说过,我做的任何一个决定和事,都与你无关。”

  “舒容。”许久,顾明晨的声音才轻缓着传入了她的耳中,“我知道你向来都是眦睚必报,我也会尊重你的选择,但是,我希望你会适可而止!”

  适可而止?文舒容只觉得十分可笑,“顾明晨,我不知道什么是适可而止!我只知道得寸进尺!”

  “一个人若是妥协了太久,便会让另一个人更加的得寸进尺!”文舒容望着顾明晨的眼底带着笃定,“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鲁莽冲动的文舒容了!而在我眼里,那沈茹君,也不只是现在的沈茹君!”

  “顾明晨,如你所说,我眦睚必报!”

  文舒容说话间,先入为主的将顾明晨手中的药瓶抢夺了过来,覆下的眼睑带着冷凛,她的“回报”何止如此?

  她定会将那沈茹君,变成当初的那个她!变成那个,遭尽天人之人唾弃的人!

继续阅读:第20章 她的“回报”(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宫这厢有礼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